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留你何用

丹珠先去厨房用过早饭,回来先将地扫了,接着把花花草草浇完,最后才端着一盆水进屋里。

叶瑾已经起床了,皱着眉头靠在床边,丹珠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踌躇着有些不敢靠过去。

以前被无辜责罚多了,她对叫人起床有了阴影。她的前主人叶冰黛有严重的起床气,刚起来时看什么都不顺眼,好多次她都莫名遭殃。

丹珠不知道叶瑾是不是也这样,为了预防万一,她只得立在一边见机行事。

叶瑾很快注意到她的存在,冷眸一扫,“杵在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服侍我洗漱。”

丹珠抿了抿唇,默默地走过来,将毛巾拧干递过去,心里暗暗地嘀咕着,不愧是兄妹,一样的暴脾气。

伺候好叶瑾后,叶瑾嗅了下自己身上的味道,微微蹙起眉眉,命令道,“我要沐浴,你把我扶回那边的屋子。”

闻言,丹珠精神为止一振,他总算肯回到他的景阳苑了,这就意味着,她晚上可以睡回自己的床了,当即殷勤地说道:“那我去喊文泉。”

叶瑾微抬起头,目光和她的对上,“我唤的人是你,为什么要去叫文泉?”

丹珠哑了哑,呐呐地解释:“我怕粗手粗脚的,不小心弄疼少爷……”

“那你就轻点,”叶瑾眯起眼,静了几秒,语气加重了一分,“真弄疼了我,我就即刻送你回四妹那边。”

丹珠瞬间没了声音,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她深吸了一口气,只好做足了一万分的准备,小心翼翼地扶着这个大爷来到景阳馆的浴室。

叶瑾不准叫文泉,丹珠只好认命地做起了洗浴工,幸好这里有天然温泉,不然她还得去多去烧火。

他身上有伤口,当然不能泡澡,水烧热之后,丹珠看他没有自己要动的意思,自觉地执着澡巾沾了水,避开伤口的位置,细细地帮他清洗起来。

叶瑾全程闭着眼睛,任由丹珠服侍。

洗完他身上的,丹珠看了眼他的头发,小声地问道:“少爷,你要洗头么?”

叶瑾不出声,依旧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

丹珠看他这样,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正打算端着水出去倒时,叶瑾冷不防出声了,“偷懒懈怠,仔细我送你回四妹那边。”

丹珠有些憋不住火了,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拿叶冰黛威胁自己,还真威胁上瘾了是吧?

气冲上头,她的声音不由大了些,“丹珠愚笨,不知道您什么意思。”

叶瑾缓缓睁开眼睛,淡淡地道:“连主人的意思都摸不清,留你何用?”

丹珠心里咯噔了下,心想他下一句该不会又是要送她回叶冰黛哪里吧?

她咬了咬唇,低下头,僵着笑脸低声道歉:“对不起少爷,丹珠知错了。”

“错在哪了?”

丹珠顿了下,应得特别诚恳:“丹珠不该和少爷顶嘴。”

“只是这样?”

丹珠暗暗捏紧了澡巾,对着他的后背皮笑肉不笑地:“丹珠应该做少爷肚子里的蛔虫,不管您在想什么,我都该第一时间读懂。”

叶瑾嘴角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侧头看向她,

“说得不错,听着倒是挺顺耳。”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农女天下重生之农女天下馨子Q|古言重生在别人的洞房花烛夜不算啥,穿成新娘不算啥,穿到小农村,婆婆不喜,相公不爱也不算啥,可是为毛相公要是个流氓,流氓就算了,为什么传说中猪脚的光环也不见呢?难道我被老天爷遗忘了?
  • 寒无寒无卓子越|古言十六年前,江湖动荡,朝廷一时内忧外患,暗阁莫家身为皇族秘枢阁中一阁,却惨遭灭门。莫无初出江湖,一心想要好好闯荡一番,遇到白寒不知道是缘还是孽,数次的共患难二人互生情愫。大兴二十年,江湖再次纷争不断,莫无也机缘巧合得知了暗阁当年被灭的真相,一路走来,自己也从当初莽莽撞撞的女孩走到了独当一面,在不休的恩怨纠缠中,莫无与白寒又能何去何从。
  • 野人改造计划野人改造计划何时有水|古言不一样的远古,不一样的原著民,但是一定有金手指,略苏的剧情流文,画风应该不会太小白!支持阅览,希望您可以喜爱。
  • 快穿之治愈小可怜快穿之治愈小可怜一颗娃娃菜|古言远处的灯光像星星一样 可是我追不到它 我曾在黑夜里无数次仰望 最后低下头 发现星星落在我身边开出了花 ——这是一个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 我希望你能得到爱我也能 我希望每一份深情都有回应 晚安我的爱人 自卑阴郁小可怜vs温暖向上小天使
  • 无心大小姐:闺门毒秀无心大小姐:闺门毒秀非夜逐烟|古言她是从地狱中挣扎出来的恶鬼,阴险,奸诈,邪恶,她是江湖赫赫有名的魔教妖女,云门九音的名声使人闻风丧胆,她是失踪多年的相府大小姐,一朝归来,阴谋,权术,毒计接踵而来。她冷眸微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妖孽男人是个什么鬼??
  • 我那古代版的夫君爱豆我那古代版的夫君爱豆浅浅爱呀|古言如果,你穿越过后,遇上了一个长得跟你爱豆一模一样的男子,你会怎么办? 废话,当然上了呀,现代轮不上你,在古代还不给自己全身涂上浆糊黏上去……
  • 游戏风云:决战宫城游戏风云:决战宫城如梦江心|古言游戏,玩家身份扑朔迷离,宫斗,红墙绿瓦之中生死决战,智慧与智慧巅峰PK,战斗倒最后一刻未必就是赢家,提前离场未必是输家
  • 我和男主结盟了我和男主结盟了人月河浅浅|古言本来我以为我穿越过来只是个意外,结果还是我想太多了! 北千墨:“我觉得你应该是我的皇后。” 裴羽:“我觉得你应该是我的夫人” ???关你毛事,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既然如此的话,不如我们结盟吧!
  • 穿越之血色倾世妃穿越之血色倾世妃独韵悠然|古言一朝穿越,沦为相府最不受待见的三小姐,亲娘被嫡母害死,这副孱弱的身子也是日日受着别的小姐的迫害,父亲对她也是不闻不问。没有人疼,她可以自己疼自己,没人关心,她不需要别人的关心。从始至终她不相信任何人,原本只想找个人凑合的过着就行了,可是天不遂人愿,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总是来主动找你麻烦。既然如此,何必忍让,伤他的害她的,她便十倍百倍的奉还!云谛,那个如谪仙般的男子,一想到他,轻筠便想到那日的桃花雨,婉转,空灵,似漫天的花海,而男子嘴角的一抹浅笑却又似比那花海还要美丽,出尘。只一眼,便是永恒。
  • 冷王爷的狂傲杀手妃冷王爷的狂傲杀手妃瑾瑄宝宝|古言她是世界第一杀手她冷血她无情她是黑夜里的王者她是高贵的她是无人能比的,她被爱人所杀...想不到她穿越了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到样貌丑陋不受宠的丞相嫡女身上她被人鄙视被人打骂还是个花痴中的极品.....(各位,评论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