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章 宿命

时间总是不停的走着,转眼间,又是一年秋,姬言夏看着院子里满地的枫叶“怀秋师兄的生辰快要要到了,该送他什么好?”他与师兄都是被师父捡来的,牧怀秋比姬言夏大了两岁,今年十七岁,酷爱读书,四书五经皆已通读,说是要进京赶考,可师父从小就告诉他们不许出门,师兄也没有办法,只好待在这个边境小镇,等待着师父的回来。

“言夏,在想什么,”牧怀秋看着发呆的姬言夏,眼里满是温柔,似乎他眼里只有温柔,一身白衣,尽显书生气。

“在想过几天就是师兄的生辰了,可师父还没有回来,师父说重阳之时回来,可现在已经是十月了,”姬言夏踢着面前的小石子,

“师父不回来也没关系,不是有师兄吗,对了,你的寒决练到第几层了,师父走之前你已经到了第二层雾语境,现在怎么样了?”牧怀秋看着枫树下的姬言夏,

姬言夏看了看身后的枫树,那一树的鲜红格外妖艳,姬言夏漆黑的双眸多了一丝凌厉,突然,整棵树都落满了冰霜,霜结境,不对,牧怀秋感觉到那不是冰霜,牧怀秋右手一点,一颗石子飞向了那棵冰树,石子还未靠近就落在了地上,

“这是,风冷境,言夏你半年内突破到了第四境,距离第五境冰海境估计也不远了,”牧怀秋想着师父走之前说的话,等到姬言夏寒决到了第五境,就可以出去了,

“不知道,当初练寒决的时候,第一境凝水境我就花了七年,之后花了一年就到了雾语境,现在半年就连破两境,师父说,寒决前五境只是基础,后四境冰炎千载,尘冰万里,铁马冰河,至于最后一境,连书中都没有记载,好像没有人成功过,还不知道怎么练啊”姬言夏看着满树冰花,心念一动,满天水花落地,地面却没有水迹,

“不用担心,大不了师兄保护你,言夏心中若是有满天星空,我便为你种下星辰万里,这天下还有谁能拦着我”牧怀秋左手化掌,一簇紫色火焰冒出,姬言夏修炼寒决,竟然也感到炎热,牧怀秋练的是炎决,从小服用特殊药物,体内内力与常人累积起来不同,需要自行积累,常人可用外力增长,而牧怀秋只能通知自己不断积累,他的武功比常人更稳扎稳打,

“天下武者分四境,天地玄黄,黄境之下是普通武者,师兄你已经到了玄境了吗”姬言夏有些激动,玄境意味着可以在大夏当个将军,虽说比不上红色海洋,墨旗,白龙军,紫川骑,但是普通军队的将军是没问题的,“师兄可以去当一位将军,纵横沙场”

牧怀秋笑了笑,纵横沙场谈不上,写写书还差不多,“今天你不用练功,师兄带你去镇子上怎么样,都一个月没有出去看看了,顺便去吃顿好的”

“好,师兄,我们走”姬言夏立刻走了出去,牧怀秋也立刻跟了上去,

大夏位于东方,西面是羯摩与西凉,北边是北离,南边是南诏,大夏是五国当中最强盛的,但没有实力去吞下其他四国,与四国虽有些小打小闹,但还算是和平往来,大夏与西凉边境,一位少女与一位青年正在行路,

“殿下,在往前就是大夏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少年腰间配着一把弯刀,头发编成多股小编,看起来像是不入流的江湖混混,

“唐钰小宝,你怕什么,出了什么事有我担着”少女翘着辫子,唐钰小宝没办法,谁让朔月比自己贵,朔月看着眼前的关隘,向前跑去,唐钰小宝没办法,也只好跟了上去,

“师兄,天下天境武者大概有多少,”姬言夏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问到,

“不知道,现在有七大剑仙,五位城主,还有一些人,几乎有二十多位,这还不算那些当官的,天下闻名的十位将军,几乎都是天境”牧怀秋一边说话还不忘吃东西,特别是那吃相,简直侮辱了他的书生气“不过师父说过,天境之上,还有一境,圣阶,不过除了百年前的七圣,没有人能够到达过,所以七圣传人又被称为七圣子,就是达不到圣阶而已”

