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见面

2019年的春节即将来到,而我也在默默的期待着,期待着秦杨的饺子,可同时我又很忐忑,今年的秦杨还会包饺子吗?六点十分,我从窗子上悄悄的向下看着,静静的等着,因为去年饺子是六点半出现在石桌上的,我手里拿着书,可心早已在秦杨家的石桌上生了根。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慢慢的靠近半。

“叮铃,叮铃,叮铃”楼下门铃不断想着,我下楼开门,看着许久未见的爸爸妈妈,我没有丝毫的惊喜,只有不解与懵,可这时我看见了秦杨手里保温桶以及保温桶下的一个信封,秦杨向我这边看了一眼,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表情,他将保温桶放在了石桌上便关上了门,我面上不显,可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他真的包了饺子,而这边父母顺着我的视线看向秦杨家的方向,又看向我,似乎想要和我说些什么,可嘴角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口,我不在看他们,我再也压不住我的腿脚了,我飞快的走向石桌,拿起保温桶,迅速向家里走去。

父母也跟着我走向屋里,我将保温桶宝贝似的放进厨房,将信拿了下来,我急切的想看里面写了什么,可是不行,因为厨房外面还坐了两个人。

“苏苏,那个保温桶是给你的吗?那个是你的同学吗?你今晚吃什么?”母亲终究是受不了长时间的沉默,声音不大,语速却很快。

“对对,苏苏,你今年没去外婆家过年吗?”随着第一个问题的抛出,他们不断的继续问着,丝毫没有许久未见的尴尬,也许成年人就是可以这样,可我似乎还不行,我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些什么,我看了他们一会,缓缓说道“没有和外婆他们过年,这两年一直自己过年。”

“你们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我继续问道,他们似乎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见向来温柔的母亲突然哭了起来

“苏沐,你就是这么照顾苏苏的吗,一直让她一个人住在这儿,苏沐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母亲不断指责着,父亲从开始的愧疚到愤怒,也不断骂着“你自己在美国逍遥快乐,苏苏也是你的女儿,这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我听着他们不断的骂着,我突然觉得挺没意思的,原本最期待的一天,怎么会这样呢,我缓缓绕过他们,走到厨房提起保温桶,进了房间,拉开窗帘,对着秦杨家的灯,慢慢的吃着饺子,一边吃,一边数,19个饺子,是因为今年是19年吗?我打开粉红的信封,“新年快乐,路灯下的旺财,很开心这两年的节日都可以一起过,我今年七月份就要离开了,今年要自己学包饺子吧。食物中毒的旺财留。”

秦杨要走了吗?他要去哪儿?我的心似是被一盆凉水浇的凉透了,我看着秦杨家的灯,好想下去问他,可我没有这个勇气。楼下真吵声还在继续,我已经不想再听了。

“你们今天就是过来吵架的吗?”清冷的声音切开了原本火热而又激烈的声音。

“你们如果没有事情,回去吧,我要睡觉了,你们这样不仅打扰我休息,还扰民。”他们心情似乎平静了,“苏苏,这么早就睡了吗?我们出去吃年夜饭吧”母亲看着我,“对对对,我们去酒店订一桌年夜饭”父亲紧接着说,他们看着我,我似乎觉得他们特别爱我,这个念头转瞬即逝,毕竟这个想法十分可笑,如果爱的话,应该不会这么久才发现我一直一个人住在这边吧,当初的我也不会东送西留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大面城大面城李西村|短篇这世间,其实每个人都戴着大面。那么,一座人人必戴大面的城池会怎么样呢?
  • 重生之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重生之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向水吖|短篇青春年少的岁月总是令人怀念,因为那些抓不住的流年。 年轻时总有不该犯的错,如果能重来。 不会让爸妈失望,不会让老师总生气,不会让友谊失联,不会让成绩难看,不会在最该奋斗的年纪里虚度光阴,不会让那个埋藏心底的他,像鱼儿一样消失在岁月的洋流。 纪飞翎:你怎么这么粘人…… 柳絮:因为我是好不容易才和你在一起啊,很努力很努力才奋斗出来的呢!
  • 梦与镜中人梦与镜中人宇之牵绊|短篇一面古镜,它所述说的故事涵盖了前世,评述了今生,预见了未来。我是梦钥,我是破碎的镜中人。
  • 楚楚落辞楚楚落辞早安吖|短篇他与她本无果,只因无尽的缘相牵。 “如果最终无法在一起,请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要来打扰我。” “既是有缘,便有分。既是有分,我们便是能在一起的。即便不能,只要你想,我便把它变成能。”
  • 游必有方游必有方吾无点墨|短篇生活随笔,工作感悟,游历心得,均用散文记录之,只求心中一念闪,十年可追溯。
  • 盛夏高歌盛夏高歌团团圈圈|短篇直率女孩顾夏,成熟稳重的霍笙,知书达礼的顾涵,精灵古怪的申家两姐妹,帅气体贴的林子皋……会在大学里发生怎样的摩擦?!
  • 想死的猫想死的猫笔作剑墨斩天|短篇他对生活感到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
  • 一匹狼的成长记忆一匹狼的成长记忆释迦眸尼|短篇这是一匹狼的成长历程,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它的命运充满了艰辛与坎坷,这条人生之路它将会失去很多,同样也会得到很多!
  • 我的翅膀有裂痕我的翅膀有裂痕阳明|短篇如果你的羽翼上有一条裂痕你还能飞翔吗?如果你还能飞翔你快乐吗?如果你不能飞翔你快乐吗?
  • 假探长假探长平沙秋冬|短篇贾龙贾凤,苏眠坐在贾家的小院里摆弄她刚买来的兰花思考人生。这是一个风雨飘摇的乱世贾龙靠着他父亲在当地警局混个小警察当当没两天就被人捅了,为了家里他双胞胎妹妹装成他去警局工作也让人给捅了,然后她就来了苏眠回头看看这破败不堪的家和挺着肚子快要生产的女人,得谁让自己借了人家女儿的身体上辈子还是干这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