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青龙出海网站

第1624章 慕熙,你TMD敢强吻我?!

老头弓腰驼背,垂手而立。从小二领进来,此人一直弓着腰,不太直视任何人,满脸的恭敬和谦卑,对那不太理会他的小二也是一脸的毕恭毕敬。
  夏久儿摆手,让小二离去,老头垂手站在二人面前。天井中的石桌,余宇跟夏久儿就在石桌旁,这老头便立于是桌旁,低眉顺眼,腰,弓的更严重了。
  夏久儿看了余宇一眼,余宇使了个眼色,夏久儿便简单的随手布置了一个隔音禁制,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前辈,小老儿屠满田。”老头声音低沉而浑厚,但从声音判断,倒更像是一个大宗门的掌门人,或是长老一类,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个如此低阶的老年修士之口。
  “本地人?”夏久儿问道。
  “是的,祖祖辈辈都在这里。”老头答道。
  “我们见过面?”夏久儿问道。
  “没有。”
  “你在跟踪我们?”
  “没有,小老儿不敢。”老头似乎料到了夏久儿会这么问,倒是不卑不亢,对答如流,丝毫也没有因为对方是实场境的前辈而怯懦,只是恭敬。
  “那你为什么回来找我们?”夏久儿意味悠长的问道。
  老头这才抬起头,深深看两人一眼,之后似乎下定了决心般,道“小老儿白天,见到两位前辈来到街上,并没有买什么东西,而更像是询问某些事的,所以……”
  “所以你就上心了?”夏久儿放下茶杯,看着老头。
  “是!”老头赶紧低声答道“前辈千万不要误会,小老儿绝不敢有任何歹意,我也没有这个本事。”
  “直说吧。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省的我再一一的问了。”夏久儿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是是是”老头再度恭敬的客气回了一句,紧跟着便说道“小老儿自幼便在这城内,祖上也是如此,一直都生活在这里,对这里的一切,还算是熟悉。
  来来往往的人,见得多了,也就知道了些事情。小老儿没什么本事,修为也低,倒是讨生活的过程中,练就了一双能看人的眼睛,我……”
  说到这儿,他抬起头,看着两人“我知道,两位前辈,绝对不是实场境的前辈,应该是命场境以上的,小老儿猜的对吗?”
  余宇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夏久儿的短期茶杯的手,顿了一下“你说下去。”
  “是”老头发现自己似乎是猜对了,脸色微微一喜,随即消失,紧跟着继续说道“我知道两位前辈可能不在意我们售卖的东西,很低阶,前辈们看不上,恐怕两位前辈的注意力,都在黄都山吧?”
  “你不怕自己猜的有点过头,引来杀身之祸吗?”此时,余宇笑呵呵的说道。
  夏久儿也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老头面色僵硬的摇摇头“小老儿自知时日无多了。生死之事,我早已看开了,我想临死前搏一搏,给孩子们留些东西。我们祖上曾经在城内有家不小的店铺,可是传到我父亲那一代就落寞了,到我这儿,就更不行了了。
  现如今,孩子们只能靠外出采摘蛇尾花,以及拼命搜捕风信蛇维持修行和生计了。我的大儿子,二儿子都在搜捕风信蛇的时候,陨落了,都没能成家。小儿子夫妇,也在几年前陨落在了山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孙女。”
  老头说到这儿,眼泪已经噙满了泪花“我老了,经不起孩子们再死了。我总不能让我的这个孙女,跟他的父母一样,为了几块晶石,到山里卖命吧?她还二十岁不到啊!我有愧啊……”
  说到这儿,老头似乎有声泪俱下的情状。夏久儿赶紧打住“行了,你跟我们说这个,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你是不是以为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什么都不知道?这里的很多人生活不容易,别的地方,难道就容易吗?”
  老头赶紧点头,似乎知道自己说的有点多了,用袖子擦了把眼泪,跟刚才的刚毅之感,有明显的不同,余宇发现此人似乎不似作伪,感情很真,刚才他的情绪波动很强烈,死了几个儿子,因该是真的。
  他知道很多低阶修士生存不容易,没想到这么困哪。在华阳城,其实很多人也生活不容易,但没到这个地步。
  “商家无良,我们这些人在外面辛辛苦苦弄到的药材,风信蛇,很难卖出个好价钱,又有大的商行,专门组织人手去山里弄那些东西,我们哪里能竞争过他们,日子过的,越来越不容易了。日前,我的孙女也在盘算着进山搜捕风信蛇,可她……只有虚场境五重啊!”
  老头似乎忘了夏久儿的话,还是在说他生活的多么不容易。不过这次夏久儿并没有打断他,他似乎确实不像是作为。
  蛇尾花,不需要年份,没有这个讲究,所以也才能量大。到了开花的季节,采摘就行了。有的地方漫山遍野都是,只要花些时间,几个月下来,几十块晶石还是有的,即便是竞争厉害。
  但几十块晶石,基本不够怎么用的。
  所以相对而言,斩杀风信蛇,收获就好的多。但风信蛇,不可能像是蛇尾花那样,长在那里不动,让你去采摘。那是妖兽,并非猛兽,毒性强烈,战力也很高,同境界的人类修士,战力上本就不如妖兽,更何况还是这些没有经过高手指点的散修?
  所以死伤就在所难免。但因为利益驱动,每年还是有大量的低阶修士进山,趋之若鹜。这种情况,修士界到处都是。即便是安逸些的入世宗门,也一样要经历这样的事。只是情形好了一些。
  “所以呢?”余宇开口了。
  “小老儿……”他看着两人“看出来两位前辈来这似有自己的目的,像是要查证一些是什么事,小老儿白天想了很多,晚上这才来到前辈的面前,想跟两位前辈……做个交易。”
  “做交易?你?”夏久儿差点没气乐了,心道我们需要跟你来做交易“你能帮我么什么呢?你自己刚才都说了,我们可能不是实场境的修士,而是命场境以上的。你见过命场境的修士吗?”
  老头脸一红,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功的看着自己的脚面,低声道“小老儿……这是实在没办法了啊,前辈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