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银狐传

第188章 疗伤(二)

可是,这不过是他自己想的那样,他依旧是在现实中,因为凝霜醒了,两个人就像是雕塑一样地默默地看着对方,有那么多的话要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在这个默默里,两个人的内心是那么地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可是,到到了这种时候,到底该怎么做呢?到底该要怎么做才能够让自己的心里稍微地好上那么一点呢?

可是这些所有的一切却是显得那么地不真实,两个人在不知不觉间相互地拉了拉手,好象是在签定是不是真的那样,可是两个人真的能够相互地连接到自己手指,那手指带着温度,那么美好的温度,让人无法怀疑这所有的一切的真实性,是的,到现在的这个时候了,谁还会怀疑呢?

可是两个人看着看着,眼泪就那样默默地流了下来,他们爱的是那么地苦,这种苦让他们相互双方没有多余的一个字,就只是想让这种默默静静地等待着,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那样地充满着渴望,可是他们什么都不敢做,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破了这个所有的美好!他们的内心是害怕的,这种害怕是多么地让他们感到恐惧,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即将会去做什么,感情让他们无法正视自己,这是一种多么艰难的感情,可是他们的未来会在哪里?两个人的眼泪又在不知不觉间落了下来。

“你究竟怎么了,告诉我,你刚才跟我说的话都是假的?”塔尔斯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都久,这已经是第二天了,可是他却还以为是自己昏迷的那天,可是他的内心也的确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了,这种极度的失去让他感到一种极度的害怕,所有的害怕是那样的混乱地混淆在一起,让他根本就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又是假的,可是,是真的还是假的,究竟会有那么重要吗?根本就没有了,因为他知道现实的残酷,这个道理他早就明白了,可是他还是希望有一个奇迹可以发生,他又说道:“你是不是跟我在开玩笑呢?”

“你以为我不想跟你开玩笑吗?”凝霜那带泪的眼睛里惨然一笑:“你见过那么多的尸体吗?我是没见过,我这一辈子终于见到了。这些尸体是一个挨着一个,在我走过的时候,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了,可是我没有看错,因为这些人都是和我一起朝夕相处的人,你知道吗?我根本就以为是自己的眼睛错了,我一直在欺骗自己,可是当我快要饿死的时候,我知道了,这所有的一切是真的,因为没有人会叫我吃饭,没有人会再亲切地呼唤我,你知道这种感觉吗?昨天还在一起吃饭的人,到了现在,竟然却是一下子死的一个都不剩了,可是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呢?我是真的从尸体上走过来的吗?我不敢肯定,可是我挖了那么多的坑,都把他们埋了起来,然后就下了一场大雨,一场那么大的雨,雨下的让我不知所措,可是我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这样的骗自己,我怎么可以骗的了自己。是不是?我根本是骗不过自己的,所有的一切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可说的,我必须为自己族人负责,我总算清醒了自己的目标,从此以后,你也知道,凝霜的生命里只剩下什么了。”

当塔尔斯真切地听到这一切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麻了,他想起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人,那么多对自己好的人,可是这些人现在都到哪里去了:“我好恨我自己,我为什么要走掉?是奴隶又怎么样?是奴隶又怎么样?可是我现在连奴隶都做不成了,为什么啊,黑月族,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残忍,难道一定要自相残杀才能够吗?为什么要这样啊。黑月族,我的身上竟还会留着你们的血,我真的好恨,真的好痕,为什么要让我活得这么痛苦,我不想这样,我想清白地活着,我只想清白地活着啊。”

“可是人生。什么叫人生呢?”凝霜凄苦一笑:“如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想去做的话,什么都不会有了,你认为还会有什么呢!呵呵,你已经走出了明月,这些事情本说都不应该让你知道的。”

“凝霜,你还在怪我吗?怎么会能够不让我知道?我是在那里出生,在那里长大,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可是,我的亲人现在全部都没有了,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我好悔恨,我真的好悔恨,我想弥补,我要报仇,我要把黑月族的所有人都杀光!”塔尔斯说着说着就大声地咆哮了起来,一下子把展风张福龙小苒都惊吓地破门而入。

