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8章 婕妤告御状

第二日清早,沈婕妤面带娇容,服侍魏元齐起床,宫人奉洗漱的水具鱼贯而入,一人上前跪于床前,将一具薄胎透光水盆双手奉上,请陛下净手。

魏元齐方将手浸入水中,便抽手而回,伸开五指,将水弹出:“怎么这么热?”

沈婕妤慌忙跪下:“陛下息怒,臣妾有罪。”又向那宫人喝到:“没用的东西,怎么伺候陛下的,来人!把她拖下去……”

“罢了。”元齐看那宫女早吓得魂不附体,到底是小事一桩,也就不深究了:“窈儿也起来吧,本不关你的事。”

沈婕妤慌忙叫一边的宫女兑了凉水,亲自试了温,又接了水盆,伺候魏元齐洗手。

“陛下,臣妾实在是大意了,还望陛下恕罪。这宫女刚来伺候近前的,多是毛手毛脚,不懂规矩,自比不上原来的王女史细致贴心,陛下可千万不要怪罪臣妾。”沈婕妤怯怯地向魏元齐请罪,又带了三分撒娇的意味。

“窈儿别怕,朕不怪你。”魏元齐自顾洗漱,并不多问什么。

“可把臣妾吓坏了!陛下的手没有烫坏吧?臣妾身边如今贴心细致的人都找不出一个,等王女史能下地了,还是她来服侍陛下最为妥帖。”

“朕的手不妨事,王女史怎么了?病了?”魏元齐终于问出了沈婕妤期待已久的话。

“这……”沈婕妤咬着嘴唇,面露难色。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窈儿有什么话不能和朕说的?”

“王女史,臣妾带进宫来的人,做事最为贴心细致的。却不想被人持器行凶,生生用花瓶砸破了脑袋,好歹捡回一条命,却如今还躺着不能动。”说着便淌下了两行眼泪,这份心里的委屈倒是真真的。

“竟有此事?何人所为?”魏元齐看出来了,自己的爱妃是在向自己告状,想来应是哪个高阶的妃嫔。

“就是个普通的宫女,太清楼的梁如意。”沈窈更加委屈了,自己身为婕妤,竟收拾不了一个宫女,还得向陛下求告。

梁!如!意!魏元齐听到此言,脸色刷得就阴沉了下去,没想到梁如意进宫没多少日子,越发张狂了,连杀人的勾当都干起来了,半晌不语,却皱紧了眉头道:“宫女杀女官,司正局不问吗?”

“罚了她一年的例钱。”

“怎么可能?!”不是为何,魏元齐心下却松了一口气。

“臣妾怎敢欺瞒陛下,就是一年例钱。”沈婕妤小声说道:“贵妃娘娘亲自决断的。”

“你知此事么?”魏元齐看向一边的王浩,心中十分恼火,梁如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却没有人通禀自己。

