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番外二 纪念我们永远的荣儿

自从尘心的爸爸去世以后,尘心已经郁闷有一段时日了,后来他去了角斗场,我多半时间会去附近的医馆当医师,给病人看病抓药,剩下的时间打理家里,洗衣做饭,我和尘心两个人过着最普通的生活,粗茶淡饭,一年四季,一屋两人,

“我回来了!”尘心推开了院子的门,转身关上,

我从屋中出来,迎了上去,

“今天累不累”,看着尘心的神情,和往常一样没什么特别多的表情,我才能安心,今天没有发生让我担心的事,

“还好”,他揽过我走进屋子,

我伸手帮他脱掉外衣,换上轻便的衣服,在家里肯定不像在外一样拘拘束束,

“洗洗手吃饭吧”,提前给他准备好温水,他和往常一样洗洗手,和我坐到桌前,在坐下的一刻,他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我就知道,他肯定又身体不舒服了,只是瞒着我,但是尘心,你骗人的技巧还真烂,

我装作没有看到,给他盛饭,

“今天在角斗场怎么样呀”,我有意无意地问他,他边吃着边看向我,

“和往常一样,今天又是三场比赛,都赢了”,他表情平静如水,一丝松懈都可能会有惊天波澜,

“不用担心...”,他加了一句,看着我不发一语的样子直勾勾地看着他,他就知道,完了,

“唉...尘心,你的演技还真烂”,我夹了鸡蛋放进尘心的碗里,

苦笑了两声,尘心,我每天都提心吊胆,你的一颦一蹙都落在我的眼里,丝毫都瞒不过我的眼睛。

饭后洗完澡,尘心早早地趴在了床上,闭目眼神,像是睡着了一样,我蹑手蹑脚的爬上了床,看着他闭着眼的样子,真的很落寞啊...

我把被子掀开,尘心睁开了眼睛,看向我,

“翻过来吧,尘大人!”我凶巴巴地做势让他趴在床上,后背朝上,他双手环着枕头,侧脸面向我,看着我不太高兴的样子,

我掀开他的上衣,突然一块淤青映入眼帘,果真,腰上受伤了,怪不得刚才坐下都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一股怒气冲上心头,我伸手狠狠地拍了尘心的屁股一下,他吓了一跳,

“让你再瞒着我!最好让你再疼些!再疼些我就不心疼了!”说着气话,还是伸手给他轻轻地按摩着后背和后腰,心里很难过,尘心你什么都不说,真当我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生气”,他微笑着看向我,眼神中和刚才那种失落完全不同,

“还敢笑!”,说着伸出手掐了掐尘心的脸颊,好想把你扯成大饼脸,但是,下手的那一刻我还是没忍心,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下次,一定要和我说”,我收回手,低下头强忍住眼泪,继续给他按着后背,突然停住了手,俯身,吻了吻那块紫青色的瘀痕,从柜子里拿出早就替他准备好的药膏,涂了两层,这个药膏见效很快,两三天就能好,但是这样我依旧没有放心,

抹好药膏后,尘心爬坐起来,揽我入怀,

“小菀,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轻喃着,尘心其实真的很难,在角斗场的每场比赛都是在用命拼着,用所谓的公平决斗来做着不公平的赌博,而棋子就是尘心,

他轻吻了我的嘴唇,又尝到了咸咸的味道,

“你呀,还真是爱哭呢”,他将我抱住,我看见他眼中的温柔,心却是更碎了,碎的一片不整...

第二天早上又上了一遍药,尘心说不疼了,青色已经褪下去了很多,我才能稍稍安心,但是又不安心,因为他今天又要去角斗场了...

今晚他回来时明显和那天不是一个状态,他推开门,

“小菀,我回来了”,他说着,我从屋里走出来,见他眼中有了笑意,我才放下心来,

“尘心,你低头”,我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眸,他微微弯下身躯,我一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他上扬了唇角,

“真想每天回家都有一个”,他意气风发,一把将我抱起来,走进屋子,

“先吃饭吧”,被他抱着但是他却没有放我下来,

“那先洗澡吧”,我问着他,动了动身子,想要下来,他还是没有放我下来,

“尘...”,刚想着叫他,心字还没说出口,却被他扔在床上,封住了嘴唇,拉下围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颊上,黑暗之中摸索着他的头发,还有那隐约可见的俊颜,双手轻轻抵住他炙热微汗的胸膛,他的热吻落下,我看到他的眼中有光...

