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0章 番外一 陵光篇:莫问归期

“哎,你在做什么?”一道阴影投在身前,清脆婉转的嗓音十分好听,不同于整天叽叽喳喳的灵鹊,陵光手上打结的动作一顿,受了伤的小兔子不安地动了动。

不等他抬头细看,一个小女孩蹲了下来,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茫然地打量着他:“你怎么都不说话?莫不是个哑巴?”朱雀一族圈地自封,谷中的男女老少,甚至阿猫阿狗他都一清二楚,但他绝不认识眼前的小姑娘,被盯得有些发毛,脸也瞬间红成了苹果,结结巴巴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兔子,兔子受伤了,我想,想给它包扎一下”。

“原来不是个小哑巴,是个小傻子呀,这点儿小事,我来”,女孩虽然说话不客气,可陵光却并不恼怒,甚至还觉得十分可爱,只见女孩的小手轻轻地拂过小兔子的腿,那刚刚还在流血的伤口瞬间愈合了,小女孩从他手里捞过兔子,好奇地揉搓着,陵光就静静地杵在一旁,不忍打扰。

夕阳西下,许是玩腻了,小女孩将兔子放走,才想起身边还有这么个大活人:“你叫什么呀?”

“我……我叫赤颜”,陵光是朱雀一族的嫡系,拥有最纯正的血脉,也是下一任的族长继承人,老族长在任期间,正赶上沧溟之战,而且还发生了他的庶子叛变一事,最后带着全族来到这秘境隐居,不问世事。

但他对接班人的培养可谓极其严苛,指望他有一天能带领族人东山再起。所以从小赤颜就有学不完的法术,读不完的书,碍着身份之别,族里的人要么敬他要么怕他,要么就是妒忌他,没有小朋友与他玩,他也习惯了独来独往,就连老族长都告诉他说,成大事者都是孤独的,久而久之,他便不再与人交际,直到眼前人的出现,像一道光,为他打开了另一段人生。

“你……”陵光怯生生地想要问小女孩的名字,“我叫岚雪”,小女孩呲牙一笑,大方地介绍道,见他嘀咕这个名字,还以为他不知是哪两个字,便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一笔一画写了起来。她的手指很细,修剪正好的指甲划过掌心痒痒的,岚雪,这个名字写在了掌心,也记在了心里。

“哎呀,完了完了,忘了时间,赤颜,你知道长老议事堂怎么走么?”小女孩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惊慌失措地大叫了一声,陵光才知原来她就是前几日族中盛传的天界要来的贵客。

“那个方向,一直走,尽头就是”,陵光指了指,一句我可以带你去还没说出口,就见她已经施展法术离开了,快得像一阵风,只留了一句“有缘再见”久久地回响。

两人再见,是在族中庄严的议事堂,一个端庄娴雅的女子牵着她高居上座,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小女孩的来历。九天神女,何其尊贵,而他们却是人、仙、神三界的罪人,带着叛徒的污点,苟活于世,掌中温度尚存,可他的心却凉到了谷底……

“不过就是仗着族长宠爱,你嘚瑟个什么劲儿”,陵光年少便被内定为继承人,族里青年总有不服,经常仗着人多势众欺负他,可他始终谨记祖训,不得自相残杀,所以每次只好默默忍耐,这一天他刚上山采完药,又遇上了他们,石头,火球……照旧是各种恶作剧的小把戏。

“跟你说话呢”,终于有人被他带搭不理的态度惹怒了,竟然动了真格的,“碰”,一条火鞭未抽到身上,就被一股蓝光弹了回去,欺负人的几个家伙也被震开倒在了地上。

“小,小殿下”,几人刚想爬起来兴师问罪,一见来人顿时怂了,九重天上的贵客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还不快走,还想尝尝挨揍的滋味么?”眼见着她奶凶奶凶地叉着腰赶跑了那几个人,赤颜终于忍不住笑了。

