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暂停更新】

【这本要暂停……】

……

……

……

唐孜为唐正吃下伤药,她愤怒得看向淡然笑着的唐杨:“你们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你们就不怕爹爹回来!二伯……对!你爹也绝不会……”

唐雨冷哼:“你以为你谁啊?仗着唐家大小姐的身份威风八面多时,如今你爹都不在,你还在嚣张什么?”

唐孜摇着头:“等爹回来……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唐杨轻摇头:“你爹我爹?我爹自然会好好的回来,至于你爹?呵。”

唐孜微愣,她摇着头:“你什么意思?爹与二伯……一同外出也是你们设计的!?爹可是族长啊……”

唐孜话未罢,众人已经摆成阵法,就等唐杨一声令下,这时,辛家那人上前一步:“乌姑娘还是莫要掺和了。”

闭上眼的乌沐缓缓睁眼:“我?话说,辛家如今甚是劳累啊,看看,管得真不少啊。”

辛家的人不在意乌沐的讽刺:“这自是上面的命令,我们只需要服从,如今,我劝乌姑娘站好队伍才是王道。”

唐孜已经能预见之后的可能,她低下头:“你们走吧,不能因为……太奶奶的事还是希望你能帮忙……现在,唐家……”

乌沐点头:“你确定吗?”

唐孜抬起头:“能求你……顺便!顺便护着大哥吗?”

乌沐看着她的眼:“护一个是护,两个也是护,为何不求两个?”

唐孜摇头:“一个已经很麻烦你了。”

乌沐看向仇尧,充当背景布的仇尧抓起唐正立在乌沐身旁,乌沐点点头退到仇尧身旁,唐孜则是放心般呼出一口气,她慢慢站起身,年幼的身姿显然比不上已经成年的唐杨,由此显得异常单薄。

唐孜反握短刀语气难得平淡:“没想到,我唐家也会自相残杀。”

闻言,唐雨被唐杨护到身后的同时道:“呵,唐大小姐不亏是大小姐,被保护的连家族争斗都没见过。”

唐孜看向唐杨:“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要不惜族门相残,也要夺得少主之位?”

唐杨歪头一笑:“如今这地步,你要我放弃触手可得的少主之位?”

唐孜皱眉摇着头:“我们不会与你争,少主只要实力品行当得,那便是我唐家的少主,我们没必要拼的你死我活……”

唐杨嗤笑得打断她:“够了,斩草除根你没听过吗?要我放了你们,你觉得可能吗?”

唐孜眼神闪烁,她张张嘴不再多言:“既然……那我便以代族主一名,为唐家除害吧……”

闻言,唐雨笑出声:“代族主!?你以为你自说你便是?那我们……”

唐孜掏出脖颈处坠着的族长项链:“你们一定不知道,父亲……不,族长走之前,将象征族长的扳指留了下来,我一直以为会用不上……”

唐孜说着说着在众人震惊的同时,划破手掌握住扳指:“吾以唐家族长之名召唤深渊守护者,斩尽……霍乱唐家的罪人!”

唐孜语罢,黢黑色的无纹扳指一闪幽光,她的脚下升起暗色繁琐、隐晦不明的图纹九星阵法,阵法愈闪愈亮,很快,一股黑暗的气息从地底涌出。

天空逐渐黯淡,空气中是死一般的寂静,渐渐得,这里出现了许多裹紧白色带血的缠布骷髅,他们带着无尽深渊的寂寥与幽暗,用没有眼瞳的黑窟窿眼睛盯着众人。

唐雨张大嘴巴瞪大眼睛:“这不可能!幽兵!?你怎么可能请得动幽兵!?除了先祖……”

唐杨深呼吸着,他也不敢相信般喃喃道:“你……这怎么可能呢……”

反应至此,见了幽兵的族人,各个丢盔弃甲……他们跪倒在地朝他们伏拜!唐家信奉掌管阴幽的冥司——幽阴神,对着神麾下的幽兵自然也是膜拜,此时,他们同样也忌惮了能召唤幽兵的唐孜!

唐孜一双眼泛着幽深,她周身得气息,随着幽兵的增多更加黑暗,她勾起嘴角:“杀!”

“不不!饶了我们……”

“我们是被蛊惑的……”

“我们是无辜的!不——”

……

鲜血挥洒在空气中的味道,鲜血流淌在地面的声音,清晰极了,唐杨麻木得看着倒在他身边的族人,此时,唐雨已经吓得泣不成声,她摇着头抓住唐杨的胳膊。

唐家长老已经呆滞了,就连辛家的那几人也害怕的抱成团:“我们不是唐家的人,他们不会连我们也杀了吧?”

“太可怕了,唐家果然诡异……唐家就不该存在……我要离开这里!”

“他们……他们过来!不不行,我们离开!我们赶紧离开!”

闻言,辛家为首的女子皱起眉头:“闭嘴!少说两句!”

这时,唐杨看着朝他走进的唐孜:“你竟然能召唤幽兵……为什么你可以……为什么是你?”

唐孜冷笑起来:“是啊,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可以?当初二哥被测出这种能力,他是怎样的结果来着?终身残废!只能做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可,就算这样,你们还是不放过!连年的暗杀啊!”

闻言,唐杨竟然丝毫不惧了:“无论如何,你二哥不还是毁在了我得手里?且,你们不依旧没有法子吗?哈哈……如今你……好~是我们失算……可那又怎样?哈哈……”

唐孜朝唐杨扇了一巴掌:“到现在你还是不悔改!父亲一直说你们那时是因为年幼!一定是无心之举!呵?”

