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娘,我知道,今只是太害怕了。”慕瑾筱低下头,看上去好似犯错的孩一般,梨花带雨的让人不自觉地心疼。

“这些年,娘跟你舅母那边的意思也是让涵儿嫁过去。”王韵叹了口气,拍了拍慕瑾筱的手,压低声音道:“你这个性温和,到底是比你姐姐好相与,若是你姐姐嫁给别人,只怕别人难会这么宠着她,而且你舅母一直以来都喜欢涵儿,所以筱儿你明白为娘的意思吧?”

“筱儿明白。”慕瑾筱咬着下唇,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点点头,拉着王韵的衣袖心翼翼地哽咽道:“娘,筱儿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姐姐抢表哥,今日筱儿真的只是吓坏了,娘你不要生筱儿的气好不好?”

“傻孩,娘怎么会生你的气?”王韵叹口气,摸了摸慕瑾筱的头,低声道:“你跟涵儿都是娘最心爱的女儿,只是这些年你姐姐与你表哥情投意合,你若是现在出现,对于你们三个都不是好事,明白吗?”

“明白。”慕瑾筱点点头,擦了擦眼泪,对王韵展开笑颜,好似十分懂事一般地道:“娘,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见表哥了,娘你帮我跟姐姐解释下好不好?”

“好,这样最好不过了。”王韵满意地点点头,刚想什么,却听到外头一阵争吵传来,随后王锋已经闯了进来,看到坐在床上眼眶通红的慕瑾筱,顿时直接跪在了王韵面前,惊得王韵连忙倾身就要去扶他,急声问道:“锋儿,你这是做什么?”

“姑母,锋儿喜欢的是筱儿,一直以来喜欢的只有筱儿自己。”王锋朝着王韵砰砰地磕了几个头,沉声道:“从一开始锋儿就没有喜欢过涵儿,还请姑母原谅锋儿的自私!”

“砰!”惊醒众人的,是王锋身后汤盅摔碎的声音。

“涵儿?”王韵怎么也没想到王锋的这番话竟然全都被慕瑾涵听了过去,当下给陈妈妈一个眼神,示意她先把慕瑾涵带走。

“四姐,你且跟老奴先回客房吧?”陈妈妈连忙上前去拉慕瑾涵,却被她一把甩开了。

“表哥,你你自始自终都没有喜欢过我?”慕瑾涵不可置信地看着王锋,颤声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收我的荷包?”

王锋听到慕瑾涵这么,猛地起身,刚要解释,却被床上的慕瑾筱给打断了。

“表哥!”慕瑾筱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捂着嘴,朝着王锋摇头,好像在哀求他不要出来。

“筱儿,如果我现在不,你以后都不肯见我了!”王锋一门心思都在慕瑾筱身上,看到她这番模样虽然心疼,可还是一字一顿地对慕瑾涵道:“当初是我认错了人,我以为那日的你是筱儿,所以才会收下那个荷包。”

“表哥,你不要再了!”慕瑾筱哭得整个人都快背过气去,可还是抓着王韵的衣袖,极力地解释道:“母亲,不是这样的,表哥的不是真的,他喜欢的是姐姐……”

“筱儿!”王锋好似被激怒了一般,指着慕瑾涵道:“我为什么要喜欢这么一个自私自大粗鲁无礼的女?你处处为了她考虑,可曾考虑过你自己的心情?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慕瑾涵瞪大眼睛,好似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深爱的男人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是个自私自大粗鲁无礼的女?

可是以前,他分明过,最喜欢自己天真烂漫的性不是吗?

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够了!”王韵终于看不下去了,猛地站起身走到王锋面前,一巴掌打了上去。

“表哥!”

“夫人!”

“姑母……你为何打我?”王锋捂着脸,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王韵,他做错了什么?

其实,也难怪王锋会这么惊讶,要知道他长这么大,王韵对他的疼爱绝对不亚于自己的娘亲。

可是现在竟然王韵竟然给了他一巴掌,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想明白为什么。

“王锋,你以为我慕府的姑娘能随你挑么?”王韵其实并不是个轻易动怒的人,因为她很清楚,有些时候,怒气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甚至会做出一些后悔的决定。

可是现在,自己最疼爱的侄儿,竟然为了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如此指责自己另一个女儿,这让她如何不气?

