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对于那些各怀心事的大臣而言,言离忧终归是个令人提防警惕的角色,哪怕手足被缚难以行动还是不能打消他们的戒心,非让楚辞把她带出内堂才肯商议接下来的事情。

契约签订,楚辞再没什么必要面对让他感到无趣的人们,巴不得能早一步脱身,不料才拉着言离忧走出内堂,紧接着便有两个人跟随而出。

“楚公子留步,本王有些话想问你。”

“正好,本王也有话想问青莲王。”

一个定远王,一个呼连王,两兄弟像是商量好似的拦住楚辞和言离忧去路,只不过表情截然不同——定远王严肃谨慎,皱起的眉头更显稳重;呼连王强作镇定,仓皇神色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楚辞看了言离忧一眼后点点头,解开她身上绳索只绑住双手,抬手指向偏房:“往赴青莲山的马车已在外面等候,为免夜长梦多,还请呼连王爷长话短说;定远王爷和晚辈就在外面,如果她有什么不老实举动,王爷大声喊晚辈就是。”

说话间楚辞不着痕迹地向言离忧使了个眼色,似乎在提醒她什么,言离忧低头轻咳一声算作回应,而后在楚辞和定远王注视下走进偏房。

嘭,呼连王关门时使足了力气。

言离忧对呼连王的了解仅限于谈话间所知,也不清楚青莲王和他是否熟悉,为避免冒名顶替路出马脚只能沉默以对,以不变应万变。不过她的谨慎好像有些多余,进入屋子后呼连王紧绷的气息一刹崩解,慌乱惶恐表露无遗,根本没多余精力去发现言离忧与他认识的青莲王有何差别。

“我已经想尽办法保你性命,可你也知道,楚辞那人不好对付……还有定远王……我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你不会出卖我吧?”呼连王混乱到语无伦次的地步,十个手指紧紧绞在一起,语气近乎哀求,“以前我替你暗中做的那些事绝对不会告诉别人,还有、还有我会偷偷派人去青莲宫伺候你,保你衣食无忧,只要你告诉我皇上赏你的值钱东西都藏在哪里,我一定说到做到!”

堂堂王爷低三下四就为了钱?言离忧越来越弄不明白这个国家是怎么回事,打仗没钱,一群人盯着青莲王财产;前一刻还目中无人的王爷转眼成了讨钱的卑微者,世上有这么可悲的皇朝吗?

“为什么不说话?你要眼睁睁看着我死?!”

言离忧茫然表情看在呼连王眼中竟成了拒绝嘲讽,濒临崩溃的心境使得他烦躁绝望,一瞬脸色骤变,猛地跳起将言离忧扑倒,不知从哪里掏出的匕首横在雪白颈项上,狰狞阴狠的表情透出疯狂味道。

呼连王看上去至少有四十岁,体态臃肿、动作笨拙,按理说言离忧躲开他的攻击不成问题,糟糕的是她双手被缚在身后行动不便,呼连王那一推一扑轻而易举地把她摁倒在地,肥胖身子压得言离忧喘息艰难。

“你先把刀放下……有话慢慢说……”费了好大力气勉强挤出一句话,言离忧再不敢掉以轻心,一边极力安抚呼连王情绪,一边扭动身子试图从重压中解脱。

疯魔一般的呼连王根本不给言离忧挣扎机会,扬手狠狠一巴掌下去,白皙面颊浮现出五个通红指引的同时一道细长伤口出现在言离忧脖子上,滚热血滴沿着曲线蜿蜒滑落。

那一刹那言离忧第一次意识到,她必须反抗,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呼连王被中烧怒火与巨大恐慌蒙蔽了双眼,丝毫没有注意到身下女子眼神变化。抬手又一巴掌用力抽下,言离忧只是脸上多了个掌痕,呼连王却是满头大汗,几缕发丝散乱,圆睁的眼中血丝道道,与那些走投无路的亡命徒毫无差别。

