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带回口信(2)

起早洒扫的小厮估摸是去哪个角落偷懒补觉了,院子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人。

她轻轻的带上房门,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原以为三七能等她不在睡一晚上床榻,没成想还是窝在了那个软塌上。

屋子里燃着炉香。往里走些,那蒙蒙的香气便扑面而来,给软塌上盘坐的那位增添了不少的仙意。

三七平日就没得睡懒觉的习惯,早早便醒过来凝神打坐。

“摔下墙头了?”他听着脚步不稳,睁开眼看了看。

“应该是落枕了。”小哑巴一瘸一拐的蹭过来坐,倒了两盏热茶,还不忘把热乎的肉包子递给他。

“酒味儿倒是重。”三七倒出两粒清心丹给她,去去酒气。

“我就去了千春楼,可惜没见到珊瑚姑娘本人。”她借着茶水将药丸子咽下,瞬间就神清气爽起来,“但你猜我见到了谁?”

“谁?”三七留意到她手背上的淤青,又翻出了些药油递给她,让她边擦边说。

“狗爷的义妹,好像是姓黄吧,我没听得太清。”

“梁絮?”三七听着,说了个名讳让她辨认,“是她吗?”

“嗯,黄粱氏,我听那任家的是这么说的。”小哑巴低头搓着药油,刺鼻的味道好似将所有的味道都掩盖了去,太冲了。

“任家?”三七明显对这个姓氏的出现感到意外,他又接连确认了几遍,“确定是任家吗?”

“是。来的管事儿的那位叫任宝路。”小哑巴仔细回想着那人的名讳。

反正一身蓝衣,看着补录补录的。

“黄粱氏来闹事儿的时候,他几句就把事情的给摆平了,看样子倒是比狗爷还要蛮横许多。”

小哑巴将药油盖好盖子,放回了原处。

“还说了什么吗?”三七沉下脸,不放心的又让小哑巴重复了一遍当时的情景。

“他说黔城事与我们无关,离了黔城,寻个别的营生做。”

小哑巴一五一十的将任家那位的话语转告给了三七。

“三七?”

小哑巴看他目光发直,轻轻的叩着桌子,“怎么了?”

“他这么和你说的?”三七摇了摇头,紧接着又是一遍接着一遍的确认。

“是。”小哑巴点头。

这样不好吗,明摆着是不想让他们跟着瞎掺和。

任家先不说是何方妖魔,就看昨日对黄粱氏的态度,只怕也是一位不好惹的主。

如今他还笃定了狗爷的命数,只怕现下在黔城能与金牙子博弈的,也只有他们了。

想到这儿,小哑巴渐渐倒稳下了心。

“先回去吧。”三七起身收拾着行囊,小哑巴点点头,将肉包子又包好放进了怀里。

“不打声招呼吗?”他脚步匆匆,小哑巴跟着几步就开始追随他一路小跑。

一路上,三七话都不说一句。小哑巴跟着没说什么,忍着疼才没落下半步。

他回神后,渐渐放缓了步伐,小哑巴悄悄看了他一眼,鼓了鼓嘴。

“媳妇儿!”门口的“盼妻石”忽地动了动。

他对着口型唤道,忙不迭的赶到她身边。

“怎的脸色如此不好?可是病了?”焦郎明显不开心,问着问着还剜了三七好几眼。

小哑巴正要开口回答,瞧着是一脸关切的焦郎,张着大嘴佯装吸了口气,摇摇头。

“胡说,浑身都是药油味儿,没病就怪了。”

小哑巴又是一阵摇头,想解释自己不过是抹了些药罢了,随即伸出手背,晃了晃。

“这怎么青了这么大一块啊!”

焦郎心疼的直吹风,小心翼翼的托着那只受伤的手,一小步一小步的带着走。

三七扔了个“参见公公”的眼神,小哑巴接收后,无奈的龇了龇牙。

瓜皮破天荒的在破庙里坐着,他左脸颊还未完全消肿,伤的略微有些重。

“任家回来了。”三七没歇,直接将那句话说给瓜皮听。

瓜皮笑出了声,牵连到嘴角的伤口时,又将笑容收敛了去,“意思不就是让我们少管闲事,哪凉快哪呆着去吗。”

“若是黔城归了任家也不是不好,毕竟之前就是…”