“你笑起来这么好看,为什么总是板着脸呢?要多笑笑”,岚雪笑着道,从那之后,在谷里住着的日子,她总是像小尾巴一样跟在赤颜身后,有她在,族里的人再也不敢找赤颜的麻烦。

“我明天就要回去了,我走了他们在欺负你该怎么办呢?你为什么不还手”,经过这么久的相处,岚雪算是明白了,他的法力并不弱,就是心太软,“族长爷爷说,拳头是用来打外人的,不是用来对着自己人的”,赤颜如此回答,可岚雪涉世未深,似乎并不能理解,只是若有所思地道:“那以后我来保护你”。

直到第二天,众人送她们离去,他才知那一句“我来保护你”不是说说而已,“娘亲,我想好了,我要带他回去”,原来她们此行的目的是来挑选一个人带去九重天陪着她练武学习,贴身保护。

他是朱雀一族未来的继承人,本不在被挑选的行列,可老族长却又怕拂了九重天的面子,只好问他的意见,一句“我愿意”,皆大欢喜,多年以后,他依旧记得那天离开的时候,阳光特别的灿烂温暖……

直到跟在她身边,他才知,原来她在朱雀谷时的性子有多收敛,一回到自己的地盘算是暴露无遗,在这里,他结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另外两个朋友,梧桐与玄麒,他们四个人一起度过了最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岚雪干过的各种调皮捣蛋的事数不胜数,奈何每一次有人上门告状,倒霉的向来只有他们三个,但他们却是甘之如饴。

岚雪的性子就像一束光,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若是没有后来的那件事,他以为他们四个就会这样天长地久的相伴下去。灵鹊重伤了她,害得她在人间颠沛流离,我不伤伯仁,伯仁因我遭难,为了她,他打破了一直坚守的规矩,亲自将灵鹊打入了极寒之地的冰渊,那时候族内的人骂他忘本,天界的人说他忘恩负义,终于他受不了内心的煎熬,选择了不告而别。

