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7章 追踪(156)

所以,拐走芽儿重要,保住她们的小命更加重要!这邪狼君还真是卑鄙,斗不过她们居然搬救兵?这样的男人真该好好的鄙视一番!反正来日方长!她们一定要将芽儿拉进她们的同人女协会!

但是,四人不由好奇地抬眼望着她们大哥身后站着的那个一脸冷凝的女子,这个女人是谁?好,好邪恶哦!

四女回头对着紧闭的房门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消失在视野之内。

絮悠然的双眼带着淡淡的忧郁看着那张紧闭的房门,清然的笑意缓缓勾起,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叹溢出喉间。

“恨棉,现在还想报仇吗?看着这么幸福的画面,你忍心毁了吗?但且不说你不会是他的对手,只是这么美的一切,你忍心毁了吗?”

恨棉一脸复杂的盯着那紧闭的房门,再回头看看这美的不似人间的一切,低低的叹息,转身,飘然离去。

“生了,又生了,是一个好可爱的小姐呀!龙凤胎,是龙凤胎!”

围在黑曼阁外的众人齐齐的欢呼,房内,芽儿轻轻叹了口气。心里感慨,还是女儿比较贴心啊!没怎么折磨她就出世了,简直比那个可恶的儿子好了不知多少倍!

芽儿虚弱的抬眼看着满脸笑意的大魔头,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现在的大魔头哪里还有当初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影子?现在的他是一个平凡的男子,她的夫君,他们孩子的父亲!

“芽儿,芽儿,谢谢你!”

将孩子交给小涵和稳婆,凌池霄紧紧握住芽儿的手,眼中的感动自是不用说,现在的他们是多么幸福,远离江湖的纷扰,拥有自己的天空。在无花境里,没有悲伤,没有血腥,没有仇恨,有的只是幸福和天天的欢声笑语。

“夫君,芽儿,现在好幸福好幸福!”

难道前方有什么问题?芽儿不禁顺着凌池霄的视线看了过去。

瞪眼睛,皱鼻子,再揉眼睛,回头再看大魔头夫君,他还是那副表情。芽儿皱眉,见鬼了不成?

“那个,夫君,你究竟在看什么?”

凌池霄低头看她,见着她冷的瑟缩着身子,心疼的将她拥进怀里,暗暗使出内力温暖她,原本有些寒冷的身体慢慢变暖,芽儿忍不住笑开了眉头。

“我们走不进去的,这里被设了幻阵!除非设阵者的允许才能够进去。”

芽儿一脸的郁闷,那要是连紫御一辈子不来,他们岂不是都进不去了?

小涵忍不住皱眉,这么寒冷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来,连紫御做什么这般小心!没阵的话,他们进去看看就可以走了,也不需要在这里忍受这天寒地冻之苦啊!

“芽儿,想不想见你的娘亲?”

芽儿静默了一会,看看凌池霄又看看有些瑟缩的小涵,缓缓的摇摇头,有些遗憾的笑着。

“即使见了又如何?徒增心伤罢了。虽然我没有见过娘亲,但是她一直都在我的心里,所以夫君,回去吧!回我们的无花境!”

凌池霄叹气,拥紧了她,知道她的心里其实很想,但却担心他们冷。

“芽儿,等等吧!再等等,如果天黑之前还等不到,我们就回去!”

芽儿紧紧偎进他的怀里,有些酸楚的点头。看向天山之极,眼睛带着淡淡的愁绪。若是见到了娘亲,却是冰冷的,那么她的心里会是怎样一种感觉?自小她便对娘亲有着诸多的幻想,爹爹口中的娘亲总是那么美好。

吭的一声,芽儿身体不禁一阵颤抖,凌池霄身体迅速紧绷,紧忙的回头看向身后。芽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那个忽然出现的男人,四五十岁的年纪,斑白的长发在寒风中颤抖的飞舞,污损的衣衫让他显得有些狼狈,仓皇的眉眼竟显得如此焦灼。

心里有些闷堵,芽儿抓住凌池霄衣袖的手不禁紧了紧。他,就是连紫御吗?她真正的父亲,曾经的望月国皇帝?芽儿眼中闪着复杂的光芒,如今这个苍老,惨白,落魄的男人竟是那个传说中无情狠厉的望月之王!

连紫御怔住,痴楞的看着芽儿,心中一阵剧烈的疼痛流过,那副容貌分明就是绯月啊!难道绯月已经复活了吗?身形有些晃悠,眼中干涩的难受,惨白的双唇颤抖着,连紫御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的心紧缩的难受。

但是他很快便清醒了过来,看着芽儿紧紧依偎的男人,看着她隆起的明显的肚子,已经明白。这个女孩应该就是绯月和萧文清的孩子吧!连紫御笑的有些怆然。

现在他没有太多时间管这些事情,他必须快些赶到绯月的身边,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绯月的身边,喂她吃下流星花种,为她解除体内依附十八年之久的至寒冰蟾!晚一步,绯月便再也不会醒来,他再也看不到她纯真含笑的面容。

连紫御眼神复杂的看了芽儿一眼,直直的绕过他们,朝着天山之极走去。经过芽儿身边的时候,忽然被一双瘦弱如玉的小手拉住。芽儿紧紧地抓住连紫御的衣袖,有些畏惧的偎在凌池霄的怀中,在他的身上汲取力量。

“请,带我一起去,我要见见我的娘亲!”

