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奇缘殇薇

第188章 雪岚

入夜,凌渊府内一片寂静。就算是来往走动的仆人动作也十分轻。虽然他们都知道,向来喜静的巫师大人自从接待了自王宫来的三公主身边的侍女隐岚之后便把自己锁在了藏书室里,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来。可他们还是习惯性地放轻了动作,生怕巫师大人不知何时就突然出现在面前。

凌渊府中的小径四通八达,只有那条通向无门院的小路是死的。平时鲜有人出现的小路上,此时却是多了一道幽幽的光。此光呈墨绿色,在夜里若不走近看并不明显。那道光仿若有生命一般,虽像是随风乱自飘走,却也是歪歪扭扭地有目标似的飞向那堵墙。正当那光的一头挨着了墙面时,身子一扭,竟神奇般地钻了进去。

引得凌渊府上下蹑手蹑脚的巫师大人雪默,此时正静坐在书房里,双目半睁半闭着。桌子上平摊着一本厚厚的书,却是好半天没再翻动过了。静谧的书房里忽地响起 他的呼气声。

随之响起的,便是“笃笃”的敲门声。

看着门外立着的阴影,也没等雪默说话,来者便轻车熟路地擅自开了门走进来。

“父亲。”

自她从门外走进来,雪默的目光就一直放在她身上。熟悉的容颜却是带了些焦急。他明白她这是担心自己的主子。他心中轻轻地叹了口气。十几年的付出,却终究是要毁于一旦了吗?

“岚儿,现在三公主,应该是去融雪殿了吧?”雪默的声音放得极轻。对于这个他唯一的女儿,自己很少对她大声说话。为了雪域的王族,他亏欠女儿太多了。

隐岚神色如常,只是默默地点点头。她是躲在门外眼睁睁地看着三公主使用瞬移术离开的。就在三公主消失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极痛。这么多年的陪伴,却还是没能得到公主的信任。她原以为自己是最了解三公主的,到现在才发现,一切不过是她自以为。这样的隐瞒比在她心窝里刺上一刀还难受。这么久,三公主一直隐瞒着她私自修炼了法术。这让隐岚在失望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她的隐忍和聪慧。

可是除了雪默,没有人明白隐岚心里的不甘。为了紫湘瞳,她牺牲了太多的东西。身份、荣耀、享受……她原本是雪域第一巫师唯一的女儿,却在第一眼看到那襁褓中脸上受伤的女婴时被告知侍女的身份。从此她不再是雪岚,而成了隐岚。

巫师雪默的独生女雪祈安的贴身侍女,隐岚。

“莫要难过。”雪默眸中闪过一丝怜惜,起身走到隐岚跟前,在后者措不及防之时紧紧抱住了她。

便是这样,隐岚还未反应过来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在她的记忆中,这是父亲第一次拥抱她。

隐岚很想说话,可她不敢。生怕一开口便忍不住嘤嘤地哭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父亲银白色的衣袍上,霎间晕湿了一片。

隐岚哭得很凶。她心里很难过很委屈也有着感动。

为了紫湘瞳,她付出了太多。可是自始至终紫湘瞳却一点儿也不在乎。眼见着自己的所有苦心都成了东流逝水,隐岚又急又气。碍于种种原因她又不能直接将真相说出去,只好闷在肚子里,可是这样一来,误会越来越深,紫湘瞳却仍旧是沿着命运的轨迹前行。

隐岚这一次哭得十分痛快。雪默听她抽泣的声音渐渐微弱,拍着她脊背的手也放了下来。抓着她的双臂一撑,柔声道:“岚儿,为父知道,你受委屈了。”

这话让隐岚听得鼻子一酸,险些又落泪。雪默抬起了手,还未至她眼前,白光便拂过脸颊。脸上挂着的泪珠瞬间蒸发,哭得通红的双眼也好了许多。

“父亲,三公主今日向王后提起了荷薇花的事。也不知公主都知道了些什么。”

雪默叹了一口气。自从知道紫湘瞳修炼了法术之后,王上和他心里的愁绪始终不减。

“此事你在白日里就已经说过。为父也思虑了一番。只是……一时也没能想出个头绪。”

隐岚着急道:“现在公主已经修炼了法术,更是和星境的潇缭公主结下了情谊。而下一步……眼看着那诅咒就要应验,若是再不想出应急之策,咱们多年以来的努力就白费了!”