“尘心,你这是什么爱好”,此刻的他躺在泡澡桶里,我收拾着被他扔了一地的衣服,从柜子里又给他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小菀...现在的时光真静好”,他闭上眼眸,双手搭在澡桶边缘,将整个身子都沉入水中,

看着他放松身心的样子,抛开了白天的疲累,终于安安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儿寂静安谧的时光...

现在的尘心,30岁,50级,我,29岁,42级,妈妈给尘心定的目标还差将近一半,尘心已经30岁了,他给自己的压力也远不是我能想象的,他的成长全都是他一身的伤换来的,而我不能替他上战场,只能在他回家后为他提供一个暂时避风的港湾...

最近角斗场换了一批新人来,为了磨砺新人,尘心都被当做压轴出场,从之前的三场压成现在的一场或是两场,对于尘心本身来说,这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好消息是可以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坏消息是可能会错过提升的机会,尘心十分明白,但前一段时间的疲累也让他有了想修养一下的想法,

我平常还在医馆给人看病,一般都是上下午轮换的,我上午刚给病人诊治完,就听到堂小二叫我,说有人找我,我一看是尘心,

“今天我结束的早,来接你回家”,尘心眼中满是温情,

“等我一下”,我转头把医师的衣服脱下来交给小二,安排了下午的事情,就拉着尘心的手离开了医馆,

“今天我们在外面吃吧”,看着尘心的心情似乎是格外的好,

“好呀”,我微笑着看向他,真的很喜欢看他放松的神情,无比温柔,无比诱人,

“想吃什么...”,他问着,但是我的脑海里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想吃的东西,

“都好,听你的吧,”一般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就说都好就没错,

后来我们去了一家饭店,点了几道菜,还点了个酸汤,

“今天有什么好事呀,这么开心”,我盛了一碗汤,闻着味道还是不错,最近这几天不怎么爱吃东西,出来吃饭看着满桌子菜,也就酸汤和麻婆豆腐还有点食欲,那些肉菜更是看着就不怎么想吃,

“角斗场来了批新人,我暂时不用上场,在一旁观战就可以”,尘心边说边吃着,心情好就连食欲也大开了,

“养精蓄锐也不错”,我舀着碗中的汤汁,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看着尘心大口吃饭的样子好开心,

“怎么不吃饭”,他看着我几乎没怎么动筷子,抱着汤碗当饭吃,

“喝饱了...”,冲他调皮地吐吐舌头,许是上午接待了好几个病人,到了中午吃完饭也累了,和尘心走在街上竟也开始犯困了,

“尘心,我困了,我们回家吧”,环住他的胳膊,靠在上面,他转过身来,看着我沉重的眼皮,轻轻地叹了口气,又转过身去,蹲了下来,

“上来吧,我背你回家”,我弯腰环着他的脖子,趴在他的后背上,头靠着他的头边,尘心的后背好温暖好宽厚啊,这么的温暖就想让人睡过去...

等我再醒来已经是傍晚,这一觉睡得可真长,我睁开眼睛已经被换好寝衣躺在了床上,身上盖好了被子,被窝里的尘心躺在一旁一手支着脑袋,默默地看着我,灯光下,尘心的脸颊棱角十分漂亮,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阴影之下,如同暗海旋涡,诱人沉沦...

“睡的真香”,他伸出手指,轻轻触着我的脸颊,我抬起头再次对上他的眼眸,却又是心动...

后几天也是早起照旧去医馆,虽说是看病的地方,每天买药的人还没断过,今天终于忙了一上午,清闲了一会儿,我坐在柜台前,看着门口路人的一走一过,眼皮又重了几分,打起盹来,

“卢医师...卢医师”,堂小二轻声唤着我,我怎么又睡着了???小二叫我是因为换班的时间到了,我可以走了,我收拾东西时却有几分犹豫,最近莫名的特别疲累,想吃酸辣的东西,其他的都没有食欲,算了算日子,月事还没来,难道是...我心一惊,然后就印证了这个答案,我怕我精神恍惚了结果不准,又等着下午的许医师来,把脉之后,才确定了我心中所想,这个孩子已经有了月余,一回想起来,就是那晚...

