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4章 周一的客人

周一的晚上,麦羽安排季芸孜去酒吧补周六的班,季芸孜上完课赶过来的时候麦羽正在吧台处喝酒,和一位男子笑意盈盈地聊天,看到季芸孜过来微笑点了点头。

季芸孜端详那位男子,他穿了一件毛蓝色的西装,眼角有几处褶皱,看起来应该是位中年精英,他笑起来面目和善,举止不俗。

季芸孜和乐队交流了几分钟,开始了今天的演唱,她挑着唱了几首拿手的民谣,后半场的时候有客人点了不少的歌,起初她好奇今晚客人怎么比周末的客人还要热情,直到看到服务员送过来的一杯马天尼,季芸孜才发现今天点歌的客人是同一人。

这位客人是个干练的年轻人,他坐在一个角落里,光线有些暗,他笑着注视台上的季芸孜,倾听着季芸孜的歌声进入忘我的状态,他闭着眼睛觉得自己的身体放松了很多,她的声音与这杯酒好像,神秘又甘甜,温柔又浓烈。

季芸孜拿过酒杯看向台下,她几乎一眼就锁定了角落里的那个穿蓝色衬衫的客人,也许是因为一个表演者的直觉,也许是因为这个客人与众不同的全神贯注。

她轻轻饮下一口酒,对这位客人投去感激的笑容,台下的观众能清晰的看到她眼中闪烁的光芒,比这里任何一盏闪光灯都要明亮。

季芸孜唱了这位客人点的最后一首歌《红豆》,下班时她想收拾一下东西过去和这个客人打个招呼以示感谢,她刚把吉他背上,这个客人已经先一步来到她的面前。

“小姐,可以聊两句吗?”

季芸孜极少和酒吧的客人喝酒聊天,也极少喝客人送的酒,她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就饮下了那杯马天尼,或许这位客人点歌的热情刺激了她的兴致,她心里承认的,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音乐少女,不过也可能是台下的那道炽烈目光给了她一瞬间的触动。

“可以啊,你等一会,我去把东西取了就过来。”

季芸孜把包取了回到厅中时,那个客人在吧台向她招手,今天是工作日,客人比较少,麦羽在半小时前已经挽着那位中年精英男子离开了,这时候酒吧显得十分平静。

“小姐,你的名字很好听,栀子。“

季芸孜走过去坐在一张凳子上,“随意取的,见笑了。”

“你是今天新来的吗?”

“不是,我一般是在周末上班,上周有事调班过来这一次的。”

客人很认真的听季芸孜讲话,“哦,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宋轩言,我自己是做民宿和酒吧的,但不在这个城市。”

“那你经常过来吗?”

“每周一。”

在和宋轩言的交谈中,季芸孜了解到这位客人与自己的年龄相近,但是读书并非他所长,学习了两三年市场营销就和朋友一起创业了,现在也只是在事业的起步期。

宋轩言每个周一都会来到这一个酒吧,起因是他在半年前过来C市度假旅行,恰好在夜晚独自于此休憩时遇上一位姑娘,那天正是周一。

那天晚上有个女孩拿着酒杯突然坐在宋轩言的对面,不停地倒酒喝酒,对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倾诉着自己的忧心事,控诉着男朋友劈腿和背叛,她说着说着就对着宋轩言嚎啕大哭。

宋轩言那时候还没有谈过恋爱,看着一个女孩失恋大哭,只觉得不知所措,他拿了纸巾递给她,女孩没有接,她用短发挡住了自己的脸,她哭了很久觉得累了就起身离开了。

宋轩言猜测她应该是喝醉了吧,她的脸和耳朵都是深粉的颜色,她走路的姿态摇摇晃晃,她单眼皮的眼睛哭肿了,他想或许他应该送她回去的,可是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早不见女孩的身影。

“我都快要忘记她的模样,只记得那天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羽绒服和浅色的牛仔裤,她看起来好像很冷。”

“她后来还出现在这里过吗?”

