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5章 ,红雾血衣

忙活完所事。

赵倩和家里那边打了一通电话后,就各自回房睡觉了。

而我坐在床上,却没有立即睡去,而是看着飘在我跟前的三只家鬼将,小女鬼受伤最严重,花婉儿第2个,受伤最轻的是刘江。

因为他实力最弱,我甚至在想要不要送他去投胎算了,以他的实力我虽然有很多办法提升,却不是一时半会,一天两天,就能有所提升的。

这几天我所遇到的事,全部都是超出他们能力范围的事,我也渐渐发现,小女鬼和花婉儿它们,帮到我的地方越来越少,反而是受的伤是越来越重了。

如果要是因为为了我,导致他们魂飞魄散,我心中不仅是难受,还会有愧疚一直压在心底。

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也压根不想这样的事发生!

但是我们立了契约,要想解除是很麻烦的,思索再三,我心中叹了口气,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一边,还是先把我的三只家鬼恢复伤势要紧。

可是以我现在的状况,用精血喂食估计是行不通了,得想其他办法,可我想到了好几个,却都被我放弃了。

因为师兄说过,修炼或者聚集过多的阴气在道观里,有可能会引来鬼怪,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我渐渐拧起了眉毛,尤其是看到我的三只家鬼身上所受的伤,我更是一脸的愁眉苦脸。

比吃了苦瓜还苦!

小女鬼看到我愁眉苦脸的模样,立马飞到了我身旁,抱住了我,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估计是在安慰什么的。

“不行!我还是用精血吧!”想到就做,我立马就要伸出手指,打算咬破原本受伤已经快愈合的皮肤。

不过就在我手刚放到嘴边要咬下去的时候,小女鬼和花宛儿以及刘江全都是拦住了我,不让我这么做。

我也知道自己自身的情况,但不这么做,其他办法也用不了呀。

就在我一脸愁眉苦脸,想着怎么恢复三只家鬼身上的伤势时,我脑中却是突然浮现了两个血红色的小字!

“血魂?”

我轻轻念道了一声,随后我眼睛一闭,脑中瞬间浮现起了一段咒语,

“阴魂末路血衣起,厉血横升阴鬼笑”

我轻轻念着,突然猛的睁开眼睛,也不管身上的疼痛猛地跳下床,坐在地上,然后一口咬破手指,飞快的在地上画着一个个的符文。

一个个血红色的符文,在地板上闪耀着妖异的红光,就跟有了生命一样。

小女鬼和花宛儿以及刘江,看到我突然的动作,都有些不知所措和奇怪。

很快一串的咒语被我画好,但我并没有停手,而是直接用带血的右手,又在我的左手掌心上画了两个符文。

“血魂!”

我心中念叨着,却开口说不出来。

我想用咬字的方式念出来,却发现我脑袋一片的眩晕,精神也恍恍惚惚。

就在我即将要倒下的时候,我却不知不觉中念出了那段咒语。

“阴魂末路血衣起,厉血横升阴鬼笑!鬼..鬼道..道...”

念到最后,我感觉脑袋一片剧痛,忍不住就想惨叫出声,可还是被我忍了下来。

我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鬼...鬼道...道法!!”

随着最后面的两个道法被我念出,我突然感觉全身一松,身体周围升起了一阵的血雾,血雾成型将我给笼罩住,披在我身上。

不仅是我,就连我的三只家鬼也同样周身各处出现了一阵血雾,这血雾不知从哪里来,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一出现就立马凝聚成一片朦朦胧胧的红光,笼罩在三只家鬼的全身各处。

就好像披了一件血红色的衣服一样,很是艳丽近乎是妖一般的艳丽,不过在艳丽的背后却是诡异。

因为随着血红色衣服的形成,我的三只家鬼,原本平淡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血红了起来。

原本刘江眼中,眼瞳有着两圈黑色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一片血红,表情也变得极为兴奋!

