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在看到她旁边的名字时僵住了。

江统一家里虽然不算什么顶级的有权有势,但是江父在商场上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江家在这一带还是很有威望的。

所以江统一这种人能去临汐一中他们也不觉得稀奇,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李楠东是江统一的发小皆跟班,两家父母也是商业上的伙伴,他贯彻“人生总要经历大起大落”的原则也陪江统一去了临汐一中。

但是他们几个人中并不是都和他俩一样上哪所学校就像选一块儿蛋糕一样容易。

徐显威自幼便跟着外婆长大,他身上没有江统一傲气凌人的特性,整个人显得低沉冷静。

他从不提起他的父母,自然,除了他们几个人,也没人知道关于他父母的一星半点消息。

他和王岩和高想选择了县里的一个职业技校。

王岩和高想两个人倒不是说家里人没途径送他们去临汐一中,只是他俩都觉得自幼爱动爱闹的性格怎么能被一个有条有序的高中束缚。

于是,今年的六月异常地热闹,毕业生都忙着聚会玩耍来告别初中的同学与美好。

两个多月就在这热闹嘈杂的时光中度过了。

八月二十三日临汐一中

“姐,来这儿,我找到你的名字了。”

林时光憨态可掬,笨手笨脚地仰头指着大板报上林时茉的名字。

看着这个到她腰间,比他小八岁但热情满满随爸妈一起送她的弟弟挤在人群中叫她。

她很不厚道地笑了,林时光这副小大人模样怎么那么滑稽。

虽然这校园里只有高一新生,但是在夏末这种天气里也是热闹非凡,叽叽喳喳的。

昨天刚下了场雨,她还庆幸的想着,一场秋雨一场寒,那这八天的军训时光在秋风瑟瑟的吹拂中便好过了。

但是今天太阳却出来了还异常刺眼。

林父林母去帮她办理入学手续,让她带着弟弟在这儿找新班级。

她向林时光这边走了过去,有弧度的嘴角在看到她旁边那个名字时僵住了。

林时光大大的眼睛看到姐姐崩着小脸,觉得是姐姐不相信自己,但是自己已经八岁了,认得字的,特别是姐姐的名字。

嗯,肯定是姐姐眼拙没看到,那他就好心给她指出来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哈妹的奋战哈妹的奋战我是番薯头|青春我叫哈妹,是被嫌弃的“初一娘娘”。家人怕被我克死,所以我成了詹岭乡第一个留守儿童。 我从三岁就有记忆,却敏感自闭。在一次高烧晕过去后,有人叫我聋子。渐渐地,我的身体长成大块头,脑子却长成一根筋。从此,一路奋战。 年少懵懂,曾自以为是同性恋,为能求得美人归,与男人一比高低。 困扰了10年后,才发现自己爱江山也爱美男,征途一波三折……
  • 樱花树的一生樱花树的一生吃多巴胺长大|青春一男孩追逐着汽车,在樱花树下停了下来,呐喊道:"思璇!我会等你的。"
  • TFBOYS和你们的距离TFBOYS和你们的距离紫汐雨琪|青春她们,是全亚洲前三富的千金小姐他们,是众人心中的闪耀之星一场误会使他们和她们成了众人的焦点什么?!惹了超人气组合,为了家里的荣誉当然有多远躲多远谁知道他们竟然同一所学校重逢……在她们微笑时危险时是他们帮助的……被四叶草围堵时,替她们解围的竟然是他们……怎么办?她们好像也快要成为四叶草了!本来是天造地设的三对,可却因为家里的原因,她们被迫离开……他们为了找到她们,放弃了自己的演艺事业……“我们只想做你们的星星”-------TFBOYS
  • 霸道校草是未婚夫霸道校草是未婚夫荀未来|青春如果爱不是擦肩而过,又何必记忆深刻。他的话像一个魔咒他的话又像一个魔法他,腹黑冰冷他,温柔体贴她呢?
  • 腹黑校草的专属小甜心腹黑校草的专属小甜心秋水依|青春诶诶诶!“原少野,你……你别以为你长得帅,就乱来哈,姐姐我可……可是练过的哈,”“哦,是吗”某校草慢慢靠近…
