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那些与时光擦肩而过的人

相册一页一页的翻着,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翻看这本相册不知从何时起,成了唐芩每晚入睡前必做的事,五年了,这本原本早该被翻烂了的相册,却被保护的完好无损,整整洁洁。

每一张照片都是合影,唐芩的笑容是那么的发自内心,让看的人都能感受到她当时的快乐,照片上的另一个人被一张张贴纸遮住面部,无法看到他的模样。

翻到最后一张,唐芩的手顿了顿,她慢慢的把手移到贴纸处,似乎有些犹豫,她轻轻的用指甲把贴纸抠出一点,然后慢慢向外撕去,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就在贴纸完全撕掉的那一刻,有液体掉落在那张照片上,发出“啪”的声音。是唐芩的眼泪,她强忍了好久的泪水,在看到照片上那人的脸时再也控制不住了。

照片中那张被她尘封五年的面孔,依旧是那么的熟悉。照片上唐芩笑眼中似乎有一束光,男孩也是那么的纯真帅气。两人青葱的笑容仿佛发生在昨日,可这一切都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他是许翊,唐芩的初恋。

唐芩与许翊在同一所大学,一次学校举办篮球赛,唐芩被她认识了十年的闺蜜刘夏拉去看比赛。说是看比赛,其实是那时刘夏喜欢上了篮球队的一个男生,是去给那个男生加油打气的。

坐在观众席上,感受到现场的热烈,唐芩的心也变得澎湃了起来。篮球队员一进场,唐芩便被一个穿着白色队服的男生吸引了。他一出现仿佛身上散发着光芒,整场比赛下来唐芩的目光就没从他的身上移开过,那个穿着四号白色队服的许翊,悄无声息的在唐芩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比赛结束。现场再次陷入尖叫声,唐芩看到赢的那队,激动的一下子从坐席跳了起来。刘夏也激动的一把抱住唐芩,兴奋的说:“太好了,他赢了!”

因为刘夏想去给那个她喜欢的男生送水喝,所以她们一直等到散场,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刘夏紧张的拉着唐芩的手,鼓起勇气,下了台阶,向他们走去。

刘夏喜欢的男生叫赵文博,一个阳光爱笑的男生,刘夏给他送水时,他很有礼貌的向刘夏道谢,还说为了感谢刘夏要请刘夏吃饭。

在一旁等候的唐芩突然被一颗球砸中了胳膊。那重重的一击砸的唐芩生疼。她用另一只手捂住被砸中的胳膊。

刘夏看到了赶紧跑了过去,关心的询问唐芩,然后冲着那群刚刚打比赛的人喊道:“谁扔的球,砸到人了,出来道歉!”

那群人似乎是起了什么争执,根本没注意到球砸到了人,听到刘夏的声音纷纷向她们看去。

其中一个穿着黑色队服的男生,向她们走来,脸上一副调侃的样子。

“早就听说枫林大学美女多,今儿个就让我邂逅了两个,美女,不好意思。球是我砸的,走,我带你去医院看看”那个穿黑色队服的男生说着伸手去拉唐芩的胳膊。唐芩向后一退躲开了。

唐芩不想纠缠,忍着胳膊的痛拉着刘夏转身要离开。

“混蛋!”

从后面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然后就听到一个人闷哼了一声,似乎是挨了一拳。

“许翊,快松手!”

唐芩听到后面打起来了,回头一看,是那个四号白色队服的男生和刚才那个调侃她们的男生打了起来。

赵文博拉着架,嘴里不停的喊着:“别打了,许翊,快松手!”

这场架以教练的出现结束了,许翊原本是篮球队的队长,因为打架被撤了队长的职位。

后来唐芩和许翊一起去了医务室,两人相识于一场“英雄救美”。

之后的生活,不知是偶然还是刻意,许翊常常出现在唐芩的视线中,后来他们在一起了,每当唐芩问许翊是不是故意出现在她身边时,许翊总是笑而不答。

刘夏没有和赵文博在一起,而是和唐芩,许翊一样,和他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唐芩问刘夏对赵文博怎么从喜欢变成了友情,刘夏回答:相爱不如相知,或许她一直的喜欢都是想和他成为朋友,没有在一起的欲望。

就这样,他们一起度过了大学三年,三年里唐芩也曾和许翊发生过小矛盾,可那些都不足为惧。就在他们快毕业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许翊提出了分手,然后就消失了,唐芩再也没见过他,就连他最好的兄弟赵文博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回想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还那么清晰,照片上的面孔可以遮住,可是心里的却无法抹去。

一旁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刘夏

两个字,唐芩合上相册,放在一旁,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深吸了一口气,接通电话。

