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嗯

早晨,羽迟起床后,稍作整理,便去找连城了。

连城给羽迟授完课后,已经接近饭点。

当得知律云轲今天下午有事,辅导临时取消时,连城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

“小迟,今天下午既然没事,就帮我去老李那里取下茶叶,我已经提前和李爷爷说好了。”

“啊……好麻烦的。”羽迟露出一副不情愿的表情。

“就再帮我去一次嘛,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走不了太远,让你李爷爷亲自来送也不合适。”连城装模作样地捶了捶自己的肩。

“呵,倚老卖老。”羽迟瞥了一眼连城,起身往外走。

“记得去取茶叶哦~”连城补充道。

“知道了——”女孩声音慢悠悠的。

吃罢饭,羽迟走出校门,向李爷爷家的茶铺走去。

茶铺在一条以仿古建筑为主的街道中,本地人都叫那里为“老江边”,也就是上次羽迟和律云轲吃的那家日料店位于的那条街。

老江边好归好,就是距离落荫有一公里左右,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洛珞的春天正午,不算太晒,让人感觉暖融融的。

到了茶铺,羽迟笑着和老李聊了些家常,然后取走了茶叶。

离开了老江边,走在路上,羽迟有些生无可恋的感觉。

一排排商铺延伸到远方,路上还有行人,死活就是看不见落荫校门。

她迈着闲散的步子,一点点向前移动着。

途径一家咖啡馆时,她无意间向窗内一瞥,霎时间整个人都精神了,随后推开店门直直地朝男人走去。

他坐在靠里边的位置上,桌前还摊着几沓写得密密麻麻的纸。白皙的手握着笔,快速又稳重地在纸上移动着。

光影斑斑驳驳地打在男人身上,显得整个人的氛围和熙温暖。

羽迟很不客气地拉开男人对面的椅子,大爷似的往那里一坐,开口道:

“啧,好不容易有空,还不给我回个电话?没看见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一个都没接。”

“这不是来找你了?”顾与自然注意到了羽迟的动静,温柔至极的眉目望向羽迟。

“找?你怎么知道我会路过这里?”羽迟好奇。

“我记得你这个时间点通常没课,打电话问了一下连教授。”他浅浅地笑着。

“那还不如直接回我电话呢。”

“这不算惊喜?”

“不算。”羽迟挑眉。“你那天没去白夜山?我没看见你。”

“嗯,那几天这好有个紧急研究项目。”顾与有些无奈。“不过就因为给我加了课题,所以今天给我放了天假。”

“放假?”羽迟扫了一眼桌面,上面铺满了各式的报告表。

“嘶,这不就只是换了个地方,换了个方式子继续搞研究嘛”

“是吗?”顾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准备参加六月底的升博考试吗?”

一提到了这个,羽迟心情就感觉到莫名的悲凉。

“啊,那个啊……我要去的,连城已经向上级申请了,应该没几天就会批下来。”

她眉头有些不自主地皱起,眼睑低垂:“结业考试也没啥可烦的,主要就是升博考试。我的数学前景至今都是个谜。”

顾与轻笑,“还有三个月,再加把劲,通过的话应该也不成问题。”嘴角的笑容悠长温暖。

“要不我帮你辅导啊?”

“得了吧,大忙人。”羽迟抬眼瞥了下顾与。“连城都给我找了人辅导了,叫律云轲。”

“那还不错啊。”顾与哭笑不得。“别一副自己仿佛无药可救了的样子。”

羽迟面露嫌弃。

毫不客气地吐槽:“他看上去整天闲的慌。但是吧,干啥事比谁都来的晚,离开的时候又是最快的那个。”

“嗤,是挺有趣的。”他有些忍不住,笑了。

“别笑啊。”羽迟嘴角也不禁扬起。“搞的我也好想笑。”

两人不说话,默默注视着对方有意憋笑的脸。

“嗤,噗哈哈哈哈哈哈。”羽迟首先败阵,眼里都笑出了泪花

“我给你说哦,律云轲好奇怪。”

然后她将自己和他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顾与。

顾与嘴角带着笑意,无声注视着说得眉飞色舞,满脸幸灾乐祸的女孩。

“小迟,恶意表现得未免有些明显吧。”他好笑道。

“咳咳咳……其实说实话吧,律云轲人确实还不错。”羽迟稍微收敛了点,补充了一句。

二人又聊了许多,直到有人给顾与打了通电话,说有急事,让顾与赶快回实验室。

“我得走了。”顾与放下手机,开始整理桌上的资料,有些无奈。

“哦,那我也一起吧。”羽迟起身。

律云轲今天下午莫名浑身不舒服,但也说不出个具体来。

透过宿舍走廊里的窗户看向楼外,天空黑漆漆的,只有零散的星子闪着微弱的光芒。

用钥匙打开门,唐筠西站在阳台上打电话。

注意到门口的动静,瞥了一眼律云轲,示意他不要说话。

片刻,挂断电话,唐筠西转身走进室内。

“你昨晚去哪了?”

“我吗?回家去了。原来你没把我忘了啊”律云轲往床上一躺,语调懒散。

“哎,我说唐筠西,你这几天吧,除了昨天估计在宿舍睡的,其余几夜压根就没见你回来。”

“宿舍门禁嘛,可以理解,大不了在学校附近开间房。但是你把小女生留到那么晚,还弄得她回不去宿舍,就有些不道德了吧?”

