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密约未婚妻

第261章 大结局 希望在人间(1)

回到家时,夏润南正收拾一家人的脏衣服往洗衣机里放,一边忙着一边听音乐,挺轻松的。她和池天放这才结婚,容悦怡说什么也不让他两个搬出去,非要在一起过一阵子再说,何况她这个做婆婆的一向很开明,做事不拘小节,虽然住在一起,但夏润南一点不觉得受约束,这几天不用上班,她就收拾收拾屋子,和容悦怡一起做饭,婆媳两个有说不完的话,相处得那叫一个融洽。

“润南,我回来了,”池天放还真是个标准的归家丈夫,一边挂衣服一边打招呼,听到屋子里很安静,他一笑问,“妈不在?”

“买菜去了,”夏润南也还他一笑,“本来我要去的,可妈不让,说外面太冷。真是的,她难道就不怕冷吗?”

“刚找了你这么个贤惠的儿媳妇,她心里火热着呢,不冷。”难得啊,“狼总裁”也懂幽默,看来跟夏润南在一起,他确实改变了很多,用岳不凡的话说,他现如今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夏润南了。

“还说这种话?”夏润南吃吃地笑,“不怕被人家听见,笑你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让他们说去!”池天放拉过她,一起坐在沙发上,搂着她的肩膀,亲密得不行,“润南,我刚刚去许老家,天恕和天恩说……明天就要回郎村。”

夏润南一愣,“忽”地坐起来,很意外的样子,“明天?这么快?”

“你舍不得他们?”池天放揉一下被撞疼的下巴,苦笑。

“当然!”夏润南用力点头,她当然知道池天放明白她的心,所以不怕他会误会,“天放,你别跟我说你就舍得,他们、他们一旦回郎村,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何况、何况他们还病着,就这样回去……对了,许老找到救郎村人的方法了吗?”

想到明天那个几乎不给人希望的手术,池天放心中大痛,可就算心里痛死,他也只能自己受着,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只要许老研究出方法,就会去救郎村人的。而且天恕和天恩也说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一定会回来找我们!”

“是吗?”夏润南眼里重新燃起希望的火光,“那真是太好了!真盼着那一天快点到来!”她简直不能想像,有朝一日在大街上碰到健康的、跟正常人一样的汪天恕或者霍天恩,该是怎样的一副情景!

看着她满怀希冀的脸,池天放不得不承认,汪天恕和霍天恩做出这个欺骗她的决定有多么的正确!让她怀有这样一个期待,一个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总比让她带着失去他们的痛苦生活要好千万倍!只是,他应该用什么方法尽快适应失去两个好兄弟的痛苦,以免被润南看出什么来?“是,我也希望――对了,今晚我们去许老家,跟他们道个别。”

“好,那你给妈打电话,让她别准备我们的饭,我去换衣服!”似乎迫不及待要见到汪天恕和霍天恩,夏润南没表示异议,跳起来就上楼进了房间。

看着她的背影,池天放心里总算有些许的安慰:就算这些人都要离开他都好,夏润南却始终都是爱着他、一辈子跟他在一起的,他所应该做的,就是好好把握这得来不易的幸福,并且常怀感恩之心,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谓“前人植树,后人乘凉”,也算是他为也许会有的后世子孙积福吧。

晚上,池天放和夏润南知会了父母一声之后就一起去了许家,许老不在,应该是去做各方面的准备吧,当然这一切是不可能让夏润南知道的,许桐乐大概怕自个儿会在冲动之下说出什么话来,所以也躲了出去,许家成了他们这帮人互相道别的临时场所。面对面坐下之后,尽管大家都不想表现得太伤怀,但离别的哀伤之情还是深深萦绕在他们心上,挥之不去,又怎么还说得出话来。

好一会儿之后,还是夏润南受不了这种压抑到要窒息的气氛,勉强笑笑,“好啦,我们不要一派生离死别的样子好不好,天恕和天恩又不是、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只要许老找到救郎村人的方法,你们就会没事是不是,我们还有机会再见的!”