小女鬼眼睛发亮,表情极为兴奋,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

至于花婉儿还好一点,只是身上的鬼气有些控制不住。

至于我,身上的红雾已经消失,只出现了一瞬间,细算起来只有两秒!

但我的三只家鬼身上红雾形成的血衣,却依旧没有消失,而是一直披在他们身上。

我正有些疑惑,却突然看到我的三只家鬼身上原本受的一些伤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些痕迹还在愈合。

而且没过一会连痕迹也没了,反而是全身的鬼气暴涨!只是瞬息之间,小女鬼和花婉儿全身的鬼气就提升到了鬼将后期,这才慢慢减缓速度!

至于刘江身上的鬼气暴涨,而是直接从鬼兵中期一路冲到了鬼将初期!速度,这才开始慢慢放慢。

坐在地上的我,看的是嘴巴大张,说不出半句话!

过了好一会儿,三只家鬼身上披的血衣,颜色渐渐发淡,逐渐消失在空气中。

而我这时才回过神,看向小女鬼他们的时候,他们身上的鬼气已经恢复到原来的境界。

小女鬼和花宛儿依旧是鬼将中期,刘江也依旧是鬼兵中期!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撼,算了一下,随着血雾浮现,凝聚成血衣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披在我的三只鬼将身上后,却是足足过了一两分钟都没有消失。

而是在将近三分钟的时候,血衣的颜色才渐渐变得淡薄,然后消失在空中。

血衣是消失了,小女鬼他们也恢复到了原来的境界,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就跟巅峰时期一样!

我心中既是震撼又是兴奋,想着:这应该是一个辅助类的法术,但奇怪的是,我却没有感觉到虚弱,而是觉得十分的困!

就跟三天三夜没睡觉似的,我来不及多想,只想一心爬到床上,然后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困意席卷了我的思想,此时的我什么都不想管,什么也不想做,只想睡觉。

我这刚爬上床,被子还没来得及干,就已经睡过去了。

可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好像又来到了那个梦境,只不过这次没人跟我说话。

只有一声幽幽的叹息。

“唉....”

然后我就感觉全身无比的舒服,而且还有一些骚痒。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我是被外面的动静给吵醒的,似乎是有人在烧火煮饭,弄出的动静很大,而且我隐约还听到海师兄的说话声。

“你们两个,还是别去喊醒我师弟了,让他多睡会儿,有助于回复。”

“噢!”

“知道了,海大师。”

就这样迷迷糊糊,我又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赵倩正轻轻摇着我的肩膀喊着我。

“天哥,天哥!快起床啦,起床吃早饭了,海大师有话要对你说。”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却怎么也不想起床。

“倩倩,让姐来!”

“枫叶天,起床啦!你在不起床,太阳都快晒屁股了。”

赵乐乐直接在我耳边一吼,我顿时被吓的直接坐了起来。

可我这猛的一坐起来,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撞在了两团软绵绵的东西上!而且还有着一股很是好闻的清香。

我甚至还没回过神是怎么回事?就听到赵乐乐惊呼一声,连退好几步,捂着自己的胸口。

脸蛋一片的飞红,赵倩则是愣在了一边,小嘴微张惊讶的看着我。

“枫叶天,你大胆!居然敢吃姐豆腐!”赵乐乐玉手指着我,脸被气得通红。

我这刚回过神,就听到赵赵倩乐乐说她豆腐,我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就说我吃她豆腐,我自然是一脸的疑惑问道。

“什么我吃你豆腐?”

“你!....”

赵乐乐被气的,手指的我脸蛋又羞又红,直接从身上摸出一副银闪闪的手铐,愤怒的说道。

“枫叶天,你敢调戏姐!胆子真肥,姐定要告你一个调戏警官!”或者赵乐乐直接拿起手铐,就要来铐我。

赵倩见状那还了得,立马拉住了赵乐乐,为我辩解着说道。

“哎呀,乐乐姐!天哥这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靠的这么近,还是算了吧,天哥这还受着伤呢!”