  • 季少强宠:国民校草请低调季少强宠:国民校草请低调孤冕雕|青春【女扮男,1v1,苏宠文】帝企高部体育学校,自三十年开创以来,参赛队伍蝉联全国篮球界十七年总冠的一所私立男子老校,在全国篮球界的地位如雷贯耳。今年,又一支出于帝企的全国青年篮球冠军自此诞生,其中最出色,被人誉为“天才”主力的小前锋——袁野一,竟一声不吭地离开帝企,选择了与篮球毫不相关,风云艺术界的司穆兰高校,震惊了一大片篮球界的青年爱好者。【追逐】—跟我回去。—我不想回去。—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不相信你能忍下心丢弃和你一起十年奋斗队友,和最爱的篮球就为了来这种鬼地方学画画?你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我这双手。—?—你不觉得它是一双足以在艺术界撑起一片天地的神奇双手吗?—我只看到了一双因为日日夜夜不断练习而变得满是粗茧的手!—袁野一,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梦想】他从小就很爱篮球这项运动,并且在其中投入了所有热情和心血。他做到了,在这一点,即便是当初极力反对的父母,也不得不承认,他让他们骄傲。除了父母,没人知道,她是女生。【热血】他也曾在赛场奔驰,和队友笑谈理想。但一场意外,却让他双腿残废,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余生。颓废,绝望之后,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于是,他遇见了‘他’。—我说了我不会再打篮球,你到底想怎么样?—去篮球部报名,我是你的老师,你应该听我的。—季老师,其实我不去篮球队是有难言之隐的。——什么?——我屁股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痔疮,一动就疼,实在打不了篮球。【青春】通往国际篮球的最后一场比赛,袁野一眼前的碎发已经汗湿,紧紧贴在皮肤之上。回头便是坐着成百上千的观众,摄像头的镜头跟随着每一个人。尖锐的哨声在她的耳边响起。比赛结束了。仿佛听见从远方传来粗粗的喘息声,分明全身的力气都已经透支,她依旧不顾众人的阻拦,回眸看向那鲜红的屏幕。青州帝企:南城司穆兰比分是——【相随】季南琛曾认为所有对袁野一的关心只是类似于长辈对晚辈呵护和疼爱,比如哥哥对弟弟。他曾说:“我绝不会看上比我小六岁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是我欣赏的男学生。”后来,他又说:“小六岁不是问题,我已经向学校递了辞职信,性别相同也不是问题,大不了,我们就这么过一辈子。”他是季南琛,司穆兰的教练,也是袁野一的教练。她是袁野一,司穆兰的球员,也是季南琛的教员。【你是三,我是九,我除了你,还是你】
  • 一抹斜阳一段回忆一抹斜阳一段回忆小女子慕云|青春人生总是会有很好的朋友,为了她,你可以放弃所有,包括爱情。
  • 只说给我听只说给我听弋伦月|青春她先天性的哑巴,本以为生活已经没有什么滋味,可是却遇见了他,他竟然知道她心中想着的一切。这会是命中注定的吗?尽管全世界都听不到你的话语,但是你可以说给我听。
  • 野丫头:霸道校草独宠野丫头:霸道校草独宠魅影回忆|青春她是一个野丫头,不知天高地厚,屡次顶撞校草,他是学院有名的校草,著名珠宝集团的继承人,她后来成为他的女佣,他便故意为难她。
  • 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韩韩俊熙|青春后来我才明白:所有人来到你生命里都有他的意义。人最难的就是平静地面对离别,而这个世界最磨人之处就是当你学会如何平静的面对离别的时候已经不需要离别了。就如苏雪莹离开韩俊熙的时候,他还没有学会怎么去面对离别。而当他学会怎么面对离别的时候,也已经不会再有离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