当天下午回家,我不知道我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开心的,喜悦的,或是震惊的,我的肚子里,有着尘心的孩子,我要当妈妈了,尘心要当爸爸了,

当晚尘心照旧,推门进来,

“小菀,我回来了”,他今天心情依旧不错,我走到院子里迎他,

“尘心,你低头”,他一听这话,眼神中温柔无比,上扬唇尾,他很开心,也很愿意,在一天的疲累之后回家可以第一时间感受到来自“妻子”的亲吻,正当他弯腰准备低头迎接我的吻时,

“尘心,我们有宝宝了”,我贴近他的耳边轻声说着,说完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了一吻,尘心一愣,几秒钟没有直起腰来,仿佛呆滞了,

“什么?”他双手握住我的肩膀,眼眸中是期待是震惊是好奇,

“你要当爸爸了”,下一秒直接被他抱起转了一圈,他笑逐颜开,眉眼中数不尽的温情,揉碎了在我的眼中,

“小菀,这是真的吗,真的太好了”,他异常高兴,兴奋地仿佛要告诉全世界这个消息,

我点了点头,再次给他吃了颗定心丸,这是尘家下一辈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尘心的第一个孩子,他也期待着,孩子落地的那一刻,有个小小的奶娃娃可以叫他爸爸,

“我爱你,小菀”,他揽过我,重重地吻在我的额头上,拥我入怀...

当晚睡前我窝在他的怀里,他轻轻的拍着我的后背,哄我入睡,就像哄小宝宝一样,我抬头看着他开心的样子,他落吻在我的唇角,我缩进他的怀里,感受着幸福的平静与安宁。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睁开了眼睛,尘心却没在床上,我起身却看到了桌上的饭菜,尘心见我醒了,三步两步走过来,拥住了我,

“怎么起的这么早”,尘心可是比较喜欢懒床的男人,他白天都很疲累,早上我都会准备好一切,晚些叫他,让他多休息休息,

“太高兴了,睡不着”,他满脸笑意,目光中的温柔和温情就像要溢出来一般,

“尘心,你是不是一晚上没睡”,我抬头问着他,昨晚半夜迷迷糊糊地好像踢开了被子,恍惚间被他揽回怀里,又盖上了被子,是不是他一宿没睡?

“先吃饭吧”,他推着我的肩膀,让我去洗漱,然后吃早饭,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知道,他一定激动的一宿没睡,

饭桌上,他先开了口,

“小菀,医馆那边太累的话不然就不去了,在家休息吧”,他看向我,希望我能在家休息,

“没事的,现在月份还小,不会很累的”,对他笑笑,如果我待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就会想他,一个人,好孤单啊,

“那不要太累,注意休息,我会尽量早些回来陪你”,他无比温柔,也无比在意我的感受,我相信,等这个孩子落地,他会是个最温柔的爸爸,

“我等你回家...”,看着尘心充满干劲的样子,就知道我们的宝宝让他有多开心了...

这段时间,尘心一直都没能从有宝宝的喜悦中走出来,每天看他都笑意盈盈的,他也在期待吧,期待着这个肚子里的宝宝能牵着他的衣角喊着他爸爸,能被一个小生命依赖的感觉让他很向往。尘心每天都争取很早从角斗场回来,之前他会步行回家,因为角斗场离家也不算远,但是这段时间,他都乘七杀剑回家,还会时不时的带些好吃的小食回来,看我不爱吃饭,他也变着法地让我吃,

“小菀,吃个苹果吧”,此刻的我半靠在床上,看着尘心忙前忙后的也不让我插手,不一会儿他就坐在床边递过来一个红红的苹果,

“我不想吃”,皱了皱眉头,两个多月了,已经孕吐反应了一段时间,一想到要吃东西就没食欲,但是想吃辣辣的东西,可是尘心都不想让我吃,

“尘心,明天我想吃街上东边那家的辣炒年糕了”,他也皱了皱眉头,显然这个回答让他十分不满意,

“那把苹果吃了”,他抬起胳膊,把苹果递过来,

“啊...”,我张开嘴,等着他喂我吃,既然他乐意效劳,何乐而不为呢,

“唔...”,清脆的一声,尘心的嘴唇凑了过来,一口苹果被送进了嘴里,我伸手捂住了嘴,

“尘心...你...”,捂着嘴感到了惊讶,心一紧,心跳的好快,

“让你不乖乖吃”,他一脸好气地在一旁笑着,我一把抢过了苹果,瞪了他一眼,尘心,你也太坏了!

却深知,那口苹果,真的好甜好甜...

