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杀生王

“我敢断定此墓的主人,乃是杀生王姜恨天!”

熊奎斩钉截铁道出了答案。

“杀生王?大越历史上,不曾听闻有此王,可是类似剑王冯西风之类的诨号?”

书生许易熟读经史,自然对大越王廷的历史极为熟悉。

大越朝廷自建元,就没分封过王爵。

便是帝王亲子,也只享受宗室待遇,而未得获王爵。

五百年前,大越王廷为继承人之争,爆发了内乱。

这场内乱持续十数年,只闹得大越王廷风雨飘零,血流漂橹,结果四位皇子间,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无奈四位皇子只好推举年纪最小的幼弟于京中登基,勉强维持大越王廷法统,实则是四家分治,各自得获王号。

是为秦,楚,韩,赵四王。

传至今日,大越中枢权力有所增强,但四王依旧控制着广袤的领土,尤其是边关防御,尽数操于四王手中,给大越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由是,大越史官,便在青石上,浓墨重彩地写下一笔,谓之,四王之乱。

许易学经史,自然了解这段过往。

却不曾听闻有杀生王的诨号,且大越王廷国姓为姬,又怎会有异姓称王。

是以,他才猜测这杀生王,莫非是诨号王。

“不是诨号王,杀生王的名号,不传已久。但因此人得获王爵,不过数个时辰,便即消失,这杀生王之王号,未著于青史,但却有稗官野史将之录述下来,若非有心人,的确很难知晓杀生王的名号。我也是为弄清此墓来历,费尽数年光阴,查阅无数史料,笔记,再结合这壁画上的人物,才推断出此人身份……”

熊奎感念许易恩情,当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又介绍起杀生王的生平来。

原来这杀生王姜恨天,生于豪族,自幼修习武道,四十岁前,未显露不凡,在王廷锦衣军中,充任小校。

其时,距离四王之乱终结,已有近两百年,王廷依旧虚弱,四王中的秦王一系却如日中天,大有问鼎天下之势。

适逢天子晏驾,新君初立,地位不稳,秦王抓住机会,打出奉天靖难的旗号,直指京都。

一路上,秦王大军势如破竹,克城千座,突进万里,眼见便要席卷天下。

其余三王哪里能够忍耐,纷纷效仿,各自攻城掠地,扩充实力。

其时,大越处处烽烟,山河变色,天下将覆。

眼见四方大军便要会猎京都,就在此时,小人物姜恨天登场了。

首战,他率麾下一旅之师,直捣秦王中军大帐。

此战,姜恨天杀灭秦王大军悍将近百,孤身犯禁,将围于九重之秦王生擒,秦军遂降。

次战于巨野,灭韩军三十万,再战于鹿角,提赵王首级而归。

短短数年,席卷天下的四方大军,竟被姜恨天一人扫平。

姜恨天功既高,祸自至。

天子亲赐王爵,谓之杀生,警告之心,昭然若揭。

而姜恨天征伐之术无敌,心思却无,竟坦然受之,浑无为臣之道,置太祖定鼎之时,异姓不得封王之铁律为无物。

封王当夜,天子赐宴纯阳宫,自此,天下再无姜恨天之消息。

似乎天下从未出过此般人物!

“不意三百年后,我等竟在此处,寻到杀生王墓,岂非天意造化!”

熊奎重重一叹。

许易早猜到此间不可能是丹鼎门太上长老之墓,却未想到这墓室的主人,来头竟是这般大。

忽地,心中腾起莫名的兴奋,“姜恨天的墓,里面宝贝的成色还用说么?”

许易已懒得纠结那位太上长老留书丹鼎门,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总归是百年前的事了,纵使存心不善,在这萧杀光阴的摧折下,怕也化作灰了。

当务之急,是将好玩意捞回来。

“多谢熊兄见告!”

许易抱拳道,“厅间的血炎果想必熊兄看在眼里,知在心头,实不相瞒,易某先行到此,曾试过以力破禁,却未成功。熊兄既是盗墓大家,想必对此禁制,十分熟悉,还请熊兄见告。”

血炎果摆在显眼位置,一目可辨,先前纵使同炎蟒争斗甚激,许易也相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曾在那血炎果上投掷过。

至少,此刻,他不止从一位阴山盗眼中,瞧见对血炎果的浓浓欲望。

与其窝在心中,让各人潜费心思,不如说破,相信众阴山盗也不敢跟自己抢。

果然,他一语道罢,熊奎便有难色,苦脸半晌,方道,“此禁制,熊某的确知晓,乃是小结界。施术者用阵纹勾结五行元素,结成结界,达到护卫的目的。更奇妙的是,结界为真空世界,能长期保存结界内物质不腐。奇人异士多用小结界术,封禁丹丸,宝药,既起到护卫的作用,又能防止丹丸,宝药药性流逝。此间的血炎果存世少说已有三百年,还能保存的鲜艳如新,正是此番道理。”

“熊兄大才,易某佩服!”

