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快穿之我家宿主太黑了

第129章 铁血荆棘开出一朵花5

“荆棘元帅,您来了。”奥菲知晓凉瀚的到来,早之前就在庄园门口等待,这个时候他已经回了家族的庄园,而不是自己的那个小庄园。

比之前的态度热情了千百倍,“艾菲尔呢,她怎么没来。”

虽然等她的人乌压压一大片,但是里面并没有艾菲尔,凉瀚下马,天已经变凉了,她把狼皮手套摘了下来,扔给了身后的仆人。

奥菲面露难堪,“她,她身体不大舒服,说不想让自己那副憔悴的模样让您看着,便没出来迎接您。”

凉瀚再度压下翘起的嘴角,“是在撒娇吧,埋怨我昨日没来?我去见她。”

把披风扔给了另一个仆人,她加快脚步,直接向里面走去,看样子竟然比奥菲这个主人家对这里更了解。

艾菲尔确实在和凉瀚闹别扭,因为昨天她没有出席她的婚礼而不愿见她,虽然凉瀚对她的态度冷淡,但洛伊好几年的宠溺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抵消,她被洛伊惯的太任性了。

“小公主,你不愿意见我了?”凉瀚的语气有些绻缱,艾菲尔想起了庄园内的玫瑰,曾经洛伊的庄园可以说一片死寂,寸草不生,他不需要没用的东西,那个时候他是如此对自己说的。

她喜欢花儿,喜欢珠宝,向往着那些贵族小姐每日的生活,但在那之后,她不再和洛伊提起。

“没有,我只是不开心你错过了我一生最美的时刻,我打扮的很漂亮,我想等你过来,可是我一直等,一直等,你没有过来,我知道你忙,但还是心里会不舒服,我给你添麻烦了吗?”

不愧是让洛伊沉迷了那么久的人,知道怎么才能让人心软。

其实凉瀚很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如果不是任务的话,她真不介意把人一直宠着,至少知道怎么能让她心情好,这就足够了。

“并没有,是我的错。”凉瀚贴着艾菲尔的脸,亲昵的说,“那你愿意再让我看看你的美丽吗?”

“可是,那些衣服已经穿过一次了。”艾菲尔有点犹豫,最后在凉瀚那双一直注视她的灰色眸子里败下阵来,“那你先出去吧。”

凉瀚退出去,就在门口侯着,身姿挺拔,不像一个位高权重的大公,反而像个骑士,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奥菲眼里满是挣扎。

他走到凉瀚身边,自己的妻子和她关系好,这当然是一件大好事,可是这个时候,就算他想要故作不知,也装不下去了,他们的感情明显不止是亲情。

啧,机遇总伴随危机,就要看人如何抉择了。

凉瀚的衣扣细致的嵌入了红色碎钻,玫瑰精致的出现他身上,这个已经如同灰寂的代言者的家伙,已经不知不觉有了变化。

这一次没了艾菲尔大夸其词那鲜血玫瑰的来历,无人知晓让凉瀚如此沉迷的玫瑰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玫瑰了。

送去的礼物也有很多各色各样的玫瑰,当然,没人能在她的庄园落户。

艾菲尔换好了衣服,奥菲这才发现他的小新娘头发上的发饰,裙摆花边,耳坠……都是有玫瑰的身影,艾菲尔她喜欢自己,这点奥菲可以肯定,不然她也不会在这种情况嫁给他,但是艾菲尔对待洛伊到底是什么感情?

她会抱怨洛伊的冷硬,埋怨他总是繁忙,絮絮叨叨的说很多关于洛伊的事情,他对于洛伊大多数的消息也是从她口中得知的。

在她的描述下,一个冷漠生硬,不近人情,事务繁忙,几乎没有生气的形象就这样在他脑子里丰富立体,趋于真实。

可真正的洛伊,会是艾菲尔描述的那般吗?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传进了奥菲的耳朵里,他看向洛伊,对方向他的新娘走去,抱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头顶有点绿。

奥菲:我只能尽心尽力当个绿色的背板墙。

“小公主啊,你真的很美,天上的星辰不及你眸光,你赋予了这些珠宝新生。”凉瀚往后退了半步,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艾菲尔,小女孩长得确实漂亮,她拉起艾菲尔的手,一个极轻的吻落在了婚戒上,“这是礼物。”

一个小礼盒递给了艾菲尔,里面是一把钥匙,那是洛伊私库的钥匙,不管做什么都需要钱,洛伊这些年不是打仗就是周旋于贵族们之间,所累积下来的财富是一笔巨额。

艾菲尔看着那非常普通的钥匙,脸一僵,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又挂起笑容让女仆把礼物细心收好。

凉瀚在心里叹息,“我今天还要去见君主,就先走了。”

这段时间凉瀚一直都是这样,所以艾菲尔算是习以为常,至于奥菲这个毫无存在的背景板,终于在凉瀚离开后有了存在感,和艾菲尔进到屋子里了。

“嗯,已经解决了,他们太麻烦了,感觉?感觉还好,已经适应了,所以你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呢。”凉瀚敷衍式应付着君主,每次他赶回来都要见他,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特别冷。

洛伊的脸就是因为被他厌弃,然后丢到了地牢里,让人心怀歹意划花了,虽说后来那个人已经被吊死了,但只是一个被丢出来的倒霉替死鬼。

洛伊不可能把这个亏自己吞下去,他被放出来后小心翼翼的在君主面前表忠心,为此直接去了军队,也因此一直没办法查这个。

后来他羽翼渐丰,在军队也成了气候,查到一位横死的贵族之后,线索断了。

之后这件事一直被洛伊挂念,久而久之也成为了心头的一根刺。

“昨天是你身边那个金丝雀结婚的日子,我还以为你对她有意思呢,不过这样也好,你如今也不小了,既然身为王储,那就该娶一位贵族小姐了。”

“我拒绝。”凉瀚态度傲慢,但却没激怒对方,对方看自己,就像是看一个不懂事,在胡闹的熊孩子。

“身份算高的贵女一共就那么三四位,你好好看看对谁有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