我们的宝宝三个半月了,肚子渐渐有了点形状。转眼入了冬,外面的树叶都掉光了,风也渐渐肆虐起来,我在窗前看着窗外,云乌压压的,几片冰晶飘落,那是雪?

我推开门,跑到院子里,抬头看向天空,雪花开始慢慢地密集起来,大片的雪花落了下来,

“小菀?”尘心踩着七杀剑从角斗场回来了,风雪大了起来,就连七杀剑上都蒙上了一些雪花,尘心一把揽住我的肩膀,将我拉进屋子,

“下次不许去外面犯傻”,他拍了拍身上的雪,一只大手拍在我的头顶,他估计要气炸了,

“快吃吧”,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包热乎的辣炒年糕,他怕放在魂导器里会冷掉,直接买完揣在怀里踩着七杀剑就火速赶回来了,

“太好啦”,我一把抢过年糕,狠狠地吻了尘心的脸颊一下,然后坐在那儿开始吃,果真还是辣的最好吃...

我们的宝宝五个月了,肚子已经渐渐突了出来,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我胖了,再有四个多月我们的宝宝就要出生了...

傍晚,我坐在床上,尘心趴在我的腿上,静静地听着肚子里的情况,五个月了,还不知道那个尘家小磨人在肚子里情况怎么样了,

“尘心,我觉得这是个女孩儿”,灯火通明下,我伸出手摸着尘心幸福的脸颊,抚摸着他的头发,

他坐了起来,靠在一旁,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

“怎么这么说”,他轻声问着,伸出手覆在我的肚子上,轻轻地摸着,

“民间有句古话,酸儿辣女嘛,有一定道理的”,我抬起头,埋进他的颈窝,

“女儿也好,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他轻笑出声,十分开心,

“如果是女儿的话,我希望她能继承你的七杀剑,我希望她将来能留着长长的头发,有着大大的眼睛,和你一样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最重要的,我希望她能有和你一样漂亮的瞳色”,我轻声说着,他伸出手握紧了我的手,

我继续说着,尘心认真的听着,

“我希望将来她长大,你教她尘家七杀剑,我在一旁弹琴,就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

“好...”,尘心的目光柔和,他这样的爸爸一定非常非常宠爱女儿,

“如果是女儿的话,就叫尘荣吧”,他低头吻了吻我的头发,

“叫荣儿好,欣欣向荣,雍荣闲雅”,尘心动了动肩膀,坐直了身体,我起身,面对面看着他,

“小菀,这一刻,我很幸福”,他握起我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了一吻,

“我也是...”,一屋两人,可能马上就会变成一屋三人了...

我们的荣儿六个月了,我挺着大肚子,直着腰在屋里走着,总是腰很酸疼,尘心在一旁扶着我,时不时给我敲敲后背,

“中午想吃什么?”他扶着我的胳膊,环着我的肩膀坐了床上,

“想吃...你...”,逗了他一下,他却也笑了出声,

“调皮...中午给你包小馄饨吃好不好”,他说着扶着我躺下,给我盖上被子,这几个月下来,尘心从原来的角斗场第一剑士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家庭煮夫,话说尘心是实打实的习武之人,不但写得一手好字,就连干活做饭都是极为麻利,果真优秀的人,怎么样都是优秀的,之前的确从来没想过尘心一个习武之人,拿着菜刀切菜是什么样子,

“好...”,拉着他的手,看着他温柔的模样,

“尘心,你说...荣儿会像你多一点儿,还是像我多一点儿”,他摸着我的肚子,无比温柔,

“希望荣儿像你一样,乖巧又可爱”,听他说着,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说我,不禁脸红起来,将被子拉上来,蒙住了头,

“我希望荣儿能像你,那么的温柔、强大...”,被子捂着我说话,直到后来呜呜的没了声音,他一把将我头顶的被子拉了下来,

他俯身躺在我旁边,将被子里的我搂紧,脑袋抵着我的额头,

“傻瓜,睡吧...”,他轻声喃着,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我们的荣儿七个月了,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再有不到三个月,爸爸妈妈就可以见到你了,尘心前一段时间也去买了不少小孩子的衣服,小孩子的被子,小孩子的玩具,一切都准备好了,

“荣儿,妈妈很爱你...”,我摸着圆圆的肚子,

尘心蹲下,贴在肚子上听着里面的动静,这是尘心每天回家都会做的事,仿佛隔着一层肚皮,尘心也能和里面的宝宝隔空沟通似的,

“爸爸也爱你...”,尘心轻声说着,然后吻了下,

“尘心,她动了”,我拉着尘心的手,覆在肚子上,可以明显感觉到宝宝在动,

尘心傻笑了起来,他很开心,可以这么早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回应...

