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笑话

次日清晨,浮生不知是以怎样的心情爬起来的,脑子里一团乱,呆滞地喝了碗稀饭,冲下了楼,平复下心情,刚要迈出脚,摸摸后背突然凉了一下,她恨恨地咬着牙齿,顿了顿,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踌躇了半天还是不得不跑回去拿了书包,重新下来的时候后背已经湿透了,不过风一吹感觉凉悠悠的还挺舒服,两滴水慢慢浸入到眼睛里,疼得难受,她一边揉眼睛一边将帽子一把摘下,风一下吹过来,浮生突然打了个寒颤,伸手一模,果然,看着手里的黄色针织帽,抹了把脸上肆意乱流的汗水,默默戴好了帽子,机械地走到店门口,接过爸爸递过来的钱到卤肉店左边第二家挨着马路边的蛋糕店随便拿了袋牛奶,将牛奶和剩下的一块钱一起装进书包,接着四处打量了街边的行人,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有没有后背有包的人身上,浮生发现自从屋里出来便不断有目光往她这边扫,比平日多了几倍还不止。

太阳还没怎么晒到马路,不算太热,只是那一双双眼睛投射的灼灼目光就好像一个个烈日无死角的炙烤着浮生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身上的衣服突然有些烫,她低着头,拽了一下帽檐,走在路上几乎要飞起来,突然她一个拐弯,走进了一条行人不多的路,路面是水泥路,有马路的一半宽,就是绕了些,所以走的人也比较少。

一路上,不可避免地遇到三两个同往学校方向去的,其中一个好像还是同班同学,浮生甚至不敢正眼看她,只觉得那个人有意无意投过来奇怪的眼神,浮生走一步停半步,手里的树叶被折叠揉搓得发了烫,嘴里的狗尾巴草被嚼了个稀巴烂,鲜嫩的草香被反复吮吸得没了味道,心脏跳得越发的猛,手上渐渐冒了汗,拇指上的草绿混在汗里弄了满手……

今天倒是越往前走也没撞见往日的喧哗,她抹了把汗水,心想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今天让我给碰上了,心里一高兴脚步也不觉加快了些,仿佛听见小鸟花草在对我说“早”,她忍不住的点头,看一下四处没人,伸手向花草打招呼,嘴里说一些有的没的,像是在和某个志趣相投的朋友谈天,甚至自己还笑了起来……一不留神竟到了教室门口。

小小的船!

叶圣陶!

弯弯的月儿小小的船!

小小的船儿两头尖!

我在小小的船里坐!

只看见……!

整齐的朗读声一个字一个字排列整齐地撞在她的心上。我迟到了,踌躇着是到仅我三米的办公室像老师坦白认错,还是硬着胆子进到教室里,浮生心里像拧麻花一般,直到……

“浮生”

“啊?!”浮生吓了一大跳,脑子里酝酿的无数版本突然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留下

“怎么还不进去?”

“同学们都在早读了”

“……”

老师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完全不像平日里上课讲数学题那样严肃威严的模样,浮生一时无语,扣着手指头支支吾吾的应了两声,食指被揉搓得发烫,突然汗水滴下来

一滴

两滴

……

“天这么热,怎么还戴个帽子?!”

她低着头,眼角的余光看到逐渐逼近的身影,她下意识地后退,双手扶着帽子微微颤抖,老师大概看出了些什么,便改了方向,轻轻拍了她一下示意她进教室去。

不出所料,同学们的眼睛陆陆续续都落在了同一个地方,此起彼伏的探头似乎想看得清楚,其中好几只缓缓靠近的手正跃跃欲试,她扶紧了帽子用力往下拉

“她的头发没有了!”

“哈哈!她是光头!”

“她是光头!”

“哈哈哈!”

“你们来看!快快!快!……”

她顿时不知道怎么样才好,不禁往教室门口望了又望,眼神里不只是害怕还是求助,下意识的盯着教室外面,仿佛在期待那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像往常一样匆匆走进教室,上课也好,作业讲评也罢,就是走进来指着她的鼻子批评一顿都好!亦或是被叫到办公室,里面站着的是……好久不见,却日思夜想的人……而老师脸上好像流露出同情的神情,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尽力在组织语言……

旁边的女生楞楞的看着浮生,手一直摸着两肩上的小辫子

“快看!快看!”

“啊哈哈!”

果然,她一个不留神,头顶上的帽子被顺势扯了下来,帽子被几个男同学像偶尔电视里看到的动物戏耍争抢唯一的小球一样,帽子从这边墙角仍到那边墙角,她试着抢回来,中途突然想起来还不得不挡住头顶,一只手伸过来盖在头顶上,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耳边络绎不绝的嬉笑声充斥着耳膜嘤嘤作响。

突然教室的光暗了些

“你们干啥子!?”

全班突然安静,帽子被不经意的传了回来,她急忙接过来狠狠的套在头上,随手翻开语文书默看,喉咙像火烧一般发不出一个音节,眼睛涨涨的,鼻尖突然酸酸的有些难受,她快速眨了眨眼,对自己说着“没事,没事的,没事,没事,没……”,她压低了头,几乎是要贴在书页上

”叮~!”