“倩倩!”赵乐乐一脸委屈,捂着自己的胸口,见我眼睛望向她,顿时她立马瞪了我一眼。

然后小跑了出去。

我被她瞪了一眼,这才回想起我刚刚猛的坐起的时候,好像撞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而且还有着一股极其好闻的清香。

这样一想,我眼神一荡,嘴角也流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笑容,回想着我脸撞在那柔软的东西上,那种感觉,以及那种清香。

“感情我刚刚那么猛的一坐,是撞着了....!赵乐乐胸口上呀!”

我心中这样想,却突然发现赵倩,正气呼呼的看着我。

“?....,倩倩,你这是怎么了?”我有些疑惑,

“天哥,你故意的吧!我不理你了”说完,赵倩直接也小跑了出去。

我一头的雾水,准备下床,却突然发现我全身的伤势,居然不疼了!

反而还有些痒,我一脸的诧异,用手点了点我脑袋上包扎的伤口,疼痛感的确没了,只有一点骚痒。

想要用手去抓,可是我这刚用力一抓,疼痛感再次传来,直接让我倒吸一口冷气,不敢再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阿姨十八年前生下的那个猫女我阿姨十八年前生下的那个猫女八爪葵|悬疑发生在我亲人家的诡异奇事这件事真的是太让人称奇了,这十几年来一直困扰着我的家人,为此我想我还是把这件事写出来吧,也好听听大伙的看法。
  • 游妖记游妖记子衿梦|悬疑游走于千年之间,我看尽世间百态,缘起缘灭游走于生死两界,我看尽悲欢离合,阴阳两隔而我,是一个超脱两界的存在,我的存在,只是是一个隐秘的传说,而你的怨气,是召唤我的钥匙。
  • 常三侦探之黎明杀手常三侦探之黎明杀手武陵旧人|悬疑在开往S市的221次列车上,滨海市房地产大亨周复原忽然在黎明被发现死在他的座位上。他的养女和二儿子被警方怀疑为最大的嫌疑对象。在对周复原家卧室的搜查中,警方却又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的照片和汇款单,数十年里,周复原不断的给她汇款,但是周家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周复原的养女在一个月后,同样被杀,死的时间居然和周复原死亡时间出奇的一致,而他的二儿子也神秘的失踪。
  • 玄回轮玄回轮夏栀长安|悬疑七个人,耍帅装酷扮猪吃老虎个个都可以,这里有轻松地学院生活,有惊奇地灵异事件,想想都很cool
  • 我的邻居鬼谷先生我的邻居鬼谷先生天河渔村|悬疑或许是因为过的时间太久,忘记了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每次在雾雨蒙蒙的时候,她就会看到窗外站立的影子。忽隐忽现,好像是飘忽不定的火苗,在雨雾之中熊熊燃烧。开始并不在意,甚至已经变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可是自从遇到了鬼谷先生,罗舒然才明白这原本司空见惯的事情,竟然是麻烦的开端……
  • 张家十伢张家十伢三只鸟叫声|悬疑以民间传说改编而成为故事主题。
  • 西北异闻录西北异闻录矫正|悬疑几乎每个地区都有许多自古就有的传说,可你知道在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在这里也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怪“事儿
  • 鬼夫大人鬼夫大人莫幽雪|悬疑我是苏萌,医学院大三的学生,在这学期里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我第一次拿死人做实验,开棺时他居然活了,从那次后我的人生··········
  • 追爱死神追爱死神巧克力麦子|悬疑如果‘我’是死神,你会爱‘我’吗?如果留在‘我’身边你会死,那么,你还会爱‘我’吗?
  • 鬼都大人:老婆是道士鬼都大人:老婆是道士孔仑木|悬疑“我们的婚礼就在这百鬼城上举行”这一生,她打的就是鬼,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到了鬼的手里,而且是最大的那个。于是,整天重复着扑倒扑倒,原来这是一场持久战。“你以为你跑得掉,看来你还不是很累?”随即熄灯,然后圣上埋头苦干,分分中把小道士吃抹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