离开岚雪的他,一夕之间失去了方向,他茫然地游走各处,走走停停最后在蜀国落地生根,他一遍遍地雕刻着她的小像,却想不出多年以后她的模样,直到那一天,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蜀国初见,烟雨迷蒙之时,他终于等到了一句“别来无恙”,此后种种,皆是命数,是他的缘也是他的劫……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南柯一梦夏未央南柯一梦夏未央桥下红豆|古言“昔人花荫随碟去,便逐相思到黄粱。”本文主要讲述逸王南浔与王妃的聚散离合,如果命运注定要让两个人走到一起,相隔万水千山又何妨;可如果命运注定不能相知相守,那便许我追随你上穷碧落。 江湖郎中沈安客居于尚书阮介府中多年,谁料想竟突然跳出来揭发阮尚书贪污受贿,随后留下一纸遗书称有愧故主,悬梁自尽。圣上念其忠义,遂召见沈安留下的独女沈长卿,许她一个要求。那女子在大殿之上,当着众臣的面言:“我要嫁给逸王,南浔。”“其父新丧,此女就满脑子想着嫁人,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真是恬不知耻,”众人不屑。从此“逸王妃”成了整个京城的笑话。 半年后,王妃病逝,逸王请缨出征。大漠军旅之际,一位民间征调的随军医女面纱随风落下。“是你吗?” 当往事再回首,当记忆又重头,一切的真相都浮出水面,故事中的人又将何去何从?
  • 甜心最萌妃甜心最萌妃予之笑颜|古言前世无名无姓小乞丐,奢望已久的爱情最终得到却是一场空,只因当初没看清,是人还是骗子分不清…无奈因此身陨……转世携记忆出生,本想我田雪柔今生今世笑看人间,不污不垢,淡看浮华。可嫡姐欺,双亲失踪,视如姐妹的小洛一次次受到伤害……一连串的事情下田雪柔蜕变成为双刃剑,揍嫡姐,骂姨娘……哼,老娘不说话,你以为我摆着玩的呀!……墨修黯登场后霸气无比的说:“柔儿哭,天下间我看谁敢笑!反之也是如此!宁可天下人负我,也不可负她,惹我尚可活!惹她!你就洗干净脖子!自求多福吧!……
  • 箫笙陌箫笙陌萧沫筝|古言?一转身,一个回眸,一个微笑,一段坎坷,造就了一段情缘。一支箫,一个信物,一场梦境,一个伤疤,成就了一段佳话。你是否还在原处等我回去?你是否还在回忆你我的童年?你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我?等我回来,重新开始我璀璨的人生!
  • 海棠骗局海棠骗局红尘啊滚滚|古言女将军看上了贫寒的教书先生,假扮侍女骗婚成功。 婚后才发现,这哪是什么教书先生,分明是个皇子!
  • 悍妃嫁到:邪皇宠妻一对一悍妃嫁到:邪皇宠妻一对一如是我闻0|古言200万作为聘礼?还能出国做阔太?最主要的是对方是一个超级无敌的大帅哥?最最关键的是,绝对是明媒正娶!这主意听起来确实不错,相信也是很多爱做美梦的花季少女都梦寐以求的大好事吧?然而事实真的就是如此吗?你以为,天上掉下来的就一定是馅饼而不是铁饼吗?木茉,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女生,就真的被这样的糖衣炮弹砸中,但是事与愿违,原来帅哥娶她回来的真正目的竟然是因为她长得像极了他死去的母亲,不仅如此,他带她来到这个叫做墟无的世界的真正目的竟然是要把她训练成一名杀手,去刺杀一个叫神马冷皇的人!可恶,我木茉虽然单纯却不是小白,虽然花痴却更惜命,这样有去无回的买卖,你以为我当真会去做吗?
  • 女帝追夫记女帝追夫记主子|古言女为凰,男为凤。一朝帝崩,帝女登基成皇帝。民间公主回宫就称帝,上演一场宫廷追夫大剧。小煜子:陛下,您这追了这么久还没点起色,奴才看不如一道圣旨巧取豪夺算了吧!宫犹翎:强扭的瓜不甜你懂不懂?朕要让他心甘情愿做王夫……两国交战,成者为王败者送王子入邦……呃……来和亲,哟……这小王子看着还有点面熟。王子:陛下,咱俩是不是见过?小煜子:连自己喜欢的人是谁都没弄清楚,我的陛下,也就只有您了!宫犹翎:什么!!?追了一年才到手的王夫居然不是我的梦中情郎??!糊涂女帝强追夫,认错情郎闹乌龙,好戏如何收场。
  • 痴傻的你痴傻的你奉息朝酒|古言忠犬将军和腹黑小富婆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小甜文
  • 斗酒奇缘斗酒奇缘逍遥羽飞鸿|古言她,莫君竹,风华绝代,却隐于男装之下,只为家族使命:他,上官铭月,身份神秘,自己却不知情她,钱宝儿,帝王之女,却喜欢那个女扮男装的她;她,梦言曦,相府千金,体弱多病,也倾心于文采风流的她,··········当一切揭开真相之时,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 今生情往世恨今生情往世恨何事秋风.QD|古言是谁追随着谁的脚步,带着那被情毒浸过的诺言,穿过弥漫硝烟的战场,穿过绵亘的时间长河,穿过那痛彻心扉的断爱绝情,是谁错乱了脚步,让那一场追寻变成了一缕凄凉的背影,不敢去触及,不敢呼吸,不敢闭眼……
  • 郡主倾城:皇上狂宠郡主倾城:皇上狂宠柠萌柒夏i|古言现在女恶魔虞悸精通琴棋书画,医卜星象,可谓无所不能,可再厉害的人终究逃不过天命,一场雷鸣闪电纵使她化为顽灵,魂穿到古代柠鸳郡主之身,从此玩转整个皇朝。被亲爹派去异国联姻,当了个皇后,玩转了后宫,还把男主的心给夺了.柒夏:悸姐吖,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