“小人不知,小人失职了……”王浩忙跪下叩首。

“今日朝后,叫她到福宁宫来见朕。”魏元齐又看了一眼沈窈:“朕自当为你做主。”说罢,起身往前朝去了。

看着陛下走远了,沈婕妤方破涕为笑,撇了撇嘴,面露得意之色。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睹半生残一睹半生残林终卦|古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再顾流转,三不怨。 听说,人都是会变的。 当超能装很会扯大龄女主突然变小遇上事业心爆棚且业务能力极强的小屁孩儿,两人携手是共渡难关还是共赴黄泉? 那有什么天才,不过是理想无法照进现实的被迫坚强。 “1+1在什么情况下等于3?” “在出题者可以主宰世界的时候。”
  • 帝凰:冷帝的毒医王妃帝凰:冷帝的毒医王妃沫芝夏|古言她是隐去了风华的北溟国相府千金,他是匿去了锋芒的夜轩国一代“病王”。一朝穿越,是命中注定,亦或情深缘浅?她清冷绝伦,出尘如仙;他强势霸道,冷清冷酷。他说:“如若能留她在我身边,弃了这君临天下,半壁江山又何妨?”她说:“我将他放在心上三年,他惜我如金,爱我如命,这个男人,我怎可相负?”【以我天下为礼,聘你一世为妻;用我江山如画,换你笑靥如花。】
  • 三世情一生缘三世情一生缘溯婉凝|古言林舞雪觉得她很无辜,连续半个月梦见一个人,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苍天,你逗我玩呢!”某人心里默默咆哮。很久后,她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天意,“原来无论我们怎样轮回,都逃不过上天的安排。无论今生前世,无论此生末世我们都只是有缘有情,却永远没有份。”不愿信命,却不得不眼看着他的生命在眼前流逝,不是不爱,而是不敢爱。。。。。。。。。三世的相知,相识,相恋,却只是有缘无分?前尘往事一一散却,原来,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此生的执手相伴。她是那业火湮灭的飞蛾,他是那红烛泣下的泪珠。她是那佛前的一株玉兰,他是那座下的一滴露霜。她是那懵懂的少女,他是那执着的少年。
  • 楚映鸳楚映鸳旧识南风|古言一位亡国公主,被迫嫁给敌国,是堕落还是蜕变,是仇恨还是深爱,是保护还是伤害,若人生只如初见。最后的结局,又是如何,两个人是会互相伤害,还是会放下过去,成为一对伉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故事到最后,不过烟消云淡,日月无声,水无痕罢了。
  • 卿本刁蛮:毒妃很妖娆卿本刁蛮:毒妃很妖娆瑾忱|古言一夜之间痛失所有,她改名换姓,褪尽红妆,只为有朝一日能够报仇血恨!办商会,敛万财,名扬天下,一时风华无双。却没料到半路上随手救下对她死缠烂打的男子竟然会是当朝太子!太子殿下您睁大眼看清楚,小爷穿的是男装啊!小爷真的是男的!性别相同怎么谈恋爱?莫非殿下有龙阳之好?
  • 风钺宝鉴风钺宝鉴路丰|古言宝鉴里的小兽们溜达在人间的故事…纯架空,种田流,独立卷,古偶型的小言系列。本系列的主题:知音。借用三毛的这段话开场:有时候,我多么希望能有一双睿智的眼睛能够看穿我,能够明白了解我的一切,包括所有的斑斓和荒芜,那双眼眸能够穿透我的最为本质的灵魂,直抵我心灵深处那个真实的自己…
  • 陌上辰歌玥迷璃陌上辰歌玥迷璃公子璃陌|古言她,本是千金小姐却因父亲的商业战争成为孤儿,千金已逝,活着的只有一心复仇的第一杀手,当大仇得报,她该何去何从?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王府小姐,却在出生时被判定命格过硬,天煞孤星,她的出生成长便是母亲一步步走向死亡。父亲无奈离京,留下她在京城的风云中浮沉。他,本是西凉得天独厚的七皇子,天纵奇才,十岁文武双全,兵法策略无不精通,却一招不胜被人下毒,受尽折磨,国家战争失败后被送往北宸为质,在京城的暗流中从容应对。一朝穿越,当她变成她,惊华重生,不再隐忍柔弱。约定终生,笑傲九州,看他们如何在乱世中携手应对明枪暗箭,步步为营,登上九重帝阙,俯瞰天下。
  • 快穿之农家欢乐多快穿之农家欢乐多袁樱子|古言一场捉奸在床,让她意外穿越,来到一个架空世界。 爹死娘死,后奶恶毒,没事没事,本姑娘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什么?后奶要把我卖了?”女子大喊道。 “不行不行,就算死也不卖。”女子拼命摇头道。 “我出五两,买了”突然,男子站出来说道。 “看他这样子,应该是吃饱饭了吧?”女子好奇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她开口问道:“你家包吃吗?” “包”男子毫不犹豫的说道。 “会打人吗?”女子再次问道。 “不会”男子再次摇头说道。 “那我卖了”女子开心的笑着说道。 众人头顶一群乌鸦飞过:说好的死也不卖呢?
  • 一夜雪落心已寒一夜雪落心已寒古陌dimo|古言红尘初妆,山河无疆。最初的面庞,碾碎梦魇无常,命格无双。雪落飞扬,一缕冷香远,逝雪深,笑意浅,管谁君临天下,一杯新茶闲数落花。清风起,天下寂,为你一笑,流水间随落花意。谁折你一枝新梅,看残雪纷飞;谁绾你相思不悔,任帘外雨霏霏。还你一场旧寐,看年华不归;谁知你愁肠几回,青丝或离人泪。
  • 医品毒妃:王爷狠狠宠医品毒妃:王爷狠狠宠念之瓷兔|古言我堂堂一介战神王爷,岂会爱上一个女人?”他信誓旦旦道,可在见了某女人后,真香警告!每天就想着追在身后跑啥都不想干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