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韩国快3app下载

第4811章 迷茫的少年

陈敏湘现在因为学琴的缘故,大概每隔三日才会和众人一道上课。大概是真的喜欢学琴,每次来学堂讲到练琴的事情总是眉飞色舞。
   盛闵兰觉得自己也应该热爱这些玩意,因为科学与艺术是相通的。但是不科学的是她对这些东西好像缺乏兴趣。当然了,为了不在一众咋咋呼呼的小女孩之间显得特立独行,在听到“顾先生简直是谪仙一般”“顾府的长亭非常精致”这样的话的时候盛闵兰也会配合露出惊叹的表情。
   这样的表现大概取悦了陈敏湘,这个小姑娘对盛闵兰重新变得热络起来,下学的时候三次里几乎会有两次会跟她一起去丁香院玩玩。
   “三姐姐,你能让春杏帮我做只书包么?”陈敏湘跟盛闵兰聊了一阵顾府的点心特别好吃后突然拉着盛闵兰的袖子央求道。
   盛闵兰本来就在走神,陈敏湘突然转变画风盛闵兰差点没反应过来。
   “书包?”好在盛闵兰到底听见了两个字。
   “嗯,我想送只书包顾家哥哥。”陈敏湘有些害羞地笑了笑,“夏露也会做,但是她的手艺不如春杏好。”
   盛闵兰看着陈敏湘难得扭捏的样子,心中一排卧槽刷屏而过。这妥妥的一副给心上人送东西的模样简直让人无力吐槽。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陈敏湘今年才八岁吧,连十岁都没有就知道给小男孩送礼物这科学么?
   盛闵兰纠结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助长这早恋的不正之风。
   “三姐姐?”看盛闵兰又在发呆,陈敏湘有些着急。
   “哦,可以的。”盛闵兰答应了。因为她刚刚发现她也只是陈敏湘的“十岁”的姐姐而已,上面家长老师一对,早恋这种事显然不归她管嘛。
   陈敏湘如愿以偿,笑容越发甜美了。只是知道陈敏湘的目的以后,盛闵兰怎么看这个笑容怎么觉得牙酸。
   盛闵兰回去把这事和春杏说了,倒没提顾家少爷这事,只说是陈敏湘想要只书包。她常见的人顾家少爷只有一位,那就是这顾长安,盛闵兰有种预感陈敏湘说的可能就是这位。
   春杏正好有空,也没扭捏就答应了:“不知道四小姐这书包是自己用,还是送人,若是送人,对方可有什么喜好没有?”
   盛闵兰有点傻眼,她怕陈敏湘面子薄,也没细问。她想了想道:“你按着我的身量来做就成了,是男孩子用的。”
   春杏也没觉得奇怪,府里和陈敏兰身量一般高的也就是陈敏思,她想着陈敏湘可能是要送给陈敏思的。
   “春杏,你再做一个琴套,也用牛皮做,不用好看,结实防水就行。”盛闵兰想了想又吩咐道。
   春杏有些不解,不过自家小姐难得提什么要求,想来是有用处的,她也就没再追问。
   盛闵兰上一世是没来及有孩子,这一世还没到时候,不过现在她是着实体会了一把当家长的心情。不让送怕陈敏湘不高兴,让送吧,这年代是又有女诫的。虽然七八岁说什么私相授受简直是扯淡,但是这个时代的规矩就是如此,女孩子可不好随意送东西给无亲戚关系的男性,就算是送给表哥什么的也都得悠着点,何况顾家这非亲非故的。
   不过她是谁啊,是聪明机智勤劳勇敢(倒霉催)的穿越女啊,解决这件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送给男朋友,哦,不,男孩子不行,但是送给老师还是可以的嘛。既然是学琴,送个琴套给老师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古代自诩是**才子的各位好像都很喜欢在荒郊野外摆pose,弹弹琴什么的,有这个琴套,就算风再大雨再大也不会用问题哦。(琴套:请叫我装13小能手)送琴套的时候顺便送老师的侄子一个书包,也就不那么打眼了,这就叫尊师重道(学习恋爱两不误)啊。
   不过陈敏湘这货显然不太能理解盛闵兰的苦心,看着朴实无华的琴套,无论如何也不肯拿去送给自己老师。
   “先生仙人一样的风姿,怎么可以用这么丑的琴套。”陈敏湘撇撇嘴,“等过几天我叫母亲寻一个好的,再送给先生。”
   “这只琴套防水。”盛闵兰耐着性子解释道。
   但是这个理由完全没法打动陈敏湘。
   “三小姐,奴婢听说顾先生是位名士,生性最是放达,若是寻常人,自然喜欢精巧华贵的器物,但是顾先生想来不会如此。”夏荷闻声出来劝道,“这只琴套外表质朴,且十分实用,奴婢想顾先生肯定会喜欢的。”
   陈敏湘立刻被说服了。盛闵兰有点幽怨地看了夏荷一眼,早知道这样说陈敏湘就会答应她就不需要浪费这许多口水了。
   夏荷轻轻笑了笑,拿着琴套送陈敏湘出了门。
   “小姐,四小姐要的书包不是送给四少爷的么?”春桃看两人出了门,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是送给顾先生的侄子的。”盛闵兰毫无心理负担地回答道。
   春桃点了点头:“奴婢还以为是四小姐送给外人的,若是这样小姐帮她便不太妥当了,免得夫人知道了还以为是小姐唆使四小姐送的。”
   盛闵兰看了春桃一眼,嘴角抽了抽:“春桃,你什么时候说话也学会拐弯抹角了?”
   春桃眨巴着她的大眼睛,一脸纯良道:“小姐,奴婢没有啊。”
   “那现在怎么办,已经帮她了。”盛闵兰一脸光棍道。
   “夏荷领着四小姐往西边走的。”春桃突然没头没脑地说道。
   “西边怎么了?”盛闵兰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遇到这种事情似乎都不够用,连蠢蠢(?)的春桃的思路都跟不上。
   “春喜打那边来的时候看见夫人正在那边散步。”春桃笑嘻嘻道。
   盛闵兰恍然大悟。两人拿着大包小包的,小李氏见了肯定会问,既然是正好撞见,她们也不算告密,陈敏湘会体谅她们。小李氏看着那个琴套的份上不说承她们的情,至少也不会怀恨在心。而且这也算间接把陈敏湘“早恋”的事情和小李氏报备了,以后若是出了什么问题盛闵兰也不用冒险给担着了。
   “这是谁的主意?”盛闵兰故意阴着脸问道。
   春桃一愣,小声道:“是奴婢的主意。”
   盛闵兰冲上去捏住春桃的脸:“春桃,你什么时候这样聪明了!”这不科学啊!
   夏荷聪明是公认的,如今春桃也是这般厉害,这让盛闵兰感觉的自己的智商正深受挑战。
   春桃这才知道盛闵兰刚刚不过是开玩笑,便大着胆子一边笑一边躲:“奴婢一直这样聪明啊。”
   盛闵兰被这熟悉的话语堵得一愣,又没事人一样和春桃打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