看着芽儿极像绯月的脸,以及她眼中的坚毅,连紫御竟发现自己连一点拒绝的能力都没有,望了芽儿身后一脸冷寒的凌池霄,连紫御心情复杂。他早已知道芽儿嫁给了邪狼君凌池霄,也明白他便是当年那场灭门案唯一逃出生天的凌家之子,他同父异母兄长的孩子!

同类热门
  • 魔妃压邪皇魔妃压邪皇情满芳樽|古代言情他们,一个是恶魔天使,一个是邪肆美皇,他是她蓄谋已久的猎物,反扑计划的目标,她是他一气之下封的妃子,却遭到被压的命运,发誓雪耻,斗来斗去却发现,被她扑倒的感觉……竟有股异样的刺激。
  • 傲世魔女傲世魔女潞浠|古代言情单纯小乞儿,本该无忧无虑地生活,因为遇上他,一个自幼被认定为孤煞七星的男子,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女降世,魔女相随,江湖动荡。不料真相揭开,她竟是至女和魔女的双重结合体!一次惊变,魔女现世,江湖,又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 替身公主替身公主会笑的风筝|古代言情她,一个一出生就神秘失踪了的公主,身上带着一个巨大的迷团,却不幸陷入了一个又一个阴谋。为了弄清楚自己身后的黑幕,她用超人的毅力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灾难,一个被她深爱着的男人,一个满腔只有仇恨的骠骑将军,十二年的苦苦寻找,当与她相见的那一刻才发现,他们之间竟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 神之羽翼:别惹狂傲穿越女神之羽翼:别惹狂傲穿越女泪落满滢|古代言情〖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喜误入〗她,来自二十一世纪,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所没有的时代,不能再见到父母已经很悲催了,竟然还让她遇到那么难搞的美男子,是一个还好,有必要这么多么?难不成她今年桃花运翻天了?一个对待别人冷漠至极的美男子,却对自己非常温柔,他貌似不是人类!……一个邪魅至极,冷血至极的男子,她一再触碰他的底线,却从不生气……这两个就算了,后来还来了一个那么那么美的帅锅锅,哇咔咔咔,她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运,只可惜一女只能嫁一夫,老天爷哇,可不可以通融一下下,全部收进囊中带走好不……
  • 红颜无色红颜无色余雨顷禾|古代言情一个躺在破庙里等死的少女,一只在追击中无路可逃的蝴蝶。莫名捡回一命的少女,却要背负成为药物的枷锁,人生无望,心也逐渐冰冷沉默。莫青璃重回人世,努力寻找救治自己的奇药,寻找打开心门的钥匙。用沉静与执着开辟出属于自己的自由天地!
  • 内定太子妃内定太子妃莲妖|古代言情一场庙会,一场偶遇,一场错爱,毁了她一世幸福,新婚之夜,他将她送上情敌的床,只为换取一世荣华。一夜蚀骨强欢,一杯合卺酒,她命丧西天。再次睁眼,重生三年前,她不再为爱沉沦,决定重头来过。请看重生后的她怎样教训恶奴刁仆,斗虚伪姨娘,惩恶毒庶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断袖王爷乞丐妃断袖王爷乞丐妃璃华|古代言情她丑陋,她低微,她甚至不堪到那样的地步;他高高在上,俊寿无涛,骄傲蛮横。虽然知道遥不可及,可是她仍旧卑微地爱了,飞蛾扑火一样,明知道最后的下场都是一样的。他们之间横着的那三尺距离,究竟是她打破了,还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遵守呢?
  • 重生之王的冷妃重生之王的冷妃淳于洛|古代言情她是相国府最得宠爱的千金爱女,却连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死于最心爱人之手,再次醒来,她重生到了自己十二岁,自己尚未与前世心爱之人相识,一切还都未开始,这一世,且看重生归来的她如何报仇雪恨,掌握自己的命运,并且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归宿。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歌尽桃花画尽风歌尽桃花画尽风古语楼|古代言情一生有万念,而定平生善恶者,数念而已;一生历万事,而定平生功过者,数事而已;一生破万卷,而使平生名道者,数卷而已;一生遇万人,而平生知己者,寥寥数人而已。在寥寥数人之中,可有那么一人,与你“焚禽煮酒论英雄,歌尽桃花画尽风”?魏晋之后,周、齐、陈三足鼎立。周朝武阳王宇文风出使南朝陈,因缘际会,在武陵源内结识画痴女子洛清秋,同时却被齐国刺客刺杀,后因兰陵王介入,牵引出一段恩怨情仇。宇文风与洛清秋因缘际会,三遇三分,在征伐权谋中,两人究竟是敌是友,在风云乱世,又将何去何从?小说以宇文风和洛清秋三遇三分的际遇为线索,刻画南北朝乱世里一个纯美浪漫、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
  • 劫尘因缘传劫尘因缘传冷若梅|古代言情"黄三袅赶紧伸出玉指堵在林定郎的嘴上说:“官人,我相信你。”她说着端起酒杯,另一杯递给了林定郎,纤纤玉手绕过了他的手,柔软的胸脯贴了上来,又一阵香气撩拨了他的心扉,他心里的小鹿再度狂跳起来,全身上下仿佛着了魔,某处神秘的地带开始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