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叮咚!”

一大早秦浅家的门铃就“叮咚叮咚”得响,秦浅强忍起床气走下楼开门。

“谁!”

“我。”

比秦浅还冰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哦,书瑜啊!”这位大神比秦浅还不好惹,说爆就爆的脾气。

“还有我啊!”黎明从冷书瑜身后探出头来。

秦浅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转身,默默坐在沙发上。

“给我做饭。”

秦浅响起慵懒地声音,冷书瑜二话不说走进厨房默默准备早餐。

“家里就你一个?”

“他们都出差去了,不只有我一个,难道还有鬼?”

“别说了!鬼不鬼的!怪吓人的!”黎明拿起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

从L国开始,他的眼睛就没踏踏实实闭上过。刚处理完文件准备闭眼,货轮靠岸了;刚下船,货被拦了;通行证刚拿来,冷书瑜劈头盖脸给自己骂了一顿,从那个码头到这个码头没停过。

这样算下来,自己好像五六天没好好休息了,也不指望回房睡了,盖着被子躺在沙发上秒睡。

“你跟黎……”冷书瑜放下手中的餐盘捂住秦浅的嘴。

秦浅哪都好,就那张嘴!

“乱说什么!”

“我说什么了?”

“就想问你们在L国的情况,看把你激动的……”

秦浅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难道真的有什么?”

“怎么可能!”

“他那样的人,我能看得上他?”

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冷书瑜的耳根已经通红了。

“那……黎明?”秦浅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态,非要问出一个满意的答案不可。

“他怎么样跟我没关系。”

冷书瑜一副无所谓地样子,秦浅缠着她问了很久都问不出什么,最后丢下一个没意思,吃完饭回房了。

等秦浅走后,冷书瑜看着黎明乖巧的睡颜,破天荒温柔的一笑。

你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这么乖了吧。

…………………………………………………

秦浅躺在床上闭目,电话突然响起。“思允?”

“浅浅……”电话那头的祁思允强忍着哭腔,但还是被秦浅察觉。

“怎么哭了?”秦浅只有面对祁思允才会这样的温柔,把所有的温柔留给她一人。

“我……我…”

秦浅知道她肯定有难言之隐也没逼着她说出来。

“你在原地不要动,等我。”

秦浅挂了电话查了祁思允的定位,一刻也不歇着,一路上闯遍了红绿灯。

秦浅一下车就看到祁思允被一群人包围着。

“别动我!”

其中一个男人不把祁思允的话放在耳边,摸了她一把。

“别碰我!!”祁思允尖叫着。

下一秒,那个男人就被一拳打倒。

秦浅穿越到人群中搂住祁思允,温柔的不像刚才一拳打倒一个男人的样子。

“你找死是不是!知不知道我谁!”

“我管你是谁,你欺负到我的人了。”

那男人平时也是一副称王称霸的样子,哪里听得惯这样的话,立马就火了起来。

“你找打吧!”

“找打的是你。”

另一个勾人的声音从人群外响起,那男人刚想回头看,便又被打倒在地。

“这种粗鲁的事情,怎么能交给两个美若天仙的女生来做。”江澈夜向秦浅挑了挑眉,仿佛向主人邀功的大狗狗一样。

“谁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一群人又来到人群当中,为首的男人看起来斯文极了。

秦浅脑海里浮现几个大字,斯文败类!

“你算什么东西,你说是你的地盘就是你的了?”还没等那个男人开口,江澈夜又紧接了句,

“那我该多没面子啊!”

“这条街一向都是我由夜管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了?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来撒野。”

江澈夜自顾自地把玩着戒指,丝毫不在意由夜的脸有多黑。

“喂!我警告你!我老大可是江澈夜!”江澈夜听到装作很吃惊的样子。

由夜看到他这幅样子,觉得自己似乎扳回一城,“京城江家的江澈夜!怕了吧!识相的就赶紧滚,别在这碍眼!”

“什么时候开始,认识江澈夜这么了不起了。”一旁的秦浅默默开口。

由夜楞了一下,认为秦浅什么都不懂才这么说的。

另一旁的江澈夜本人也一脸的无辜,表示自己在一旁很躺枪。

算了,自己的女人。

还能怎么样?

宠着呗!

“一个小丫头片子,真是口出狂言!”

“一个糙汉子,真是信口开河!”

秦浅也不怕,当着他的面怼回去。

说话谁不会啊!

“我说……够了吧!”场外又冒出一人的声音。

“老大!”被称作“老大”的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到没!这就是我们老大江澈夜!识相的赶紧滚蛋!”

“喂……”沉默了许久的江澈夜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这场角色扮演也该结束了。”

由夜满脸的疑问,似乎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江澈夜看向一旁的“江澈夜”,“也该消失了。”

“正主在这,还需要留你一个冒牌货?”秦浅紧随其后。

祁思允也听的满脸的懵圈。

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你?正主?”