唐杨抬起头,舔了舔渗血的嘴角:“你爹那样的善良和蔼……他可不配做唐家族长,至于你?我期待你控制不住嗜血……血染四方~哈哈……”

在唐孜的震惊下,唐杨说罢,他竟然朝自己的胸口击了一掌,他吐出一口血,半跪在地上,他缓缓抬头疯狂笑看着唐孜:“你以为召唤幽兵是件好事吗……我就等着……等着你双手沾满族人……与天下人的血……哈……”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穿越我是男纨绔穿越我是男纨绔金未央|仙侠初见,苍麒觉得这小子胆子忒大,小小炼气期居然招惹筑基修士,结果苍麒被坑了! 再见,苍麒辛苦寻找的灵草被他顺走了! 三见,苍麒想拍下的养魂石被他抢走了,苍麒不解,为何他要放过那个屡次坑自己的臭小子? 南宫家外,看到他围在那女人身边献殷勤,苍麒觉得他眼瘸的厉害! 秘境外,苍麒感觉那陌生的女人是那个臭小子! 宗门内,苍麒看着并肩而立的男女,蒙圈了,谁来告诉他,那个吸引他目光的人底是男是女? 宋宝儿举起小手手,我知道呀,可我不想告诉你! 苍麒……
  • 造仙者造仙者o老冰棍o|仙侠仙为何?何生仙?茫茫修仙界,何故血雨腥风?燕无双傲视众仙,却为世间带来长生的机缘!世上并非无故有仙,也非仙路残酷,只是为仙者视众生如草芥!为求真正的大道,燕无双逆天而行,惊天的手段,逆天的神通,最终开辟出一片光明的天地!修仙不易,看我打破乾坤,为世人造仙!
  • 华胥终是梦华胥终是梦弃十六|仙侠“肖宸,你可曾爱过我?哪怕只有一次?”“茗儿,我爱了你整整十万年。”肖宸沧桑着笑着,身边的血如妖艳的牡丹一样,肆意铺张,染透了那红色中唯一的白。
  • 方正天师方正天师神秘男人|仙侠我,方正,一代天师! ………… 迷迷茫茫的穿越者,浑浑噩噩的俗世人,且看他如何在这有着妖魔鬼怪的世界挣脱枷锁。
  • 师祖徒弟想当个咸鱼师祖徒弟想当个咸鱼梳妆匣|仙侠初见,他是温文尔雅的瞎子书生,她是掉落他怀里的毁容丑女; 再见,他是冷颜玉容的宸凇派老祖; 最后,面对整个祈横大陆修仙门派的围剿,老祖一袭青衣,将她搂于怀,揉于骨,语带清冷之气,却又说不尽缠绵缱绻,本老祖护你生生世世。” 而她-霍菱,笑声轻扬,一袭红衣,绝世倾城之姿,那叫一个妩媚动人。 话外: 前世,今生,从最初到最终,老祖心里的白月光一直是女主,而女主只是一直处在失忆中而已。 现世中,人们都不再相信爱情,相信永恒,即使有过爱,也早已被生活磨去了所有的痕迹,早已湮没于岁月过往里,而我写这样一篇文超于现世的文,也只是想让大家在疲乏盲目的日子里还相信着,时间长远,爱情永存,真爱的美好。
  • 蛮荒计划蛮荒计划七一奇|仙侠人类一直渴望着主宰的力量,而这种力量也确实曾带给他们无限的荣光:从偏居一隅的地球,到统领整个宇宙。可当他们探索了几乎整个宇宙之后,终究没有找到其他任何智慧生物。在任何人都可以依靠科技而长生的时代,人类,这宇宙的主宰,却开始怀疑其自身生存的价值。在无数人选择自我毁灭、种族延续计划不断遭受否定的今天,一个新的计划终于开始,它能改变人类的命运吗?新的大陆,修真、魔法、古武、斗气…全上阵。正邪之争、区域争霸、种族战争、位面守护。
  • 登仙传登仙传飘风渐序|仙侠登天成仙者,依道而生,斩道而证。仙者,笑傲天晨;凡者,苟且偷生。且凡或仙,一念之中。自甘堕落必难成大;自持甚高,反被其害;唯执着、信守命不由天之人方能逆天而登。仙路在尘,是踏道而歌或泯灭红尘中,皆由命定,命由己定。
  • 崛源崛源千沁汐|仙侠她是古天庭女帝的一丝意识,等一人助其成至尊找回她分散各处的魂魄 可惜她等的人是个二皮脸,不知脸为何物 且看他的至尊之路…
  • 生肖除魔师生肖除魔师昱千里|仙侠“我,生肖除魔师——蓝龙洪毅,一个典型的除魔卫道之人,像我的师傅辰龙那样,不仅是一名除魔师,也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洪毅是一名生活在小县城的偏瘫少年,他生性自卑好强,机缘巧合下被幽蓝冰焰改体,而后不懈努力,成为一名生肖使者,从此踏上了除魔卫道之路。梦想与现实到底有多么遥远,苦苦追寻的又是什么,友情的牵绊,爱情的甜蜜,生养的大恩,命运的捉弄,一切尽在生肖除魔师。
  • 一叶浅兮一叶浅兮莫小藜|仙侠她天真浪漫,神界公主莲花重生。他俊美无双,神界将军之子转世。前世缘今生续,他们的爱是命中注定,还是有缘无份。他说:“茫茫人海之中,只想寻一人。执她之手,游遍大江南北,并肩看世间繁华,你可愿做那个我心上之人。”她说:“只要有你,只要有我,到哪都是天堂。天涯海角与你相随,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