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你怎么不叫绿茶

这时叶子宁身上的蛇,已经走了,叶子宁也没有多少情绪,只是这个老头真的好烦。

“我不是什么老头,你可以把我当做你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一直在你佩戴的紫色晶石里面,只不过这一次你直接丢了性命,我才会出现的。”白月光只能默默解释着自己的来路,他本来就是守护者。

直接点就是一个系统,没人要的。叶子宁是它第一位宿主,只是它不敢在叶子宁的面前直接说出来,怕被嫌弃。

只是叶子宁她太过决绝,不给自己留后路,让自己在末世里尸骨无存。

“如若你没有燃烧自己的身体,我还能让活过来,只可惜……诶……”白月光语重心长的说着。

叶子宁看着手指上戒指,的确跟她在末世时戴的一样,只是以前的她以为这只是一块石头,没有多用心关注它,戴着就戴着了。

只是叶子宁不在意,“在那个地方,没什么好的,这个地方不错,我应该可以开始另外一种生活。反正也没有这个世界的记忆。”

此时的叶家

“怎么可能会那么巧的发生意外呢。找,不管是死是活,都必须把小宁带回家。”本来叶子宁也就只是去交接一下。就是这么巧的发生了意外。

叶家现任家主,也就是叶子宁的爷爷,在知道叶子宁掉下山崖,到现在还生死未卜,雷霆大怒,怒斥着手底下的人。

而此时的叶家老二,在老爷子生气的顾不上他时,轻勾了勾嘴角。

而他旁边的叶非夜更加的嚣张了,那心里的喜悦,就差欢天喜地,敲锣打鼓的宣告世界了。

叶家作为华国的第一,家族的内斗是十分明显的。

当年叶良辰夫妇也是因为车祸而去世的,说来也巧,就是在叶子宁今天刚掉下去的地方。

森林里的叶子宁还在和老头斗智斗勇。

“老头,那你总得给我说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森林里吧!还有你有什么技能啊。”

叶子宁也只能接受老头一直在她脑子里的事实,如果老头有那么一点用,她也就不会计较太多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的异能还在不在,现在的她也不能试试还有没有异能,如若没有了异能,那她就只能依靠着这个老头了。

“首先证明一下,我不叫老头,我有名字的,我叫白月光,还有我的技能啊,那是说不完的,你只能慢慢的去发现。”

叶子宁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左手和左腿骨折,肋骨处隐隐有些痛处,应该是断了,还有一些是血液已经凝固了,听着老头的回答,感觉这老头挺扯的。

“白月光,你怎么不直接点,叫绿茶啊,还卖关子。”

脸色还苍白着的她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因为她还躺在地上。

“那你能带我离开这个地方么,我这个情况应该去医院了。再待下去,我应该再也见不到光明了。”

“我能给你指路,带你到有人的地方,你就可以求救了,就看你能不能行了。”白月光也只能这样了,在这么一个森林里,能指路的还挺有用。

只不过这是白月光自己内心的想法。

叶子宁听到白月光说的指路,就很想把它暴打一顿,指路,这还需要它。

此时的叶子宁也只能放下心里的怒火,因为她真的不能在拖了,随便在身边找了一个木棍,能够支撑着她,站了起来。

“带路。”

