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8章 雪岚

入夜,凌渊府内一片寂静。就算是来往走动的仆人动作也十分轻。虽然他们都知道,向来喜静的巫师大人自从接待了自王宫来的三公主身边的侍女隐岚之后便把自己锁在了藏书室里,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可他们还是习惯性地放轻了动作,生怕巫师大人不知何时就突然出现在面前。

凌渊府中的小径四通八达,只有那条通向无门院的小路是死的。平时鲜有人出现的小路上,此时却是多了一道幽幽的光。此光呈墨绿色,在夜里若不走近看并不明显。那道光仿若有生命一般,虽像是随风乱自飘走,却也是歪歪扭扭地有目标似的飞向那堵墙。正当那光的一头挨着了墙面时,身子一扭,竟神奇般地钻了进去。

引得凌渊府上下蹑手蹑脚的巫师大人雪默,此时正静坐在书房里,双目半睁半闭着。桌子上平摊着一本厚厚的书,却是好半天没再翻动过了。静谧的书房里忽地响起 他的呼气声。

随之响起的,便是“笃笃”的敲门声。

看着门外立着的阴影,也没等雪默说话,来者便轻车熟路地擅自开了门走进来。

“父亲。”

自她从门外走进来,雪默的目光就一直放在她身上。熟悉的容颜却是带了些焦急。他明白她这是担心自己的主子。他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十几年的付出,却终究是要毁于一旦了吗?

“岚儿,现在三公主,应该是去融雪殿了吧?”雪默的声音放得极轻。对于这个他唯一的女儿,自己很少对她大声说话。为了雪域的王族,他亏欠女儿太多了。

隐岚神色如常,只是默默地点点头。她是躲在门外眼睁睁地看着三公主使用瞬移术离开的。就在三公主消失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极痛。这么多年的陪伴,却还是没能得到公主的信任。她原以为自己是最了解三公主的,到现在才发现,一切不过是她自以为。这样的隐瞒比在她心窝里刺上一刀还难受。这么久,三公主一直隐瞒着她私自修炼了法术。这让隐岚在失望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她的隐忍和聪慧。

可是除了雪默,没有人明白隐岚心里的不甘。为了紫湘瞳,她牺牲了太多的东西。身份、荣耀、享受……她原本是雪域第一巫师唯一的女儿,却在第一眼看到那襁褓中脸上受伤的女婴时被告知侍女的身份。从此她不再是雪岚,而成了隐岚。

巫师雪默的独生女雪祈安的贴身侍女,隐岚。

“莫要难过。”雪默眸中闪过一丝怜惜,起身走到隐岚跟前,在后者措不及防之时紧紧抱住了她。

便是这样,隐岚还未反应过来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在她的记忆中,这是父亲第一次拥抱她。

隐岚很想说话,可她不敢。生怕一开口便忍不住嘤嘤地哭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父亲银白色的衣袍上,霎间晕湿了一片。

隐岚哭得很凶。她心里很难过很委屈也有着感动。

为了紫湘瞳,她付出了太多。可是自始至终紫湘瞳却一点儿也不在乎。眼见着自己的所有苦心都成了东流逝水,隐岚又急又气。碍于种种原因她又不能直接将真相说出去,只好闷在肚子里,可是这样一来,误会越来越深,紫湘瞳却仍旧是沿着命运的轨迹前行。

隐岚这一次哭得十分痛快。雪默听她抽泣的声音渐渐微弱,拍着她脊背的手也放了下来。抓着她的双臂一撑,柔声道:“岚儿,为父知道,你受委屈了。”

这话让隐岚听得鼻子一酸,险些又落泪。雪默抬起了手,还未至她眼前,白光便拂过脸颊。脸上挂着的泪珠瞬间蒸发,哭得通红的双眼也好了许多。

“父亲,三公主今日向王后提起了荷薇花的事。也不知公主都知道了些什么。”

雪默叹了一口气。自从知道紫湘瞳修炼了法术之后,王上和他心里的愁绪始终不减。

“此事你在白日里就已经说过。为父也思虑了一番。只是……一时也没能想出个头绪。”

隐岚着急道:“现在公主已经修炼了法术,更是和星境的潇缭公主结下了情谊。而下一步……眼看着那诅咒就要应验,若是再不想出应急之策,咱们多年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

雪默身子一震,却是没有立即答话。他比隐岚更清楚这其中的厉害。若是让诅咒应验,痛苦的不仅仅是雪域和星境两国,更是关乎天下。

“岚儿,最近三公主的法术修炼得如何?”

