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学 ea视讯注册平台

第125章 于文娟 沈雪 伍月(十八)

第 30 章 遭遇恶梦的龙三夫人
   凤宁使劲的想着,脑子里却还是搜寻不到半点关于爹娘的记忆。但那凤夫人的脸她是熟悉的,她想,这是因为她与她有五分象的缘故。
   那凤夫人转头看到凤宁,立时笑开了颜,走过来温温柔柔地一把抱住了她喊道:“凤凤,你可算是回来了,娘都快担心死了。”
   凤宁有些拘谨,不知该怎么答,于是只得道:“我没事。娘别担心。”
   凤夫人放开凤宁,拉着她上下仔细地瞧:“还好,还好,没事就好。”一旁的凤卓君咳了一声,对妻子道:“阿俐,别吓着她了,过来坐吧。”
   乔俐揉揉眼睛,拉着凤宁过去:“那是,那是,看我太高兴糊涂了,我都忘了凤凤病了,不记事了。”
   凤宁回头看了一眼龙三,他点点头,她便跟着她娘过去坐了,还喊了凤卓君一声“爹”。凤卓君连声应着,看得出来也是颇高兴的。龙三与龙二对视了一眼,也过去坐下了。
   大家都不说话,龙二忙着喝茶,龙三看着凤宁,乔俐和凤卓君也盯着凤宁看,最后还是凤宁开口了:“爹娘怎么会来?”
   “我们想来看看你,到了这听说你得了不记事的病,又听说龙府遭劫你跑了出去,好在贤婿找到了你,我们就在这等你们回来。”乔俐笑着解释,还温柔的替凤宁抚了抚鬓角的碎发。
   凤宁这下心里暖暖的,再没什么顾忌,她扑到乔俐的怀里撒娇:“娘,我可想你们了,我记不得你们的样子,总在脑子里拼命想,现下总算是见着了,我真高兴。”
   “傻丫头。”乔俐抱着她笑道:“想我们就捎封信来,我和你爹自然就来看你了,你瞧你什么话都不说,我们还道你在这过得好呢。”
   她这话里藏针,龙二脸一沉就要发作,凤宁却道:“我过得好着呢,娘放心。二伯、相公都对我挺好的。”
   龙二讪讪的闭了嘴,闷头又喝一口茶。这边乔俐却是又道:“既如此,娘就放心了,你过得好比什么都强。”
   凤宁心里头一阵感动,果然还是爹娘待自己好啊。她听见乔俐接着说:“你这孩子就是任性,象现在这般与贤婿好好相处可不就好了,别总怕这个怕那个的。”
   凤宁没明白她说的什么意思,只好应了:“是,娘。”乔俐又道:“我和你爹商量过了,不能由着你耍性子,所以我把宝儿带来了,你好好跟贤婿过日子,生的虽是女儿,可怎么都是亲骨肉,贤婿不会在意的,你们都年轻,来日方长,再生个胖小子也是可以的。”
   龙二这下不喝茶了,他坐直了,暗地里踢了龙三一脚。凤宁完全没注意他们这边,她没听懂乔俐的话,可却知道是件极重要的事,难不成,她还有孩子?
   果然乔俐转头一指身后墙边仆人坐的地方,那里有个丫环抱了个安静的小娃娃。乔俐道:“你还记不记得,你生了个女儿?”
   凤宁极缓慢的摇头,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盯着那个孩子,移不开双眼。她听见乔俐道:“当初你回娘家养胎,说要生产完再回来,结果生了个女儿,你说龙家不喜欢,非要儿子。后来把宝儿留给我们,打算跟贤婿说好了,或是再生个儿子后,再回家来接宝儿。可这都两年过去了,你也一直没消息,我们这次来,也是想着不能让你太任性了,孩子怎么都是跟着爹娘的好。你说对不对?”
   凤宁说不出话来,她站起来,慢慢走向那个孩子,心里头一阵阵的发冷。她居然是一个这么狠毒的妇人,她当初是怎么做的决定?她怎么可能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若是夫家容不下女儿,她不把他们揍得满地找牙才怪。她怎么可能因为夫家不喜欢女儿就把孩子丢下了?
   凤宁走到孩子跟前,她正窝在丫环的怀里睡得香。她的睫毛又长又黑,象两把小扇子,小嘴粉嫩樱红,脸蛋圆乎乎的,额头光洁漂亮。她是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啊!
   凤宁觉得眼眶一下热了,泪水涌了出来,她怎么这么这么坏,她怎么能够抛弃自己的女儿。凤宁小心翼翼的伸手触碰,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低声道:“是我的孩子?”