“你怎么了?塔尔斯?”龙小苒惊慌地上前抚着痛苦不堪的塔尔斯:“你怎么了?你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怎么能动这么大的气,不能啊,这样对你的伤很好不好,要是万一伤口再才列开,那可怎么办啊。”

“凝霜大姐,求求你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对塔尔斯了。他虽然有错,可是他也是很无辜的,我张福就求求你好吧,你看好端端地一个人,一下子就被折磨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难道你就忍心吗?我真的不相信你会忍心,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都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我该怎么办呢?我只能去求你了,就算你们现在不相爱了,可念在曾经相爱的份上,你就不要再这样刺激他了,再这样的话,他迟早会这样死的啊。”

张福哪懂什么爱情,他根本就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恐怕只有当他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他才会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吧,只是现在,他确实说话有点言辞不当,可是这个时候谁会在意,所有的人都看到那他那真挚而焦急地目光,所有的人也都敢发誓,从来没有看到张福如此认真的样子,是的,一个是这么认真的样子,看起来真的让所有的人都敢到内心那么地凄凉,他能有多大的能力呢?

所以当他达不到这些能力的时候,他只能用哀求的方式了,就是这种痛苦的哀求的方式,可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用一种怎样方式来表达自己想要说的东西。

“恩!我知道,”凝霜也是那样软弱地屈服了,很平静地点着头,看着塔尔斯和展风说:“给我一年的时间,让我们所有人的伤口全部复元。”

“你说什么?”展风和张福龙小苒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展风重的是天下巨毒,此毒人间无人能解,只能到另一个空间内找到能够救他的人,否则,展风就不是展风了,而我和凝霜,我们需要能量,为了报仇,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我说的你们懂吗?你们会懂吗?在那里有一个非常能力的千妖长辈,或许我们明月族不应该和她打交道理,可是我们算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算,放下所有的自尊和骄傲吧,什么妖魔什么正道,只有拥有了真正的实力才拥有了翻身的机会,我说的你们懂吗?”

“我懂,我懂,我当然懂!我要去,我可不可以去,我一定要跟着师傅的?”张福急切地说着,紧紧地抓着展风,好象是一个即将要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他不知道在这一年里没有师傅的日子里他将怎么过,是的,他的日子势必将非常地难过,所以当凝霜一说出来他们要去另外一个空间疗伤一个月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就跟着展风,他才不会管那个空间会有什么,他会面临着什么。

“你不能去,”凝霜却是一脸的冰冷,没有任何的一丝表情,仿佛根本看不到张福的眼里的急切一样。

“为什么,我和师傅是绝对不能分开的,”张福着急地说着:“自从我和师傅在一起后,我们从来就没有分开的,师傅不论在哪里都会带着我,我绝对不会和师傅分开。”

“不是我不带你去。”凝霜冰冷而又无奈地说着:“实在是因为,你一个没有异能的人去了那个空间,你的身体将会变成灰粉,也就是地狱中的灰飞烟灭,你甚至是永世不能超生,不让你去,是为你好,何况你和师傅也仅仅只是分开一年而已,只需要一年,你就在人间好好地等着你的师傅,一旦过了一年,你就会看到一个和原来一样的师傅!”

“师傅!”张福眼泪再次掉了下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展风。

展风心里也是万分地难受:“能有你这样的徒弟,我真的是感到真的好开心,放心,一年后,我一定马上就回来,一定!”

“师傅!”张福说着说着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地掉了下来:“师傅,师傅,你在那边一定要好好地养伤,师傅,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你这一走,我的魂都几乎是要掉的样子,师傅,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惦记着张福,张福一定会在这里好好地等着你,好好地练功,哪里都不去。”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擦掉了眼泪,人与人的感情就在这不知不觉间竟是如此地浓厚到,浓厚到可能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怎么会到的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