隐岚见父亲半晌才问起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由得一愣,嘴上毫不迟疑地道:“公主的确如那诅咒预言所说,天资聪颖,修炼起来非比寻常。以女儿看,三公主的实力再过几日便会超过我。”

雪默摇摇头,不知是在对隐岚不满,还是对紫湘瞳的修炼速度不满。随即道:“岚儿,这几日要尤其注意三公主的动静,切记不要让她出宫。更不要接触到外人。”

隐岚知道这外人指的是谁,郑重地点头道:“父亲放心,女儿定会保护好公主。”

离开凌渊府,隐岚心头的沉重没能减轻。她没有回宫,而是前去了圣林。刚在圣林前的空地处落下,便看到自圣林里走出了个人影。

“岚儿。你来了”来人一身宝蓝色的常服,虽普通却是绣着雨度的国花。那缀着点点雨珠的袖口,像是一汪清澈的湖泊。一如他的眸子,布满了柔情。

隐岚的脸上变得通红,任由那人渐渐走近,将自己拥进怀里。

嗅着他身上散发出的青草味道,隐岚烦躁的心情一点一点平复下来。

“离……”隐岚的眼圈儿又开始红。如果说雪默是她唯一的亲人,那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她唯一爱的人。

她知道他叫离清。是雨度的大皇子。

“离,你说我该怎么办?十几年来我一直在帮她,可是她却处处隐瞒着我。”和爱人说话,她自不用再伪装,一副半带撒娇的小女儿心态,却是让离清觉得好笑。

眸中的光一直是柔和的。带着笑意揉了揉隐岚的头发。轻声道:“想必三公主也是有着难言之隐的。当初将她苦苦压抑着,雪域之王和巫师大人都不许她修炼法术。对于你这个自幼在凌渊府长大的婢子自然是心生防范的。或许她知道你是凌渊府的人,才会隐瞒你。你看,她不是连楉姜都没有告诉吗?”

隐岚眨了眨眼睛,回想着之前楉姜得知三公主能够修炼法术时脸上显露的惊讶神情,认真一想确是如离清所言。忽地又想到了什么,惊得差点跳起来。但也就是猛地直起身子,也把离清吓了一跳。

“哎呀,你说,公主会不会已经知道我是巫师的女儿了呢?”

离清半拉半拽地让隐岚再次坐下,再度将玉人儿拥进怀里,轻声责怪道:“你呀,也太是一惊一乍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隐藏得很好。估计就连雪域之王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呢,那三公主又不是神,怎会知晓呢?”

隐岚松了一口气:“那倒也是。”复又歪头补充道:“就算她知道了也没关系,好让她明白明白我的苦心。”

听着隐岚孩子气的话,离清笑了笑。明媚的眸子里却是含着些深意。听着怀里的玉人大倒苦水,他浮躁的心也渐渐静了下来。

“王上知道我的身份,却从来不找我说话。我想着大抵也是担心王宫里耳目众多,怕我暴露身份吧。每次禀报近况都是这般偷偷摸摸的。若非如此,平日里难得见到父亲一面……”

“白日里服侍着三公主倒也不苦,这么多年来也是习惯了。我早已把她当做了妹妹看,可她却是硬生生地把我拒之门外……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事儿不怨她,是我们把她压抑得太狠了……”

“看着她跟另外两位姐姐针锋相对我其实挺开心的。她终于成长了。不再是怯懦的雪祈安而是雪域的三公主。可当我看到她据理力争的气势时,却又忽然觉得她好陌生……”

“其实我也知道,父亲是爱我的。可是他更爱的应该是雪域吧。”

