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7章 闯地牢

腰牌……

叶初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子后,她这才想起,自己并非是官门中人,她怎么可能会有朝廷的腰牌?

她面露难色的看着站在门外的两名侍卫,两名侍卫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很清楚叶初的情况,打死她也拿不出腰牌。

“没有腰牌,你真的不能进去。”侍卫的态度虽然温和,可言辞之间都带着警告,再加上叶初身上还身负重伤,想要从他们两个人的眼皮子底下溜进去,的确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眼瞧着时间就过去半晌,地牢里究竟出了什么情况她一点儿也不知情,倘若这件事情没有问个明白,那么这丫鬟随时都会出状况的。

她思来想去,别无办法,只能拼命的朝着地牢内喊着:“傅大人,沈大人,民女前来协助调查,还请大人带我进地牢啊……”

两名侍卫见状,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僵持了许久后,地牢门内终于有了动静,刚开口,这声音便让叶初来了兴趣:“究竟是何人在争执,不想活命了吗?”

地牢门外惊现阿泽的身影,他今日身着一袭黑衣,手拿刀剑护在胸前,俨然一副大内侍卫应有的严肃模样,可当瞧见门外是叶初,他那严肃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不少,连忙上前搀扶着她:“卿卿,你怎么来这里了?”

“快别说了,带我去见大人……”叶初想也不想就打算往里冲,却被他再次拦下。

“你这身子都这幅模样了,怎么还能够扛得住,即便是大人也没有让你过来啊。”看着她满是苍白的脸庞,阿泽心里也跟着难过,毕竟拿她当自己的妹妹一般对待,可现如今她身负重伤,他却不在身旁救她,心里满满都是自责。

“你们审问这丫头,她可是什么也不愿意说?”叶初直言的问着他。

阿泽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好隐瞒:“都审问了一个上午,就差对她用刑了,可是她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

傅景初没有用刑,大概也是看在沈容时的面子上,毕竟这是沈容时的地盘。

“所以你要带我进去,我亲自问问。”叶初坚持道,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情并不会是那么简单。

阿泽有些犹豫,一方面是担心她的身子,另外一方面……傅景初并没有让她参与这件事情。

“快走啊,如果傅大人有怪罪,你怪罪到我的头上就好了,本姑娘一人做事一人当。”叶初拉扯着他的衣袖,阿泽这才狠了狠心,带着叶初踏进了地牢。

沈府的地牢修建的还算大,只不过这地牢再大,关押的监牢也只有一个位置,其他的地方竟然都是摆满了刑具,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这里格外的阴森恐怖。

叶初几乎是依偎在阿泽的身上,才坚持走完了这一段路,当傅景初率先看见他们两个人身影的时候,眉头拧成一团,眼光中带着严肃,仿佛并不满意他们的突如其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嚣张娃娃倾城妃嚣张娃娃倾城妃Ann浅默|古言据说某公主倾国倾城,据说某公主心狠手辣,据说某公主神通广大,据说。。。。。。如果书好看就推荐给你身边的人吧!或是收藏,砸些票票吧!
  • 一世璃殇一世璃殇回生一梦|古言5岁那年,她的命运就此改变。她想报仇,也只为了报仇,她一步步走到现在,却,又为了他而放弃。当他因为她的身份拔刀相向,她却也只能叹息。只因她是神魔。“你要我信你,我信了,可我要你信我,你信过吗?”梦璃殇看着身前眼神充满怀疑的人,她怒了,“所有人都背叛我,连你也是吗?”ps:郑重承诺,此文结局为happyending,中间再虐也不会影响结局的,所以放心追吧!(此文为1v1)
  • 虚情虚情纳兰熙儿|古言江枭儿在生命的尽头的回忆像走马灯一样走过她的大脑,她还可以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还可以亲手把自己的青玉玉佩系到何谙的身上,还有他的好朋友苏馗,她还可以看见他娶姬晚,然后幸福的在一起。有时候她真的会想,这世界上如果没有她那该多好。
  • 媒婆世家媒婆世家慕君倾|古言林玥觉得自己是个神话级人物,年纪轻轻竟然就成了媒婆。然而在她促成那么多桩美好姻缘后,突然就遇到了瓶颈。楼煜表示自己各方面条件都那么优秀,为何就镇不住这丫头?于是他决定文火慢炖、徐徐图之。
  • 穿成反派的白莲花穿成反派的白莲花南木木木木木|古言论一个反派白莲花如何在男一男二男三都爱女主的玛丽苏文中混的风生水起......。 当然是和反派boss夫妻双双把家还啦! boss人比花娇,能打能撒娇......就这么定了! 然后......反派boss邪魅一笑:“鸢儿,我把天擎山一勺烩了。” 某女:“那不是女主老巢么!!壮士,走好!”
  • 美人计之毒心尤物美人计之毒心尤物书写一段文字|古言陈隐喻觉得自己忒悲催了。就在她想要不要家斗的时候,全家落难,自己成了妓子。就在她想要不要嫁给纨绔时,人家告知,只能是二房妾。她怒了,说好的一妻多夫呢?当情敌男二现身,千军万马相对,演深情。且看陈隐喻如何搅的各路神仙春心萌动,她表示,古诗在手,天下我有。(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逗比美人,倾天下逗比美人,倾天下子笙雪|古言“夜子宸,你是为了她才接近我的对吗?”“对!”“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血可以救她对吗?”“没错!”“我最后问你一句你知不知道我和她换血后我会死!!!”“知道”被关在暗牢里的女子一身红衣似火,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堆满了讽刺的笑!在听到男子回答后彻底心死了!“好,在我和她换血完之后,请放我离开,从此再见亦是陌生人”男子看着牢里女子淡漠的表情,突然感觉心抽疼了一下!男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的走出了牢房!一张绝色的脸上却出现了泪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
  • 腹黑小萌宝的无良娘亲腹黑小萌宝的无良娘亲叶灵惜|古言“娘亲,爹地去哪儿了?”一个小萌宝睁着大眼睛看着苏晓惜,(唉!看到这可爱的萌宝,我忍不住想要告诉他)“宝宝,其实你是我充话费送的,我见你这么可爱就带回来了。”“娘亲,是真的吗?那为什么你后面那个叔叔和我这么像,如果他的脸不是那么黑的话就更像了。”苏晓惜回过头,然后……
  • 昀华未逝引歌非晚昀华未逝引歌非晚褚渊|古言昀桑生来便合该是搅弄风云,纵横捭阖的人物,这一生早已做好了彳亍独行,孑然一身的准备,然而却终究败在了长孙引修的温柔里,化为绕指千柔的太息。罢,执子之手,而于愿足矣。
  • 哪有什么肆意妄为的生活哪有什么肆意妄为的生活我家有大叔|古言谁还没遇到过倒霉的事啊,但兜兜转转的大多数也就得过且过了,可是当你三番五次的遇到同一个男人,还发生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让你想忘都忘不了的时候,你还能淡定吗?那绝对是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