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9章 滚

此时,皇宫御华殿。

“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说?”皇帝真真是怕了这个女儿了。

又深跟半夜的把他叫起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果然……

“父皇!求您快去救救阿暖吧!如今只有您能救她了!”

顾双这辈子的演技都用在夏锦瑟姐弟身上了。

皇帝叹了口气:“这又是怎么了?”

“阿暖对未婚夫思念至极,偷偷前去看望,谁承想阿涵就带着人去了安王府。”

顾双这话说得可谓是滴水不漏,既没有提抓到骏凉人,也没提顾涵是带人去干嘛。

想来顾涵暂管城防,察觉有异去查看也无妨,但这事从顾双口中说出来,就可大可小。

大了说夏锦瑟是无视皇家权威,擅闯禁足之地。小了说不过只是女儿家暗戳戳的小心思罢了。说白了也不好闹大了。

索性最后皇帝扔给了顾双一块御令金牌,就让人请她回去了。

这边的安王府,气氛逐渐紧张起来。

楚飞不过是尝了点就昏迷许久,看桌上的茶盏已经见底……

顾渊高烧不退,手却冷若寒冰,夏锦瑟一次又一次的搓热自己的手,把他的手握在自己手中。

何大夫来得算快的了,夏锦瑟也还是感觉等了好几个时辰的样子。

何大夫一来,夏锦瑟就自觉的退开。

何大夫手搭上顾渊的脉搏,先是神色一震,再是看了眼顾渊的面色,对着夏锦瑟说:“夏姑娘,请您先回避一……”

这话还没说完,王府大门外就传来了撞门的声音。

“宫里的人还在……承王怎么敢!”楚飞拔剑出鞘,大步走出房门。晋平也自觉的守在了门口。

等何大夫反应过来的时候,夏锦瑟已经拔出顾渊床头的佩剑,去了外厅。

床上之人,望着夏锦瑟离去的背影悠悠的说道:“看着人小,力气挺大,本王佩剑都拿得动。”

顾渊气若游丝,眼底微红。

“王爷,您这毒……恕在下无能,怕是不好解,只能先用药阻止毒性蔓延。”

何大夫已经想好要把师傅请下山了。

“骏凉的毒,自然不好解,小五从小跟着本王,本王没想到他居然……是细作。”

“王爷,听晋小兄弟带我来的时候说,埋伏在府外洛公子的人已经把人抓着了。”

顾渊就着茶水吃下了何大夫递过来的丹药。

“连自小跟着我的小五都……我府中怕是不止他这么一个,也不止骏凉这一跟线……”

说着顾渊看了眼外厅。

吃了丹药的顾渊,勉强有了些气力,撑着起了床。

夏锦瑟此时精神高度紧张,双手紧紧的握着剑柄,眼睛盯着紧闭的房门。

以至于顾渊伸手拿走她手中的剑,都差点被她这只受惊的兔子刺伤。

“姑娘家家,不会用剑就不要碰。”

夏锦瑟看到是顾渊,心中大喜,可看他那冷冰冰的脸色和语气,又觉得哪里怪怪的。

“滚!”

???

夏锦瑟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我?”

“滚!”

这怕不是毒傻了吧!