“喂,小夏。”唐芩不想让刘夏听到她的情绪有什么不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

“芩芩,明天你就要结婚了,今晚要不要出来聚一聚?这可是你最后一次单身夜啦!”电话那头刘夏说着。

“好,一会见。”唐芩回答。

挂掉电话,唐芩看着自己中指上的那枚订婚戒指,明天她就要结婚了,以前的那些回忆她都要尘封在今天。

唐芩把那本相册装进一个铁盒子里,盒子的钥匙也放了进去,上了锁,唐芩拿着它出了家门,坐在车里,唐芩把那个盒子放在副驾驶座位上,启动车,向一个地方驶去。

到了唐芩要到的地方,唐芩停下车,她定了一下,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那个盒子,那里面,是她与他全部的回忆。她拿起盒子,下了车,绕过车头,面前是一片湖。唐芩走到湖边,蹲下,眼睛盯着盒子看了片刻,伸手把它放在湖面上,慢慢的松开手,看着盒子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消失不见,就好像那个人一样,再也不会出现了。

唐芩来到和刘夏约好的地方,是一个休闲酒吧,他们开了一个包间。唐芩喝了很多的酒,此刻已经醉的意识模糊了。刘夏和赵文博看着唐芩的样子,心里很是心疼,唐芩还要喝,刘夏把她面前的酒拿来了,大学的时候唐芩从不饮酒,至从那个人离开后,已经好几次唐芩在刘夏面前喝的不省人事了。

“喝成这样,明天婚还结不结了?”刘夏看着唐芩的样子,又心疼又有些生气。

“当然……结了,苏恒那么好,对我……那么好!”唐芩带着醉意笑着说。

“你还知道苏恒对你好,明天你就这样和他结婚啊!”刘夏看着唐芩的笑,心里更难受了,她说话的声音变的有些哽咽。

赵文博拍了拍刘夏的肩膀,安慰了一下。

“唐芩,你是不是还没忘记许翊?”赵文博认真的问道。

“你干什么?”刘夏听到赵文博问出的话,生气的说。

刘夏知道这句话无疑不是在揭唐芩的伤疤,赵文博当然也知道。只是他不想就这样让唐芩结婚,这样,唐芩痛苦,苏恒也痛苦,这些年,苏恒对唐芩有多好,他们都看在眼里,唐芩这五年一次都没提过许翊的名字,可越是这样,他越担心。

唐芩趴在桌子上,良久,她开口:“不是,我只想知道他怎么样了。”

刘夏和赵文博对视了一下,听到唐芩的回答,他们的心也放下了不少。

如今唐芩真是只是想知道许翊怎么样了,当年他突然消失,她便留下了心病,她什么都不渴望,包括当年他为什么离开,她也不想知道了。只是想听到一次他的消息,就足够了。

苏恒是五年前唐芩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那时唐芩刚失恋,失恋后的唐芩整个人都变了,没有以前活泼了,就是这个骨子里带着一点忧郁的唐芩,让苏恒动了心,那时苏恒虽不知道唐芩经历了什么,他只知道用各种办法让唐芩开心。

在国外两年,苏恒一直陪在唐芩身边,唐芩要回国,苏恒放弃了在国外发展的机会,跟着唐芩一起回了国。后来认识了刘夏和赵文博,也知道了唐芩与许翊的事。

为了唐芩,苏恒也一直找人打听许翊的消息,唐芩知道这事,她的心里有意无意的回避着。那时的她既渴望又害怕听到许翊的消息。

回国半年,经过身边人的不断疏导,唐芩答应了和苏恒在一起。一直到现在,一个月前,苏恒向她求婚,那是苏恒第三次向她求婚,之前她都找借口拒绝了,这一次,她答应了,苏恒曾说过,她要是一直没准备好他就一直等。

刘夏把喝醉的唐芩带回家,喂她喝了一些醒酒汤。

第二天一早,唐芩就被接到了婚礼现场,化好了妆,穿上婚纱,坐在候场室,等着婚礼开始。

唐芩看着镜中的自己,因为昨晚喝酒有些水肿的眼睛,化过妆之后已经没那么明显了。

“新娘子!”刘夏推开候场室的门,探着头喊着唐芩。

唐芩看向门口,站起来,笑着说:“来了还不快进来。”

刘夏走进候场室打量着唐芩,赞叹道:“一会苏恒看到你这么美,不得幸福的晕过去啊。”

唐芩给了刘夏一记白眼。

“苏恒呢?今天怎么一直没看到他?”刘夏向房间看了看问道。

唐芩想了想,确实今天是一直没看到苏恒。

“可能婚礼流程哪里还没弄好,在忙吧。”唐芩说道。

从唐芩答应苏恒的求婚,苏恒就开始策划他们的婚礼,每件事都是亲力亲为。他说过他一定要给唐芩一场完美的婚礼。

侯场室的门再次被打开,是赵文博。

“文博,你见到新郎了吗?”刘夏看到赵文博问道。刘夏眼看婚礼快开始了。她担心婚礼流程哪里出问题了耽误了婚礼。

“我刚在外面见到他。”赵文博回答,今天他有些奇怪。从进来就一直在想什么。

“唐芩,我出去看看。”刘夏对唐芩说道,然后向门外走去。

“你怎么了?”唐芩注意到赵文博有些奇怪问道。

赵文博似乎有些犹豫,然后从口袋掏出一封信,递给唐芩。

“这是什么?”唐芩接过信,问道。

“是许翊写给你的信。”赵文博回答。

唐芩拿着信的手顿了一下。

“苏恒这五年来一直没停止过打听许翊的消息,昨晚他听到有许翊的消息,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去找许翊,刚刚带着许翊亲手写的信回来。”赵文博说道。他不知道唐芩看了信会怎么样,他想要把苏恒所做的告诉唐芩。

