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8章 真嫉妒你比我有钱

苏陶陶只是蹲的时间有点久晃着了,缓了缓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意识到自己是在苍云寂的怀里,她先是一愣,而后便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倒是苍云寂,他有些气恼的吸了一口气将她松开,但双手还是护着她的肩膀,气道:“苏陶陶,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的你。”

“行了,出去吧。”苏陶陶脸色有些苍白,没怎么在意自己的状况,推开苍云寂就要往外走,边走边道:“得赶紧回清乾司,整合我们现有的线索,不然这个案子,我觉得还挺麻烦的。”

苍云寂无奈又生气的咬了咬牙,他真是拿这臭丫头没辙了。

谷家这么大的家,随着谷嘉辰的死,似乎所有人都有点乱了脚步,苏陶陶他们在这偌大的家里检查了那么久,最后稍显镇定的,竟然只有谷家的管家。

“走吧,我看今天在谷家是问不出什么了,先回清乾司再说。”苏陶陶缓了缓稍微舒服了一点,正准备招呼大家出了佛堂回去,就听见外头传来扑通一声,与此同时,还有人痛苦哀嚎的声音。

几个人迅速对了个眼神,旋即就快步向外走了出去,苍云寂脸色铁青,看着苏陶陶那风风火火的背影又是急又是气,最终也只能自己消化了心中的情绪跟着走了出去。

苏攸宁回头看了一眼,见苍云寂脸色复杂,他稍微落了一步,状似随意地说了一句:“陶陶这人遇着案子就是如此,不管不顾的,但她身上最与众不同的也是这点,王爷觉得呢?”

苍云寂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立时说话,两人步调相同走着,冷不丁就听苍云寂道:“本王现在觉得,她这个与众不同有点惹人来气。”

苏攸宁脸色晃了晃,都说的这么矫情了,他这个做舅舅的还能说什么呢,所以他轻轻一笑,闭上嘴不再说话了。

但苍云寂却并不打算放过他。

很快,苍云寂就又对他说道:“我说苏攸宁,你们镇北侯府的伙食是不是真不行啊,瞧瞧你俩这身板,你家的饭是都被你老子吃了吗?”

苏攸宁一口气堵了上来。

远在军营哼哧哼哧练兵的苏岳凌表示自己受到了这混账深深的冒犯。

苏陶陶等人走出去才发现刚才那一声惨叫是从管家嘴里发出来的,而此刻,管家正躺在门外一处廊下的绿植中,捂着胳膊一脸痛苦,声音隐忍却没有像刚才那样叫出来,但看那样子,摔的是挺惨的,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快去看看人怎么样。”苏陶陶第一时间对花倍和秦羽说道,而后她的目光就被已经踩裂的廊牙吸引住了,看样子,管家应该是前来寻他们,但却没有注意到因为年份已久,廊牙边因为长久的太阳照射和其他一些原因有些松动了,他的体型也算不上清瘦,这一个不注意就踩空了去,而廊下正是绿植,这么一摔下去,虽说不会摔成什么样,但绿植多带刺,应该是被扎着了。

“没事吧?”秦羽和花倍联合将人扶起来,虽说这话问出来了,但看情况,这位管家也是被下面那些带刺的月季花给刺着了,尤其是胳膊上,因为是受力点,此刻正汨汨往外流着鲜血,看起来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痛苦,管家脸色瘪的成青红色,此刻额头青筋暴露还对秦羽他们说自己没事。

“没事什么没事。”花倍戳穿他:“声音都哑了能没事吗,我这里有上好的金疮药,你快清理一些伤口敷上去。”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个瓶子,招手叫刚才问话那几个丫鬟,眼神收回来的时候瞥了一眼那些月季花,后槽牙一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啧,这他娘的是真疼啊。”

“诸位大人,小人来是想说……”管家虽然被这一出痛的痛苦交加,但也没有忘记自己前来的任务,忍着痛说道:“老爷知道了二少爷遇害的事情,现在身体情况令人担忧,夫人的意思是,希望各位大人能给我们一点时间,先处理好家里的事情,等……嘶……等明日,大人们再登门也不迟,到时候,我们定然配合各位大人。”

这话苏陶陶也听懂了,总结起来就是因为这件事谷家现在已经乱了套,没什么心思配合他们的工作,需要一点时间缓冲一下。

苏陶陶可以理解,但还是说道:“可以,但我们得留点人在这里看着,这点是可以理解的吧?”