更何况,她在心底,性开朗活泼的慕瑾涵和性木讷的慕瑾筱比起来,她自然更疼爱前者一些。

“母亲,你不要打表哥,要打就打筱儿吧!”这个时候,慕瑾筱已经跑到了王锋身边,满目含泪地伸手抚上王锋的脸颊,激动地道:“母亲,这件事跟表哥和四姐姐都没有关系,是筱儿的错,母亲要罚就罚筱儿……”

“来人,把五姐给我关起来。”王韵怎么看不出慕瑾筱和王锋有情,可是她接受不了自己以来被欺骗,更何况这样的欺骗是王锋特意营造出来的,如果不是他对涵儿这么好,涵儿又怎么会同意这门婚事?

“姑母!”王锋听到王韵这么安排,顿时抱住慕瑾筱,直接跪倒在地上,顾不得捂着自己的脸,激动地道:“姑母,这件事跟筱儿没有关系,当初是我认错了人,才会让涵表妹误会,姑母为何要罚筱儿?”

“陈妈妈,找人把表少爷给我绑回去。”王韵一直以来都是雷厉风行之人,所以立刻冷声道:“你亲自走一趟,把事情清楚,也让大嫂给我一个解释!”

“是!”陈妈妈立刻带着几个侍卫冲了进来,把王锋直接给绑了堵了嘴带了出去。

“表哥!”慕瑾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只不过被王韵身边的刘妈妈给拽了回来,连同慕瑾筱的丫头直接锁在了客房里。

王韵示意刘妈妈带着已经完全不知所措的慕瑾涵回到她自己的客房,这才抱着慕瑾涵安慰道:“涵儿,你不要把你表哥的话放在心上,我的涵儿是世界上最好的孩,懂吗?”

“母亲,表哥是不是很讨厌我?”就算慕瑾涵平日里嚣张,可是经历过被自己心爱的人当众指责,她也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让人讨厌。

“你表哥只是一时糊涂,我的涵儿这么可爱,他怎么会讨厌你呢?”王韵轻轻地抚着慕瑾涵的头发,认真地道:“我知道涵儿是真心喜欢你表哥的是不是?”

“是,娘,我是真的喜欢表哥的。”慕瑾涵有些失神地道:“可是表哥为什么喜欢筱儿不喜欢涵儿?”

“傻丫头,你表哥一定会喜欢你的,你难道忘了,你舅母最喜欢的就是你啊!”王韵拉着慕瑾涵的手,一字一顿地道:“以后我的涵儿会是最受人疼爱的女,好不好?”

“娘,我好难过。”慕瑾涵伸出手抱着王韵,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道:“那一日,妹妹明明要替我给表哥送荷包的,我本来就不放心交给丫头,所以才会让妹妹去,娘,你是不是因为这样表哥才会认错?”

“你的荷包,是筱儿送去的?”王韵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皱起眉头看了刘妈妈一眼,言下之意自然是让刘妈妈去调查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件事跟筱儿有关系?

……

“没想到,你在山崖布下的这一场局倒是有趣的紧。”空间里,宇文景遇抱着慕瑾汐看着外面,轻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王锋的母亲可是十分记仇的,今日王韵如此不留情面的落了王锋的面,只怕以后的关系可就不如从前了。”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福国寺的客院并不大,他们就算借助空间也未必能看的到方才那一幕。

“王韵本来就十分自负。”慕瑾汐乖巧地靠在宇文景遇怀里,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看着王韵和慕瑾涵道:“幸好这福国寺地方不大,否则的话只能靠你带我靠近她们才能看到这些了。”

“你觉得慕瑾涵这些话没有其他的意思吗?”起来,宇文景遇平日里最讨厌女近身,可是这会看到慕瑾汐窝在自己怀里,好似收了利爪的猫儿,他就觉得心情大好,连带着方才的伤也不是多痛了。

“景遇,你知道慕瑾涵为什么会喜欢王锋么?”慕瑾汐侧头看着宇文景遇,饶有兴趣地道:“就是因为慕瑾筱。”

“可是现在看来慕瑾筱好像也很喜欢王锋。”起来,宇文景遇本来对这些后宅的女心思根本没什么兴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慕瑾汐跟自己讲起来却好似分外有趣。

“慕瑾筱,其实谁也不喜欢,她喜欢的就是抢走慕瑾涵心爱之人的感觉。”慕瑾汐到这里,好似想到了什么,拍了拍宇文景遇的肩膀道:“我得出去了,晚上估摸着还有一场好戏呢!”

