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 见好就收才是蠃

第2233章 植物主神

他大吃一惊,身躯微微一晃,向后退开几步。
  张明华则借着这一掌之力,身形骤然前冲,顺势在那名逃走的二头目胸前拍了一记。那二头目还没品味逃出生天的喜悦,就觉得胸前一阵剧痛,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鲜血从他口鼻中狂喷出来,眼见是活不成了。
  马贼头领大怒,同时心中震惊。这个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真气竟然如此浑厚,自己苦修了多年的金刚气劲也无法建功。甚至,还借着自己的掌力,快速击杀了二头目。要论这份挥洒自若,自己远远不如!
  “你是何人?”马贼头目沉声问道。
  张明华冷笑一声,根本不与他废话。他双掌一晃,身形歪歪斜斜,围着马贼头目便是一阵狂攻。
  这是他学自白屠子的“乱雨打芭蕉”,此时施展出来,顿时将马贼头目逼得手忙脚乱。张明华一面急攻,一面抽空观察战场的情形。
  山谷中东一团、西一堆,数百人正在混战不休。商会仗着人多,通常是三五个人凑在一起对抗一名马贼。尽管马贼最差的也是练体高阶,但一时也难以取胜。但商会中除了那些保镖之外,普通伙计只是粗通武艺,肯定无法坚持太久。
  这还是由于马贼两大高手一个被张明华杀死,一个也被他缠住。否则的话,两名炼气高手下场,肯定是摧枯拉朽,遍地尸骸了。
  张明华见赵佑青与赵琳正手持长剑,与五名马贼斗个不休。在商会中,他们二人算是修为较高的,因此压力最大。那五名马贼至少是练精初阶,赵家父女渐渐呈现出不敌之势。
  他立刻提气急冲过去,同时拔出腰间长剑,刺中围攻赵琳的一名马贼的咽喉。接着反手一剑,又从另一名马贼胁下通入。第三名汉子举起钢刀,正要往赵琳头顶砍下,张明华长剑化作一道青虹,这马贼的头颅立刻翻滚而下,无头的尸身扑通倒地。
  赵琳脸色惨白,说道:“多……多谢你……”
  张明华没空搭话,又刷刷刺出两剑。围攻赵佑青的两名马贼一个小腹中剑,一个右腕折断,顿时一死一伤。
  赵佑青缓过气来,一剑将那名捧腕哀嚎的马贼杀死。正要道谢,突然脸色一变,大喝:“小心身后!”
  如今的张明华已经是炼气中阶,气机笼罩整个战场,对任何局势都洞若观火。陡然回身一剑,剑光化作一道流星光晕,将尾随追击的马贼头目远远逼退。
  马贼头目面色苍白。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张明华在自己眼皮子低下连杀数人,他竟然来不及阻止!
  张明华转过身来,长剑霍霍,再次朝那马贼头目攻去。张明华仅仅是施展天河诀中的剑法,就让这马贼头目生出一种无可抵挡的感觉。他手中单刀不断挥舞,节节败退。
  到了此时,张明华已经确定,这个马贼头目的修为与当初张家反水的供奉阎有竹差不多。那时张明华不过是炼气初阶,就在一番巨斗之后杀死了阎有竹。如今对付这名马贼头目,更是不在话下。不过,现在这马贼头目一心防守,要杀死他总要费上一番功夫。那样的话,商队的损失恐怕就大了。
  存了这个心思,张明华身形陡然一转,冲入了商会与马贼的混战之中。他东刺一招,西削一剑,长剑到处,必有一名敌人受伤倒地,或者中剑身亡。那马贼头目厉声呼喝,跟在后面急追,可是和他始终相差丈许,追赶不及。
  只一盏茶功夫,已有二十余名敌人死伤在张明华剑下,果真是当者披靡,无人能挡得住他的一招一式。
  马贼总归才有四十多人,顷刻间损折了二十多个,强弱之势顿时逆转。张明华每杀伤几名敌人,商会中就有十几人缓出手来,转去相助同伴。在赵家父女的组织下,商会之人围成一个圈子,将最后二十来名马贼挡在外面,终于算稳住了阵脚。
  直到此刻,赵佑青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见张明华奔行如飞,忽而直冲,忽而斜进,足迹所到之处。丈许内的敌人无一得能幸免,眨眼工夫,又有十余人倒地。这样的功夫,这样的剑法,真是生平从所未见。欢喜之下,心中也不免骇然。
  至于赵琳,早就看得目眩神驰,俏脸上布满了兴奋的红晕。
  此时,剩下的十来名马贼眼见张明华如鬼如魅,非人力所能抵挡。不知谁发出一声惊恐的呼喊,顿时一哄而散。张明华追击过去,再杀数人。其余马贼更无斗志,顷刻间逃了个干干净净。
  那马贼头领仍然在张明华背后追击,但相隔却越来越远,显然心中早就已经胆怯。张明华站定脚步,转过身笑道:“来,咱们好好较量一番!”