管家面色痛苦的扯出一丝笑意来,“这是当然,这是当然……”

“你还是赶紧下去处理一下你身上的伤吧。”看他那痛苦的样子,苏陶陶也不忍心看下去了,一边催他走一边道:“我们正好也准备走了,不用送了,先顾一下自己吧。”

管家就算想送他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终还是一瘸一拐地在那几个丫鬟的搀扶下退了下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苏陶陶哀叹一声,微微摇了摇头,感同身受道:“哎,这得多疼啊……”

“也是可怜。”苏攸宁也深切表达了自己对管家的同情。

苍云寂瞪了他们一眼,揪起苏陶陶肩头的衣服就带着人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说着:“还是先别同情别人了,那管家皮糙肉厚的,更别说还有几分功夫傍身,刚刚那点伤对他不过就是一时的痛苦罢了,倒是你,赶紧往你这肚子里塞点东西吧,要不然下次可就不是眼冒金星那么简单了。”

苏陶陶扭着身体跟他对抗,但发现自己挣脱不了苍云寂的禁锢,在他带着火苗的目光中竟然还有点怂了,不情不愿的放缓了动作,又不情不愿地说:“你以为我不饿,大家都在挨饿,又不是我一个人,我又没那么矫情。”

苍云寂刚要说你是女孩子你可以矫情一下,话还没说出来呢,就见苏陶陶瞬间转了话题问道:“哎,哪家馆子好吃啊,也叫上黄朗他们,咱们定几个包间,吃饱了才有精力整合线索你们说是不是?”

“这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苍云寂被她这古灵精怪的样子气笑了,他很快一想,就道:“那就去景德楼吧,咱们花少爷家的酒楼,总得给咱们打个折扣吧?”

“景德楼的老板不是姓高吗,怎么这也是铁牛家的!”苏陶陶一听就愤慨了起来,转头就对花倍道:“铁牛,我说句实话,我知道你家有钱,但若是啥啥东西都跟你家脱不了关系的话,我告诉你,我真的会嫉妒的!”

花倍笑嘻嘻的跑过来,脸还被秦羽包的像个粽子似得,一双眼睛眨巴的及其无辜:“陶陶,这……这你得跟我爹说呀,我实在也不是很清楚他为什么他就,他就这么有钱啊……”

苏陶陶指尖顶着太阳穴,眼皮子一翻,脆弱道:“完了,我觉得我又要眼冒金星了,我告诉你们,我的火锅店这个月再开不起来,我就要找你们的麻烦了,我也想尽快开始发财!”

“快了快了。”苍云寂笑着安慰她:“估计这个月中旬就能开业了。”

“中旬?”苏陶陶一惊:“这么快?”

苍云寂嫌弃的瞥着她:“要不然呢,总得对得起我们司长大人几天几夜不睡觉做出来的策划吧?”

“但这也太快了吧?”苏陶陶还是忍不住说道:“其实我刚就是说说而已,我不会嫉妒的,毕竟大家都是一家人,你说是吗,小花?”

