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2章 身死魂消

“是啊,我答应过她的。”在墨君焰的脸上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南绯颜身死后,宫陵骆等人应她所求,一把火将一切都烧了个干净,对于这个地方南绯颜没有留念了,墨君焰更是没有留念。

原本他们也打算再给小宇子找一个好去处的,可是说到底小宇子都是皇宫中走出来的人,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安排他。

“墨公子,不如你将奴才也带在身边吧,奴才习惯伺候小郡主了,既然小郡主想再去北漠看看,那奴才也想去看看。”

无论是墨君焰还是宫陵骆都是能明白小宇子的,所以在一把火烧了南绯颜的第三天,墨君焰便带着南绯颜的骨灰以及小宇子上路了,这一路可以看尽世间繁花,她定是喜欢的。

宫陵骆看着这小小的一方院子,心突然就失落了起来,思源太后逝世的消息不可能一直压着,所以在墨君焰他们离开后,宫陵骆将这里的一切痕迹抹去了之后便传信回了皇城。

“皇上!”

“说。”玉英心中微微叹气,其实他们这些一直跟在皇上身边的人才清楚,这些年主子当真是越来越封闭自己的心了。

“墨君焰已经于今日离开了。”

“离开了?!”赵颜钰微微皱眉,他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劲,可却说不上来,那一刻自己的心没来由的有些疼,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

这么想着,赵颜钰又苦笑了一下,如今的自己还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呢。

“是!”玉英看着皇上这般神情,犹豫再三,终归还是决定将传来的消息告知赵颜钰。“皇上,还有一事?”

“不必吞吞吐吐!”

如果不是因为玉英跟了他这么多年,大致他会有诸多不悦吧。

“同墨君焰一起离开的,还有那位身边的小宇子!”

赵颜钰听此眉头皱的更紧了,小宇子一直都是跟在她身边的,应当不会轻易离开的。

“去查清楚!”

“是!”玉英知道,皇上看似很为平静,可那语气中的颤抖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不过在玉英还未完全退出宫殿之时,便有奴才来报,皇陵传来了急件。

皇陵?!

玉英在听到急报之时也立即停下来,看着高位上的赵颜钰。

“呈上来!”因为有陵骆守在皇陵,所以赵颜钰其实大多时候都是放心的,可是等他看到传来的急报之时,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一般。

“假的…假的…”赵颜钰直接将手中的奏折丢到来传报之人的身上。

玉英微愣,这些年虽说皇上在外人眼里皆是杀伐果断,倒是少有像这般样子,皇陵之人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她离开了思源!

玉英觉得不是没可能,毕竟小宇子可一直是她的身边人,可当玉英看到奏折上莫大的一个“殁”字,一时也有些震惊,怎的殁了呢?

这一刻,玉英完全不敢看赵颜钰的神色!

“假的…一定是假的,对,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赵颜钰的动作比玉英想象中的要快。

他就那样不管不顾的离了皇城,皇上突然离宫,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去了皇陵?!”太妃娘娘微微皱眉,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未曾问过皇陵的那位,如今他纳了妃,有了皇子了,自己原本都以为他已经完全放下了,如今这又算几个意思?

“打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奴明白。”

后宫众多嫔妃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然也是神色各异,对于不了解往事之人来说,思源太后在她们眼里就是一个祸国的祸水。

“皇上明明答应过今日陪我赏花的!”说话之人正是得了皇子的柳妃。

林若心同封里雪对视,终究什么都没说。封里雪微微皱眉,似是在思索是否是皇陵中那人出了什么事,而林若心则是对着柳妃冷冷一笑。

有时候看着得意的柳妃,林若心真的好想说一句,要不是你那张脸有那么几分像那个人,你又如何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赵颜钰赶到皇陵之时却只见到了宫陵骆。

“你来了!”

“她呢?”

宫陵骆看着赵颜钰久久的沉默,他比自己想象中要来的更快一些。

“上报奏折之上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此刻,宫陵骆只能站在中立面看着赵颜钰,如今那人已经身死魂消,他们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赵颜钰四处寻找确实没有找到南绯颜的身影。“她是不是不想见我,所以躲起来了?陵骆,你告诉我,就是那样是不是!”

“她确实不大想见你!”赵颜钰很是诧异的看着宫陵骆,仿佛那样的话不是从他口中说出的一般。“就是因为不想见到你,所以她让我将那些消息晚些传报回皇城,消息虽迟却不假。”

赵颜钰一个劲的摇着头。

“她不在,说不定……”

“颜钰,你要看清现实,你找不到她的尸身不过是因为我们遵循她临死之意一把火烧去了太多杂物罢了。”宫陵骆没有给赵颜钰喘息的机会,一字一句,句句诛心。

赵颜钰拳头紧握,竟然连尸身都未曾留下。

“她在哪里?我想见她,我要见她!”