  马贼头目呆了一呆,突然转身就逃。
  张明华一愣,没想到这马贼头目看似凶悍,却来了个临阵脱逃。他紧紧追赶,那马贼头目冲进一条山谷的岔道,转眼不见了踪影。
  论身法,当然是张明华快得多。不过这马贼头目更加熟悉地形。张明华唯恐马贼头目回去偷袭商队,因此不再追赶,而是回到原来的地方与商队汇合。
  商会之人见张明华出现,立刻发出一声欢呼。在他们眼中,张明华就是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的援手,今天肯定已经全部死在这里。
  赵佑青连忙上前,拱手行礼:“这位少侠,在下有眼不识泰山,真是怠慢了!这救命之恩,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张明华微微一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正如赵会长说的,相逢便是缘分。既然有了缘分,又说什么报答?”
  赵佑青本来想着,就是张明华开口要整个商队的货物,他也绝不皱眉。毕竟只要人还活着,就比什么都好。谁知张明华竟浑不在意!
  “这怎么行呢!”赵琳在一旁说:“张少侠高风亮节,可我们也不能忘恩负义!”
  “不错!”赵佑青连忙道:“少侠尽管开口,但有所请,无不……”
  “不必说了。”张明华摆摆手,“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只好独自上路了。”
  此言一出,赵家父女就无法再继续了。看来,这位少侠真的是侠义心肠,根本不图回报。同时,他们心中也明白了一些。自己商会这点财物,根本不放在对方眼中!
  这张明华……必然有极大的来头!
  “张少侠……”赵佑青犹豫了一下,问道:“那马贼头目,是不是已经跑了?”
  “不错。”张明华点点头,“你放心,既然你们去蜀郡城,我也一同去。这一路上,不必担心他的报复。”
  “太好了!”赵琳脱口而出,又马上捂住了嘴,满脸通红。
  张明华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问道:“会长,商会损失如何?”
  “还好,还好。”赵佑青庆幸道:“少侠出手及时,除了最开始死去一人外,其余只是受伤,并没有再折损。”
  张明华微微一怔。自己再怎么奋力,也不可能在乱中护住这么多人。他本以为,商会至少要死上几十人才对。
  难道,还有高人暗中护持?
  顿时,他想到了那个和自己同车的大汉。左右看了看,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的踪迹,便问道:“和我同车的那位……”
  “别提他!”赵琳气愤地说:“他是我们从荆州重金雇佣来的。谁知卖相不错,却是个胆小鬼!才一开战,人就不见了踪影!”
  商会众人都不禁点头,人人露出鄙夷之色。
  张明华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笑道:“别这么说。那是游戏风尘的高人,没有他,恐怕这次损失不小。”
  赵琳满脸疑惑,却也点点头,自然不可能和张明华争辩。
  商会原地休整了片刻,重新上路。这一次,张明华被恭恭敬敬请上了一辆最好的马车,里面的货物全部搬空,就为了让他能舒适一些。张明华虽然觉得没必要,但也不好拒绝这份好意。
  车队又走了两个时辰,终于通过了黑山夹道,来到夹道出口的黑山城。
  黑山城依山而建,规模并不大,大概也就是方圆十几里的样子。不过,这里由于是通过黑山夹道的唯一修葺场所,所以很是繁荣。黑山城里最多的就是客栈,从外面看去,每间客栈都非常豪华。
  当商队鱼贯进入黑山城门,赵佑青总算感到轻松了一些。为了让张明华能住得舒适,他特地让赵琳去细细挑选了一家最好的客栈,又租下了最好的房间。张明华进到屋里,还没喘上几口气,店伙计便敲门进来,送进一桌上好的酒菜。
  面对满桌的山珍海味,张明华不禁苦笑,自己哪里吃得下这么多!但这是赵家父女的一片热心,要是这种程度的谢意也不接受,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或许怕打扰张明华,赵家父女并没有过来叙话。张明华终于享受了片刻难得的清净。他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突然,窗户嘎的一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