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关系 盛世集团平台官网

第9085章 扶摇直上九重天

选举结果出来了,黄欣欣、罗伯全、宋刚当上了副县长,刘县长离全票差三十二票也当选了县长。
  会开完了,海老公又和赵老头子又和往日一样,喝上了酒,这次,海老公收了不少的好酒,茅台、五粮液,都是那些当官的送的,王仁书记还送了几瓶。
  又过了几个月,酒也快喝的快没了。这天赵老头子喝了一口,说:“我说你海老公啊,别看你是人大代表,你还得多听我说,在县城我可是老人了,那年人打到江城我十岁,前面国民党五十八军跑,后面人追,我硬是躲在桥底下捡他们丢下的东西,刚解放那年我本可以参加工作,成份不好,后来抗美援朝来了我去报名又是成份不好,要不我也是干部呢。”
  海老公听他说过好多遍了,但每次他都是静静地听,反正每次都不同。赵老头接着说:“听人说刘县长得票率太低了,差两三票都是丢脸的事,可他丢了这么多票。只怕呀,这刘县长的日子不好过呢。”
  海老公不懂,心想,刘县长是本家,我刘家出了个县老爷我们也沾光了,虽然我们祖宗没有当大官的,刘姓可是出官的姓,刘伯温是上知千年后知来世的大人物;刘邦斩白蛇起义,当皇帝,真命天子;刘少奇被****害了,包产到户本就是好政策;刘伯承还当了元帅。咱刘姓硬是有人。
  接着,他又想起刘罄,一想到他,海老公就来气,说,这家伙不听话,好高骛远,有工作不要,找老婆也要找富家小姐,特别是听宋刚说,还美若天仙。不行,得跟他说说,一想,不行,儿子大了,哪还会听我的?
  雷婆子说,老公子,你找找宋刚呀,如今他是副县长了,副县长可是大官,县老爷呢。请他帮帮忙,也许还会听。
  海老公一听,来了精神,忙说:“要得,我得找找宋刚,一定要他做做工作。雷婆子,找找宋县长的电话号码,我得跟他说说。”雷婆子脾气大是大,可老头子吩咐的事立马就会去做,颠颠地进屋找电话号码去了。
  海老公用店铺里的电话拨通了宋刚的手机。
  “刘伯伯啊,您好啊,我现在正开会,等会我打过来好吗?事不急吧?”宋刚在电话里说。
  “不急不急,宋县长,您先忙,好好。”海老公对着电话恭维地不断点头,只没有哈腰了,引得赵老头哈哈地笑,说:“海老公,人家又看不到你,你点头哈腰的,不恶心吗?”
  “嘿嘿,人家现在是县老爷了。我可没点头哈腰哟,我见过的官还有大得多的呢,市里的杨书记还敬过我的酒。你喝的那么多好酒,不都是我赚来的?”海老公有些不服气。
  “你想过没有,凭什么官老爷都这么恭维你?现在又不作兴贫下中农成份了。我琢磨啊,只怕与那个和你一起偷生产队蚕豆的姚干部有关呢。”赵老头子说。
  海老公思索了一会,疑惑地说:“他们又不知道姚干部住过我家,都快三十年了,再说,要尊敬姚干部也用不着这么尊敬我吧?哎呀,只怕他们想通过我巴结姚干部呢。我可不干这事,我磬伢子的事我都没跟他说过,那是搞不正之风。姚干部会骂死我去,我可不干。”
  赵老头子乐得哈哈大笑,说:“你收了人家这么多礼,不帮人做事?哈哈。那你不就成了不仁不义的人啦?赶快退了吧。”
  “退?退鬼呀?都进了你的肚子里了。这,这怎么办?等会得跟宋刚商量商量,这可不好办呀。”海老公真的很着急,不停地哝嘟着。
  “嗨,鬼老头,今年去北京过年吗?记得带几瓶好酒回来哟。喝惯了你的好酒,现在喝那谷酒味差多了。都怪你害人,弄这么多好酒回来。”
  “你好意思?只有你脸皮子厚才说得出口。别忘本,有得谷酒喝就不错了。”海老公幽幽地说。
  宋刚过来了,他一下车就把司机打发走了,问:“刘伯伯,您找我有什么事?”
  海老公站起来说:“宋县长,我那崽伢子的事你得帮忙劝劝他,他年轻不懂事,富家小姐,又这么漂亮,千万娶不得。”
  宋刚一听这事,心里直乐,心想,这老脑筋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应付应付他吧,他说:“好,我最近就会去深圳,您放心,这次包在我身上,我是劝离不劝合的人,谁想离婚,找我准没错。”
  海老公一听县老爷也这么说了,信了个十足,忙说:“好好,这就好。”
  赵老头子听着他们聊天,连喝了三杯,他们之间有个约定,每次只能喝一杯,理由是福不能一次享尽。赵老头子又倒第四杯时,被海老公发现了,“唉唉,你这鬼老头死老头,搞了我三杯了,你,你要不得,明天后天没得你喝了啊!”海老公心痛地看了看酒瓶,都见底了,用力地把瓶盖拧紧。但一看还没给宋刚倒酒,又不好意思起来,又拧开酒瓶,给宋刚满满地斟上一杯。
  “你这小气鬼,首先几杯不是你倒给我的吗?我还以为今天你转了性呢?明天我带谷酒来,看你喝不喝?”赵老头子也觉得今天喝过了头。
  “喝你个鬼,拿你的剑南春来换,都收了一年了还不肯喝,你才是小气鬼。”海老公说的是半年前他们在别人家吃饭时落下的半瓶酒。
  “那哪还有哇?晚上睡不着,喝了。”七十多的赵老头子也害臊了,哝哝地说:“晚上有时也有点嘴馋,你还不是一样。”
  “得了,明天反正我不叫你来,来了也不给你酒喝。嗨,赵老头子,听人家讲,前些日子120接了个七十多岁了,得马上风死了,你嘴馋,不会在这上面也馋吧?”
  “你这鬼老头,几十岁了还不老实?咦?你一路来老老实实的,不会开了几天会就不老实了吧?”赵老头子怪怪的眼神看着海老公。
  “不是,是在开会的时候听人家讲的故事。”海老公有点不好意思。
  宋刚看着这对老头,觉得有趣,也和他们聊了半天。突然,他想起了小玉之约,她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跟他说,说了几句客气话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