雪默身子一震,却是没有立即答话。他比隐岚更清楚这其中的厉害。若是让诅咒应验,痛苦的不仅仅是雪域和星境两国,更是关乎天下。

“岚儿,最近三公主的法术修炼得如何?”

隐岚见父亲半晌才问起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由得一愣,嘴上毫不迟疑地道:“公主的确如那诅咒预言所说,天资聪颖,修炼起来非比寻常。以女儿看,三公主的实力再过几日便会超过我。”

雪默摇摇头,不知是在对隐岚不满,还是对紫湘瞳的修炼速度不满。随即道:“岚儿,这几日要尤其注意三公主的动静,切记不要让她出宫。更不要接触到外人。”

隐岚知道这外人指的是谁,郑重地点头道:“父亲放心,女儿定会保护好公主。”

离开凌渊府,隐岚心头的沉重没能减轻。她没有回宫,而是前去了圣林。刚在圣林前的空地处落下,便看到自圣林里走出了个人影。

“岚儿。你来了”来人一身宝蓝色的常服,虽普通却是绣着雨度的国花。那缀着点点雨珠的袖口,像是一汪清澈的湖泊。一如他的眸子,布满了柔情。

隐岚的脸上变得通红,任由那人渐渐走近,将自己拥进怀里。

嗅着他身上散发出的青草味道,隐岚烦躁的心情一点一点平复下来。

“离……”隐岚的眼圈儿又开始红。如果说雪默是她唯一的亲人,那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她唯一爱的人。

她知道他叫离清。是雨度的大皇子。

“离,你说我该怎么办?十几年来我一直在帮她,可是她却处处隐瞒着我。”和爱人说话,她自不用再伪装,一副半带撒娇的小女儿心态,却是让离清觉得好笑。

眸中的光一直是柔和的。带着笑意揉了揉隐岚的头发。轻声道:“想必三公主也是有着难言之隐的。当初将她苦苦压抑着,雪域之王和巫师大人都不许她修炼法术。对于你这个自幼在凌渊府长大的婢子自然是心生防范的。或许她知道你是凌渊府的人,才会隐瞒你。你看,她不是连楉姜都没有告诉吗?”

隐岚眨了眨眼睛,回想着之前楉姜得知三公主能够修炼法术时脸上显露的惊讶神情,认真一想确是如离清所言。忽地又想到了什么,惊得差点跳起来。但也就是猛地直起身子,也把离清吓了一跳。

“哎呀,你说,公主会不会已经知道我是巫师的女儿了呢?”

离清半拉半拽地让隐岚再次坐下,再度将玉人儿拥进怀里,轻声责怪道:“你呀,也太是一惊一乍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隐藏得很好。估计就连雪域之王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呢,那三公主又不是神,怎会知晓呢?”

隐岚松了一口气:“那倒也是。”复又歪头补充道:“就算她知道了也没关系,好让她明白明白我的苦心。”

听着隐岚孩子气的话,离清笑了笑。明媚的眸子里却是含着些深意。听着怀里的玉人大倒苦水,他浮躁的心也渐渐静了下来。

“王上知道我的身份,却从来不找我说话。我想着大抵也是担心王宫里耳目众多,怕我暴露身份吧。每次禀报近况都是这般偷偷摸摸的。若非如此,平日里难得见到父亲一面……”

“白日里服侍着三公主倒也不苦,这么多年来也是习惯了。我早已把她当做了妹妹看,可她却是硬生生地把我拒之门外……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事儿不怨她,是我们把她压抑得太狠了……”

“看着她跟另外两位姐姐针锋相对我其实挺开心的。她终于成长了。不再是怯懦的雪祈安而是雪域的三公主。可当我看到她据理力争的气势时,却又忽然觉得她好陌生……”

“其实我也知道,父亲是爱我的。可是他更爱的应该是雪域吧。”

最后一句话倒是拉回了离清的思绪,他听出了隐岚这话中的落寞,心里也是酸楚。其实他又何尝不知,他的父王……许是跟雪默一样吧?深爱着自己的子女,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隐岚是幸运的,早早便明白了这一切。可惜他却是错过了。明白得太迟,再也没有回头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