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dg视讯是什么

第2430章 爱他就好好照顾他吧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摆在眼前了,不处理也不行啊。第二天李叔给我们的建议就是不管那墙什么流血,不管那阵,压着的是什么,不管那里的脏东西多么厉害,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它不能暴露在阳光下。
  找个大太阳的天气,做场法事,贴上符,然后用八卦镜反照阳光进去,接着就拆了。只要能拆,就不怕那脏东西。
  理论是这样的,接下来,就是一天的准备时间。看了天气预报,我们这大夏天什么最好找,大太阳最好找啊。
  在他们准备好东西之后,阿姨也回来了。我让阿姨带宝宝去游乐场,我和他们一起去了那工地。
  娜娜今天也来了,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裙,那套裙还开着叉,一走路,整条大腿都看到了。我吸引了上次的教训,穿着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脸上照样弄了个透明妆。粉粉嫩嫩的很可爱。
  我以出现,娜娜就说道:“哟,小妹妹也来了。不在家喂孩子了?”
  我微笑着回敬道:“是啊,我和我哥出门,人家还会说我是高中生呢。哪像姐姐啊,谁不知道姐姐是漂亮的骚包啊。”
  娜娜还是保持着那漂亮的微笑,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是站在她身旁那穿着西装的男人拉了拉她,让她别说话。
  小资女人了不起啊,当点小官了不起啊。要比小心眼,比嘴巴上吵架,那全职妈妈绝对是当仁不让的。要知道全职妈妈的生活有多辛苦,多单调。巴不得出来个女人给她说来当消遣呢。那些讽刺打击的话,完全是得到小区里那些上年纪的老太太的真传啊。
  风水先生是不能得罪的,哪怕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跟班罢了。
  李叔这回可是下了本钱的啊。虽然说,政府绝对不会有到法事的发票去报销的,但是他们也绝对有办法把那钱拿出来的。所以李叔的目标是,做大做强做风光。
  看看那,道袍都出来了,香案都出来了。好假啊!
  周围围观了很多附近的百姓,一个个说得玄之又玄的。我就奇怪了,怎么就没个明眼人来跳出来说,这是个骗局,我们生长在社会主义社会,我们要相信唯物主义呢?既然人多,我也就站在观众里了。不去参合这种丢脸的事情。
  堂弟上前帮忙打下手,很快就开坛了。看着他们烧香啊,烧元宝啊,然后活宰大公鸡啊。拿刀宰鸡的是堂弟,他一手抓着鸡,一手拍着急脑袋,小声说道:“叫啊!叫啊!”
  那鸡很不给面子的咯咯几声。他们等的可是打鸣喔喔喔啊。
  一时法事陷入了僵住。我离得近,听着李叔对堂弟说道:“你小子蹲下来,扯着鸡脖子学声鸡叫。然后就一刀咔嚓了。”
  堂弟白了他一眼,也压低着声音道:“你当演小品呢?有这样的啊?”
  “那这还是要演下去的啊。”
  “昨天我就说不用弄这么大的吧。现在怎么办?你学鸡叫好了。”
  “人家都以为我是你师父,哪里有徒弟在,师父自己宰鸡的。”
  “他们都不知道是该谁宰鸡的。李叔,上吧,鸡交给你了。”
  他们两还在低声议论着,那被抓着的鸡,出人预料的喔喔叫了。两人微微一愣,堂弟马上拿着刀就抹了鸡脖子。杀鸡,那堂弟绝对熟练啊。放血就更不在话下了。
  看着一碗血落在了那香案上,堂弟将那只即将要死的鸡,丢进了那残垣断壁之间。李叔拿着那碗鸡血,也走了进去。那房子都拆到半了,整个就是一危房。看着他们进进出出的,我还真担心那楼就那么哗啦一下倒下来了。
  李叔把鸡血在那墙上到处洒了一下,直到碗里的血都撒完了,才出来的。然后就看着李叔将香案上的一块红布拿了起来,在那香炉上熏了一下,递给堂弟。堂弟手脚利索地几下爬上了一旁一辆钩机的力臂上,将那红布绑在了那钩斗上面一点的地方,然后滑了下来。他这招都是小时候爬树练出来的。
  然后堂弟就钻进了那钩机里,我才意识到这是让堂弟操作钩机啊。我知道老家一个叔叔有钩机的,但是堂弟不是才出狱就跟着二叔学风水,然后一年半年这样的,就住到我们家来了。他做过农活吗?他会开钩机吗?
  我远远退到了一旁,万一堂弟失误了,我可不想成为他学钩机的牺牲品啊。
  李叔在那楼前摆上了一地的鞭炮,然后才看看手表,看看罗盘,冲着娜娜喊:“时间没到,再等五分钟。”
  我听着连忙跑到那钩机前问道:“零子,你会开这个吗?”
