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6章 杀生王

“我敢断定此墓的主人,乃是杀生王姜恨天!”

熊奎斩钉截铁道出了答案。

“杀生王?大越历史上,不曾听闻有此王,可是类似剑王冯西风之类的诨号?”

书生许易熟读经史,自然对大越王廷的历史极为熟悉。

大越朝廷自建元,就没分封过王爵。

便是帝王亲子,也只享受宗室待遇,而未得获王爵。

五百年前,大越王廷为继承人之争,爆发了内乱。

这场内乱持续十数年,只闹得大越王廷风雨飘零,血流漂橹,结果四位皇子间,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无奈四位皇子只好推举年纪最小的幼弟于京中登基,勉强维持大越王廷法统,实则是四家分治,各自得获王号。

是为秦,楚,韩,赵四王。

传至今日,大越中枢权力有所增强,但四王依旧控制着广袤的领土,尤其是边关防御,尽数操于四王手中,给大越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由是,大越史官,便在青石上,浓墨重彩地写下一笔,谓之,四王之乱。

许易学经史,自然了解这段过往。

却不曾听闻有杀生王的诨号,且大越王廷国姓为姬,又怎会有异姓称王。

是以,他才猜测这杀生王,莫非是诨号王。

“不是诨号王,杀生王的名号,不传已久。但因此人得获王爵,不过数个时辰,便即消失,这杀生王之王号,未著于青史,但却有稗官野史将之录述下来,若非有心人,的确很难知晓杀生王的名号。我也是为弄清此墓来历,费尽数年光阴,查阅无数史料,笔记,再结合这壁画上的人物,才推断出此人身份……”

熊奎感念许易恩情,当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又介绍起杀生王的生平来。

原来这杀生王姜恨天,生于豪族,自幼修习武道,四十岁前,未显露不凡,在王廷锦衣军中,充任小校。

其时,距离四王之乱终结,已有近两百年,王廷依旧虚弱,四王中的秦王一系却如日中天,大有问鼎天下之势。

适逢天子晏驾,新君初立,地位不稳,秦王抓住机会,打出奉天靖难的旗号,直指京都。

一路上,秦王大军势如破竹,克城千座,突进万里,眼见便要席卷天下。

其余三王哪里能够忍耐,纷纷效仿,各自攻城掠地,扩充实力。

其时,大越处处烽烟,山河变色,天下将覆。

眼见四方大军便要会猎京都,就在此时,小人物姜恨天登场了。

首战,他率麾下一旅之师,直捣秦王中军大帐。

此战,姜恨天杀灭秦王大军悍将近百,孤身犯禁,将围于九重之秦王生擒,秦军遂降。

次战于巨野,灭韩军三十万,再战于鹿角,提赵王首级而归。

短短数年,席卷天下的四方大军,竟被姜恨天一人扫平。

姜恨天功既高,祸自至。

天子亲赐王爵,谓之杀生,警告之心,昭然若揭。

而姜恨天征伐之术无敌,心思却无,竟坦然受之,浑无为臣之道,置太祖定鼎之时,异姓不得封王之铁律为无物。

封王当夜,天子赐宴纯阳宫,自此,天下再无姜恨天之消息。

似乎天下从未出过此般人物!

“不意三百年后,我等竟在此处,寻到杀生王墓,岂非天意造化!”

熊奎重重一叹。

许易早猜到此间不可能是丹鼎门太上长老之墓,却未想到这墓室的主人,来头竟是这般大。

忽地,心中腾起莫名的兴奋,“姜恨天的墓,里面宝贝的成色还用说么?”

许易已懒得纠结那位太上长老留书丹鼎门,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总归是百年前的事了,纵使存心不善,在这萧杀光阴的摧折下,怕也化作灰了。

当务之急,是将好玩意捞回来。

“多谢熊兄见告!”

许易抱拳道,“厅间的血炎果想必熊兄看在眼里,知在心头,实不相瞒,易某先行到此,曾试过以力破禁,却未成功。熊兄既是盗墓大家,想必对此禁制,十分熟悉,还请熊兄见告。”

血炎果摆在显眼位置,一目可辨,先前纵使同炎蟒争斗甚激,许易也相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曾在那血炎果上投掷过。

至少,此刻,他不止从一位阴山盗眼中,瞧见对血炎果的浓浓欲望。

与其窝在心中,让各人潜费心思,不如说破,相信众阴山盗也不敢跟自己抢。

果然,他一语道罢,熊奎便有难色,苦脸半晌,方道,“此禁制,熊某的确知晓,乃是小结界。施术者用阵纹勾结五行元素,结成结界,达到护卫的目的。更奇妙的是,结界为真空世界,能长期保存结界内物质不腐。奇人异士多用小结界术,封禁丹丸,宝药,既起到护卫的作用,又能防止丹丸,宝药药性流逝。此间的血炎果存世少说已有三百年,还能保存的鲜艳如新,正是此番道理。”

“熊兄大才,易某佩服!”

