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代言情胭脂泪

第255章 大结局缘起缘灭(5)

他们说,南国皇帝只有这一位皇后,因为曾经有一个人告诉他,她只要属于她自己的那一个。

那一夜,南国太子风轻尘变得癫疯,神志不清,南国当今的皇帝很是照顾他,将他安置在一个僻静的院子里休养,只是他每每看到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总会扑过去“蝶舞蝶舞”的叫,惊得院子里的服侍他的女子不敢再穿白衣。

自有战神之称的将军花无涯重伤痊愈后,告老还乡,从此杳无音信。

没有人记得那晚那个那个一直站在屋顶的白衣老人去了何处,一个经历过此事的士兵回忆说,那晚他看到老人脸上本来平滑的皮肤,突然长满了褶皱。他说,他的身体是老的,那晚过后,他的心也老了。

翠绿环绕,紫烟敛敛,莲叶田田。

翠绿山丘上,堆了一大一小坟头,坟头前是简单的木质碑,那墓碑似是经过岁月吹打,变得沧桑,坟前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仔细去看还可以依稀辨认出上面的字迹,大的那个刻着四个字,似乎是:“寒叔之墓。”而小的那一个却有五个字:轩哥哥之墓。

经常饿肚子的小乞丐每月都会来这里偷偷吃墓地上的食物,却从来没有见过给这一大一小的坟清扫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日,他偷偷藏在草丛里,想看个清楚,却见远远的驶来一辆朴素马车,那马车不算华丽,却格外的引人注目,因为,那马车里时不时会传来欢乐的笑声,有男子的低沉,有女子的娇柔,也后孩童的天真。就连撵着马车的车夫,脸上也是洋溢着笑脸,让人忍不住也开心的笑起来。

那马车缓缓在不远处停下,这时,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从马车里优雅的跳出来,白衣轻飘,乌发飞扬,嘴角含笑,目光柔和,他笑着跳开车帘,似乎在于里面的人说话。

小乞丐从来没有见过长得那样俊美的男子,小时候他学过一个叫倾国倾城的词语,他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来形容那个男子,直知道那个男子俊美的让他手中的馒头掉在了地上都不自知。

接着他又看到马车里缓缓伸出一只白晰柔美的纤手,吹弹可破的肌肤再让光下闪着淡淡的金色光芒,让他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然后他便看到了那双手的主人的容貌,目瞪口呆的看着,脑中只有两个字:仙女!

仙女扶着男子下了车,笑着看向车里面,小乞丐好奇的看过去,却见里面陆续下来两个小孩子,一男一女,个个粉雕玉琢般的俊美可爱,小乞丐呆了呆,怀疑自己看到了神仙一家下了凡。

一家四口齐齐走到了那两个坟头前,女子牵了男子的手,神情安详,不见丝毫悲泣,却是十分的尊重,就连他们身旁的那连个小娃娃也安静的呆在一旁,嘟着嘴不说话。

小乞丐隐约听到那女子在说话,不由往前凑了凑,用手放在耳后,想听清她在说什么。

那女子声音柔美悦耳,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只听她说:“无痕,你觉得寒叔和轩哥哥会不会遇到。”

男子微微一笑,揽住女子的纤腰,溺宠的开口:“你还在为他们的死耿耿于怀么?”

女子神情一黯,淡淡道:“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为我而死。”

男子叹了口气,将她拥得更紧,安慰道:“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也许他们现在更快乐。”

女子神情又是一黯,迟疑道:“寒叔用他的性命治我身上的伤,只怕没有转世了吧。”

男子也叹了口气,缓缓开口:“他以他自身性命为咒来救你,本就违反了应有的顺序,就像以前我去求他把你带回来一样,他才两世苍老,不过,我觉得他应该很满足了吧,毕竟他封印在你的伤口上,有时候我想想都会嫉妒。”

女子脸色一红,瞪他一眼,恼道:“不会说些正经事么?”

男子情不自禁的拥住她,笑道:“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分离三魄游离,却不立即去找你么?”

女子白了他一眼,仍是奇怪的问道:“为什么?”

“七魄去投胎。”他握住她的手笑起来,那三魄自然要等你长大了才带你回去,不然岂不会和寒叔一样,你老了,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到时候我要娶个老婆婆回去么?

女子脸色一红,又恼又羞,瞪他道:“老婆婆不行么?”

“行,怎么不行!”男子笑起来,牵了她的手笑道:“走吧,以后我们不来了,他们会安静些。”

一旁站着的一对小人终于忍不住,小男孩蹙起小眉头的看了两人一眼,声音稚嫩却稍显沉稳:“爸,妈,每次都是这样,愿意亲热到车上去。”小女孩也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掌奶声奶气的地说道:“亲亲,亲亲。”

一对璧人脸色均是微微一红,男子皱了皱眉,和方才小男孩一个神情,他脸色凝重的看向女子,问道:“蝶舞,你说咱们是不是该教教咱们的好儿子和好女儿什么叫尊重家长了?”

女子郑重地点了点头,美目在一对小人的脸上逡巡:“是该教一下了。”

小男孩一听,急忙牵了妹妹的手,见她不动,回头看到小女孩不解的看他,恼怒的弹了一下小女孩的脑门,皱着眉头道:“笨蛋,还不走,晚上又该被罚喝妈做的粥了!”

小女孩一听,历时跳了起来,竟比小男孩跑得还快,两个小人一前一后的笨拙的爬上马车,吓得一旁的车夫急忙伸手去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