……

夜深人静。

慕瑾汐躺在床上,许久没能入睡。

上一世,蓝雨薇也曾被关在这里,同样的地方,不同的理由,不同的人,仅此而已。

其实,慕瑾汐现在倒是非常庆幸,当初的蓝雨薇从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所以几乎什么事都会告诉自己。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慕瑾汐缓缓闭上眼睛,藏于袖中的匕首慢慢收紧,整个人愈发冰冷。

房门被缓缓推开,随即关上,脚步声愈发接近床边。

“真没想到,这慕瑾汐还是个美人儿!”对方略显猥琐的声音响起,在幽静的房间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来人刚要扑上去,一道寒光闪过,慕瑾汐握着匕首已经抵在了那人的脖颈处,一把扯下那人面上的黑纱,冷声道:“原来是慕二少爷……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慕二少爷跑来我房里是做什么?”

“你……你认得我?这不可能,我们根本没见过!”

原来,来人竟然是慕府的二少爷慕辰斌!

“都慕瑾琳有个好兄长,我还一直在想慕二少爷打算如何替自己妹妹来找我报仇,真没想到竟然是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慕瑾汐突然对着慕辰斌扔了一把药粉,冷声道:“希望慕二少爷不要后悔今日的决定。”

慕辰斌一愣,只觉得自己眼皮越来越沉,随后直接昏倒在地。

慕瑾汐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瓷瓶,将药粉全都倒在了慕辰斌的脸上,随后一个闪身进了空间。

“这个人,交给我。”一直在关注着外面情况的宇文景遇看到慕瑾汐回来找东西,突然拉住她道:“你不必过问。”

“景遇,你的伤……”慕瑾汐觉得现在宇文景遇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养伤,更何况,慕辰斌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战王出手惩治啊?

“丫头,听我的。”宇文景遇很坚决,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慕瑾汐就是感觉到他的怒气,当下乖巧地点点头,带着宇文景遇走出了空间。

宇文景遇一眼便看到方才还能看出人样的慕辰斌现在一张脸红肿不堪,若不是他早先知道了慕辰斌的身份,只怕这会根本认不出这人是谁。

“毁颜粉。”慕瑾汐看到宇文景遇一直看着慕辰斌,不禁笑嘻嘻地解释道:“我自己闲来无事练手的,没想到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

“很好。”宇文景遇点点头,拍了拍手,沉声道:“元初。”

“主。”元初倏然出现在卧房之中,对着慕瑾汐行了礼才恭敬地朝着宇文景遇道:“主,先前袭击我们的那些人全都自尽身亡,没有留下活口。”

“不必理会,左右都脱不开那些人。”宇文景遇摆摆手,好似对于自己被刺杀的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招手示意元初凑过来之后才附耳低语了一番。

“属下这就去办。”元初先是有些惊讶,随后一把拎起昏死过去的慕辰斌倏然消失不见。

“你让元初带着慕辰斌去哪里?”慕瑾汐其实到底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她先前是打算把慕辰斌扔到慕瑾筱的房里去,只是宇文景遇一定要插手此事,她自然也不好多问。

宇文景遇起身,自然而然地拉着慕瑾汐的手道:“咱们先回空间里去,你想知道的话,不如自己去看。”

慕瑾汐顿时来了兴趣,要知道宇文景遇这么,那就代表着元初把慕辰斌带去的地方就在这福国寺内,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她还真是愈发好奇宇文景遇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慕辰斌啊?

……

慕府今日上香祈福是住在福国寺南面的客院,北面的客院里住着已经来了多日的香客,因为互相并不妨碍,所以福国寺的主持并没有将人赶走,更何况对方来的时候虽然比较低调,可出手大方,只是并不知道是谁府上的女眷而已。