“你蒙谁呢!”

“江澈夜”装定了,又怎么会轻易承认。

“就是!我们老大本尊在这,还需要你在这狐假虎威!”

“不见棺材不落泪!”

比起江澈夜的罗里吧嗦,秦浅更愿意拿实力说话,慢步走到“江澈夜”面前停住脚。

“‘江澈夜’是吧……”

“跟我比一场,传闻中拳法了得,让我见识见识?”

“江澈夜”轻笑一声,调戏的目光瞥向秦浅:“这么美的美人儿,我怕把你打坏呀~”

要不然秦浅拦着,江澈夜能一脚踹他脸上,怎么说秦浅也是盖上自己印记的人,怎么能任由他人戏弄!

“别废话。”

既然秦浅这么说了,“江澈夜”也不客气。

不就是个小姑娘嘛,能有多大本事。

等出手的时候,还能揩油一把。

“江澈夜”把所有的内心活动全都表现在脸上了,让江澈夜看着一顿恶心。

“江澈夜”一拳打下去,众人都一样铁定命中,可现实还是非常残酷的。

秦浅游刃有余地握住“江澈夜”直击面门的拳头,仿佛捏住一个馒头一样轻松。

“就这样?”

“江澈夜”感受到秦浅并不简单后,便认真起来。

但是……

就算认真……

也并没有用啊!

不到五分钟“江澈夜”满脸於痕,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向江澈夜道歉!”

“啊?”

“江澈夜”和由夜两人听着楞楞的。

自己向自己道歉?

第二次,秦浅指着江澈夜说,

“向他!江澈夜道歉!”

由夜才意识到秦浅在说什么,他一直以为这个谎言不会被戳破,哪曾想到今天遇上本尊,回想自己之前说过的话……

“啪!”

“江澈夜”首当其冲给了自己一耳光。

“我只是一时迷了心智,请江大少爷恕罪!”

处理了“江澈夜”,秦浅看向由夜。

“那你呢?”

“我……对不起!”

由夜也是敢作敢当的人,没被发现就算了,既然已经发现了,就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后,江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最不可辜负的恋爱最不可辜负的恋爱橙涵小孩|短篇这里有各种各样的故事,甜的,酸的,苦的,辣的,想要了解一下吗?
  • 魔生心灭魔生心灭炒榴莲的叶泪|短篇主角回到了十年前的世界,只不过有些事情还是改变不了的,是走老路还是走魔路,前者窝窝囊囊,后者万丈深渊无退路............
  • 残阳陂残阳陂辰宪|短篇晚芳杂恨事,夕阳伴余生。数十年风雨飘摇,忧思繁杂,奈何老之将至。彼岸花,黄泉路上开得正艳;再携手,形单影只怕你孤单……
  • 无夜不休无夜不休永布书|短篇我叫夜不休,前世拥有超强金手指, 但今生却是二哈天赋卡牌系统。 待激活的书籍卡牌,预示着我终将成为学霸, 可更多时候总被二哈系统恶搞。 双星系统下,人类与妖族之战,一触即发。 而在黑暗中潜伏的妖魔,却酝酿着惊天大事件。 血芒计划启动,但究竟是为何? 前世的羁绊、今生的困惑,将如何造就夜不休? 前世的金手指老爷爷,真的完全消失了吗? 五行人类阵营,五大机甲风暴 人类、妖族、妖魔、谁是对的? 这场战争何时终结? 手动镜头转换: “从今往后,无!夜不休。” 血云之下,一人、一刀、一狗子。
  • 海念古海念古星湮|短篇本书是由一篇故事的短篇小说构成,一古代为主,希望各位喜欢。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随笔小诗随笔小诗者不遇|短篇作品《随笔小诗》是写者感悟生活而作的诗歌集,集中笔者以爱情、思乡、游历、自然景象等为题,用文字,表达对生活环境的思考、感受及热爱。
  • 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张庄文化人老虎历险记文化人闯哥|短篇文化人老虎是地处赣东北农村的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作品围绕老虎从青年时代放荡不羁到结婚、生子苍老迟暮的一系列人生波折而展开,个中酸甜苦辣、人生百味,不乏对人性的一种揭露,同时也彰显时代的飞跃与进步。
  • 你是我的曦光你是我的曦光LIN木木|短篇一瓶饮料,他们彻底交集在一起。那年夏天,她说:“你的饮料。” 他说:“送出去的就是你的。” 他爱她深沉如海。 “小筱曦儿,我喜欢你,你不用为此为难,只要你开心就好,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你不用在意我的感受,我没关系。我会一直守护在你的身后,只要你一转身就能看见。” ?“齐小晨,你是我心底最温暖的阳光,没有阳光,我的世界只剩一片晦暗……” 有一天,当她的开心不在重要,终究要到了分叉的路口吗?
  • 不要你管不要你管夜空六叶花|短篇写给中国家长愿你的孩子让中国崛起让世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