“七圣子,真的存在吗”姬言夏问道

“那当然,七圣子是特殊体质的人,据说现在纯阳宫首席大弟子林幽痕就被誉为道圣传人,虔心修道,集天下气运,奇门八卦无所不通,这便是道法,反正我们也不懂”

“哦,那其他六圣就没有传人吗,”

“不知道,酒圣洛子游,棋圣诸葛无方,医圣梦仙儿,道圣苏青阳,剑圣独孤靖,巫圣拓跋鸿,妖圣轩辕,应该都有自己的传人”在说完这句话,牧怀秋看了一眼远方,“或许有一天,七圣会再次出现”这句话很小声,似乎是牧怀秋对自己说的,

“那些人应该很厉害,也许他们可能就是最强的人,”姬言夏憧憬到

“最强,不可能,有师兄在,师兄就是最强的”

“是,师兄是最强的”姬言夏吃完了眼前的食物,“老板娘,在来一盘酱肘子”

“言夏,你少吃点”牧怀秋看着自己那不算太鼓的钱袋,

“师兄,你还不是吃的比我多”姬言夏咕囔着说道,说完还抢过一只鸡腿,

“你慢点,我还没吃呢”牧怀秋把食物堆到自己身边,生怕姬言夏和自己抢,

“师兄说好请客的”

“你吃的太多了”两人开始争吵起来,店里的客人开始注意到这边,

远处,一队人马正在进入这个小镇,三辆巨大的马车押送着许多货物,车轮深深的陷入了泥土里,旁观者都不敢靠近,因为为首的那位骑马大汉,腰间配着的巨剑冒着寒光,满脸的肃杀之气,让人不敢靠近,

“雷囚大哥,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就在那里休息,然后休整几天,之后再回枫城吧”一名少年骑马来到雷囚身边,少年不过十几岁,看起来与商队格格不入,但雷囚还是点了点头,

“此行从西凉归来,护送你这个小崽子,话说你看上西凉公主了吗,我看西凉王到是挺在意你的”雷囚笑着,少年脸上瞬间披上红霞,看向一旁

“雷大哥说什么呢,我只是随商队一起游历,末辛只是一个武夫,仅此而已,话说雷大哥在西凉混的可是真好,每晚……”许末辛说完快马加鞭,向前而去,

“这小子恐怕是和你待久了,性子都野了起来”一名青衫男子骑马来到雷囚身边,雷囚瞪了他一眼,

“还不是你教出来的好学生,话说你不是天天说什么文人素养,结果就教出来这”雷囚大手一挥,“全队休息,就在前面客栈停留几日,然后回枫城”众人听令,纷纷下马,

客栈内,许末辛正在打量着周围,突然就注意到了桌子上全是骨头的牧怀秋和姬言夏,在看着眼前两个怪物吃了那么多东西,许末辛抱拳示礼,姬言夏淡淡一笑,接着吃。

“老板,这间客栈还有多少客房,全包了”雷囚走进来,周围的人都吓一跳,身高八尺,犀利的眼神仿佛洞察秋毫,

“是,这位大人,我这就去安排”老板也不敢怠慢,立刻起身准备,

“等等,能否腾出一间客房,再下可不希望露宿街头”唐钰小宝看着雷囚,半个月前自己还见过他,可他一定不会认出自己,当时是那个小丫头拉着自己偷看,雷囚怎么会认识自己,

“小兄弟,你是西凉人,”雷囚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我前脚刚从西凉回来,你不会跟着我来的吧雷囚气势全开,牧怀秋顺间就感到一股压力,姬言夏也回过头来,

“玄境,这彪子是玄境”牧怀秋轻声说,姬言夏此时正喘不过气来,他现在连黄境都不是,根本抗不住这种压力,

唐钰小宝突然倒在地上,不是他做假,而且离得近了,抗不住,“大叔,你欺负人,这就不好了吧”

“欺负人,年轻人,出门在外没有一点本事可不行,至于客房的事,我恐怕让不了,我外面那些兄弟都赶了好几天的路,我希望他们能够好好休息一下,”雷囚这句话仿佛是命令,唐钰小宝也没有办法,

“那晚辈只好告辞了”唐钰小宝准备离去,姬言夏突然冒出来了,

“你要是不嫌弃,可以来我家,虽然在镇子外面,但是不远,”姬言夏微笑着,唐钰小宝看了一眼姬言夏,虽然嘴角全是油,但是他莫名的就答应了,主要还是朔月,要是让她知道晚上没地方住,自己可就惨了