   乔俐回道:“你这傻丫头,当真是不记事了。十月怀胎,痛了一天才生下的,当时候你还抱着她哇哇的哭,这会却一点都记不得了。”
   凤宁又抚了抚那娃娃的脸,小娃娃眨巴了一下眼睛,醒过来了。她睁开眼,看到凤宁,认真看了一会,然后咧着嘴笑了。凤宁又激动又高兴的喊:“哎呀,她醒了,她对我笑。”
   乔俐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笑一笑就把你这当娘的乐成这样,我们宝儿已经会说话了,来,快叫娘。”
   宝儿秀气的打了个哈欠,认真看了看凤宁,奶声奶气地喊了声:“娘……”凤宁高兴的落了泪,这孩子好美好可爱。
   乔俐说着:“你看,她长得可不跟你小时候一个模子似的?眼睛倒是象她爹。”凤宁一个劲点头,她心里被狂喜包围着,她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她和龙三的女儿,那她不怕变猪了,她要带着女儿,好好跟龙三过日子。
   她兴冲冲的转头冲龙三喊:“龙三,你看,我们的女儿,她好可爱,对不对?”可是龙三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他不高兴,不兴奋,没有惊讶,没有生气,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笑容僵在了凤宁的脸上,她的手甚至还伸在半空中准备接过宝儿抱一抱,但她被龙三的反应镇住了。她转头看看宝儿,又转过来看看龙三。她盯着龙三的眼睛,那里面有着复杂的情绪,她看不懂,她不明白,她摇摇头,开口想问,却发不出声音,她发现她不敢。
   她脑子里忽然闪过那夜里龙三说过的话,他说:那件事未经证实,既是未经证实,多说也是无益。
   凤宁一下子觉得全身血液都要冻结了,冷得她直打颤。她偷偷的生了孩子,她找了理由把孩子留在凤家,自己装成没事人一样回到龙府。龙府该是没人知道她有孕,不然早就会拿这事做文章。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凤宁用手捂着嘴,她不敢相信,她一点都不敢相信。
   她两头瞒骗,瞒着龙府,骗着凤家。可是纸包不住火,总有些风声传出,所以龙三说那是未经证实,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有些猜疑。所以他们才会这么不喜欢她,她红杏出墙,她偷物盗宝……凤宁看着龙三的眼睛,一直看着,她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来,原来如此,竟然是如此!
   他怎么可能释怀,全天下的男人都不可能释怀。她现在变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她现在再招他喜欢又有什么用?
   冰冷的绝望充满了凤宁的心房。她真的很喜欢他,喜欢他说话时的温柔嗓音,喜欢他处事的大度胸怀,喜欢他爽朗的笑容,喜欢他无奈的表情,她想和他在一起,想跟他过日子。她都决心改过一切,她都打算从头再来。可是从前的那个自己,竟是一点退路都没给自己留。
   凤宁再也忍不住,闷头冲出了厅堂,她一口气冲进自己的小院,跑进屋里,扑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她恨自己,恨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她恨自己的不贞,恨自己的贪婪,恨自己的狠毒心肠。她还恨自己喜欢龙三,要不是如此,她也不会这么痛苦,她还恨自己与他的心有灵犀,要不是她看着他便明白发生什么事,她也不会如此通透的知道自己是怎样一个恶妇。
   她那么恨,那么恨!
   现在不说龙家,就是爹娘也一定知道她有多坏,他们一定也会对她失望透顶。她失去了所有人的信任和喜爱,她究竟是为什么会把自己弄得如此地步?
   凤宁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只会哇哇大哭,再不会有肩膀给她靠了,那个未经证实的事由着她的娘家作证,当面证实了。
   她再没脸对龙三说别丢下我了,他不会再对她笑,不会再那样温柔的看她。她是个坏女人,是个坏透的坏女人。
   凤宁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直哭得肝肠寸断,直哭得天地无色,在这小屋里,只有她一个人孤独地发泄着情绪。
   凤宁不知自己哭了多久,她再也哭不动,趴在床上发呆,她脑子里空空的,乱乱的,她只觉得既悲痛又绝望,她被恐惧紧紧掐着了心脉。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凤宁不动,她谁也不想见。过了一会,敲门声又起,这次她听到她娘的声音在问:“她是在里面吗?”然后是小青的声音答:“是的。”
   凤宁听见她娘支走了小青,又听见她柔声与爹说:“你别管了,我来跟她谈。”凤宁坐了起来,揉揉眼睛,她荒凉的心总算得到了一些安慰。余嬷嬷曾说过,她父母与她是亲近的。凤宁想她说的一定是对的。看现如今出了这等丑事,也只有父母才会关心她,来探望她。
   外头的人又敲了敲门,乔俐的声音响起:“凤凤啊,是娘,你别哭,先别难过,你病了,好多事不记得了,别着急。你开开门,让娘看看你,娘陪你说说话可好?”
   凤宁擦了擦脸,磨磨蹭蹭地过去把门开开了,她心里有着感动,有着委屈,更多的是无地自容和内疚,她怯怯的喊了声:“娘……”
   乔俐点点头,把她推进屋里:“我们进屋再谈吧。”
   母女俩进了屋,凤宁给乔俐搬了椅子,她正想着该怎么开口好,一抬头,冷不防乔俐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直打得凤宁脸一歪,脸颊火辣辣的疼。她脑袋发懵,听得乔俐恶狠狠的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