最后一句话倒是拉回了离清的思绪,他听出了隐岚这话中的落寞,心里也是酸楚。其实他又何尝不知,他的父王……许是跟雪默一样吧?深爱着自己的子女,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隐岚是幸运的,早早便明白了这一切。可惜他却是错过了。明白得太迟,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同类热门
  • 女尊:妖孽和偶私奔吧!女尊:妖孽和偶私奔吧!易锦筝|仙侠奇缘钟离琼只不过去偷个腥,被蛇咬不说,还被蛇拖进了洞里垫蛇窝。遇上蛇妖就算了,竟然还让她看到了阿飘。阿飘和蛇妖为争女人而大打出手,却让路过的魅狐捡了便宜。她这是什么命啊,不是遇妖就是撞鬼!
  • 重生之末日战歌重生之末日战歌木瑾谨|仙侠奇缘被闺蜜背叛重生的宋子荷誓要扞卫家人的平安,在偶然情况下得到随身空间,以及空间里的修真秘籍,从此开启了强者之路,从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从这个星球到那个星球,平凡却不平淡的爱情,痛彻心扉的亲情,不离不弃的友情,修真者的责任,在这个末日丧尸横行的世界里,一切都变得不平凡!
  • 都市奇异谈都市奇异谈槿色江南|仙侠奇缘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已经让大多数人,没有力气来相信鬼神的存在了,没有人知道,你匆匆走过的角落里,是否有一双迷茫的眼睛望着你。也没有人知道,她带起的一阵风,会不会吹散那些脆弱的初生灵魂。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一段天倾大劫之下家国大义,气节为先的历史,一群生活在人类另一面,无声付出的人。本故事纯属虚构,非正统道家小说,现代修真,无男主,不喜勿入!
  • 绝世倾城:妖娆彼岸花绝世倾城:妖娆彼岸花顾浅秋|仙侠奇缘彼岸花花语:分离,悲伤的回忆曼株沙华,传说中最寂寞的花,长叶时花已谢,开花时已无叶。彼岸无边,咫尺天涯。所以又名彼岸花。曼珠沙华宿命注定了.阴差阳错之下穿越回古代,她是那个时代唯一的女帝妖娆邪肆,傲视天下,多重极端的性格,一双深眸,平静如星夜黑洞,却暗涌无数波澜。她,是千古女帝,风华绝代。她说:我的命运由我主宰。她说:有你们,即使弑了天下。我也不在乎。她是万人敬仰的女帝,她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只是这一切是否能守住。新文《猎爱记:淘气公主爱作战》校园篇+都市篇新文《二嫁新娘:误占帝王心》新文《绝世倾城:妖娆彼岸花》新文《恋爱物语:爱情华尔兹》请亲们也多多支持~~QQ:568356088,喜欢小说的亲们可以加Q,请自行备注好
  • 道衍妙庭道衍妙庭难写玄妙|仙侠奇缘术与道,山与海。内忧外患,变乱将起。万般演变,求索无极。八方来敌之际,她泰然自若:“万物巅峰,吾往矣。”惊才绝艳,骁悍雄杰。她是女子,世人皆称“尊上”。
  • 在修仙世界开店在修仙世界开店间歇性抽筋|仙侠奇缘一步错踏,已是沧海换桑田……喂,等等,谁错踏了!人家不过是跨进家门而已,怎么就被扔到这种奇怪的地方来了!有人追杀!有人在飞!还有哥斯拉!天,好可怕!好在咱有随身空间,里面有田有地有房。就算在这异世界里,也能过得风生水起,滋润乐翻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毒医娘子惹君心毒医娘子惹君心雨晨魅影|仙侠奇缘她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毒医圣手”,亦是商场上冷面无情的“铁娘子”!那年那月那日,梨花树下,他救了满身狼狈的她,从此他的身影便驻进了心尖。他是“篱箫宫”主人,“寒箫公子”,江湖上一个传奇的存在!那年那月那日,梨花树下,他对她伸出援手,从此便多了一个甩不掉的麻烦。
  • 王妃是个狐狸精王妃是个狐狸精叶惠子|仙侠奇缘别人穿越王妃皇后,咱穿越来当个狐狸精,只是这狐狸杂那么不同呢?符咒不是用来降妖的么?咋这狐狸也能用?再者狐狸不都是天生媚态么?咋这狐狸那么冷呢?“本尊让你喜欢是你的荣幸,你应该感到高兴!”帅帅的魔王大人双手环胸,一身深紫色衣袍裹体,赤脚站在凤翎前方高傲道。凤翎皱着眉头看着魔王,半天不语,良久,果断的吐出了两个字:“神经!”
  • 重华若生七月雪重华若生七月雪英雄一枝花|仙侠奇缘“你是谁,为什么要在要在我的河边洗澡?””没人告诉过你男人不可以当着女孩子的面洗澡吗?”“你失忆了?”“名字也不记得”“这样啊,以后就叫你虫虫吧”“虫虫叫我月月吧””虫虫乖,吃药药”“虫虫乖,洗澡澡”“虫虫乖脱衣衣”“原来你是~~~哇~~~虫虫好厉害”“呵,原来神仙真的这般绝情,你爱在天下苍生,时间万物,但这里面却唯独不包括我,不负天下,不负苍生,却独独负了我~~~~~~~~~~~~~~~~~~~重华若生,只愿你永世不知悔滋味~~~~~””这就是后悔的滋味吗?原来心跳动是这样的,终究还是你赢了,终究我还是会再遇见你,这一次,绝对不让自己后悔~七七,我等你~~“
  • 仙侠奇缘之神缘仙侠奇缘之神缘幻爱悔|仙侠奇缘莲花纷扬,随风飘落。花雨中,一袭粉色身影让女孩留恋····“圣,圣神我能拜你为师吗?”软弱的她跪在她面前·····“从今天起,你,叫雅莲。”···“师父,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