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代言情饿魔狼君

第226章 追踪(155)

抱着走路不便的芽儿,凌池霄施展轻功飞跃而上,一路上借着助力点,倒是很快很稳的上了天山之极,好在芽儿虽然是个孕妇但体重却很轻,让凌池霄不至于太辛苦。小涵就没那么轻松了,她的功夫和凌池霄差的可就十万八千里,即使没抱着一个孕妇仍旧飞的有些吃力。但勉勉强强也算到了天山之极,晚了半个时辰。

凌池霄将芽儿放下地面,告诉她如果觉得冷一定要和他说,他好用内力为她取暖,芽儿窝心的心了,便拉起他在天山之极上走了起来,想要寻找安置她娘亲的地点。芽儿倒是佩服连紫御,真不知道他当年是怎么将娘亲抬上来的。一般人和一般的毅力都是做不到的。

走了好久,芽儿忽然发现自己仍是在原地转悠,有些莫名奇妙的回头看着凌池霄,发现他正眉头紧锁的看着前方!难道前方有什么问题?芽儿不禁顺着凌池霄的视线看了过去。

一声凄厉的长鸣过后,芽儿一把拉过放在她的脸上不停为她擦汗的大手狠狠的咬了下去,凌池霄只是闷哼一声一张俊脸顿时变的青绿,但是却没有将手收回,任由她咬着。

芽儿的想法是:要痛大家一起痛!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只她一个人鬼吼鬼叫也太丢脸了!

但是狠狠咬了半天也不见凌池霄再发出一声声响,芽儿只好无聊的松开嘴。稳婆看着那只被咬过后有些血淋淋的手,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这家的男主人还真是够带种的!

“夫人,再用力一些,马上就好了,来,深呼吸,用力!”

芽儿早已经痛到麻木了,大脑跟着稳婆的指令动着。心想这生孩子还真不是人干的事,以后,她再也不生了。虽然她原本打算多生几个的!

“夫,夫君……我,我不要再生了,打死我也不要了……呜呜……痛死了啊……”

“好好,不生,咱们不生,够了已经够了!我不要孩子,我只要你就好了……稳婆,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凌池霄愤怒的大吼,手脚冰凉,他杀人的时候也没这样过啊!看着芽儿快昏厥的样子,心里一阵一阵紧缩的痛。如果知道生孩子这么难过,他宁愿不要孩子!芽儿无力的惨笑着,神智有些不太清醒。

“夫,夫君啊!那,那也得先把肚子里折磨人的东西给弄出来啦!他们可真是意志力坚定啊……”

“不要说话浪费体力!集中精神啊!”

“啊——”

“出来了,出来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啊——”

在芽儿的惨叫声和稳婆兴奋的欢呼声中,那个折磨人的臭小子凌泽宇就出世了!后来芽儿回想起生孩子这件事,每每想起来都会痛骂凌泽宇一番,说他是一个专门折磨人的小魔王!将她折磨的是那个死去活来啊!

芽儿心神俱疲的舒了一口气,总算解决掉一个了!凌池霄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稳婆递来的小胖娃娃,虽然皮肤有些皱皱的难看,但还是让他从没有大笑过的俊脸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芽儿眯着缝的眼睛觑到了,亦是笑的满足,看到大魔头这么开心的笑,总算值了!

小涵看见主人那个笑啊,当下就傻住了,主人原本就是倾国倾城的容貌,这一笑啊,真是天地失色了!

小涵心里感叹,不知道绝色无双的芽儿小姐和倾城倾国的大魔头主人生的宝宝会是个怎样的颠倒众生?

没清闲多少会儿,芽儿忽然扬起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将众人沉浸在幸福中的魂魄都给拉了回来。稳婆顿时又忙活起来,小涵则继续去烧热水,凌池霄则抱着小小凌池霄手脚慌乱的安慰着芽儿。而在黑曼阁外的众人也不由得绷紧了神经,四位风家小姐彼此互掐着来缓解心中的紧张。

“呜呜……我可爱的芽儿,为什么她的苦难还没有结束?”

风三小姐风飘香狠狠的饮泣,美好的眼睛此时像只小兔子。

“那个,那个凌池霄真是可恶!这更加坚定了我要把芽儿拐走的决心了!坚决拐走芽儿!”

风大小姐风飘舞拿出一只黑色的大旗高高举起,一脸的坚决。

“呜呜……是啊,芽儿真是太可怜了,你听她那凄厉的惨叫声,叫的我那个心哪,一抽一抽滴!”

风四小姐风飘云捂住自己的心口,生怕芽儿再一个凄厉的叫声就把她的心给叫出来了。风飘飞一脸冷凝的看着众人,大踏步的冲向前,幸好其他人反应过及时的将她给拉了回来。

“六妹啊,你这是要作甚?”

风飘飞一脸肃杀的看着众人道:“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再废话一会大哥就杀来了,我们说再多的废话都是没用。所以在大哥赶来之前将人给劫走!这多省事!”

“哦?哼,没想到我的六妹还是个江洋大盗呢!连劫人这招都想出来了?不知道我这个风门门主该用什么惩罚来招待我们的女中豪杰?”

风家四位美女顿时石化!一看到来人,主厨大叔一脸激动地冲向前。

“絮公子,您终于来了,主人让我在此等候,说见着你让你立刻将这四位小姐带走,不然等他自房间出来会立刻要了这四位小姐的性命!”

主厨大叔恭敬的作揖,然后退下。絮轻轻点头,一双细眯的眼眸冷冽的来回打量着四个做贼心虚的女子。

“你们真是大胆!看回去怎么收拾你们!还不给我快点退下!”

四位风小姐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咽了咽口水,急忙的退下,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她们家的大哥是什么人她们会不知道啊!杀起人来根本不用动手,一个眼神就能弄死你。跟邪狼君凌池霄比起来差不了多少,只是邪狼君杀人的场面她们没有看过,但是她们大哥杀人的场面,她们可就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