小花懒得理她,正在热火朝天的跟苏攸宁和秦羽商量着景德楼的招牌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不负你相思意不负你相思意南城柒苒|古言七年前,那道圣旨令她家破人亡,她与妹妹侥幸逃出,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七年后她身穿嫁衣作为和亲公主远嫁北齐,嫁与当今九皇子傅霆。 她从未料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他放弃所有,更没有料到自己会喜欢上这个男人。 “我傅霆不管你是谁,你只要给我记住从今以后你是本王的王妃。” 只是她嫁与他时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她本以为这只是演戏而已,却没想到他对她是真情实意。在她陷入危难时,为她奋不顾身的是他。在她暴露身份时,为她放弃皇位的是他。在她失去所有不离不弃的还是他。他是受人尊敬的九皇子,却为了她不惜与整个王朝作对。 风雨过后,他身穿黑色长袍执着她的手与她共赏这太平盛世
  • 皇帝的厨娘皇后皇帝的厨娘皇后妖苏七七|古言沐小白原是一位御膳房默默无闻的小宫女,一次意外,让她重生在一个刚被选秀进宫被封常在的夏清瑜身上,虽然还赠送了一个随身空间,但在这危险重重的后果宫里,是否能够一一化险为夷……
  • 我和雍正在隋唐我和雍正在隋唐梦想要开花|古言胃癌晚期的元暇在大雨中遇到的怪诞之事,不仅被车给猛烈撞飞,还魂穿到了古代,成了一名订有亲事的农村姑娘裴元暇。 这位未婚夫容貌俊美气质斐然,堪比她粉了两年的爱豆,令她一见倾心~~ 到了成亲后才知晓,这个朝代竟然是隋朝,而她的这位夫君,是未来历史上的名相魏徴! 可是夫君啊,你不是直言进谏的好臣子吗?怎么会有夺天下这种可怕的思想的? ——— 爱新觉罗·胤禛穿越后本不甘屈于人下,暗中做了各种准备,等待着时机想要一统天下。 奈何,他的娘子只想过安稳日子…… ps:本文1v1,主要围绕女主和女主身边的人和事,温馨日常文,无关真正历史。
  • 月斜碧纱窗月斜碧纱窗蓝色狮|古言他,闲时管管帐本的大少爷,百病缠身,过得一天少一天;她,闲时盗盗富家的小偷儿,鲜龙活虎,冒险精彩每一天;墓中鬼,江中客,衙门捕头,铢镏商宦;风雨中,技待成熟的她遇到了夜不能眠的他,故事便在淡淡药香中开始了。
  • 今夕为将何夕妃今夕为将何夕妃易安夫人|古言从21世纪穿越到架空朝代, 还没享够福就被皇帝老儿莫名其妙的赐了婚。 严欢表示很不服! 于是…………跑路!!! 重操旧业,去从军, 可是这顶头上司那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 乱世皇妃之青君传乱世皇妃之青君传枭雄汉中王|古言孟青君(柳长依):本以为紧守本心,孤独一世,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几离几归,仍是命中注定,历经磨难,终不负余生。 魏炽(卫沐恩):本以为将会在仇苦当中度过,却来了人间温暖。原以为会人生圆满,却原来一波三折,险些人生遗憾。此生见你,定要有你,此生有你,定不会放你。 总结:这就是是一对男女在乱世之中互相扶持,求仁得仁,终得圆满的爱情故事
  • 公主监国公主监国沏骨|古言皇帝病危,时局动荡,不安势力蠢蠢欲动,皇族诅咒甚嚣尘上。恶名昭彰的监国公主,大婚前夕接手命案,深陷祸国谣言;只手遮天的禁军统领,行事诡谲,奉命随侍左右,护一世平安。智囊团一二三,愤青京兆尹,中二刑部侍郎,毒舌随从,外带不靠谱郎君一枚。奇案迭起,桩桩件件直指唯一的谜底,到头来却不过一场镜花水月。棋盘上风云变幻,执棋的人却化身为卒;长孙姒不知道别家监国公主是什么样的待遇,只知道自己水深火热。以前是扑面而来的美貌郎君,现在是从天而降的诡异案子。
  • 贵妾上位记贵妾上位记纭纣|古言第一次当妾,脑子进水。 第二次当妾,权衡利弊。 重活一次,只想舒舒坦坦好好过日子,不想整幺蛾子。 奈何,总有刁民想害本小妾。 既然狗咬我,我当然要咬回去啊!
  • 冠宠皇后冠宠皇后玉柔|古言“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找到你的。”“傻姑娘,现在一点都不晚。”“这一世,我不会给任何人伤害你的机会。”“嗯,我相信你。”
  • 凤逆天:倾城帝妃凤逆天:倾城帝妃回眸夏夜|古言她,四大世家夜家的废材丑女,受人唾弃,大婚之夜忍辱自杀。狐族女皇一朝穿越,休书一把呼在渣男脸上!揍渣男!踹绿茶婊!废材变天才!丑女变倾城!无数美男团团转!尊贵身份惹人爱!夜相,你想要和我重回父女关系,姐不同意!当初谁把姐一脚提出夜府门槛的!比灵宠?开玩笑!姐的是神兽!比身份?惊天秘密身份暴漏世间!来!都给姐跪下!比实力?=。=你脑袋是秀逗了吗?咱一小跟班灭你全家!他,穿越而来,成为魔界之帝,高高在上,蔑视天下,努力变得强大,只为护她一世安好。异世再遇,是心酸,还是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