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宾果旗舰店

第2144章 要再见了

表姐却不依不饶,“明梅,你怎么帮他说话,难不成你也看上我们家小豪了?”
  “哪有的事”,明梅姐弄了个大红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却更加不忿,怎么办,我只好把气出在了牛排上,切不开是吧,我一叉子叉起了牛排,阿乌阿乌,大口地嚼了起来。表姐瞪大了眼,“这孩子,越来越没规律,你看他居然这么吃牛排。”
  我嘴里塞满了牛排,含含糊糊地说道,“怎么样,我就这么吃,吃给你看!”
  要不是在餐馆里,表姐肯定冲上来和我过招了,不过她出了门还是很淑女的,所以让我得逞了。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没事了,表姐一出门就拉上了明梅姐逛街去了,把我甩了。我乐得清闲,开车回去打游戏了。
  我是广场下线的,所以一进游戏我就看到了李儒,他居然又愁眉苦脸了。只是不等我问,他便拉住了我,哭喊着,“小光,地痞流氓又回来了,这可怎么办啊?”
  这样的结果,我其实也预计到了,可是我也没什么办法,但我哪里禁得住李儒的软磨硬泡,被他唠叨久了,我非去自杀不可。我只好一阵小跑,又到了兰若寺前。我探头向里张望,果然又有一批小地痞和小流氓在里面走动。
  只是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寺里有个大胡子的坐镇,他脚边放着跟碗口粗的棍子,看来分量不轻。我不禁汗颜,看来不但地痞流氓全都刷新了回来,这次把他们背后的首脑也惹出来了,看他的架势似乎不太好惹,叫算把朋友们喊来,也不见得有胜算。
  看来我是帮不上李儒的忙了,我不由打起了退堂鼓,只是我才转过了身,突然发现面前站了个大胡子,他身高两米三,长得膀大腰圆,和寺里的那个却是一般模样。我心里暗道,“不会吧,动作居然这么快,难不成他会瞬间移动?”
  不过我正想着,他已抄起了镔铁大棍向我砸来。我连忙躲闪,施展了解牛刀法,以巧破千斤。但我俩一来一去,交换了十几招,却引来了寺里地痞流氓的注意。我不由暗暗叫苦,可惜已走不脱了。地痞流氓将我俩团团围住。
  这时,我在人群里看到了寺里的那个大胡子,这才知道,他们原来是双胞胎啊,难怪长得一模一样了。要是一个还好,打不过还能跑,可两个一起上,我可就回天无力了。两条镔铁棍舞得密不透风,似乎挤掉了所有间隙。
  我一个不慎,刀撞在了镔铁棍上,可怕的大力震得我几乎脱手,不过身法一滞,便着了另一人的道,被棍稍轻轻擦了一下,我顿时挂了彩,一口血狂喷。我连忙拿出了金创药贴在身上,可架不住接连中招。我只觉两眼一黑,看来要挂了。
  “谁敢动他!”,我在迷迷糊糊间听到一个声音,然后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白色身影。两个大胡子和一群地痞流氓竟都不是他的对手,一触即到,就连大胡子也没有在他手下走出一个照面,此人的功夫真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而我自己此时的感觉也很奇怪,按理说应该要挂了,突然腰间的木牌上冲出了一股寒流清泉,直入脑髓,我只觉脑袋轰的一声,一阵光影乱窜,身体就没了知觉,意识也渐渐淡薄了。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将消失的时候,时间似乎在霎那间被定格住了。
  或许是很久,也可能是一霎那间,我在一片空冥之中,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抱元守一,守空非空,无想无识,照见真我……”。循着那声音,我似乎捕抓到了什么,一些我在打坐时隐隐感觉触摸到了的东西。
  但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轻,我的五感又重新清晰了起来,一点点感觉到了身体的脉动,清新的空气,柔顺的青草和伤口的疼痛。我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我的背后有个巨大的坟冢,一缕微风吹过,带来了一片乌云,慢慢地遮住了月亮,月光更加惨淡了。
  我这时的心思并没放在这风月上,而是全神贯注于内功心法栏里多出的那个奇怪的功法上了。问天策,这个心法没有任何注释,也不知道有什么用途。我突然忆起了刚才那个声音,可四下张望,却发现他人已不在了。这还真是一场奇特的经历,我不禁感叹。
  风突然大了起来,越发阴冷了,我竟被吹得打了寒颤,只听巨大的坟冢里传出一声诡异的哭声,吓得我立马打起了哆嗦。我扭头一看,只见坟冢上升起了缕缕黑烟,阵阵扭曲翻腾后聚在了一起,竟隐隐约约现出了一名女人的形象。
  鬼,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或许因为游戏实在是做得太逼真了,明知是在游戏里,也叫人心里发慌了,也不知道我的玄铁刀对鬼有没有用,要是没用,那可就太惨了。就在我把注意力都放在女鬼身上时,四周的地面上居然都冒起了黑烟,一个个幽灵般的武士战了起来。
  对于这些异变,我真的紧张了,这些武士家伙一看就比地痞流氓要厉害许多,再加上边上那个还没有完全成形但看起来更厉害的女鬼,我怎么计算都觉得连千分之一的胜算都没有。我把手伸进了腰带,那里有一张黄三送给我的回城符,我可是珍藏了好久,都没舍得用,今天为了保命,只好牺牲一下了。
  可是我连按了半天,回城符还是回城符,系统居然提示我回城失败,眼看我已被团团包围,根本没有退路,我不由彻底郁闷了。拼了,大不了挂了掉点经验,我握紧了刀,终于有了破釜沉舟的觉悟了。
  武士们始终都没有动,倒是那女鬼的形象比原来更鲜活了,看她装饰竟然凤冠霞披,显然不是寻常的鬼魅。她睁开了眼,流露出淡淡幽光,可眼神中并无半点恶意,她指了指身边的武士,对我说,“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幽兰,是这里的主人,这些都是我的护卫,我已经下令让他们不再攻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