“我还有一个妹妹,一会儿我可以把她带过来吗”唐钰小宝一脸认真的看着姬言夏,

“可以,师兄,带点肉回去,晚上再吃”姬言夏大手一挥,又坐下开始吃,

“我他妈的的都快没钱了,你少吃点”牧怀秋看着猪一样的姬言夏,一时也无语了

“少侠可是好胃口”雷囚大笑着,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唐钰小宝,“这位少侠我这次就得醉了,下次你若是到枫城,报我雷囚名字,我保证你在枫城横着走”

“若是有机会,一定拜访”唐钰小宝刚出门,牧怀秋便追了出来,“一会儿我们两个在北门等你,别忘了”

“多谢了”唐钰小宝慢慢走去,牧怀秋看着他的身影,转身又看着姬言夏,仿佛想起了什么,但又摇头,

“这个年轻人到是懂得退让,未辛你要多向人学习”青衫男子不知不觉中就走了进来,雷囚则看向门口的牧怀秋

“沈师父指教了”许未辛看着沈丘,作为自己的师父,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沈奕方,你觉得那个少年怎么样”雷囚指了指牧怀秋,沈奕方笑了笑,

“也就那样,三年后估计能当个剑仙”此话一出,雷囚和许未辛都吓一跳,沈奕方可所谓一代高手,雷囚也才是半步地境,沈奕方现在已经三十了,那位少年不过二十,也就是说,一个二十出头的剑仙,这样的天赋又怎会在这个边境小镇,

“你这是开玩笑吧”雷囚笑了笑,沈奕方摇摇头,“有什么好开玩笑的,那小子可不是一般人,是我故人的徒弟”

“故人,你之前说的可能会见到的朋友就是这两位的师父?”雷囚说道

“是,不过那老小子不在而已,算了,不用管了,这两孩子就随他们去,这世上也该有纯真的人”说完便走了,许未辛也跟了上去,雷囚看着牧怀秋,牧怀秋回了个礼,雷囚便不在多想,转身向楼上走去,他若是知道牧怀秋才只有十七岁,不知道会怎么想,

“师兄,走吧,我们该见那位小哥了”姬言夏提着一包肉,牧怀秋笑了笑,“走”

“嘿嘿,师兄你是不是没吃饱”

“我又不是你”

“我怎么了”

“猪”

“猪从来不吃猪肉”

“你还说你不是猪”

等到天黑,姬言夏和牧怀秋才在北门等到了唐钰小宝和朔月,牧怀秋似乎有点不高兴,唐钰小宝只好不停的道歉。

“这落竹镇往北是一片竹海,竹海后是崎山,往西是西凉,往南过了盐湖就是西部最大的城池昌州,东可进中原,你们两个准备去哪里”牧怀秋问道,唐钰小宝提着灯笼,看了看朔月,朔月瞪着大眼睛,满脸的灰,

“我要去龙阳城,”朔月此话一出,姬言夏立马附和,“那可是皇都,听说可大了,我也想去,可我师父说不让我去,说我不能离开落竹镇”

“为什么,你师父一定是老古板,”朔月话还没说完,牧怀秋就瞪了过来

“要不是你,我们有必要等到晚上才回去,这里晚上有土匪你知道吗,土匪,会把你抢上山当压寨夫人的,你还敢说我师父”牧怀秋一顿发火,朔月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唐钰小宝和姬言夏都吓一跳,

“没事,他就这里”姬言夏小声对唐钰小宝说

“还有你,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随便跟陌生人接触,你还随便带人回家”牧怀秋突然转身对姬言夏说道

“师兄你这不是同意了吗”姬言夏一脸无辜的说,牧怀秋才停了下来,

“我爹都没骂过我”说完朔月便跑开了,姬言夏立刻追了上去,唐钰小宝刚准备追上去,却被一把拉住

“我们两个好好谈谈吧,那小姑娘有姬言夏照顾没问题的”牧怀秋邪魅一笑,

“你这是设计好的吧”唐钰小宝不自觉按住了腰间的匕首,

“拿刀你不是我的对手,蛊术和毒术或许可以和我过两招”牧怀秋笑了笑“我同意你在我们家里借宿,只是因为言夏喜欢,现在,我只想知道你是什么人,十六岁的少年竟然敢来大夏,还带着一个妹妹,刚好不好,还是一个黄境高手,十六岁的天才,嗯?”