白月光听到她的话,立马开始了它的操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明月照秋风明月照秋风思嘉晓雨|幻情我顿时目瞪口呆。并不是因为令狐蕾蕾作为一位深闺中的女子,敢于在我面前大声宣称自己喜欢东方云陇,没一点儿女孩子应该有的含蓄;也不是因为,她竟然就这么武断地决定,要去找东方云陇,丝毫不考虑她的举动会带来的影响。而是因为,我在她眼中看到了一种决然的神气。这种神气充满了对自己这一决定的自负情绪,此外,还有一种对于自己将要征服东方云陇,并决心拥有他的自负。她好像是对东方云陇势在必得,对自己的魅力十二分的自信。我猜她要么是因为成长在深闺中,所以过于无知;要么就是极端幼稚,还是个孩子而已。
  • 乱世妖孽:苍山浮沉图乱世妖孽:苍山浮沉图白三碗|幻情琥珀在被蛟龙咬死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头白虎。直到元魂消散的那一刻,一个银发男子的出现,以一支画笔给了她三魂七魄重聚的皮囊,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原来还可以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皮相俊俏的美人。“这位白发美男子,说罢,我要怎么报答你?”男子轻然一笑,目光落在了极北的方向。“你的命,是我给的。那么,你就用这条命来报答我罢。“直到她登上寂北神坛的那一刻,究竟是赢得了天命,还是毁灭了他?剧情经测试,疑似有雷点,入坑需谨慎。(づ ̄3 ̄)づ
  • 捕捉我儿柠檬精一枚捕捉我儿柠檬精一枚松松松松鸭|幻情那日,血染成河,尸骨成堆,她却找不到她家儿子,她的福宝。回头,那个神一般的男子仍在,如光般温柔,仿佛可以洗净她身上所有的罪孽。 可她却不同以往地觉得冷,冷到浑身血液都被冻住。 灵魂碎片投入三千世界,她轮回三千年,但是,她和他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直到某天,一只柠檬精穿着红肚兜就出现了,还脆生生地叫她:“娘!” 乖鹅砸变成只柠檬精咋办? 那当然是找神界那些个蝼蚁们算算帐了,时隔三千多年,神界再次被屠,死的还是同一批神,嫩死他们的也还是同一个妖孽! 只是不同的是,她身后多了一大一小的俩人,一大为她捏捏肩,一小为她锤锤腿。 湮辞:“夫人,力度可还满意?”湮千福:“娘亲,需不需要再重点?” 而死后的众神灵魂幽怨地盯着他俩,算了,投胎去了,下次不管那些个憨批说什么他们都不敢再招惹这妖孽了。 (ps:男女主双宠,此文为快穿文哦!)
  • 蝶谷传说蝶谷传说白筱蝶|幻情当你看到这本书时,我想和你讲一个关于暗世界蝶谷的传说,而你现在正在看的书是我这些年来的经历,几年前,我和你一样,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上。可是,当我出了车祸,脑海里便开始出现了一些片段,一切都变了,再也回不去了……之所以我要写下来,是因为我相信你会对蝶谷感兴趣,会对这个科学的社会里存在的暗世界,那些传说中的故事感兴趣,所以我要将他们记下来,祭奠那些消失的传说……以我之血,祭我往生。
  • 玥下枝头眉间落玥下枝头眉间落落雪悠莲|幻情她,叫君玥儿,一个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倒头就睡的修仙者。 因为她好像少了半个主魄,师尊他们却没查出来。 一场祸事,她认识了一位大哥哥,竟是她前世的爱人。 可这位爱人与她之间,好似有着些不可化解的矛盾。 前世她的灭族之仇。 而她的半个主魄就在他的身上。 万年之前。 灭族之仇,她亲眼目睹,就是他,他也是亲口承认,就是他。 她心伤心碎才给了他狠绝的一剑穿心,然后跳了崖,羽化魂散。 可这一世,他却声声不甘的质问她:为何不信我。 那人,他不是我。 不是他,那会是谁?而且能化散她悠莲一族的修行之力,也只有他的混沌之力能做到,全族灭灵。 那他的质问,她到底该信?不是他,还是她该不信?就是他。
  • 魔君独宠:绝色二小姐魔君独宠:绝色二小姐黛染青花|幻情城墙上那一跳没把镇山王府的二小姐给摔死,倒是给摔清醒了!?清醒了又怎样?身为嫡女还是个废物!软弱无能、没有元根、连心上人都要移情别恋。庶女、偏房统统欺上门来?等等!这二小姐似乎不太对劲吧?她她她!她什么时候有的元根?她她她!她什么时候拿得魂器?她她她!她什么时候一统六府?天下珍宝、绝世功法怎么都归她所有?某人灿然一笑道,我夫人本来就值得拥有最好的!
  • 虹杀手之赤燕虹杀手之赤燕枫舞卷烟华|幻情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而是大名鼎鼎的虹组织的1号杀手,赤燕,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孤儿,可天生的杀手能力让她对自己的身世产生的疑惑,她究竟是谁;北冥国是神州大陆北方的一个大国,这里是北方的中心,曾经的北方天堂,如今却一步步的走向未知的将来,这个国家将何去何从,而北方七国的结局又是生存还是毁灭;
  • 兽契之狂凤唳兽契之狂凤唳雨翼未封|幻情她原是现代武术楚家的后裔,玲珑玉环选中的主人,为报灭族之仇,她深入敌人内部,最终将灭了她楚家一族的组织一网打尽;她是星辰界修炼世家楚家的三小姐,生父不疼、继母不爱的她,原本应该平平淡淡一生,却在被皇上下令成为太子妃后不久,死于灵兽密布的暗血森林,身上只剩下了母亲留给她的朴质玉环;她们都名叫楚云汐,从此她将代她而活。不再软弱,努力变强!修炼,驯兽,炼药看她如何傲视这星辰界!
  • 寻梦爱杀寻梦爱杀沧海晓鸥|幻情新一代荏萝宫主桃子带着各仙修宝物,年少入世,遇到因缘之人,在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中恪守善良,捍卫权益,翻云恩爱情仇,覆雨快意江湖。
  • 夫人你今天修仙了吗夫人你今天修仙了吗凤多鑫|幻情被千宠万爱长大的唐子卿,因为哥哥的突然失踪而性情大变,为了找到哥哥,为了变强,她收起无忧无虑的安逸生活,依然走上一条艰难的修仙之路。 —— 某天某月某日 “心宝,我听说,你跟人在游戏里差点结婚了?” 阎澈声音低低沉沉,带着丝丝危险。 “啊!那不是我啊!” 唐子卿捧着iPad打游戏,正跟里面的大Boss死磕着,完全没有察觉某人话语中的危险。 “是吗!你还记得你是已婚人士吗?” 漫不经心的语气,阎澈贪恋的摸着唐子卿一头柔软的短发。 “是啊是啊,再说我也不敢啊。” 唐子卿点头如捣葱,没心没肺继续捧着iPad奋斗,“不过我什么时候变成已婚人士了?” “在你五岁的时候。” 阎澈说的笃定,半点没有那么小就开始诱拐人口的心虚。 “啊!华国的婚姻法什么时候改了,五岁就可以结婚了?” 唐子卿一脸愕然的看着某个睁眼说瞎话的男人,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男主穿越,无虐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