然而再之前的一切都是对未来美好的设想,都敌不过命运对我们两个人的捉弄,都敌不过命运对尘心的考验和折磨,都敌不过被命运碎成沫的两颗心...

我在家里给荣儿缝小肚兜,边缝边想着尘心满眼的温柔,真的很幸福啊,

“荣儿,爸爸妈妈都在等着你呀”,我低下头摸了摸肚子,荣儿也知事的动了下,我温柔的摸了摸肚子,好期待她穿着小肚兜的样子,

突然,院子的门一下子被哐的一声推开了,有人跑了进来,我放下肚兜,快步往外走,是医馆的堂小二,小二推门而入,十分慌张,

“卢医师,你家尘剑士在角斗场重伤昏迷了,现在在医馆里...”,小二连喘带停顿的把话说完,我的半条命也搭进去了,不敢相信,也心如刀割...

这几个月的时间,尘心在角斗场都没有受重伤,怎么突然...重伤昏迷,可见他伤的得有多重...

“我去看看...”,说着,小二跑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浑然忘了我还怀着六个半月的荣儿,直接跑着冲了出去,在院子门口,一个心急,绊在了门口的台阶上,一下子扑倒在地,肚子磕在了台阶上,我挣扎着起来,却感觉不对,顿时头昏眼花,肚子疼的撕心裂肺,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我一手捂着肚子,紧咬着嘴唇,另一只手伸向前方,眼前却已看不清,

“尘...心...”,我咬紧嘴唇痛苦出声,之后再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了知觉,而知觉的第一感,就是又痛又麻的肚子,我突然睁开眼睛,伸出胳膊,摸了摸我的肚子,却是平平的,平平的!平平...的...!!!

“荣儿...”,我大喊出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却发现我和在医馆的客房里,尘心就躺在另外一边的床上,还在昏睡中,看着他胳膊上的绷带,我就知道他一定受了很严重的伤,我赶忙下地,却因为没有力气直接跌坐在地上,缓缓爬向他,

许医师闻声开门走进来,将我扶到尘心床边,

“许医师,尘心...尘心他怎么样?”我拉住她的袖子,满眼急切,

“尘剑士伤的不轻,但是命是保住了的”,听到这话我才叹了口气,轻轻摸了摸他苍白的脸颊,就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

“卢医师,你们的孩子...”,她一提这几个字,我突然心紧紧收缩起来,仿佛无形的大石头压在胸口喘不过气来,我挣扎着站起来,抓住她的衣服,眼前模糊了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荣儿呢!我们的荣儿...荣儿她是不是...”,撕心裂肺地痛苦哀嚎着,六个半月的她,根本活不下来,她...离开了我们,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卢医师,孩子还会再有的,不要太难过”,许医师轻声安慰着我,她站起来,从围帐后面的桌子上端过来一个精致的木制盒子,我就知道...没了,彻底没了...我们的荣儿彻底没了...

“卢医师,你们的女儿...在这儿”,许医师说着递给我盒子,却也是泪眼朦胧,我颤抖着双手接下了盒子,那个盒子空的时候我之前拿过,这次里面却多了一个重量,我们女儿的重量...是荣儿的重量...

我想要打开盒子,却被许医师按住了手,我泪眼朦胧的看向她,她却是摇了摇头,

“让孩子安静的走吧...”,我抱住了盒子,失声痛哭,悲痛欲绝,触目崩心...

我被许医师扶着回到了床上,抱着盒子,看着盒子上的花纹...想起还没缝完剩下一半的小肚兜...想起那天出事之前我和荣儿说话,她对我的回应,那竟成了最后一次,入骨之痛,人琴俱亡...

许医师给我找了一块红布,把盒子好好的包了起来,我还是没有打开盒子,因为要让荣儿安静的离开,让我们的女儿安静的离开这个世上,我不能再打扰她...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几个时辰后,尘心终于清醒过来,我坐在他的床边,紧紧地握着他的手,

我知道我现在一定很难看,哭了几个时辰,嗓子早已经发不出了声音,眼睛肿的特别厉害,但是还是缓不过劲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最痛苦的就是失去,因为拥有过后失去才更加难过...

