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议事殿

高耸陡峭山坡,一处隐蔽的山洞之中…

“唔!”

轻声的呻吟了一下,牧风就费力的睁开了有着沉重的眼皮,灰白色的岩石洞顶就出现在他的眼中,陌生的一幕使得牧风愣了愣,旋即,他身体的直觉,也随之恢复。

连忙起身,打量着自身周围的环境,空空如也的山洞之中,只有他一人,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之前的记忆就一点点的浮现在脑海里。

“那轻纱女子呢?”

牧风连忙起身,双眼微凝,锐利的目光,扫视着身后略微昏暗的山洞…

巡视了一遍,不大不小的山洞,牧风别说人了,他连一只蚂蚁都没有发现。

难道她已经走了?

“回去吧,这里不是你现在来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女子的声音,缓缓传入了牧风耳中。

身躯轻震,牧风连忙转身看向洞口,然而…牧风他并没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这是真元传音!

难道是那轻纱女子?

牧风双瞳微缩,脑中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昏迷前,从妖兽群中,那…救了自己名的轻纱女子。

……………………

忽然,牧风双手抱拳,冲着洞外感激的大声,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在下,天阳城,牧家,牧风,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在下也会义不容辞。”

牧风的这段可是发自肺腑,要知道他与轻纱女子,可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而轻纱女子能够就他一命,已经算是仁慈了。

不说别的,如果日后轻纱女子真的要找他帮忙,牧风肯定是不会推辞的,因为他是很看重“恩与情”这两个字的。

话音落完,牧风依旧拱手抱拳着,沉默了片刻,牧风不见回应,这才缓缓的放下双手,于是,轻声一叹的自言,道:“看来真的走了…”

牧风摇了摇头,突然自嘲笑了笑:“自己真是不自量力,刚刚恢复一点实力,就跑到了妖兽遍地的妖兽山脉。”

心中暗骂了一句,自己真是糊涂了,于是,牧风便离开了山洞…

天阳城,牧家,牧风…

不远处,听着牧风自报家门,轻纱女子则是轻声的自言了起来:“果然是你,昔日你帮我,今日我救你,我们的帐已经两清,从此两不相欠。”

说着,轻纱女子的身影也旋即消失不见。

……………………

走进天阳城没多久,牧风的瞳孔就是微缩了起来,看着来往街上来往的人,牧风的心中突兀间,出现了些许的疑问:“奇怪,怎么感觉天阳城今天的人,要比以往的时候多的多呢?”

“风少爷,牧风少爷……”

正在思索的牧风,忽然听见有人喊自己,行走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下来,闻声看了过去。

只见两名身穿牧家服饰的下人,正急匆匆的向他跑了过来。

当看到来人的模样,牧风的双眼中则是出现了疑惑与不解…

“风少爷,您去哪了?天阳城出大事了,家主挺担心你的,让我们快点四处寻你回去。”

两名男子几乎是小跑的走了过来,其中一位看上去年长的男子,面露有些急切的说道。

牧风心头微动,正要询问,就被另外一中年男子打断了,“风少爷,先和我们回族,我们边走边和您说。”

牧风点了点头,直接与二人离开了,至于他二人是否,会对自己不利,牧风是完全不担心的,因为眼前二人是他叔父牧海的左膀右臂,也可以说是‘亲信’。

走在回牧家的街道上,二人也将他们所知道的,都讲述了给牧风。

而牧风听完,也就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阳城发生了大事!

至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现在也不知道,当听完这个结果后,牧风心中则是无语的很。

一炷香后,牧风三人也终于回到了牧家,当进入牧家后,牧风就发现院落内的守卫,几乎比平时的时候多上一倍。

跟着二人穿过了几间院落,最后牧风到了一处肃穆无比的房门前。

木质的门板之上,刻着‘议事殿’三个古朴庄严的大字。

议事殿,乃是牧家重地之一,这里只有家族的重要人物才有资格参加…

议事殿很大,足可以容纳百余人,而此刻的议事殿门内,已经有着数十名年轻男女。

“你们看废物病唠居然来了,以前的这样家族会议,都不会让他参加的,怕他丢家族的脸,这次还真是奇了,他竟然也来了?”

牧风的到来,直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牧风,你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病唠,是谁让你来这里的?”

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然响起。

牧风看去,只见牧懿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那双冰冷的眼睛,犹如凶兽一样,让牧风感觉到了冷意。

“懿少爷,请注意你的言辞!”

不等牧风回答,他身旁的男子直接上前一步,面色微寒的挡住了二人之间。

“墨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感觉到一股压力扑面而来,牧懿皱起眉头,脚步轻微后退一小步,面色难看的说道。

“墨江,你要干什么?欺负我儿子,算长辈。”一道男性的大喝声,突然响起。

被叫为墨江男子转身看向身后,跟进来的一名老者,冷冷的说道:“身为牧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张口闭口脏话,跟个街头混混似的,成何体统,我只是教训一下而已。”

这时,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缓缓地走进了议事殿,一对粗眉,给人一种严肃之感,此人正是牧懿的父亲,牧泰。

看着同样面无表情的墨江,牧泰的双眼中一缕忌惮之色,稍纵即逝…

下一眼,看向墨江身后的牧风,牧泰的双眼中彻底的流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厌恶与轻蔑。

牧泰冷冷的道:“难道我儿说的没错吗?即使曾经耀眼,然而,现在却只是一个不能修炼的病秧子而已。”

牧家一共分为七个派系,又称为七脉,而他的叔父牧海与眼前的牧泰,都只是其中两个派系的。

闻言,牧风并没有发怒,来这里的三年,他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这程度讽刺的话语,他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跟领着他来的墨江二人打了声招呼,牧风便无视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与窃窃私语,找了个偏僻的角落,于是,便闭目盘膝静坐了起来。