赵文博离开了候场室,这个房间只剩下唐芩一个人。她看着那封信,她一直等着的消息,今天送到了她的手里。赵文博为了她要的消息,努力了五年,昨晚一夜没休息,现在又赶来婚礼现场,她的心里突然好难受。

“叮叮”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是短信的声音。

唐芩走到桌前拿起手机,打开短信,是苏恒发的: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如果你想知道他在哪里,我会告诉你地址,婚礼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看着那些苏恒发来的字,唐芩的眼泪掉了下来,她笑着,点了回复按钮:你说过要给我一个完美的婚礼,你做到了,我的新郎请等一下,你的新娘马上就到。

唐芩把那封没有打开的信放在桌子上,提起婚纱,向外跑去。苏恒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哪怕今天她悔婚,他也会独自撑起整件事,不让她受到伤害。

唐芩在长长的走廊跑着,她想马上见到她的新郎。走廊的尽头,苏恒出现了,他发出那条短信后他好怕自己会失去唐芩,听到回信声,他都不敢去看,最后看到短信内容,他开心的朝着唐芩所在的地方跑了过来。

唐芩看着对面跑来的苏恒,这个用尽全力在爱着她的人,就是她要相守一生的人。

两人紧紧相拥,共同迈入婚姻的殿堂。

人的一生有些遗憾是注定的,把它留给昨天,会有时间来消化,有些人你只要知道他还好好的活着就够了,珍惜眼前人。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空间之手空间之手璃琼颜萌|短篇莫名其妙的重生到异世界奇怪的声音活下去,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或许,他只是一枚棋子一枚有思想的棋子自己,到底还活着么
  • 小鸟天堂小鸟天堂金善|短篇作品讲诉了作者在游览小鸟天堂景区发生的点点滴滴,偶遇两位香港大叔触发的一系列情节。
  • 彼岸花开依旧怀念彼岸花开依旧怀念午夜染染|短篇不知何时起芭比娃娃再也拿不出手,裙子再也不会穿,没有手机变得无法生活,是时间把我们改变了还是我们被世界改变
  • 无情也有动人处无情也有动人处时光妖娆|短篇毕业前的那一次无情分手,成了她永远的痛,更是在她心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 五年后再次相遇,她和他,还能再有故事吗?
  • 桃之夭然桃之夭然雅归|短篇坐拥万里河山,不及你回眸一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梦一华年,梦里物事梦中人非。愿我以三生三世,换你情缘相系。
  • 路子随笔路子随笔Luz路子|短篇日常随笔录 致我的读者: 谢谢你们愿意陪我 读我懂我
  • 秋天的季节秋天的季节G建红01|短篇生活被搅拌之后,会浑浊不清不楚,有一天回过头看自己和其他人,一个一个都变得面目全非。
  • 睹物伤怀为谁悲睹物伤怀为谁悲悲恋歌|短篇喜欢学生时代午后窗台无聊的发呆,寂静夜晚执笔写下内心的悸动。真情源于悲情的感动,愿同样有此感的朋友交流畅谈。不可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 彼笙有你是心动呀彼笙有你是心动呀糖果色糖果|短篇江湖中有一个流传了无数年的传说,世上有那么一座小酒馆,只要你有精彩动人的故事,便能成为老板的座上宾,凡是从那里出来的人,再无忧愁,这座酒馆的名字叫忘忧。 无无是一棵身受重伤无法化形的笙仙草,彼墨说,每日听着感情最真挚的故事,她便能酝出不同颜色的仙露慢慢恢复,彼墨说,当她心动之时,酝出的仙露是最绚烂的七彩之色,彼墨还说,永远不会离开无无。 无无终于有一日被一个故事感动,酝出了七彩仙露,她好开心,她要到红尘中寻找她的心动之人。 偷跑的无无发觉自己错了,她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彼墨,她要回到那座小酒馆,她要告诉彼墨,无无是个大傻瓜,原来最爱的人一直在身边。 但是,彼墨不见了,独留一棵枯死的美丽仙草…… 彼墨,无无陪着你,永远陪着你。
  • 与死神直播与死神直播张寓|短篇我记得第一次打开这个平台是一个非常不凑巧的巧合,之后我便开始了无止境的游戏。在那种刺激中我沉迷过,我也失望和痛哭过。因为它我失去了好多,我不敢说这个东西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们渴望有这个一个东西在世间上,我很害怕所以我不敢再把这个只能用思维来感受的东西变得更加可怕,至于我是怎么逃脱的我想写成一个故事,他是我的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