“或者说,你从打一开始,就准备在校外酒店开间房,和人家小女生……共度良宵?宿舍门禁时间什么的你压根就没放心上?”

唐筠西没说话,眼神有些凌厉。

“唉呀,可怜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挨饿受冻的,关键还没个人陪我,无聊死了……可你呢,在某家酒店总统套房内尽享鱼水之欢,夜夜笙歌啊。”

“算了算了,男女之事不可揣摩,有伤大雅。”律云轲坐起身子,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唐筠西早已习惯了律云轲的阴阳怪气,并没有太在意。

“你不是说要去辅导研究生数学吗?真去了?”

“嗯,有点不太好教。”

“怎么了?”

“她性格吧…有点…古怪?”律云轲想了想。

“具体?”

“嘶,不好说。反正吧,还挺有意思的。”

律云轲嘴角上扬,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唐筠西淡淡地看着律云轲,说道:

“我去冲杯咖啡。”

“哦。”

上一章第15章 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长在心上的黑色曼陀罗长在心上的黑色曼陀罗蓝小虫|青春这个世上只有两样东西能够让我为之付出生命,一个是信仰,另一个是爱情。
  • 冷酷校草的萝莉校花冷酷校草的萝莉校花羽翼娃儿|青春蓝冰儿,一个淘气公主;宫凌轩,一个冷酷王子;第一次见面时,他居然把她当成花痴女?还说她故意找借口接近他?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啊,帅哥,她蓝冰儿见多了,还会犯花痴吗?无语了……;当两人产生好感进入恋情时,他的前女友居然回来了?前女友PK现女友,他终会选择谁呢?这段感情又将何去何从?敬请期待《冷酷校草的萝莉校花》。
  • 守护甜心之凝固的心守护甜心之凝固的心夏凝薰|青春朋友的背叛,亲人的离去。给亚梦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但是,却在这次伤害之中,她又获得了新的幸福,她的亲生父母,从小玩到大的闺蜜,还有青梅竹马的未婚夫……
  • 深深思碎碎恋深深思碎碎恋凉天星光|青春我们最可贵的感情是纯粹而美好的初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感情更是珍贵无比。那个艳丽的午后斜阳的光辉照射着的人,依旧是内心最深处的那个他,不要再问一个人为什么不再等下去,所有的事情都会在不同的时间里得到答案,比如我的不甘心,比如他的痴心等待,精心设计,比如你的权势富贵,悔不当初。 那道挂满金黄色银杏叶的小路上,依旧充满了女孩儿的笑声和她满怀期待的情意,却再也年少
  • 稻花香了稻花香了玉茗花|青春她是小竹马收藏心底的一禾稻花,曾想着一度逃课与小竹马听蛙声抓知了守望一田稻花到永远;谁曾想当她守望稻花时,早已也被人守望着成长,最终作为妻子纳入囊中永藏。朦朦胧胧的童年回忆,最是无忧;最忧的是站得比她看得远的守望者。 “大大哥,呃……不!大叔!”她真挚的给他意见,并递给他别人让她转交的礼物:“你还是收了吧!你这么大年龄了还不结婚生娃,造嘛?我都不好意思谈恋爱。你要等我们的孩子先喊你叔公吗?”……
  • 无法挽留的青春无法挽留的青春绘梨|青春曾经的曾经,不经意的相识触动了那颗懵懂的少女心..只是..我们都不曾拥有勇气..小心翼翼的保护那颗被层层包裹的心..我爱了,痛了,哭了,累了,就这样吧。目送着我们的曾经说再见..
  • 谁的青春没有爱谁的青春没有爱南风栀起|青春谁的青春没有爱?爱情,是美好的,洛小雨从爱到被爱,从懵懂,到成熟。一步一个坎坷,直到自己明白自己的父母因何而死的时候,她才猛然发现,自己的青春已早已匆匆度过……
  • 女高诡事之幽灵之舞女高诡事之幽灵之舞东方不亮|青春九月十六,处女血祭祀一个古老的邪恶法术,竟然在一座学院中出现。失踪,鬼魂,幽灵层层迷踪围绕着这一切……简宁,身处一宗宗诡异的事件之中,却凭借着自己的高智商,循着小线索,解开一个个大谜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困惑高中:恶魔强上怎么躲困惑高中:恶魔强上怎么躲暗香幽|青春"傲娇货,看看我的厉害!”某小可爱发给某恶魔一张截图。上面写着:我在意谁1***89%2***86%3***82%***这什么鬼?他的排名怎么会不是第一呢!某恶魔突然邪魅一笑,给这个不知情的小可爱发了个信息:给你三个选择:1要最在意我2要最喜欢我3最在意也最喜欢,一辈子都归我管她吓了一跳,天啊噜,小心翼翼地回复:有没有第四个选择?答案是:当然有,那就是选第三个。她很气愤,胡乱骂着他。谁知,他一脚踹开她的房门,走到她面前,又是邪魅一笑:“你可是逃不掉的哦!”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就轻轻一低头印上了她的唇。顿时,他的气息霸道袭来。
  • 甜心惹人爱甜心惹人爱璇仔的火鸡面|青春校园青梅竹马姐弟恋男追女双洁细节类的甜(明显的会尝试去写)还有许多技能待解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