“她说她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所以有人带着她去看别国风光去了。”

赵颜钰听此又来了精神。

北漠?!墨君焰!

或许她只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所以和墨君焰一起离开罢了,一定是这样。这样想着,赵颜钰觉得还是不能让墨君焰就这么离开,她是思源的太后,无论如何都要在思源的。

“你要去哪儿?”宫陵骆及时拉住了前行的赵颜钰,他这个样子如何让人放心。

“朕要同墨君焰说清楚。”宫陵骆微愣,随即也明白赵颜钰的想法,再说墨君焰真要出入思源,颜钰定是知晓的。“既然你有消息,那你就应该知道,出城门的不过就只有墨君焰和小宇子罢了,她是真的已经离开了,再也回不来了。”

“不!!!”

赵颜钰下达一级皇令拦截墨君焰,宫陵骆不放心也随着他离开了皇陵,到了此时,大家才知,原来皇陵的那位已经身死。

不过想来墨君焰走的并非管道,所以一直到北漠边境,赵颜钰派出去的皇家精锐部队都未曾拦下墨君焰。

在之后的好几个月里,赵颜钰都将自己关了起来,朝政也是暂由赵颜珏代理。

“原来这么多年,皇兄从来都没有放下。”

“她们都未曾!”

赵颜珏回首看着宫陵骆,其实他有很多事看不明白,就像如今陵骆说的这话一样,当初他也是如何想都想不明白,陵骆竟然辞去了左相之位都要去皇陵陪着她,明明那个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宫大哥,总觉得你知道了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

宫陵骆苦笑,谁说不是呢。

“你要是知道些什么就告诉皇兄吧,他如今这个样子如何让人不担心!”

“如果能说,我早就说了。”可如果将这些年的种种都告诉颜钰,他大致会更崩溃吧,说不定他真的有可能就随着那丫头去了。

赵颜珏也不再多言,果然是很多他们所不知道的事,其实回头来看,当年在赵府同她一起长大的不光只有兄长,自己和颜婧亦是,只是感情变了味罢了,所以有时候在赵颜珏的心里,南绯颜也只是当年梅园初见的大姐姐。

后来,几乎所有人都知思源的太后身死了,可是谁也不敢在皇上面前提举行国丧之礼。

“绯颜,我们到了,如今的北漠可是风光正好呢。”墨君焰紧紧地抱着手中的骨灰盒,仿佛南绯颜真的就还在他身边一般。

关于赵颜钰疯魔一二的消息他也是听说了的,可那是赵颜钰罪有应得,墨君焰觉得他这一人吧,自小都是黑暗的,所以只要是他不喜的,他能想法设法的毁掉,也就是从他回到北漠之后,他亲自撕毁了北漠与思源签订的友邦合约,北漠和思源的大小之战就没有断过,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北漠同南岳一直交好,为何突然就变了呢。