只不过,时刚过,北院便突然响起了一阵尖叫声,惹得方丈主持连忙起身前去查看,结果没想到竟然在北院见到了大将军雷声。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浴火妖凰浴火妖凰凰凤熙|古言带着一世都市白领的记忆来到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她以为她的到来是命中注定可以来改变这残忍而扭曲的社会所以七岁那年她选中了他相伴整整十年一起经历贫苦、挣扎、流离、战争、胜利、辉煌最后在青春岁月他们携手走上权利的最高峰指点江山、规划宏图相视而笑时他的温暖与明亮一如当初可在她为他产下女儿后最虚弱的时候却在他精心的设计下香消玉殒…那年她只有十八岁…她不甘心!她恨!她愿承受千载岁月的狱火灼魂,只要换颠覆她亲手打下的江山!即使再次相见早已相隔十八载形同陌路她亦被封印了前世种种天真如初…——郭小熙且看妖凰十八年后狱火重生,如何抽丝剥茧找回自己,演绎怎样的旧爱新欢与阴谋仇恨……
  • 剪窗烛剪窗烛张修容|古言别人穿越混的风生水起,她白笙池穿越却是…… 唉!这可如何是好?
  • 爆笑甜宠:超萌王妃哪里逃爆笑甜宠:超萌王妃哪里逃糖菓儿|古言一个雷把她劈穿越了?这个帅到掉渣又邪魅不羁的男人肿么老是对她紧追不舍啊?”你能离我远点吗?!“”不行,被本王看上是你的福气,再跑打断你的腿。“切!看我不作的你鸡飞狗跳。姑奶奶让你看看什么叫实力!
  • 婧妃婧妃安于惜|古言“从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有人要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抛弃我!”“我要你。此生定不离不弃。”她喜着白色衣,他身披黑色甲,她浅笑兮似魅,他不言笑似王,她似山中仙,乘风而来。他似水上神,踏浪而来。她是他命定之人,为其夺天下。他是她命定之人,为其复大仇。她叫复婧萱。他叫慕瑾麟。
  • 重生后皇叔成功上位了重生后皇叔成功上位了花花撞南墙|古言南朝小皇帝自诩生平一生: 苛谨小心,励精图治,举朝上下从未有血案发生。 然死后史记中记载:皇上目无法纪,与贼臣勾结,久不立妃,生活混乱,罪过多等。 重生后的闵月坏事做尽,勾结臣子,游戏男色…… 前世没做的,这辈子通通都做了! 楚翊上奏:“陛下,您遗漏了一人。” “谁?” “臣下。” (重生+权谋+前世,前期很多谜题慢慢都会解开)
  • 与君执手倾世绝恋与君执手倾世绝恋岚醉文卓|古言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命运,不顾一切的去追寻,但当命运浮现在眼前的时候才会发现,宁愿自己从不曾有记忆。意外穿越,她绝艳倾城震慑天下!百里齐轩,傲世如他为她倾尽江山。洛瞑泽,谦雅如他为她颠覆天下。风极泠泫,嚣张如他为她苦修一万三千载。南宫丹枫,冷情如他为她抛却性命。寻觅抉择深深相恋,前世的记忆苏醒,爱人终于团聚一切都将落幕,天下却因她而波澜再起,六界集齐人间,君主争霸,只为她得到她,她是掌控万物命运的凤夙大司命,命以天定又如何?为君反排命恪,不惜逆世战天。【男强女强】【结局完美】
  • 吾本凰倾天下吾本凰倾天下小女糊涂人儿|古言林清欢是谁?(众人发问) 一介小小民女而已。(某人靠着摇椅闲闲答道) 小小?民女? 怀抱无敌可爱小奶包 能动手的从来不废话 脚踏上古王脉传承幻兽 手撕弱柳扶风绿茶白莲花 还被宛若谪仙一般的传奇七王爷捧在心尖尖? 一不小心暴露身份,竟然引得一群宗门大佬献宗门秘宝求当爹 某女风中凌乱:娘,你当年都干了什么! 她娘摸摸鼻子:不过当年他们还是宗门世子时同我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 下面是某对夫妇的欢乐小日常: “少主,少主不好了!少夫人又把族里三位长老胡子都烧没了!” “少夫人玩的可开心?” “这,这……”(这不是关注点好吗!) “不开心就再把四五六那几个老头子也送过去…”,某人眸色深沉,笑的一脸宠溺 “记得挑毛多的。” 一对一升级爽文,女主不矫情男主眼辩绿茶 你若愿这世间一路长歌,爷就舍了那天下陪你。
  • 账房女先生账房女先生香草可乐啤|古言虽然林家书局的掌柜是个秀才,但是林家小娘子没能继承一点读书的基因,反而手里的算盘拨拉的噼啪乱响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灵魂律动之卿不可负灵魂律动之卿不可负坚决不沙雕|古言一朝穿越,竟成了乞丐,还顺手捡了个乞丐。算了,看着挺帅的,养着吧。没想到,这乞丐竟要做我相公,也行,不要白不要。诶?这才刚成亲,没了? 再见,当初黏着要亲亲的乞丐相公,如今成了丞相,还要娶别人?我告诉你,你这个负心汉,你敢娶,我就敢杀了你… “娘子,为夫等候多时,终于等到娘子来抢亲了,来,抢吧!”“诶?” “娘子,为夫还要亲亲。”“滚,说好休了我呢?” 说好的休了她,结果孩子都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