夏锦瑟想找何大夫问问,这人是不是毒失忆了。

可还不等她走过去,一样东西就砸到了她怀里,落到了地上。

是……荷包,绣着月亮的荷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月蝉月蝉亦木六|古言高中女生夏蝉因为一块玉蝉在时空间穿梭,遇到缺爱忠犬,夏蝉表示刚好我有很多爱你想要都拿去啊~月照: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放手了。
  • 徙囚徙囚辞瑟|古言世人传言,丞相府长子遇远安绝世无双,医术了得,惊才绝艳,唯独不爱与人打交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唯独不爱诗词歌赋,远居青灯寺,世称:无双世子。 世人皆知,国师府长女陆乲绾,可夜观天象预知未来,精通琴棋书画,热衷于制酒和剑术,搞事情,唯独不爱朝政世事,同样住在青灯寺,世称:清瑢郡主。 陈珃国太子篡位,将国师府的病秧子封为和亲郡主,与夷凉建立和平关系,假若陆乲绾有任何意外,盟约作废。 ****** “从未想过要离开,也从未想过前往异国他乡,但如若涉及我陈珃社稷,那便由不得我的想法。” “本世子妃常说不在意,实际上,本世子妃也不是什么都如所言一般。” “倘若今日尔等胆敢在我陈珃放肆造次,本郡主绝不会对尔等心慈手软,同样,倘若尔等胆敢进犯我夷凉半米疆域,本世子妃必然毫不留情地翻脸!” ****** “本宫说过,不理政事。” “你真要逼我?那可由不得你了。” “倘使尔等真能保住这夷凉,就不会让我接下和亲了。” “我虽不在意这夷凉,但这是我的国家,要守护这里,也该是我来守护。” “我只希望能有一天,可以归隐山林,自在逍遥。” 愿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 全京城都劝我改嫁全京城都劝我改嫁上官火|古言丞相嫡女甄宝姝肤白貌美气质佳,可惜被个恶霸拱了。 某天宴会,甄宝姝看向门外那满身煞气、身周三丈皆无人敢接近的恶霸。 贵女们低声问,“将军好凶,杀气好重,他在家打人不?” 甄宝姝点头,“打,他打人超凶。” 众贵女怜悯的目送她亦步亦趋跟着恶霸将军走,这么听话,是被打怕了吧? 回家后,恶霸将军温柔搂着她,“又在外面黑我了是不是?” 她爱不释手的摸他脸,“怪你太俊了,我都很努力去黑你了,还是有好多人想做你小妾,愁人。” 他轻笑着出谋划策,“那肯定是黑得还不够!明儿你就跟她们说夫君我鼾声像打雷,吃饭吧唧嘴,三月不洗澡,全身都有味。” 她笑得花枝乱颤,一如初嫁他时那般少女姿态。 他深情拥着她,能将她宠得白发苍苍时也如少女般天真烂漫,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甜宠,双洁,轻松萌文)
  • 此间梦此间梦梦落不归期|古言此间是人间。梦是浮生若梦 未许归期,负佳期。 未遇森林,非良木。
  • 田园辣妻:夫君听话,生包子田园辣妻:夫君听话,生包子程有|古言乔玉妍穿越成古代农家女,因为大哥欠债,即将被亲爹卖掉换钱。 这?买卖人口是犯法的!坚决抵制! 为了避免被卖,她说自己在梦里拜了神仙当师父,一不小心从假神棍奋斗成真半仙。
  • 重生之女将请回头看看我重生之女将请回头看看我香炉坛上|古言女将战死沙场。却无意回到了她的17岁。这世定会有远离他,却不料他步步逼近。 "不要再爱上我了。"女将转身离去,在她身后,他苦笑道。 "你一直叫我不要爱上你。可,你为什么却不能回头看看我呢?" 愿你经历万物,归来任是少年。
  • 火爆医妃:腹黑枭王狂宠妻火爆医妃:腹黑枭王狂宠妻月依明|古言【新文《农门贵女:邪王,来种田》已上传】恶仆欺凌、继母伪善,她真心一片落得个悲愤惨死。重活一世,她管什么闺誉名声?吃了她的吐出来,欠了她的还回来。掌掴丫鬟、拳打总管,脚踢继母,她偏要活个肆意嚣张。夺家产、握重权,她风光无限。小小嫡女,如何翻天覆地权势滔天?他一言九鼎:“我的势,随你仗!”
  • 贵女逃妃贵女逃妃金夕儿|古言李窕,随着时下流行风穿越成南雀国享有盛名的“三无”才女凤桃玥身上。正当她过着风生水起的小日子时,谁知道大意失荆州,一朝被谋算先机尽失,赶紧跑路。三年后,她华丽丽的携儿带女归来,展开她一系列的复仇大计。(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妙法莲花妙法莲花万色悠滞|古言译场高僧空有一颗慈悲菩提心,却参不透世间男女万般红尘情爱姻缘。 深宫皇妃徒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却在深宫争宠谋权的漩涡中委顿潦倒。 禁忌的种子,在多重势力和情感的裹挟下谨慎地生根发芽。 本该明净如莲花的因缘,却因无力改变世道,而证出危险的果……
  • 绝世宠妃:邪王的刁蛮王后绝世宠妃:邪王的刁蛮王后小玉珠|古言被相恋五年的男友和闺蜜背叛,她生无可恋,要和这对狗男女同归于尽,可却意外的穿越了。她是21世纪的乖乖女,一朝穿越,废材要逆天。他是潇洒英俊的逍遥王爷,遇见她是意外,认识她是惊喜,得到她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