繁华千种,终抵不过岁月流年,红颜易老,终伤不起光阴似剑,而她南绯颜又再等谁的相濡以沫。

可笑可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独凤倾天独凤倾天知音锦瑟|古言切勿入坑,切勿入坑,切勿入坑 完结后本来想修改修改,结果被我改乱了 ╥﹏╥ 她是大孟的嫡长公主,母后早亡,父皇脑子还不好,不过有两国世子从小作为玩伴还是挺不错。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带着两位世子偷溜出宫,策马同游可好?江湖之旅甚是不错! 不知人心险恶的她是否能明辨忠奸?在她身边的“朋友”是否另有目的?国之将倾她又该何去何从?
  • 重生之非正亦非邪重生之非正亦非邪扶风凤翔|古言定远侯府的千金竟被人算计,将被作为棋子嫁给皇子,还害死了自己的亲人,临时前的一刻才明白他人的歹心,且看她重生归来如何血洗敌人,彻底改写自己的命运!
  • 爆笑冤家:王爷,吃药去爆笑冤家:王爷,吃药去禁芜|古言【1V1宠文】西桥叶路过楼下的时候,被断掉的电线电中死亡,就来了个意外穿越!公冶诸夜是北卿国的战神七王爷,而且还有一点精分。吓!西桥叶觉得自己穿越也就算了,竟然还是公冶诸夜的小妾之一?天晓得自己有多不愿意当这个小妾的,却不曾想每次逃跑或者是降低存在感的时候,总能引起这位深井冰王爷的注意。西桥叶泪目:王爷,你能走开一点儿吗?公冶诸夜挑眉:小西西,你成功的引起了本王的注意。西桥叶一副被雷劈的表情:王爷,你吃药去吧。
  • 穿越至农家致富穿越至农家致富鲸落|古言一个悬疑小编剧,意外穿越至古代,家徒四壁,被迫成亲,为了悔婚,她帮别人抓小三,斗小四。没有wifi跟手机的时空里,究竟如何度过余生?天天野菜汤,日日破烂衫,为了找乐子,为了生存,她只能运用自己的知识去致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流年默允许以倾之流年默允许以倾之允也|古言叶秋;“慕許,回去就成亲?” 沈清浅:“嗯” 叶秋:“可你没有见过那镇南侯府二公子!” 沈清浅:“见过” 镇南侯府二公子美名与才名冠绝天下。
  • 霸气穿越:殿下的极品宠妃霸气穿越:殿下的极品宠妃月光倾心|古言她是现代金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为苏府最没用的废柴四小姐身上。他是天朝殿下,高冷霸道,举世无双。她是人尽皆知的草包废柴,人见人逃。他对她却是誓死不放手。
  • 乱江山之一世桃花乱江山之一世桃花叶妍妃|古言遇见她以前,他生活在黑暗中,他性情阴暗,但唯独对她用尽了毕生的温柔。 她是紫琼门少门主,却最爱霍府的满园桃花,只因那是她的意中人,为了她而种下。 因一场政治阴谋,爱钱爱财的鸾卿被卷入了官家争斗,本以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过后便可拍拍屁股走人,却不曾料到,因此结识了心狠手辣的锦衣卫。 那可咋办,在人家的地盘,她也只好听人使唤,任人差遣,本想着结案后离开,却不料沉溺在他的温柔中。 “大人,您是不是中意我啊?” 鸾卿眨巴着清澈的桃花眸,就这么直勾勾地问他。 霍骁对她既是嫌弃又是无奈,却奈何自己从一开始便深陷在她那双眸中,就算心不甘情不愿,也只好宠着她。 霍骁答应她,等事成后带她回京城,十里红妆来娶她。 可这次,偏偏是鸾卿负了他。 她被留在那片桃花林中,没能和他回到霍府,他守着那片独属于她的桃花园,孑然一身。 “霍骁,你知道吗,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浪迹天涯,扶危济困,可遇见了你之后,江湖之远,我只想在你身边。” 于霍骁来说,她是这世间唯一问过我怕不怕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敢叫我全名的人,她目无尊长,不知规矩,但我中意。 来年春意盎然,桃花满园,一只青羽小鸟停在桃花枝头,来赴他的约。
  • 舟过吴江之花心少爷要被刀舟过吴江之花心少爷要被刀提墨timo|古言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永宁唐氏一族为前朝重臣遗脉,至大梁延兴年间突遭危机,欠下巨额债务无力偿还,纨绔少爷唐风不堪压力跳河自杀。 被救后他以新的身份延续了生命,只是他的意识再不属于自己,而是来自于未来同样因破产而自杀的创业老板——唐风。 重生后的唐风想尽办法偿还债务,运用现代商业头脑一次次挽救唐家于危难之中,却又不断遭遇着一场场风波和一团团迷雾,而他也不自觉地坠入到波谲云诡地斗争核心。 在这期间,唐风遇到了贤淑温惠的青楼女子语柔、润秀清雅的婢女怀菊、蕙质兰心的才女周紫萱、泼辣豪放的大佬青鬼、以及一心想要杀死他的侠女浅墨......他们又发生怎样的爱恨纠葛呢? 在故事一切都未尘埃落定之前,期待你替唐风做出选择。
  • 重生后嫡千金更狂野了重生后嫡千金更狂野了涯福贵|古言(1V1双洁,欢喜冤家互怼日常) 世上最无厘头的惨死方式是什么? 京城第一霸王花冷溪答:咳,翻墙没翻过去摔人刀上了。 重生之后,她不仅没学乖,反而越发狂野。 仗着头铁,硬生生当上了史上首名女锦衣卫。 结果这个时候大家却都在怀疑,她和隔壁邪魅狂狷的神秘大佬有一腿? 他们真的只是一起揍了几个炮灰,约了几顿夜宵而已! 别人闲话两句便罢,为啥大佬他也跟着瞎起哄? “我乃天命凤主,将来是要从太子妃做到皇后娘娘的。” “巧了,别人也说孤是真龙转世,帝星托生。” “?” “毕竟孤本就是太子啊。”
  • 孤舟寒浪倚碧鸳孤舟寒浪倚碧鸳不负佳卿|古言他文武双全,身世神秘,不仅上得厅堂,更是下得厨房,一场意外,因游戏穿越,与遥枂郡第一美人的她成亲。 嘻嘻,上天说过(上天:我咋不知道?),你前世有遗憾的话,我会把今世的你带回去,成全你们的爱情。 这是一个欢喜冤家的故事,虐夫一时爽,追夫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