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普 富狗ios

第1109章 坚持的活下去

“我发生了车祸,倒车的时候撞倒了人。”王云说着就去翻转地上的人。“我先去看看对方。“不要动他!”骆烟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还滴着水。在听到王云的话后,第一时间的反应可能就是欺诈,这个时候谁还会在地下车库停留?“我马上就到。”
  挂掉了电话后,王云在犹豫是不是要去看看那个男子,不过最后还是拨通了110,这个时候通知警察是简单的处理方式。
  现在走也走不掉,王云准备重新回到车内等骆烟和警察,突然躺在地上的人动了下,好像还活着的样子,他走上前。
  “喂,你没事吧?”
  男子发出了一声呓语,王云重新蹲到男子的身边,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能不能爬起来?我送你去医院。”这个时候王云忘了骆烟的嘱咐。
  “咯咯咯!”男子突发出奇怪的声音,等王云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躺倒在地上的男子一个跃起对着王云就是一脚飞射,王云本能的用手挡住对方的攻击,向后跳跃开来。妈的,秦天不在。王云不喜欢打斗,虽然有受到过专业的训练,但自己都是马马虎虎的糊弄过去,对付一般的小偷啊强盗啊还行,要是对付专业人士那就是鸡蛋碰石头,没有用武之地。
  男子见第一击没有成功暂时放弃了对王云的再次攻击,不知道是对自己太有自信还是出于其他的意图,男子只是用他的三角眼盯着王云。
  “你的意图。”王云镇定下来。
  “秦天在哪里?”
  “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自己,这就更加好办了。
  “抓你也一样!”对方的第二次攻击有到来,只是这次王云没有那么好运气,被踢翻在墙角边,腹部传来了剧痛,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男子不容王云喘息,扑向他。
  王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无奈骨头的断裂让他直起身都有着困难,就在危机的一刻,一道黑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秦天?”王云睁大眼睛,他不是去苏南大学了吗?怎么回来了?
  “骆烟通知我的。”幸好赶到。秦天对着男子。“你要找的人是我。”
  男子见自己要找的人出现在面前,对于秦天他没有说话,喉咙间发出咯咯咯声,这些人怎么都是一个毛病啊,秦天想着。
  两人对峙着,都没有急着出手。
  男子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对面的秦天,似乎是在评估他的实力。站着一动不动,没摆什么架式,却仍然流露一种野兽的气息,仿佛随时要择人而啮。
  这个男人虽然跟上次的人有着一样的毛病,但是气质上要差了很多。
  秦天轻巧地踮步,他需要运动来放松全身,对手出乎意料的强大,虽然他对自己仍然有充足的信心,却也不敢大意。
  男子在沉默一阵子过后对着秦天竖起中指,发出了挑衅的讯号。
  秦天冷哼一声,试探性地跃上前,横腿扫向他的胫骨。
  “来得好!”男子大吼一声,眼球隐约变成了红色,浑身散发出嗜血的气息,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身子甚至连晃都没晃一晃!
  “砰!”秦天毫无花巧的这一腿硬碰硬地踢在男子的腿上,两人同时一震,各自踉踉跄跄地退开几步。右手扶着自己的腹部,秦天微微皱起眉。
  好硬的腿!秦天这一脚虽然是没有用上全力,但却感觉好像是踢到了钢柱上一般,腿上一阵痛麻。他脸色凛然,开始重新评估对手的实力,这将是一场硬仗,他不能大意,王云还在边上。硬是吞下了从胃部上窜的血气,他紧紧盯着男子。
  男子聪明的留意到了秦天的一个细节,他的手一只在维护着自己的腹部,刚刚虽然没有花巧的攻势,却也展现了他的旧伤。
  咬准了这点,男子的每一次进攻都朝着他的腹部而去,这无疑是增加了秦天的防御难度。
  速战速决吧!
  秦天趁着对方袭击的间距,绕着他向反方向跑去,尽量把他引到王云的另一边,这样就算他有了什么危机,他也可以给王云增加逃跑的时间。
  男子似乎看出了秦天的用意,他并没有上当,而是退向一边的王云。
  “妈的!”秦天咒骂了一句,迅速窜向男子,从腹部传来的刺痛让他咬住牙齿。看出秦天的不对劲,王云扶着墙爬了起来。“你今天要是敢动一下,我要你化成灰烬。”
  对于秦天的威胁不放在心上,男子对着歪歪斜斜的王云劈出一掌,一声暴呵想起,背后的热浪席卷而来。
  男子惊讶的回过头,他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有一只张开翅膀的东西从眼前滤过,肌肤发出焦臭味,男子来不及呼叫就已经被一团火包围,短短几秒钟已经看不见人形。
  王云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秦天,他忘记了一切,只是注视着从秦天背后张开的七翼,他捂着嘴,发不出声音。
  这是什么?秦天愣愣的看着头顶上的大型反光镜,他的背后是什么?七翼?他的印记?
  脑袋尖锐的叫嚣起来,他捧着自己的头,而腹部的剧痛让他慢慢失去了意识。
  “秦天!”王云喊了起来,不过身上的痛,他冲到了秦天的跟前,却无法靠近,因为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浪太过灼人,仿佛一靠近就会被烧灼。
  “少爷!”骆烟驱车赶到,随着警笛的由远而近,王云知道自己安全了。“你怎么样?”
  “不要过来!”王云突然大喝一声,组织骆烟的上前,他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一种预感,如果让人发现事实,那么秦天一定会受到伤害。
  “少爷,你需要……”
  “不要过来!”王云再次厉声吼叫起来,他转过头对着骆烟。“我没事,外面的警察你去打发走,不要让任何人进入地下车库。”
  “是,知道了!”骆烟看了眼地上的秦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而他却没有找到王云说的那个车祸男子,只有一堆堆难闻的气味和黑色尘粒。
  “秦天!”王云跪在秦天的身边。“能听到我说话吗?”
  秦天听不到,他感到自己整个人就像是漂浮在半空中,很轻,也很舒适。
  他这是怎么了?能感觉到身边有人,却感觉不到他在说什么?身体的每一个骨节都在发生啵啵的碎裂声,却没有什么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