许易拱拱手,笑道,“既然熊兄识得小结界术,必有破发,易某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熊兄应诺。适才,熊兄说什么大恩难报,不如替易某将这结界破去,让易某取得血炎果,我便算熊兄还了易某的人情。”

许易从来不受顺水人情,哪怕知晓熊奎是诚心诚意,可光说不练,又有何用。

他总不能捧着熊奎满满情意,灰溜溜地离开,坐视血炎果被众阴山盗取走。

众阴山盗齐齐苦脸,齐名暗中伸出了大拇指。

熊奎更是一阵牙疼,先前,他踌躇半晌,挣扎着是否要告诉许易这禁止的来历,正是生怕许易要他帮忙破界。

按道理说,他不该对着血炎果生出非分之想。一来,这血炎果,是人家先找到的。二来,人家才有救命之大恩施于己等。

可眼前他最疼爱的小妹,重伤不起,正缺这血炎果救命。

若是被这易先生取走,他又该奈何?

然而,他终究抹不开面子,将结界来历告知,果然,随后人家就请他帮忙破界。

他倒是想说不会,可“不会”两字又岂是好说出口的。

那位易先生显然是一等一的聪明人,又岂会放任血炎果被悄悄取走。

可小妹的伤势,却是拖不起的。

同类热门
  • 恨无趣恨无趣迷宴|仙侠计谋、狡诈、阴狠、善变,这世界可真恶心。 “少年,你贯彻的正义,有用吗?” “也是,这滩污泥,确实需要一瓢清水。” “在面对你的邪恶的时候,难道正义不就是你自己吗?” “你不是说正义吗?可你现在这样,也不像啊?” “我是你,你不是我。” “我把这世界给你,你把你给我,如何?” 摧毁,重塑,不灭,我即是世界!
  • 魔仙斗魔仙斗宇少轩|仙侠一位拥有“霸气”的少年,意外的得到了一个“神秘小鼎”,不久后发现自己修炼的居然是可长生不了的仙术。而眼前的这位所谓的师傅竟然是......不一样的修仙路,不一样的仙侠,看这个少年如何与那些“仙祖”“魔尊”并立于山海之间。
  • 仙尘逸事仙尘逸事码字赚钱|仙侠成仙?成魔?这是一个问题!杀?止杀?这反倒不是一个问题!少年林小七知道,妖魔神仙无一不是踏着他人的尸骨成尊的!说是仙尘,其实说的还是人世,这人世里有妖,有魔.有神,有仙!
  • 仙与人仙与人冰祭流年|仙侠仙,生命的巅峰。人,生命的奇迹。古往今来,修仙者不知几何,但是人真的能成为仙么?
  • 世道中的你我他世道中的你我他霁墨瓶子|仙侠想写的故事很多 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故事
  • 风起崆峒风起崆峒天空爱海洋|仙侠无名小子上崆峒,既有奇遇,又有顿悟,一朝穿越才发现,自己成了清虚道德真君,接下来,到准提的老家去收刮灵宝去。感谢所有关注本书的朋友,你们就是我不断写下去的动力。希望喜欢的朋友多多投票支持。
  • 李通天修仙传李通天修仙传通天至尊|仙侠一个浑浑噩噩的都市青年幻想着虚无缥缈的修仙世界,突然因为一道白光的出现而穿越到了真正的修仙界,且看他如何在这荆棘遍布的修仙界一步步成长强大,并回归自我,宇宙之外的世界就让李通天带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 错子劫错子劫武曲坐三台|仙侠“这满天星斗,在天成象,落地为形,而你,却不在天象里,不在地形中。这样说,可以吗?”“你以为学了这个就能避祸消灾?很多时候,命运是注定的,躲不开,避不了。星斗卜筮之术,窥了天机,十算九伤,逆天改命者,少之又少。”“又是空卦,祸兮?福兮?”“无天命,既可乱天命。天不能主宰你,何不试一试与天争职?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
  • 九转鸿蒙九转鸿蒙老鼠爱吃大米|仙侠诸神远古大战后,灵气稀薄,轮回九世的少年慕容剑横空出世……
  • 求珊记求珊记天蓝色的狴犴|仙侠主角自逃出山门开始的一长串生活、情感以及修行经历。遇见许多朋友、敌人,有过悲伤、喜悦、哀愁,最终达成了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