  零子还在上上下下看着那钩机,没有看我一眼说道:“在老家看他们开过。学过一天的时间。”
  “那你还敢啊。万一一会弄错了伤了人怎么办?”
  零子这才抬头看我一笑道:“我就是意思意思,巴拉下一块砖头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活,工地的人会去做的。得了李叔叫你呢。”
  我转身看去,李叔还真是在朝我挥手呢。丢脸也要去啊。我就这么走向了李叔。
  李叔从他的装备里找出了一面八卦镜递给我,说道:“拿着,站在香案正前面,反照阳光进那楼里。”
  我拿着那镜子,一身的一舒服站在那香案前。就听着围观的有人笑道:“怎么还有女徒弟啊?”
  “不会是那师傅的小蜜吧。”
  “我看是那徒弟的老婆吧。”
  “看年纪还小着呢。怪可怜的,就跟着两个大男人,做这种事情了。”
  尼玛的!我做什么事情了!怎么这话就这么难听啊!眼睛一撇,就看到了娜娜那得瑟的笑啊。
  李叔自然也听到,呵呵笑着对大家说道:“大家误会了,她是那个XX村的风水世家的嫡脉传人啊,厉害着呢。要没她在这镇场子,我还怕那边房子会出事呢?”
  吹吧,真会吹!不过这样周围的人都闭嘴了。毕竟风水先生不能得罪啊。
  看着时间快到了。李叔就要点炮了,我连忙说道:“把炮拖过去一点啊,一会炸到我了。”城市长大的女孩子,放鞭炮的机会不是很多啊。偶尔也是远距离看看罢了。这回最近的鞭炮,离我也就两米啊。我还真有点紧张呢。
  李叔皱皱眉啧了一声,还是往那房子那边拖了一点。我调整好镜子,让阳光照进那房子里。八卦镜上的八卦也因为这个反光,在光线较暗的房子里形成了一个放大的八卦的图案。
  李叔点了炮,堂弟那边启动了钩机,在那炮声中下了钩斗,也是在那炮声中,整面墙轰然倒下。
  成了!我心中暗想着。可是不知道是天有不测风云还是那邪祟作怪,本来没有一朵云的天空,突然就有云挡住太阳了。八卦镜上的反光渐渐弱了下去,鞭炮还在响着,我喊着李叔,可是他却听不到。
  我急了,无不知道这个八卦镜只是他们演戏的道具,还是有着具体作用的装备。现在堂弟离那地方是最近的,万一真有个会滴血的炼小鬼出现的,吓着人就算了,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办啊?
  情急之下,我把那八卦镜放在了香案上的红烛后面。红烛的烛光虽然没有太阳那么炙热,但是红烛毕竟也是供在香案上的,好像法力没有减啊。
  堂弟那边还算顺利,在钩机的巨大威力下,屋顶也倒了下来。堂弟那是一鼓作气,就算鞭炮已经停下了,钩机还在操作着。基本上,那楼就剩下两面墙的时候,堂弟停手了。
  李叔也过来收了我手里的八卦镜,脱下道袍,然后和堂弟分工,在那房子四周打下了桃木钉,然后牵上了红线。让娜娜安排下去,就说这房子就这么暴晒三天,三天之后可以继续工作了。
  本来已经完了的事情,堂弟却认为自己表演的戏份少了,让我拿着桃木剑去插那个被绑着的布娃娃过来,说是烧了。
  我拿着他的桃木剑小跑过去,而他呢,就在那准备着酒,还有他那早就写好的会燃火的符。嗯嗯,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啊。他能在人前炫的,也就那么一招。
  可是我跑到那原来摆着阵的地方,惊住了。今天我们来得早,一来就准备法事,也没有到对面这个阵这边来看看。那地方,除了地上还有一些香梗之外,布娃娃不见了,三个碗也不见了。
  现在楼已经倒了,那个布娃娃和碗的作用也应该结束了吧。那么谁会拿走那个呢?
  怕引起人们的恐慌,我悄悄回到了那场地,在堂弟身边小声说道:“娃娃和碗都不见了。”
  堂弟愣了一下,这架势都摆出来了,总不能就这么收回去吧。所以堂弟还是那么帅的燃了火符。把那火符丢进了红线圈里。引来围观人群的一阵惊讶地倒吸气声。
  完工了,收拾东西吃饭去。当然吃饭是娜娜请客的。就在那附近的一家挺上档次的酒店吃。
  一大桌子人呢。什么拆迁办的就好几个,还有那工头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