“小菀...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他勉强抬起胳膊,我握着他的手,贴上我的脸。

“尘心...”,我想发出声音,但是嗓子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单纯的比着口型,

“尘心...我们的荣儿,没有了...”,我扑在他的胸前,再次痛哭了出来...他虽没准确地听出来我说的是什么...他看了眼我的肚子,才知道我说了什么...

他一时间静默了...我抬起头,看他抬起胳膊挡在眼前,泪水却已经掩盖不住的顺着脸颊淌下...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尘心哭...之前爸爸的离开,他无比痛苦,这次离开他的又是我们的女儿...他这么骄傲的人...终究还是失声痛哭...

他用胳膊环住扑在他胸前痛哭的我,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

“小菀,我们的荣儿…她…”,尘心哽咽喃出,我再次泪崩了...

又过了一天,尘心才能下地走路,看着我抱着的盒子,那么强大的他强忍住眼泪,环住我的肩膀,

“小菀,将她埋在爸爸的旁边吧”,尘心抽泣着说着,我们的女儿,终究是离去了...

我点了点头...

我们回到家中,将所有荣儿的衣服都包好了,只留了一件尘心给荣儿买的小衣服当做荣儿的遗物,其他的全部包好,连同荣儿的盒子,一起埋在了爸爸墓地的旁边,

“爸爸,儿子不孝,没能守住荣儿,就让荣儿去那边陪您吧”,尘心和我跪在爸爸的墓前,痛哭出泪...

“对不起,爸爸”,我磕了个头,几近昏厥...

又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才渐渐缓过神来,身体也才刚刚好转,尘心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了,我也在家调养身体,短时间没有再去医馆了...

我呆坐在廊前,春天已经来了,但是风还是有些微凉,阳光也没有那么的刺眼...

突然肩膀上多了一件衣服,我一回头,是尘心,尘心坐在我旁边,扶我靠在他怀里,

“尘心,对不起...”,我轻声说着,我已经不想再哭了,真的不想再哭出来,

“小菀,要说对不起的是我”,他低头蹭了蹭我的头顶,握紧我肩膀的指节泛白,

“尘心...”,仰起头,感受着他落下轻吻,无比轻柔,比羽毛还要轻柔的吻...

睡前我在床上枕着尘心的腿,尘心靠在墙上,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和脸颊,我看着他的目光,温情,却多了一点落寞,

我掀开了寝衣,露出了肚子,

“尘心,你看...”,尘心伸出手覆在我软囊囊的肚皮上,那是怀孕之后留下的,上面还有一个青紫色的磕痕,一直久久没有消掉,他一遍又一遍的抚着那个痕迹,最后弯腰落下了一吻,

“尘心,我是不是变丑了”,我捏了捏有点松垮垮还有完全恢复的肚子,没有了荣儿以后,我的身体还在恢复着,一切都还没有恢复正常,

他将我的寝衣翻下来盖好肚子,他的腿从我的头下抽了出来,盖好被子躺着将我抱在怀里,

“你永远永远都是最美的...”,他轻声在我耳边喃着...

“小菀,听许医师说了以后,我才意识到我在你眼里到底有多重要...”,他的怀里温热,让人沉沦...

是啊,尘心对于我来说,是超越一切的存在...

后面的日子,我心里一直有个结,我也再也没有怀上孩子,后来尘心被角斗场追杀,我们逃到天斗帝国隐居,我的心情才是真正在这山山水水间,豁然开朗...

再后来,宁宗主的来临,接走了尘心,我自己带着玉儿回到了西离石国,慢慢再次经历那种回忆的痛苦,如果尘心你在我身边,一定会再想起我们的荣儿吧,

终于到了玉儿的顺利降生,我才从心底里释怀,对于荣儿的歉疚,对于尘心的歉疚,对于尘家的歉疚,才开始慢慢的烟消云散...

