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关系 ug官网下载

第7897章 妖魅一(1)

但余宇转念又一想,一个绝杀阵,它可以影响规则,可能是行的,但影响到什么程度啊?这是个问题。它可以影响到自己的一些修为,一些功法的施展,可以影响到自己对外界的感受,但不可能影响到很本源的东西。
  也就是无法影响到五行本身的存在。
  想到这儿,余宇立刻洞悉了真元子的那句话的意义。或许真元子自己也没能明白他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余宇到底该怎么做,他也不知道,但这句话本身就是关键。
  余宇将自己的修为放开,身上的光芒猛的大放,一股龙吟之声从丹田内吼的一声传出,直冲天际,震荡之威破开外界的那层浓雾,险些将之震散。
  “咦”银袍青年一怔“事到如今,还有如此如此威能?”
  “这大概是他能用到的最后的本事了,就是龙息的本事”那个中年的阵法师说道。
  银袍青年歪着头,没有去看那阵法师,而是死死的盯着大阵内,看着阵法内的一举一动一丁点的动静都不想错过。
  此时玉荷以眼角余光,瞬间看了一眼那银袍青年,随即收回目光,再度看向大阵内,一脸淡然,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当年,如果不是余宇放了玉荷一命,她也早已陨落多时了。
  余宇趁着自己的威势将那浓雾冲开之际,自己跟外界的那点联系似乎有了一丝的强化。余宇觉得自己像是在黑夜里看到了一定点的光明,只是一丁点,他也知道了个大概的方向。
  此地的五行之力以一种排山倒海的威压向自己压来,不出半柱香的时间,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他如果还出不去,必死无疑。
  那股威压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能抗衡的。就是真仙在此,手里有至宝,他也逃不了。因为宝物此时是无用的。
  你打谁啊?宝物总要有个对象才能施展的,此时毫无对象,根本就不知道该往何处用力,宝物也是无用。
  他可以将山河鞭将此地的环境给破坏了,但有个前提,那就是从这个大阵内出去,不然的话,宝物的威能,也是被此地混乱的五行之力给限制了,根本就无法施展开来,也就是说你的宝物威力,不可能出这个大阵的范围。
  真要在大阵内动用宝物,首先将自己给打死了。
  不过余宇也感受到了另外一个事情,也就是真元子说的,他尝试着利用刚才的一瞬间,跟五行之力融合,知道了这股澎湃的力量虽然是来是来势汹汹,不过还是有它的规矩的。
  这股力量像是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赶来,不过这个所谓的四面八方是有空隙的。也就是有空白区,有的地方,是这股力量的盲区,没有被覆盖。
  余宇只要能顺着这股力量的盲区飞,就可以飞出大阵。这个大阵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基础的不能再基础了。
  也就是没有困阵。只有杀阵!
  它将所有的未能都集中在了杀阵上,威力都集中在绞杀上,没有将空间给困住,也没有将四周的五行之力给打散。
  这也是余宇为什么刚才来到此地的时候,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的原因之一。对方做的很简单,就是利用最简单的办法将这个地方的天地之威都集中在了余宇所在的区域内,然后有人引导了余宇的精神,控制了他的精神,让他来到了这个地方。
  一旦进来,他就出不去了。
  五行之力在旁人是无法感受到这个极致的,也就是无法感受到五行之力是怎么运作的。他们只是从自己的修炼法门入手,将力量引到如自己的丹田,然后炼化,至于外界的五行之力是如何运作的,有怎么样具体的运作显化,他们是看不到的,也感受不到的。只是知道有力量。
  类似普通人能感受到火焰的温度,但无法感受到火焰本身的走势具体是怎么回事。余宇此时就可以通过跟五行之力的融合,感受到那些澎湃的力量是如何灌注到这个小小的区域内的。
  有盲区就是有生路。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余宇也只有一刹那的功夫。他通过自己的本能,也算是拼了一把,根据自己刚才的感受,施展瞬移,多次闪动,只是几个闪动而已,余宇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银袍青年僵直了身子,站了起来,他虽然无法将灵识探入到大阵内,但余宇走了他还是能知道的,不但是他,就是在场的所有九艘飞舟上的人,都知道。这不可能感受不到了。
  “人呢?”银袍青年看着阵法师,迟疑的问道。他一脸的僵硬,阵法师心中发毛,脸色越发的不自然了,“我,我也不知道啊?这不可能,我们从未听过有人能从绝杀阵中逃出生天的。”
  “不可能逃出生天,那人呢?”银袍青年不怒反笑了起来“你们耗费了那么长时间,我还亲自给你们打下手,引导余宇入彀,结果呢?结果呢?”
  他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阵法师,阵法师更加的不自然了,哪里还敢说半句话,银袍青年见他低着头不说话,满脸通红的样子,也不愿意理会他了,转而问其他人道“你们谁看见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没人答应。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全都默不作声。
  “哈哈……”银袍青年像是神经质一般,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有意思,真是有意思了。我刚出来,就被人给耍了,我还以为自己可以就此将这个小子给拿下,现在倒好,我本想看一场好戏,结果被别人当成戏看了。你们有本事,有本事……”
  他气的浑身都在发抖的样子,让在场的人更是噤若寒蝉,一个也不敢说话了,都低着头,恨不能此时自己根不在场。
  银袍青年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或是觉得如此发火是没用的,他一下又坐回了原位,默默的盯着那个大阵。
  其实整个过程,最应该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恰恰是他自己,因为他的境界最高。可是他也没有看明白。
  这人虽然看起来有些神经病,不过脑子倒也不是很蠢,心性也不至于犹如三岁稚童,他想了一下,然后歪着头,看着阵法师道“你所说吧,为什么他有可能跑掉?你不是说这个绝杀阵,是肯定可以将他给杀掉的吗?连仙人都能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