“皇上死了,他们一定会开国库取军饷,到时候发现国库是空的……”愤怒过后呼连王开始剧烈颤抖,盯着言离忧的眼眸充斥着慌乱与害怕,连声音也变了调,“都怪你!都怪你要什么金山银山、要世间奇珍异宝!是皇上让我把国库里的金银珍宝偷偷拿出来给你,可现在要背黑锅的却是我!国库空了……他们必然认定是我私吞导致……我会死,他们会杀了我……”

能让一个王爷恐慌到这种地步,在他身上发生过或者即将发生的事一定很糟糕,然而此刻言离忧没有闲心去推测真相,那把匕首已经割破她的皮肤制造出死亡威胁,只要呼连王的手再抖一下,可能她就得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拼命挣扎中言离忧摸索到某样东西,冰冷锋利,大概是刚才倒下时不小心碰掉摔碎的茶杯。将锋利残片紧握手中,言离忧毫不犹豫扬起手臂朝呼连王背上扎去,同时用手掌护住受伤的脖子,使出全身力气扭向一旁。

一声凄厉惨叫过后,压在身上的重量终于仓皇卸去,言离忧捂住伤口艰难站起,踉踉跄跄向后退,手里握着的碎片仍朝向哀嚎的呼连王,半分不敢松懈。

“出了什么事?”急促脚步声与楚辞的询问一同响起,言离忧还来来不及回答,房门被人用力撞开,匆匆赶来目睹房中惨状的楚辞和定远王不约而同倒吸口气。紧绷的神经和剧痛让呼连王的精神刹那决堤,一边徒劳地想要按住伤口一边凄厉哀嚎,楚辞稍一靠近便被他狠狠推开,仿佛受到极大惊吓。

“王爷?”楚辞试着叫了呼连王一声但没有得到回应,叹口气,转身看向定远王,“我在这里看着,尽可能帮呼连王爷止血,请王爷尽快去叫人来帮忙,时间拖久了怕是要危及性命。”

定远王是个痛快人,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走去求援,与满身血迹的言离忧擦肩而过时犹豫了一下,扭头匆匆离去。

眼看定远王离开,楚辞深呼吸,蓦地伸手推向呼连王,失去理智的呼连王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一人高的花瓶上,咕咚一声闷响后,转了个圈昏倒在地。

