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玛丽苏的奇幻冒险

你从来都不会知道你人生的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就像你18岁的时候预测不到你25岁会在哪里会做做些什么事情。人生就像是一场华丽丽的冒险,刺激且惊心动魄。

当2020年这一年的时间轴上已经过了四分之一时间了,云慕慕心里一点也不慌,因为不在上班,所以每天过的浑浑噩噩的,没有时间概念,其实这只是表象,实际上她每天早上打开朋友圈都在想着水果微商早安文案怎么发,怎么开发客户,增加复购率,怎么让客户痛快下单,怎么样才能把朋友圈经营的好看一点,所有看似随意的朋友圈包含无数女儿家的小心思and反复多次的校对。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给扰民做个定义,从清晨到黑夜不断击打,不断希望祸水东引,明明就是从他们家开始的事情,却仗着亲戚关系,料定你对他们无可奈何,表面上还装得跟你很熟,我真的已经忍这些亲戚忍够,这种扰民的亲戚不要也罢,无关贫富,无关哪里人。想发财没有错,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想发财,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是就是不是很懂,知道堂妹在创业初期,作为一个哥哥,没指着你捧捧场,也希望不要拆台子,被堂哥嫂糊弄着去他们家吃火锅,连锅都要自带,云慕慕就当是他们想她,她从来也是没想到能够这样请教一个创业初期的人,能把人问生气,她终于知道为啥她堂哥为啥到现在还没有发达,云慕慕忍了有一年,在外面也把火发在外面的世界两次,被发火的人真他妈无辜,无缘无仇。

真的够,云慕慕真真的忍到极点,只能将他们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自从这样之后,奇了怪了,他们竟然停止扰民了,原来让你不好过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不需要care他们,处理方式直接简单粗暴,会比一切婉转的手段更有用。很可惜云慕慕晚了好久才明白这个道理。

他们真的在耽误云慕慕的创作进程,他们白天上班拿工资,云慕慕还要挑出时间帮他们带小孩,钱又不给她,一家子从老到小竟会给她找麻烦,不得安生,云慕慕以前看到网上晒极品亲戚的帖子都是一笑而过,她是当真都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其实云慕慕在p2p网站上投了一笔钱,本身应该在2020年4月13号到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为啥是4月13这么损的数字或许在冥冥之中想要表达这笔理财所暗含的意思并不是那么好,埋下了一波三折的伏笔。

2020年新冠疫情致使各行各业受到波及,在疫苗还没有问世的时候,人人自危,口罩成紧俏货。很多人瞅准了这个商机,想着利用这个赚上一笔。政府当然不允许这种发国难财的事情发生啦。未出道的艺人也因为私下贩卖口罩,被执法大队拉去冲了kpl。恐慌笼罩在中国领土的每一个角落,p2p平台也宣布债转困难,云慕慕心里也着急,她连本带利还有将近三万元投资金额在爱钱进p2p里面呢,水果生意刚刚起步,投资本钱又被金融平台套牢。

云慕慕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脑中自动循环一剪梅。对,就是秋雅和袁华的二人cp神曲。金融平台在两月份宣布债转困难,云慕慕一直坚信是因为还钱的人工作出了问题,所以导致钱还不上,平台也很无奈,还钱的人也很无奈,收钱的人也无奈,想着大家挨过这段时间就好。

其实p2p要爆掉的端倪是从2018年就有了苗头,当时云慕慕的同事在看到接二连三的p2p爆掉事件,其他人上门来维权之后,同事拍照片,提醒云慕慕,正常人不都应该撤走吗,但是云慕慕艺高人胆大,觉得自己投资的平台绝对木有问题,但是后来换代言人了,云慕慕开始有点慌,试着将一千块投资转出来,后来,投资app的论坛上,一片看好声,还是太年轻,在投资平台上能够置顶的肯定是看好的言论,说不定还是平台自己伪造的,毕竟自己平台犯罪成本低,有啥不能做的呀,监管也是她们,真的感觉能够拖到2020才引爆,他们老板真的做了很多功课呢,呵呵哒也怪云慕慕太贪心了。

五月份的时候国内疫情开始好转,本来在家上课的小朋友们,也背着书包带着小口罩去学校复学。云慕慕也从在微信上卖水果转到去线下地推,云慕慕想要是我去地推,如果当天他们不下单的话,我就等于一分钱没赚到,还搭进去一天的时间,无论是对男女而言,年富力强的时间总是很宝贵,so她去做了展会的兼职,有的时候她真的很感激出生在这么繁华发达的城市里,各行各业发展比其他地方都快,工作岗位多且有一定保障。

一直到今年的九月份,水果生意一直都做不出来,展会做的断断续续,我也是终于懂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来,而且看似是在家里发发文案收收钱的这么简单的事情,也蕴含着门道。