“那是之前。”瓜皮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是现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宫廷群穿纪事:宫女要逆天宫廷群穿纪事:宫女要逆天方亦圆|古言好吧,穿越就算了,可是怎么就稀里糊涂进了宫!做的居然还是个宫女!要知道,宫廷不好活,秒杀分分钟!好吧,这也就算了,凭什么同是“被”穿越,他们都有金手指,就对姑娘我一个玩“特殊待遇”,不带这么坑的!什么,因为他们不是人?有没有搞错,人神妖怪通通穿,幕后主使竟是“他”。居然说是一时兴起,要不要这么搞笑!既然你玩姑娘我,那么……我受了……【出息!】去去去,什么出息不出息,姑娘这叫忍辱负重,且看最后玩坏谁!某无良男坏笑:“小娘子,爷饿了!”某女双手捂胸:“你你你,要吃什么,啊~~”喂喂,同是穿越党,相“煎”何太急!
  • 觅青梅觅青梅G奉清Y|古言那一年烽火铁骑在北宗和南芜两国之间踏过,留下无数血迹残尸,哀鸿遍野。他身为北宗第一大将军在大势将去的时刻,独自直击敌人内部,也就在那一年英勇骁战的大将军也因此离奇失踪…… 再次睁开眼时,他脑海中的记忆已经全部消失,看着眼前的清灵女子,他的心第一次触动。 再次相逢,他还是那个灾难中得兴归来的大将军,万般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中…… 相逢,错认,一场又一场的宫廷算计,皆是数不清的烈火硝烟。
  • 落花时节来逢君落花时节来逢君望一醉|古言“师傅,徒儿要娶木兰为妻。”众人皆因谢玉锵的话目瞪口呆,不明白门主这位爱徒今儿个是发了什么神经,突然丢出这么一个重磅消息来,简直让他们接受无能啊!还有,这个木兰是谁来着?听着倒是有些耳熟。 消息传来,木兰简直不敢置信。 “什么?确定消息可靠吗?谢玉锵真的跟门主这般说的?” “姑娘,当时还有好些弟子都在呢,定然不会有假的。” “恭喜恭喜啊!” 而此时整个灵门三峰都不知道谢玉锵要娶的姑娘竟然不愿意嫁。 这是个超级超级甜的小生活。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婢女有喜婢女有喜荼弭|古言刚出生没了母亲,七岁时没了父亲。唯一的亲叔叔是个妻管严,对她不闻不问。恶婶婶对她百般挑剔,千般不满,最后一两银子将她卖进楚府做婢女。 幸好遇到个傲娇又护短的少爷,欢欢喜喜的开启了小婢女的生涯。 哪曾想,少爷有个亲亲表妹,面善心恶,处处对她下死手。 一退再退,无路可退,真以为她没脾气吗? 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小婢女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 温柔王爷冷王妃温柔王爷冷王妃瑃瑃|古言她是日月教教主,从来不以真面目见人,世人只知她生性残曝,每次都是一袭红衣似火,拿着江湖上的两大玉器之一――血萧!他是星月国赫赫有名的王爷,世人皆称之为鬼王,武功高强,容貌更是承袭了他母妃潇淑妃的美貌,更是有显赫的战绩在身,成为了星月的一个神话!三月是一个神奇的季节,也是樱花飞舞的时候!法华寺的樱花开得是最烂漫得,所以当每年的这个时候,许多人都慕名而来……在樱花林他们相遇,却也相忘于樱花……
  • 世家毒子世家毒子释家传人|古言一朝重生,成为郑国公府的纨绔世子爷。所谓世家,不过是外表光鲜亮丽,内里则是魑魅魍魉。可萧明睿没想到,这内里居然会烂到这个地步……————————————这是一位冷君子穿越到一个纨绔子身上后发生的故事!PS:男主言情文,1V1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步一步来……
  • 人生之若如初见人生之若如初见人生之若初见|古言异世之旅。是穿越?还是重生?是上天的怜悯?还是自己的请求?
  • 贵妃又在积极准备宫斗贵妃又在积极准备宫斗枕星禾|古言(1V1双洁,超宠!) 英明神武的东武帝遭算计,竟然魂穿到自己一直看不顺眼的将军之女养的犬妖身上,成了名副其实的“狗皇帝”。他表示,这一下子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原来大方从容的德妃,居然心眼狭隘,毫无容人之度;贤惠淑德的淑妃,居然暗害宫妃!大肆铲除异己…… 简翎自从得知自己要进入后宫,便摩拳擦掌,兴奋不已,她可是自带系统,头顶女主光环的人,还怕斗不过那些黑心白莲吗? “娘娘,反击计划落空了,淑妃娘娘被皇上打入冷宫了!” 简翎颇为不甘,握拳等待下次机会。 “娘娘,您的对策白费啦,德妃娘娘已被皇上贬为庶民!” 简翎再次暗恨,宫斗又晚了一步!? “娘娘,淑妃被查出派人刺杀你,被皇上处死刑啦!” 简翎抓狂,狗皇帝怎么每次都抢在她前面!说好的后宫险恶,要步步为营努力宫斗呢?
  • 左鹿江湖左鹿江湖玖一姑娘|古言家中恩怨了,石鹿背起小行囊开启了去见心上人的江湖之旅…… 对石鹿来说,最爱的人就在眼前,他真好他真厉害,好崇拜。 对陈左来说,最蠢的人就在眼前,真的嫌弃! …… 刚见面: 陈左:嫌弃,推开小人,扯开衣袖。 后来: 陈左:乖,好姑娘,衣袖给你,抓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