许易拱拱手,笑道,“既然熊兄识得小结界术,必有破发,易某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熊兄应诺。适才,熊兄说什么大恩难报,不如替易某将这结界破去,让易某取得血炎果,我便算熊兄还了易某的人情。”

许易从来不受顺水人情,哪怕知晓熊奎是诚心诚意,可光说不练,又有何用。

他总不能捧着熊奎满满情意,灰溜溜地离开,坐视血炎果被众阴山盗取走。

众阴山盗齐齐苦脸,齐名暗中伸出了大拇指。

熊奎更是一阵牙疼,先前,他踌躇半晌,挣扎着是否要告诉许易这禁止的来历,正是生怕许易要他帮忙破界。

按道理说,他不该对着血炎果生出非分之想。一来,这血炎果,是人家先找到的。二来,人家才有救命之大恩施于己等。

可眼前他最疼爱的小妹,重伤不起,正缺这血炎果救命。

若是被这易先生取走,他又该奈何?

然而,他终究抹不开面子,将结界来历告知,果然,随后人家就请他帮忙破界。

他倒是想说不会,可“不会”两字又岂是好说出口的。

那位易先生显然是一等一的聪明人,又岂会放任血炎果被悄悄取走。

可小妹的伤势,却是拖不起的。

同类热门
  • 凡厨凡厨寒冬初雪|仙侠一仙途,一凡厨。一壶酒,一段情。一道菜,一人生。
  • 大神通大神通五月初八|仙侠修炼者不知天命!自出生后,便茫茫然追寻极致的力量,武者以先天为荣,以凝丹为神!强大的万象高手,体内自成世界,更以为仙庭便是那永恒的末端!九子争天,虚妄传说,引来乱势大局,直到层层面纱拨开……
  • 清明梦仙界游清明梦仙界游皇甫烧鹅|仙侠故事很简单,就是讲一个会做“清明梦”,从小便喜欢各种神鬼志怪小说的穷书生,幻想着寻仙证道,出入青冥的故事。成仙到底可否长生,御剑又究竟是否逍遥,这一切到底是虚无缥缈,还是有生可期?且看这修仙梦是否清明!
  • 转世缘之前生后世转世缘之前生后世星空七公子|仙侠《转世缘之前生后世》转世者,转世在来一世之情缘。我爱的,我喜欢的,我痛的,都是对你一片痴心吗?转世一生一世,为爱在来一世,今世前世,两世恋人只为错过了,才不懂情。
  • 问鼎天问鼎天问鼎天|仙侠几百年前,名动东圣武林的龙行僧与北域魔女凤舞姬发生了一场旷世奇恋,此情感天动地,其后更是让东圣与北疆武林发生了一场不为人知的大战。究竟这龙行僧与那凤舞姬是怎样情根深种?又如何引发大战,这里面究竟有哪些恩怨情仇?又有哪些不为世人所知的隐秘?一切尽在《问鼎天》儒、道、佛,兵、墨、法、名、农、医、纵横、阴阳、小说。诸子百家,三教九流。文成武德,江湖昌盛。杂家按捺,避世多年。觊觎百家,一统江湖。撒豆成兵,点石成金,斗转星移,偷天换日……诸子斗法,百家争鸣。世外桃源,海外蓬莱,川西蜀山,西境昆仑……正邪难共,各怀鬼胎。王霸雄图,爱恨情仇。尸山血海,换来一世功名,天高海阔,来去形单影只。他命途坎坷,情路分崩,究竟此去福祸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交流群:147098311
  • 世界人间世界人间再相见|仙侠何为世界,众人说,有人便是世界。而我说,有人的地,叫做人间。世间万物,非人类独尊,鸟兽花木,皆可为主。众生皆存方为世界。世界之大,又岂是是非对错能说明的,人间之中,又如何用正邪来辨明身份。何为对、和位错、何为正、何为邪这些答案尽在世界人间
  • 最强抓鬼师最强抓鬼师一片红叶飘向南|仙侠无数邪魔厉鬼祸乱三界,地府为了维护天地治安,决定重拳出击。“你想拥有三界铁饭碗吗,地府抓鬼师高调招募,高薪、高福利,还能享受亿万生灵崇拜,无数仙女青睐,而且工作简单,日日轻松。地府抓鬼师,权利无边,下抓凡间小鬼,上抓九天神魔,更有机会获得长生,与天地同寿······”“我要做抓鬼师!”叶云激动的大叫道······“友情提示;‘抓鬼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 欲魔为王欲魔为王写手小家知了|仙侠“废物。”一袭黑衣的魔君卷起地上单膝跪地的五六岁孩童,狠狠地打在洞壁上。男孩强撑弱小的身子,抹掉嘴角的血渍,眼神冰冷的看着满是怒气的魔君。“是。”“还说什么斩尽杀绝,一个小小的桃花村你都奈何不了一份。”魔君眼角闪过一道冰冷的蓝光,语气惊煞孩童弱小…
  • 不朽剑仙不朽剑仙秋落冬临|仙侠踏剑飞仙,走不朽之路。少年方泽因玄元感应篇启蒙,顶生紫气成紫霄冲天异象,得天道欣赏,踏上修仙之路。道途虽然坎坷,但这阻止不了方泽的强者之心。从后天到先天,从凡人到仙人,这是一条无数人想走却又走不得的道路。看主角方泽,终究踏上顶峰,成不朽剑仙!
  • 惊霄惊霄天草语|仙侠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名师指路。不过这个名师,却是让人有些头疼异常…………(惊霄书友群:249318863。欢迎你们的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