玉儿慢慢长大,也比寻常人家的孩子要更懂事,也喜欢粘着我。一年冬天,我翻出了荣儿之前的那件小衣服,细细抚摸着,四岁的玉儿却从屋外跑了起来,

“妈妈,您在看什么呢”,他看着床上那件很小很小的衣服,已经不是他能穿下的大小,

“妈妈,这是我小时候的衣服吗?”他问着,似乎很好奇,

“玉儿,这是你姐姐尘荣的衣服”,我摸着他的头,温柔的告诉他,

“玉儿的姐姐吗”,他有些不懂,

“对,就是玉儿的姐姐,”

“可是姐姐在哪儿呢”,他也伸手摸了摸这个小衣服,

“姐姐呀,姐姐陪着爷爷,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当然,玉儿这么小,我不能那样告诉他,

“妈妈,我知道了”,他似乎也懂了的样子,说着又跑出去了...

荣儿,爸爸妈妈都很爱你,也很想你,希望在那个世界的你,能一切都好...

尘封世事血泪纸一把

荣哀半载难归故人家

此章谨纪念我和尘心永远的荣儿...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乱国之天下无敌乱国之天下无敌旧貌|玄幻这是一片广袤的大陆,有国有家,有山有水。这是一群平凡的人类,勇敢,坚毅,热血沸腾。这是一个落魄的少年,国仇家恨,血债血偿。谋臣乱国,武将兴兵。待天命所归,长枪所指,天下无敌。
  • 守天人守天人五棵树|玄幻天地无极,生万物之灵;一声鸣啼,渡人间千劫。天地何来,天地何去?路漫漫其修远,上下求索。吾愿入俗尘,经苦海沧桑;吾愿出九霄,赴飘渺蛮荒。只求能窥得这天地之道,守这四合八荒,乾坤不灭,苍生不息。
  • 最强龙骑最强龙骑六鼠|玄幻龙历12300年春,十二岁的李察进入龙界。龙历12307年春,十九岁的李察走出龙界,怀里抱着一条据说是古龙种中的噬界龙的小家伙。龙历12307年秋,李察进入圣龙学院。紧接着圣龙学院新生猪猡龙骑士的名号不胫而走。”看,那不是猪猡龙骑士吗?“”旺财是噬界龙,噬界龙懂吗你们这群白痴!还有,本大爷不是猪猡龙骑士,本大爷是最强龙骑!“
  • 剑武神尊剑武神尊春秋集|玄幻『本书更名《我不是帅哥》已经发布于起点中文网,并同步更新于QQ阅读,大家记得关注。』 有一种人,他已经接近神境,因为他已无情! 有一种剑法,没有人能够有幸目睹一眼,因为代价太大! 剑中之神慕南绝风,在备受命运的摆布后, 重生为元武大陆的无情剑客萧雨城, 灵魂觉醒后,得无上至宝‘天道轮回卷’,从此踏上一条创世之举。 平四海,荡魔域,屠仙界,逆九天… 三千大道,万般功法, 唯我——以剑证神道! 春秋集神级粉丝交流群:246235916
  • 收割王者永远滴神收割王者永远滴神凌天祭|玄幻练功奇侠,你值得拥有,王者降世,天兵战神。
  • 天道界陆天道界陆三清未凉|玄幻站在这片大陆的巅峰,背上肩负的是与天争命的责任,面对的是万古不灭的神域。在天道无情的裁决下,内心柔弱的少年如何转身变为冰冷无情的杀戮机器。但一切,只为追寻武道穷极,保护心爱的人。
  • 十方神座十方神座残阳阵浓|玄幻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你敢高高在上!那我打死你可好?有人问我为何衷情于剑器?实不然。“我之所以用剑,只因我太过慈悲!”十方神道,我居王座,是为十方神座。
  • 神话之万物兑换系统神话之万物兑换系统落枫君|玄幻徐轲,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在2020年的某天,穿越到了秦朝,开始他以为是回到2000多年前,直到他遇见了他……
  • 超维星法师超维星法师大雄没猫|玄幻魔法+星辰=星魔法, 点+线+面+时间+……=维度, 星辰+修炼=星辰大海, 星辰大海+维度=世界观, 我+你=精彩的故事…… 井蛙不可语海,我们受到空间的限制;夏虫不可语冰,我们受到时间的限制;处士不可语谋,我们知道的只有那么一点点,还不一定是对的。 我想和你探讨,我眼中的世界…… 魔法科学时代,逗逼学霸的超维成神之路。
  • 苍灵之巅苍灵之巅渃千风|玄幻“天生阳脉,那是什么?”“绝症,必死无疑。”“不过应该能活长一些。”“怎么做?”首先得让自己变得强大,这样才有资本去获得足够的自信。且看苏浩宇斩裂荆棘,以微笑的面庞踏上苍灵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