终于上课了,她努力说服自己不去看那些投过来的眼神,四节课都紧紧的盯着老师,眼睛随着老师的走动不断更换轨迹,只怪时间过得那样快,一会儿的时间竟就下课了!她甚至怀疑课间和上课时间被谁偷偷颠倒了,她不愿出门,也不想在教室里被同学们围观取笑,她觉得自己像个怪物!每到下课都不得不死死的护着帽子,动作既不敢太大也不敢有丝毫松懈,她甚至不知道那一天是怎样过来的,只知道那天汗流浃背,衣服就没有干过,手时不时地发抖……

想到这,她悄然离开理发店,偷偷地摸了下头发,差不多应该有好几厘米这么长了吧,幸运的是头发长得还算快,距离剃头那天也就一两个月。

现在是中午,姑母应该像往常一样在家睡午觉吧,店里就只有爸爸一个人守着,这个时候他应该也在店里打盹儿休息,她偷摸着跑到店里,顺手在放着卤肉的铁车旁拽了个袋子套在手上

“你干啥子?”

“啊!?”,浮生吓得浑身一哆嗦

“不干啥子呀”

爸爸似乎猜到我想干嘛,便说道“吃鸭脑壳就自己拧”

浮生下意识说了句“我不吃”,但就这样脱下口袋也不是办法,便小心的问道“我想吃一块豆腐干”

“嗯”爸爸从那把绿色的胶质椅子上起来,慢慢走过来拿起一根牙签,一下,两下……总共穿了有五六块豆干在上面,慵懒的说着“给”

她有些愣住了,手上的塑料口袋淅淅索索的声响更是让她无从下手,爸爸举着串满豆干的牙签靠得越来越近,以至于她都看到了他手指上沾上了豆干上的油,因为串得太多,牙签只留下很短的一截,浮生尽力在那只大手中间寻找空隙,最后才勉强捏住牙签尾部极短的一段,手上也不免沾了油,滑腻腻的,她吃掉了两块儿然后将剩余的豆干往上顶了顶,方便下次吃。

“爸爸”

“嗯?”

“我想出去玩儿一会儿,可不可以?”

爸爸犹豫了一瞬,睡眼朦胧的躺回了椅子上,语气里充斥着睡意,“嗯,早点回来”

“哦,好”,她拿着豆腐干,走了两步又倒回来将塑料口袋放在了那个厚大的深色菜板上,不自觉的看了眼爸爸,又看了眼挂在铁钩上的一排排烤鸭,低着头随便选了个方向快步走开了,垂眼看看手里的豆干,发现食指和拇指间印下了一个深深的印子,充着血,红红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笙歌未落笙歌未落亦笙潇|短篇学会爱后再去爱就迟了,那么就请珍惜一切你爱的人或爱你的人。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新诗词三百首新诗词三百首石平|短篇新寓意为创新、改变,作者以自身经历,现实生活,人生百态所写诗词!本文情感丰富,富有寓意。文学爱好者的必备之选!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能够发现诗词中意与景对你有所帮助!
  • 爱似玄爱似玄小豆三分天|短篇路上结识闺蜜,说走就走的旅行,中途遇外,从此转变
  • 手臂上的翅膀手臂上的翅膀沃尔夫李特|短篇这是我做的一个梦,我把它整理后写了出来;但这是我看了N年小说后自己常试写的第一个小说,可能会写不完因为我只是一个学渣,至于更新吗……开学后一周有一章就很好了。这里讲的是一个被改造成翼人的侦察兵逃出实验室后和他救出的小伙伴战斗的故事。
  • 山花朵朵迎春开山花朵朵迎春开欲诚|短篇徐心静因丈夫车祸之死欠了几十万元债,为了养家糊口和还债,她把瞎眼婆婆和儿子留守在家。徐小桌千里寻母,只身来到东莞市,饥寒交迫,流落街头。瞎眼奶奶寻不着孙子急出了病住进医院。徐心静找不着儿子心急如焚。老乡告诉徐心静,南水桥下有一具尸体,其衣着年龄长相很象徐小桌,徐心静赶到南水桥下,抱着尸体悲痛欲绝。后来,老乡帮徐心静找着了徐小桌,可是这孩子已经不省人事,被送进东莞市某医院抢救。
  • 傻俩子的婚事傻俩子的婚事岁月如歌88|短篇一个农村新女性婚姻观念的改变以及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 我中毒已深,而你是医我的药我中毒已深,而你是医我的药菖蒲樱|短篇我为你步步为营,却陷入你的世界,到最后竟然连守护都那么的无力
  • 周边周边九万米高空.|短篇众生普遍,普遍众生。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的故交好友以及千万个形单影只的你们。 我是你万千呼吸中的一个瞬息。
  • 顾十一,原来你爱我顾十一,原来你爱我笛声舞舞|短篇我要说一个很平淡的故事,关于刘晓晟跟顾十一。故事很短,一如顾十一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