起初做生意的时候,云慕慕想着起码一个月能赚个一两万,到时候被套牢这些钱,又能算的了什么呀,可是社会总是会教会你什么是赤裸裸的现实。

既然做小生意做不出来,云慕慕唯有把全部的视线放在了追债上。云慕慕夜里做梦都在想着什么时候才拿到钱,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云慕慕做白日梦的本事,天底下她敢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在2020年9月5号,云慕慕终于想出来了一条她自认为,可以成为史诗级别的要债教科书版的示范。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谈笑浮生谈笑浮生鸣七|现言生活在龙城的七零、八零后们,上有老,下有小,既要为责任和义务整日奔波忙碌。还要发展自己的事业,兼顾自己的私欲。直到有一天,当他们认真面对自己与另一半的情感时,却发现这份最最基础的情感早已变得破烂不堪,这个时候他们又该何去何从呢?本书讲述了中年夫妻在面临情感崩盘时的种种表现,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启迪。
  • 南山不改君安在南山不改君安在小川不吃芹菜|现言裴家四少,十七岁出道。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实力,一步一步走上影帝的位置。 锦瑟:我们家弦崽是全天下无与伦比的神仙!清纯无害!可甜可盐易推倒! 裴影帝昔日的仇人:呵呵。 秦院士:说的太对了! 直到有一天,某狗仔拍到裴影帝与秦院士的吻照。。。 锦瑟and医学院士:不!我不信这是我们家弦崽(秦院士)! 你以为这两位是同嘛?不 有一天,秦家家主亲自上门向京都姬家三小姐提亲,众人才明白,这俩神仙,害!
  • 童心纪童心纪无虞什|现言童心有一个梦想,想温暖世界。于是她走上了心理学这条路。她很幸运,遇到有挚友、恩师、初恋情人;她也悲惨,受到暗算、伤痕和最爱的他带来的致命一击。后来她的世界颠覆,满身陷在黑暗里。直到——有一双纯粹地不像话的眼睛将她唤醒……
  • 大佬从天而降大佬从天而降暴走的小葵花|现言娱乐圈著名“女神...经”秦南书,平日里捡猫捡狗就算了,七夕当日居然捡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大佬。 从此,这位大爷就开始各种蹭。 蹭她的床、蹭她的猫、蹭她的零食、还要蹭她... —— 秦南书和白妙妗片场争执,从天而降的大佬一把抢过白妙妗手里的花瓶砸了过去,吓得那女人住了整整一周的医院。 秦南书晚上聚餐喝醉酒遇见色狼,大佬一手抱着猫,一手提着花瓶,理不直气也壮地问她这次用哪个砸? 秦南书半夜敲隔壁男生的门,不到三天,隔壁公寓就换人了,“新住户”大佬还晚上爬窗委屈巴巴地告诉她自己怕黑,要一起睡。 ... 最后,蹭无可蹭的大佬懒洋洋地勾过她的腰,指着乖巧蹲的猫咪“七夕”问到:“傻猫,我当你爹好不好?”
  • 豪门隐婚:帝少的囚宠豪门隐婚:帝少的囚宠苏荷衣|现言"他对她一往情深,她却总以两人身份相差太远躲着他,还总想把他推到她姐姐怀里……雷熠:行,你不是不想嫁给我吗?那就不嫁!你不是想让我娶你姐姐吗?行,那我就娶!但是,你也别想逃!于是,她的生活就悲剧了。雷大少发威,直接把她藏进他的豪华私人海滨别墅,日日索要,夜夜恩宠,但直到她有了他的孩子,她依然是他见不得光的妻子……"
  • 冰山爱妻哪里跑冰山爱妻哪里跑安静带伤|现言“娶我可好?”沈沫清冷的语气看着对面的苏云哲说道。“理由”“烦”“好”。“苏总裁,沫让我转告你婚礼推后,还有她很喜欢那片玫瑰园。”“她要多久能回来”苏云哲精致的眼角布满了怒火。“不确定。快几个月,慢几年”“Shit,给我找。”两年后“总裁,夫人离家出走了。”“找....”“总裁,夫人带来口信说后会有期。”“沈沫,别让我在抓到你。”
  • 老婆大人剧本请笑纳老婆大人剧本请笑纳呱嗒爱骨|现言一个是娱乐圈无人敢惹的一姐瑾樱一个是导演圈的大佬肖墨 傲娇颜控男&扮猪吃老虎霸道女高甜无虐双双大佬 两个重量级选手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某采访直播间 主持人问肖墨“请问肖导您对于网上说您故意将自己所有好的资源女一都给了跨界演员瑾樱您怎么看” 肖墨翘了个二郎腿看着摄像头认真的说到 "你们不随我,我爱给就给,而且她是我家小祖宗,管你们什么事?” 网友“...........”不敢作声
  • 冷王独爱,废柴蛮妃冷王独爱,废柴蛮妃沐清寒|现言一朝穿越,小演员成了异界大陆的废柴三小姐!异世重生,什么贤良淑德,温柔似水跟她都没有半毛钱关系。日常爱好也就是养养小兽上上冷王,高调放肆又猖狂。玩得起扮猪吃老虎,忍得了冷嘲跟热讽,能击退死皮赖脸的蛇蝎美女,躲得过不怀好意的风流浪子。某位下人禀告:“王,有男人对王妃图谋不轨。”“谁吃了熊心豹子屎?站出来,孤王保证不打残他!直接打死。”“王,不好了,王妃去邻国杀人放火了,您看要不要派人劝……?”“蠢才,愣着干嘛?赶紧增添援手,杀个片甲不留。”冷王上去就是一脚!本文为女强玄幻爽文,喜欢的亲们不要吝啬,收藏留言推荐一条龙!
  • 再也不说我爱你再也不说我爱你笑七|现言当她满怀激动的告诉他,自己怀孕时,她以为他会惊喜,从而更爱她,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他根本不信她,他也从来没有爱过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首席前妻太彪悍首席前妻太彪悍洁i丽丝特雅|现言一叠新闻头条报纸,让夫妻二人感情破裂,她被迫出国伦敦五年,却因为一通电话令她赶回国。传闻他冷漠无情,为今却对她百般无赖。“给你一个吻让你重新思考。”“你混蛋!”他微笑的说:“什么?还要一个吻,可以。”我愿意付出一切也要把你找出来,哪怕是付出代价。五年前我让你从我的怀中逃跑,如今我再也不会放过你。某日,他把她禁锢在身边,眼神迷离的看着她:“老婆,你怎么能离开我这么久。”“请注意场合,我们已经离婚了。”某男一脸茫然,吃惊的说:“啥?你在我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