“废物就是废物,再怎么修炼,仍是废物。”看到这一幕,牧懿冷哼一声,嘴角轻微上扬,露出了嘲笑之意。

闻言,牧泰突然训斥一声:“行了,懿儿,不要再说了。”

……

……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议事殿内的人也逐渐增多。

没过多久,牧风就睁开双眸,缓缓起身站了起来,映入他眼帘是牧家的年轻一辈人,与一些略微年长的管事。

大约估量了一下,足有六七十人,而牧风在人群中,还看见两个熟悉的人,分别是牧晴与牧飞羽。

与二人,微笑的点了点头,示意着打了声招呼。

就在这时,议事殿内忽然一阵骚动。

牧风看去,只见议事殿的后厅,一行人走了出来,这行人一共七人,其中六个人都是有些年长的老人…而另一个则是牧风的叔父,牧海。

“安静!”

看着,吵闹的人群,牧海身旁的一名白发老妇浑浊的双眼轻皱,手中奇形怪状枯木拐杖轻点了一下地板,旋即开口训斥,道:“身为家族的年轻一辈人,尔等竟如此的毛躁,成何体统!”

话音刚落,议事厅内的嘈杂声,忽然一停。

“族长,还是您来说吧!”老妇的身躯微微后退一步,对着身旁的牧海轻微躬身,已是恭敬。

“想必你们也都有所耳闻了!”看着大殿内的年轻一辈人,牧海淡淡的说道。

“我天阳城,背靠妖兽山脉,而就是最尽有消息传出,妖兽山脉深处,有山宝出世。”

一行话说完,大殿内,先是沉默片刻,旋即,再次沸腾了起来。

“安静!”一旁的老妇再次皱眉呵斥。

“此事,我等已经再次证实,确认无误!”

扫视着众人,牧海继续说道:“妖兽山脉虽然危险,但机遇也是并存,而现在就有能改变你们一生命运的机会!”

“三年一次的学府考核,因这次妖兽山脉的山宝出世,提前开始了!”

……………………

学府考核!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家大黄能寻宝我家大黄能寻宝火儿宝|玄幻养了三年的土狗居然能嗅到各种各样的宝物的味道,作为他的主人,我的人生就犹如开挂般从一个坑里掉进另一个坑里。 “哼,看见我掉坑里居然也不拉一把。” “汪汪”
  • 光影之歌:天神梦魇队光影之歌:天神梦魇队雪冷酱|玄幻预言中,她会成为拯救世界的人,这让她的世界从此不再宁静。组战队,收神兽,八家之争,冥舞殿的暗杀...接二连三的事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阴阳玉的出现让阴谋逐渐浮出水面,而阴阳玉的力量也让她和同伴穿越到了秦朝。可是,当真相浮出水面,天下和他,她又该如何抉择?(PS:小说原名《傲视苍生:天神梦魇队》)
  • 长河剑落长河剑落天水一色间|玄幻往昔绝世佳人伴,可笑今朝形影单 十年如若身未死,卷土定要重归来 手挥长剑平天下,脚踏八荒定乾坤 天龙做骑万生从,千山风雨避青锋 待到风起云涌时,白骨如山鸟惊飞
  • 最强无敌宝箱系统最强无敌宝箱系统我真是老王啊|玄幻老王新书开启,幼苗需要呵护,喜欢召唤流的书友可以入坑了。 新书《诸天群雄召唤系统》 小说交流群:476981650
  • 轮回冥途轮回冥途陵中铜剑|玄幻一次千百万纪元的轮回,一场看淡诸天万界缘起缘灭的旅行,由天开始,被阻断的路,破灭的大劫,一一降临,袭扰万界众生,那双孤独的眼眸,望穿了多少岁月,又与多少挚爱离别?不论失去什么,他终将再一次踏上征程,
  • 狱火狂神狱火狂神考虑看看|玄幻幻灵大陆,幽冥鬼域,我将再此与我的亲人,伙伴不断进步,克服困难,用我的火焰书写正义,打破黑暗,站在巅峰俯瞰众生。
  • 最初王冠最初王冠行不留踪|玄幻涿鹿之战已过千年,真相已被迷雾笼罩,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武道,灵气,秘术,圣地,封印之地。 苍穹之上是否有仙界的存在? 当黑暗再次降临,他又该何去何从?
  • 高校叛逆者高校叛逆者苍穹之星|玄幻一个杀手,死后莫名其妙的到了一个奇怪的学校,又奇怪的得到了一个叛逆者系统,这个系统,竟然让他和这个奇怪学校的校长作对,怎么办啊!!竟然,上天给我这个责任,我就要杀了校长,成为校长!
  • 玄爵玄爵南小傲|玄幻当别人含着金钥匙出生之时,我只能默默的一步一步的往爬。
  • 黑灵帝君黑灵帝君格林大叔|玄幻玄真古域,封有一片魔天,神魔佛道皆从这里生起。数个轮回纪之前,万族并起,而举世灭魔!魔尽而后佛陨,佛陨而后道隐,只留下漫天诸神……少年卫凡生于地球,却身怀魔气,一次意外让他肉身回归玄真大陆。当黑色灵气再度降临玄真大陆,那些埋藏在古老坟墓深处中的魔骨骷髅开始一同觉醒,共望虚空,百鬼同哭,我族未灭耶?凭着一卷轮回诀,一幅五灵图,少年逆天修炼,在玄真大陆上展开自己血泪人生。“都言我是魔,我可灭苍生?都言诸天神,神岂怜世人?”“待我五灵成帝,寻一人为我守地狱,寻一人为我镇西天,寻一人为我主三界,我要重建这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