也就你这么想。池天放他们三个同时在心里苦笑,但因为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所以也不会说夏润南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汪天恕点了点头,“对,我们还是有希望的,天恩,我们应该相信许老,不能先放弃了自己,说不定哪一天我们都会借助他的手好起来,到时候就得好好庆祝一下了。”

“说的是,”霍天恩笑笑,“老师的能力我从不怀疑,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就回郎村去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聚在一起!”是的,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等将来到了地下的时候。

大家这都一开口,气氛总算有所缓和,没刚才那么叫人难受了。停了一停之后,汪天恕直视着夏润南的脸,郑重地说道,“润南,我知道我和天恩离开,你一定会难过,觉得少了什么,不过会好起来的。你现在跟天放结了婚,你们就要夫妻一体,对彼此忠贞,天放我是不怀疑的,可我不放心你――”

“汪天恕,你说的什么话?”夏润南这个气,想想又觉得好笑,“你的意思是我会背叛天放?你这――”

“天恕可没这意思,”霍天恩话是这么说,却还是白了汪天恕一眼,当然是嫌他不会说话,“他的意思是说天放哥这么多年才认定你是他的唯一,而且他性格坚忍内敛,无论什么样的苦痛折磨,他都能背负得起来。但你不一样,你外刚内柔,看似坚强,其实比任何人都容易受到伤害,所以,就从我们两个这里开始,你要学会隐忍,学会为了你在乎的、在乎你的人而接受许许多多的苦难,并且一直不要失去好好活着的勇气,这是我和天恩……还有天放,我们对你共同的期待,我相信夏润声也是这样想的,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是不是?”

夏润南怔怔看着他,也许是从来没想过霍天恩会是这样看她的,也没想到他们直到这时候,还在一心一意为她着想,她的目光划过池天放和汪天恕的脸,见他们跟霍天恩是一样的表情,就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阵发酸,眼前也变得模糊,却咬着牙不哭,“我……会……”

“那就好,”霍天恩立刻无比欣慰地松了一口气,见她要哭出来,立刻挑高了眉,“喂,喂,才要说会坚强的,你不是要哭给我们看吧?”

“才没有!”夏润南哽咽着,用力擦泪,“我……我才没有……”

“好了,天恩,你就别逗润南了,”汪天恕深吸一口气,到如今这个份上,他也没有什么话再对夏润南说,“润南,明天我们就会回郎村,天放会送我们到罗森孤儿院,那里你不能去,就在家等着好了。还有,今天之后,我们不会再和你联系,明天也不跟你道别,今晚……就当是永别好了。”

知道他们是不想自己难过,夏润南还能说什么?“我知道了,你们……要保重……以后……希望还有机会再见面……”

但愿吧。汪天恕和霍天恩心里同时闪过这三个字,可这再重逢的希望,实在渺茫……

几个人去外面的小餐馆随意吃了顿饭,再返回许家时,已经快十二点了,可因为天亮之后就会是永别,所以谁都不先开口说离开。霍天恩打开了许桐乐的电脑,随意点了些歌来听,也算是为了让这气氛不要太过悲哀吧,池天放也跟着他进去,坐在他身后,看他并不熟练地打游戏。不大会儿,一首经典的老歌缓慢地响了起来,“……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你希望我起来越温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客厅里的汪天恕突然一笑,“这曾经是我的梦想。”

“什么?”被他这没来由地一句话说得莫名其妙,夏润南挑眉,做了个询问的表情。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汪天恕嗓子略略沙哑,说出这句歌词的时候,更是带着无限的憧憬和哀伤,动人心弦,“我曾经幻想过,如果我能逃过这一劫,好好地活着,就一定要找一个喜欢的人,和她背靠着背坐着,听听歌儿,说说各自的心里话,那真的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可惜,现在看来,这对我而言是一种奢望,我只怕……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夏润南心中大痛,如此简简单单的愿望,在汪天恕这里,真的只是一种奢望吗?想着明天的永别,想着他唯一说出口的这个愿望,她忽然转头看着他,“我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