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灵异阴阳2法门不渡

第59章

“禁仙六封。”随着爷爷禁仙六封的喝出,只见地面上升起了蒙蒙的地气,慢慢的翻滚了起来,分化出几只触手直朝着这天都十二煞而去。

“啊……”这眼瞳惨白的黑衣男子回头看了下身后,看见其余的十一个黑影被这白色的雾绳完全禁箍住了心中一急,大喊一声,对着那爬上自己身上的白色雾绳奋力的挣扎了起来。

“以天地之气为灵绳,以万物之母气为索,禁止六封,封解万仙,上清道人镇此,赦。”爷爷将手按在了地上,闭着眼睛诵咒声直起,而后抓起了一把被自己鲜血染红的尘土,直接扬了起来,念了一声:“尘归尘。”慢慢的那本来算作虚影淡薄的雾绳竟然慢慢的凝实了起来,如同现实中的真绳一般直接将这一直挣扎的首煞定在了虚空,而就在这时我回头看去只见得爷爷的脸色却是更加的苍白。

“吼……”这首煞就这样一直挣扎着,直到自感无力后方才停了下来,用那双泛白的眼瞳盯住了爷爷,就这样一直盯着,突然他放声大笑了起来,道:“即使你能将我困住又能如何?你也杀不死我,我超脱五行,跳过三界而你的这个借大地之脉而维持的绳索,你就一定能保证它能坚持到里面那个人渡过这业火焚身之劫吗?就算他能渡过业火焚身之劫,成就无上金身,你们又能乃我何?大不了到时我走就可以了,哈哈……”说着这被大地脉气定于半空中的首煞就这样看着爷爷笑了起来,笑得是那样的猖狂。

“呵呵……”爷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抬起头来看了看他道:“够了,只要给他能赢得证道金身的时间,对我而言也就够了。”

“哼……”听得爷爷的这话,这首煞一声冷哼,面色不善地看向了爷爷道:“即使你能替别人赢得时间,得渡他人,那么谁又来渡你?救赎你?”说着这首煞突然玩味地看向了爷爷道:“我说何时乾清一脉一直单传,怎的这次门人如此之多,今日观你的气运我便是知道了,想来已经一千年没来人间了,又是个轮回的开始啊!你命中的这场搏奕你是胜了,你终将是最后的胜出者,可是如此又能如何,你之命虽胜却悲,你才是那个最为悲哀的人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的面色如此的严峻,可是这个灵鬼的两三局话却使得爷爷变得不再那么淡定了。

“我想说什么?”他就这样被地脉之绳禁于半空中看着爷爷猖狂的笑了起来,便笑便道:“你迟早会知道的,哈哈……”

“你睁开眼看看我吧!”大殿内翠若一身红裙,如同血染一般,就这样一双手慢慢的穿过了住持身遭的业火,抚摸到了他的胸膛。

“我不相信你真的会如此的绝情,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一团红色的雾体紧贴在翠若的身上,她就这样抚着住持的胸膛慢慢的划拉了起来。

住持的眉梢不可抑制的抖动了几下,而后犹如死人一般,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任由她而去。

“我真的令你如此的讨厌,一致于让你连看我一眼都会觉得玷污你这得道高僧吗?”翠若说着又是一行泪水带着血一般的色泽从眼眶中坠了出来。

“唉……”住持轻叹一声,但就是这一声轻叹听在翠若的耳中却犹如至宝一般,她抬起头来惊喜地看着爷爷,道:“你终于肯说话了,你终于肯对我说话了。”

“缘之将尽,纠缠不清只是涂添愁苦。”住持依旧紧闭着双眼道:“曾经的那个苗四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空门大和尚而已。你得天地之赐福,既然凝聚了躯体,就当善思善行,争取早日解脱啊!”

业火慢慢的延伸而下到了小腿之上,住持的上半身已经完全成了金灿灿的金色身躯,罗汉金身算是快要结成了。可就是这股璀璨的金光却使得翠若那一直睁大的眼睛紧缩了起来,看着住持道:“我不,即使我与你一般凝成这金身得到解脱,那没有你的天堂又有什么好?你所以这么说还不是因为我早已是不洁之躯,可是这怪我吗?”

“唉……”住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紧闭双唇不再开口。

“你说话啊!”翠若状若疯狂一般朝后退了几步,指着住持骂道:“你倒是说话啊!倒是反驳我啊!你倒是来啊……”

也就是在她大骂时,一条细细的血流从她的脚底流了出来,慢慢的如同蛛网一般朝着大殿爬了起来。

血水慢慢的抚上了住持与翠若的脚尖,可他却似浑然不觉一般,一脸平静的闭着眼睛,专心在渡自己的业劫。

突然那本来至小腿的业火猛然暴涨,而后又是突兀的熄灭。住持的头顶出现了一轮金色的光圈,里面透出了大智,大悟的心绪。

“哈哈……”那位于半空中的残影一如最初一般,玩味地看着爷爷在猖狂的笑着。突然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只见大殿外围突然大放光芒,一圈金色的波纹自殿身周围荡了开来,扫过了这漆黑的院落。

“怎么可能?”这被悬呆在半空的首煞的面色一僵看着这猛然间突放金光的大殿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罗汉身成。”爷爷看着这转眼间又恢复了常色的大殿,面色一红欣喜地说道:“成功了,老秃顶真的成佛了。”

突然我感到身后一紧,回头只见爷爷一手抓着我的后衣襟,有点语无伦次的说道:“不能……现在……不能进去。老秃顶金身初成,还需时间稳固佛心。最难的一关过去了,千万不能让他在这最后一关功亏一篑。”

“哦。”我应了一声,感到心中一惊,原来还有风险啊!可是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到自己心绪不宁,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什么事情呢?我却捕捉不到,我心中又不由地浮出了一个场景。对了,是梦,是梦。我确信自己眼前的这个场景是自己曾经的那场梦,可是似乎最后,最后住持是失败了的。

一念至此,我愈发感到心绪不宁,抬起头来看着身后的大殿,不知怎得脑海中又翻出了曾经那泛黄的记忆。当日那入殓师祖在重封九婴时,似乎就对住持说过,他说:“莫要被心所累。”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我看向了身边欢欣的爷爷,心中的阴霾越积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