“我没有再见过她,我已经记不真切他的样子,但如果她再出现在这里我一定会认出来。”

这个女孩像一条小鹿横冲直撞地闯入一个过路人的心中,缭乱了他的心弦又悄然离去。

季芸孜看着宋轩言纯真的眼睛,他或许是第一次爱人,显得有些笨拙但是又保持着恒久的执着,季芸孜有点想笑但心里又觉得有所触动。

她羡慕宋轩言的爱,只因为一次偶然就能奋不顾身,他爱得彻底爱得真诚爱得天真又烂漫。而她自己,把爱情当作游戏或交易,在情爱中愉悦却不肯付出真切的爱意,她的每一个前男友见到她时都会在眼底含着失望或者不屑,甚至憎恨。

“为什么不试试其他的时间呢?”

宋轩言的轻笑像是一种自嘲,又不可忽略地带着一丝自豪,“可能我过度相信缘分吧。”

“不过我以后可能会考虑一下周末的时间,我很喜欢听你唱歌。”

“谢谢。”

季芸孜把手里的最后一口酒喝完,时间也不早了。

“我还要回学校,我先走了。”

宋轩言站起身,她不知道季芸孜只是兼职,“抱歉,我不知道你还在上学,我送你回去吧,有些晚了。”

“不用了,没关系的。”

宋轩言还是跟到了酒吧门外,他执意要送季芸孜回学校,但是季芸孜虽性格直爽,还是很难对刚认识一两个小时的陌生人放下戒备。

推脱之际突然看到任彬尘从旁边的草丛窜出来,季芸孜吃惊地看着他走过来。

“孜孜,等久了吧,我来接你了。”

季芸孜听着任彬尘的话觉得非常别扭,从他的口中说出来肉麻得有点反胃,但她还是配合任彬尘把话顺了下去,“嗯,回去吧。”

“我朋友来接我了,我先走了啊,谢谢。”

宋轩言无奈地笑笑,“好,忘记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了,打扰了。”

季芸孜看到任彬尘笑得洋洋得意,心里偏不想让他好过。

“没关系,以后周末来也可以聊聊天的,再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老黄聊菜根谭老黄聊菜根谭黄宇晨|短篇咬得菜根,百事可做。跟随老黄的笔墨来品味《菜根谭》里那出世入世的智慧。
  • 我突然有一个毒辣的主意我突然有一个毒辣的主意陈贰叁|短篇这是一个脱离现实直冲云霄的地方,他们远离地球
  • 给那些没有自信的人给那些没有自信的人梅英七和弦|短篇对于初恋来说,往往是那么的刻苦铭心,对于所有的人来说,得到的往往比失去的多得多。人生的路总是要靠自己走出来的,不要为不必要的事情的浪费太多的感情
  • 傻俩子的婚事傻俩子的婚事岁月如歌88|短篇一个农村新女性婚姻观念的改变以及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 书道古风情书道古风情且姝|短篇眼探哲道,不过弹指成灰......回转三千,不过南柯一梦......
  • 童话匣子童话匣子斟知筱茵|短篇灵感来自梦境与生活,如名字“童话匣子”,放进了许多童话故事,在不断地生活中积累出来的“幻想世界”,希望能够找到生活的美好。
  • 戏说血莲劫戏说血莲劫长安九千岁|短篇明明科技发展才是正途,玄术都是邪魔外道,为什么还要将科技造物赶尽杀绝? 因为一切都是阴谋......
  • 树中的童年树中的童年木月猫|短篇一转眼,什么都没了。一转头,失去的重播了一遍。一转身,是谁离开了谁。——时间就算是化成蝴蝶从眼中飞过,我也抓不住它。因为书已经合上了。不是故事到了结局,而是…笔断了。
  • 改名改名叶勐|短篇十一点还没到呢,李伟就饿了,他搜遍了所有口袋以及书包和桌斗,结果一无所获。这时候他看了下表,离上课还有三分钟,这段时间是来不及去校办小商店的,再说他也没想去。在临上课前一分钟,他终于从隔座的李小婷那里得到了一块巧克力,然而,这块巧克力并未发挥任何作用,反倒让饥饿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了。
  • 温尔文雅的叛逆温尔文雅的叛逆阿良徐|短篇温文尔雅,谓气质彬彬有礼,行为典雅端正。叛逆则一般是指一些违反常态的事,不听指挥,不服从安排。但是为什么这两个词我又把他用在一起,似乎很矛盾,其实也是偶然的事情,我在看书的时候看到温尔文雅这个词,而当时我也正在思考着要写一本关于叛逆的书,单从叛逆来下手,又觉得很单调,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一个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