“你究竟谁,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唐钰小宝不禁感到恐惧,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早就看透了自己,要不是顾忌师弟,早就把自己杀了,

“行走江湖第一忌,遇事不冷静,你要学的还很多,其实我并不知道,只是猜的,我闻到了你身上的药香,我从小服药,对药比较敏感”牧怀秋笑了笑,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是个命中注定的存在,他感觉到了什么,但又说不出,

“你到底想说什么”唐钰小宝看着牧怀秋,牧怀秋靠在一棵树旁,有些轻佻的笑了笑,“你坦白,我就告诉你”

“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莫名其妙”唐钰小宝在打哑谜,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泄露了什么,或者露出了什么马脚,

“那位小公主出门还带着西凉皇家玉佩,别跟我说大名鼎鼎的朔月公主不认识唐钰小宝”牧怀秋笑了笑,下午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朔月腰间的玉佩,他熟知天下事,当然知道万玉谷的天才唐钰小宝与朔月是青梅竹马,还猜到两个人是跑出来的,

“你都知道还问我干什么,你这是故意找茬”唐钰小宝嘟囔着,牧怀秋摆摆手,

“只是想确认一下,你们两个胆子真大,罢了,你这几日就暂住我家,反正言夏一个人也无聊”牧怀秋看着唐钰小宝,“至于你们想干什么,之后去哪,我一概不问”

“多些相助”唐钰小宝突然发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恐怖,自己决不是他的对手,无论是武力还是智力。

“放心,我不会害你们的”牧怀秋拍了拍唐钰小宝的肩膀,

“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唐钰小宝一脸惊讶,

“你害怕都写脸上了”

“……”

“救命啊,唐钰小宝,你在哪里”突然,俩人听到了一声惊叫,远处归巢的飞鸟的被惊飞,

“不好,是朔月,”唐钰小宝立刻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另一边,姬言夏和朔月遇到了一伙人,准备的说,是山贼,

“别叫,一会儿让你叫个够,”一个疤脸男手握长刀,色咪咪的看着朔月,

“你确定你哥哥会来吗”姬言夏护住身后的朔月,朔月有些害怕,但还是坚定的点了头,

“他说不管天涯海角,都会来的”朔月紧紧抓住姬言夏的衣襟,躲在他的身后,

“那在他来之前,我保护你”姬言夏缓缓抽出藏在袖子里的短剑,面前的山贼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疤脸男笑了笑“兄弟们,男的杀了,女的带回去,看样子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到时候又能赚一笔”

疤脸男身后的小弟们兴奋的叫喊着,并不断靠近姬言夏和朔月,

此时,千里之外的大夏帝都,一人手持长棍,走进了大夏第一监察机构镇抚司,

“司庭轩大人,您回来了”莫寒作为镇抚司副院长,与司庭轩一同管理镇抚司,监察大夏官员,巡查民间,破案抓人,

“莫寒,通知御察司,随时注意帝都的一举一动,并让御武司外出人员尽快回来,并联系各地暗哨,我要暂离帝都几日,这几日镇抚司就交给你了”司庭轩刚走进镇抚司,便见到了一位当今圣上的红人,十方将军之一的楼炎冥,红色海洋的掌权者,

“司兄这是有急事吗,如此匆忙”楼炎冥上前打招呼,司庭轩直接略过,

“改日再和楼兄买醉,我还有公务在身”司庭轩整理了一番,就去了校场,那里是镇抚司训练的地方,不一会儿,司庭轩带着一对人马就离开了帝都,

“莫兄,你可知这次司兄出城所谓何事?”一位中年人正看着眼前的棋盘,举子不定,身旁侯着许多人,就连莫寒身后也有这镇抚司的人

“怕是又一场战争要开始了,七皇子在潞城失踪,陛下动怒,要司远长亲自出马,司院长带着上官君诚和上官墨栩两兄弟,和一干黄境镇抚使,怕要是把潞城翻个底朝天了”

“如果在下猜的不错的话,是因为那个人,十年前的事情,陛下还是忘不了”男子落下一子,莫寒皱起眉头,

“慕辰公公此话有理,可我们都知道陛下对那件事情的态度,任何人都不得再提,若是被慕心公公知道了,我们两个或许又要被挨骂了”莫寒笑着“这棋是莫寒输了,罢了”