“趁还没有人过来,快走。”迅速解开言离忧手上绳索,楚辞掏出汗巾按在她的伤口上,冷定从容如故,“春秋在后门外等你,坐上马车立刻离开帝都,他会带你到安全的地方——记着,如果不想被当成青莲王死无葬身之地,那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荏苒之绝傲风华荏苒之绝傲风华墨葭|古言她是一国至高无上的公主,身负国家兴亡。那年她十三,自毁绝世容颜,从此踏上国与情之间的爱恨纠缠。她安国运筹帷幄,她领兵战场英姿飒爽,但谁又能料得到堂堂公主的感情如此伤人,只能苦苦压抑在心中。爱她的,百般折磨;相爱的,相思刻骨。她说:“此一生,倾尽墨苒所有,必定落实了这安瑾之名。若有来世,褪尽这一身铅华,爱吾所爱,笑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倾唐厨娘倾唐厨娘阿禺|古言穿越隋末唐初,兵荒马乱的年代真是好危险哦。 但是这关我唐青青什么事儿呢? 开个大酒楼,做个小厨娘,搬张小板凳算算账。 “李世民还欠我五两银子。” “李元霸撒酒疯砸了桌子还没赔。” “隔壁的美男子晚上预定了红烧肘子。” 小厨娘眉头一皱。 “程咬金!你又偷酒喝!”
  • 陛下记事录陛下记事录何子在人间|古言应该算甜文吧…… 羽月环,羽国深受爱戴的女王陛下,却被自己的丞相和正夫背叛,囚禁,而自己的贴身护卫,为了再见自己一面,死在她的眼前,最后,她被逼至绝望崩溃,咬舌自尽。 却不料重生回到了六年前,是自己十八岁生辰的日子……
  • 邪狂众云生邪狂众云生陌凌歌|古言上一世,她为他付出一切,助他登基为帝,最后却落得个身死冷宫的下场。这一世,她重生为从前的自己。为了不遇见他,她想尽了办法。但是到最后,她,却遇见了他。前世前太子妃,死后穿越回二十岁的自己,上一世为他付出了一切,这一世,为了感化他亦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因为她相信他跟他不是一样的人。他,皇帝二皇子,同时也是大周冷面军神。小时候遇见她,与她分离。长大后不断寻找她,为了她改变自己,禁锢自己。最终,他们何去何从?
  • 穿越之世子不懂爱穿越之世子不懂爱宸七月|古言她以为她在异世找到了真爱,却原来应着那脸才得以得到他的青睐。他以为她只是寄托情感的解语花,却原来他已经失去了拥有她的权利。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抵补不过那女子情归深处后的绝情。他说:颜儿,纵然你愿意,我也是不愿意的,我只想你幸福!只见她,神情平淡:“我说,不会再有婚礼”
  • 歪歪无敌青春记歪歪无敌青春记魅妮|古言在失去中学会面对,学会成长。醒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一个未知的古代,一脸的不可自信,无语望天........有家人的宠爱,有一张明艳的娇颜。却没长脑,又蠢又花痴,还被人坑到三观尽毁,臭名远播。。。。当她成了她,醒来,这个时代潮流将天翻地覆。。。。。。
  • 长命决之三生错爱长命决之三生错爱繁弱|古言一场和亲,将她带到他的身旁。一眼万年,让他深陷她心。是爱还是不爱,是伤害还是保护,是阴谋还是不得已?坎坷过后的他们能否执手偕老?而他又能否治愈和挽回她千疮百孔的心?她又是否会原谅并再次的深爱。五十禁军二十暗卫,只为护森严深宫中一方别院。百人斩杀血流成河,只为护那一人周全安好。
  • 鬼王追妻,彪悍狂妻鬼王追妻,彪悍狂妻贖罪与救贖|古言彪悍杀手之王被同伴背叛,魂穿异世,说我吗也不懂,一首诗流芳千古;一首曲流传千年;一盘棋局玩遍天下;一副随手画拍卖出吓死人不要问不要问的价格;什么?我不能修炼。。。滚,姐是天才,鬼才,妖孽。懂不。至尊兽都要当小弟,各个职业姐都是大师。可是,这个无赖是谁。。。。
  • 王有爆萌倾城妃王有爆萌倾城妃牧羊子|古言有着倾国容貌,被送入宫当炮灰,给所谓嫡姐巩固地位。这不还摊上了一个腹黑皇帝,人家进宫是当娘娘小主,她是又当娘娘又当奴才的伺候某人。别人赏赐金银财宝,她赏赐瓜子一盘。别人赏赐,出宫一日游,她赏赐闭门思过一两天,别人…终于有一天,她拍着桌子,踹着椅子怒道:“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老娘不干了!”说完拉这包袱走出宫门。且看她如何在这深宫谍影中一边费劲心机的对付各位妃嫔,又如何一边费尽力气的将某人的心抓住。男女主身心干净,宠文一对一。宠宠宠!〔全书免费,欢迎入坑!九爷乃是新手,如果写的不好欢迎指出,九爷一定加以改进!谢谢〕九爷新浪微博:云起-小九爷。
  • 我的娇妻竟是武林盟主我的娇妻竟是武林盟主栀子以南|古言月光之下,屋顶之上,微风袭来,微微起伏的发丝,飘动的衣衫,配着那张人神共愤的脸,“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不自觉的在脑海中出现。 原本冷静的心,又不自觉的开始不安分的跳动。 轻拍了自己两下,强迫自己冷静,淡定,以前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产生了爱的情丝? 李啸云下来,搂着萧雨晴的腰,淡淡的清香随着风飘进鼻尖。 “哎,你个流氓。你又要干嘛”萧雨晴瞪着李啸云,紧张的看着,这家伙,我的眼睛早晚得瞪坏。真想口吐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