“谁又能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我也该回去了,不然几位大监又该说我贪玩了”慕辰公公起身离去,身边的人也撤去,

“五位大监,慕辰公公最为潇洒,慕心公公最为严厉,两个人又该有争执了”莫寒看向南方,那是潞城的方向,这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不知道你的随心铁杆兵能不能真的随心,这或许就是宿命吧,我们的时代或许真的要结束了”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上古世纪:无眠的史诗上古世纪:无眠的史诗小霍乱菌|奇幻我能看清所有人的命运,却唯独看不见自己的。
  • 魔兽争霸之战鼓永鸣魔兽争霸之战鼓永鸣晓枫哥|奇幻远古的世界中,生存着各种奇特的生物。其中勇猛好斗的兽人族与充满慧的人族矛盾尤为突出。大陆的天才之一乌瑟尔成为极具荣耀的白银圣骑士的时候,人族同兽族的战争再次打响。乌瑟尔一手创建了白银之手圣骑士军团与曾是奴隶的南部兽人部落的领袖萨尔开始了艰难的对战!
  • 任务笔记任务笔记碱基错|奇幻这是关于一个疯狂的萝莉,一个异界少年,一个风骚狼少年,一个狂傲女王,一个被诅咒的美少女,一个神秘的少年的冒险故事。
  • 最心疼的玩笑最心疼的玩笑不温柔|奇幻暗恋三年的男人,后来如愿以偿俩人交往,突然一个月后俩人分手,心灰意冷的她把自己泡在游戏里,在游戏遇到了男主度天涯,从此另一段的恋情从此展开。。。。。。
  • 天魂剑帝天魂剑帝一碗白骨汤|奇幻巨人族少女?有!猫魅族少女?有!充气……啊!不是,机械族少女?有!你能想到的,这里都有!这是一个充满奇妙幻想的世界,也是一个热血少年横扫天下的励志故事!
  • 极靥极靥临界前尘|奇幻如果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却又一次次的退后包容,没有退路的时候该怎么做?一念之间,或许一切都变了!
  • 离梦之歌永冻之梦离梦之歌永冻之梦焰千落舞|奇幻冰蓝之剑的闪耀,梦破碎的无边之境,就好像曾经的痛苦依然还存在,无论怎么的冰封埋落,它也依旧会破碎。 那玫瑰下的荆棘王座,她的笑容,逐渐冷漠,不再像曾经那样的温柔,黑暗蒙闭了她的双眼,那之后,我也忘却了那些所谓的黑夜白昼。 就算这样,我也愿意最后一次的,为你而吟唱
  • 核蚕核蚕安舞落|奇幻一个普通的学生因为偶然的机会拣到一条来自与冒险荒带的核蚕,由此开始踏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冒险人生,使的他渐渐走向冒险王者的颠峰。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后现代冒险世界,冒险者无疑是危险重重荒域地带中的强者,而这些冒险者们都拥有者各自寄存于身体的核蚕!
  • 艾尔英大陆之冒险乐章艾尔英大陆之冒险乐章樱之忆|奇幻在古老的艾尔英大陆,有着众多喜爱冒险的人——他们被称为冒险者,不同的种族,不同的职业,他们聚集在一起,在艾尔英大陆自由驰骋。艾历1522年元月刚过完新生节,寒冷异常的天气似乎注定了这一年将要发生些什么。浪和疾风,一个魔法师,一个剑士偶然相遇了,他们的命运在此刻将会改写,而这两个不起眼的冒险者和他们的同伴未来将牵动着整个艾尔英大陆的命运。魔法的波动、剑术的飞舞、战士的怒吼、骑士的无畏、治愈师的虔诚、刺客的鬼魅……这是一个英雄强者辈出的舞台!阴谋与权术,狡诈与残酷,明争与暗斗,围绕着不同的信念,坚信着不同的未来,他们各自奋斗。联盟、暗杀、叛乱、分裂、动荡、奇袭……这是一个战乱的年代!《艾尔英大陆》系列第一部,主要描绘了新生的冒险团,集合同伴,踏上冒险的旅途!
  • 美剧游戏美剧游戏居浪子|奇幻一周一次,被神秘系统召唤,穿越未知美剧世界,陪同主角经历生死。这,只是一场游戏。美剧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