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一切的开端

“月月,你的。”林茹将钱递给沐子月,又将最后一沓钱给了沐然,“还有然然的。”

“谢谢妈妈。”沐子月淡淡地朝林茹笑了笑,而沐然则露出了一个又大又甜的笑容。两人异口同声道。

林茹温柔的摸了摸沐然和沐子月的头。

“好了。月月,你快回去写作业吧。你们也都回房间去吧。”林茹收回手,说道。

“嗯,那妈妈,我就先走了。”沐子月对着林茹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妈,我们也走了。”三兄弟一同说道,而沐子墨只是向林茹挥了挥手,走人了。

“走吧走吧,都快走吧。”林茹摆了摆手,有些力不从心。

“妈妈,然然也先回房间去了!”沐然转过身子,对着林茹的脸亲了一口,“木马!”随后跳出林茹的怀抱中,迈着她的小短腿,慢慢的走了出去。

众人走后。

“呼.”从屋顶上跳下来了一个蒙着脸的男子,望着望门外,又转头面向林茹,说,“念,你的父亲他们一直都在找你,还查到你呆在某一农村里,嫁给了一个农村的男人,生下了六个孩子,正在大发雷霆。”

林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温柔,一脸的平静,低着头,玩弄的手指,冷笑道:“这样他就受不了了?呵,那到后面,他起不是还会犯心脏病而死?”

“念,你……”男子正准备说些什么,就被林茹给打断了。

“寒,你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永远都不背叛我吗?”林茹抬起头,望着男子,表面十分的平静,内心却有一些不确定。

“自然,永不离弃,永不背叛。”被林茹称为寒的男子,听到林茹的话,感受到了林茹心中的不安,十分坚定的说。

“谢谢你,寒。”林茹盯着男子,几秒钟后,释然的笑了笑。

“不用。”男子面色清冷,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念,我先走了。”说完,他便飞出了房间。

唉~会武功多好,整天就只要飞来飞去就行了,完全不需要走路,多方便多轻松啊。林茹望着男子离开的地方,心想道。

沐影、沐金的房间里

走进房间,沐金收起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面色平静又带着一丝疑惑,走到床边坐下,望向正在关门的沐影,有些疑惑道:“大哥,你说妈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奇怪的。”

“不知道。”沐影把门关上,脱到外套,准备上床睡觉。

沐金狐疑地望了一眼闭眼躺在床上的沐影,心里觉得更加奇怪了。大哥和妈今天都好奇怪啊。

“关灯,睡觉。”沐影说道。

“哦。”沐金虽然心存疑惑,但也只能烂住心里,毕竟问了他们也是不会回答的。

沐金关掉灯,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心中的疑惑,久久无法入睡。

沐子墨、沐夏炅的房间内

“三哥,你觉不觉得妈妈今天有点奇怪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沐夏炅有意无意的提问道。

“嗯。”沐子墨并未多言,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难道是工厂出了什么事?又或者是爸爸出了什么事?”沐夏炅单手摸了摸下巴,猜测道。

“都有可能。”沐子墨点了点头,说道。

“哎呀,大人的心思可真难懂,真难猜啊。”沐夏炅撇了撒嘴,脱掉鞋子,向床扑去。

“那就别猜了,睡觉。”沐子墨发布命令。

“天大地大,睡觉和吃饭最大。”沐夏炅撇开疑惑,不再纠结于那个问题,十分开心的笑道,“嘻嘻,发零花钱就可以去买东西了,嘻嘻,太开心了我!”

沐子墨不管沐夏炅,直接自己与周公一起去钓鱼去了。

沐子月的房间内

“吱.”沐子月打开房门,走进房间,坐到一张小板凳上,抬起头,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两个星期来在学校发生的事。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我?他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因为我的血型和他的哥哥一样吗?妈妈见的那个黑衣又是谁?什么小姐什么念什么老爷什么约定什么结婚的,这到底是什么?妹妹又为什么会遭遇四次绑架?她又是怎么逃出来的?……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就像一个迷,一个密密麻麻、解不开的结,好乱,真的好乱啊!

沐子月感觉脑细胞不太够用,自己一个问题也想不通,感觉十分的心烦意乱。

算了,不想了,反正一切都会浮出水面的,秘密不管怎么藏都会让别人知道的,就像…………一样。

沐然的房间里

“一毛,两毛,七毛……十一块九毛,十二块……十八块七毛,十九块两毛。”

沐然坐在床边,数着刚发的零花钱。

“嗯……比推算的钱数少了八毛呢,”沐然将一部分的钱放进一个带锁的匣子里,将剩下的钱放进她的口袋里,“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够去买那些东西就行了。”

那个匣子就是沐然的存钱罐,里面已经有两百多块钱了,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多的了。

“呼,得快点去买东西去,桂花要新鲜的行,要是到明天就不新鲜了。”沐然起身,放好匣子,走出了房间。

此时,沐影、沐子墨和沐夏炅、林茹四人已经睡着了,而沐金虽然还没有睡着,但也一直闭着眼睛,心不在嫣,也不会去注意外面的事情,而沐子月也在认认真真的写着作业,所以根本就不会去看外面。

虽然如此,沐然还是小心翼翼的、偷偷摸摸的走着,生怕弄出什么动静,让房间里的几人听到,发现她要出门。

那样的话,沐然就无法出门,无法去买那些东西了。

“呼~”走出院门,沐然舒了一口气,向镇上走去。

镇上距离这里两百三十米左右,我走一米大约要半分钟左右,大约需要……嗯……一百一十五分钟,也就是一个小时五十五分钟,现在五点十几分了,到镇上就……就七点左右了,七点左右应该还有那些东西的,回来就应该九点多钟了。

嗯,还是快点赶路吧。

想着,沐然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寒潭里的鱼寒潭里的鱼水何寒|现言当红影帝被爆绯闻,绯闻对象竟不是粉丝们默默认定门当户对的圈内一姐,反是她参演电影里面的小白副导演一枚,反差要不要这么大 影帝同学默默表示,这兜兜转转就是缘分 绯闻对象副导有话说,不过小小的比圈内一姐早认识影帝那么一年罢了,拆散粉丝CP站位的不是她,而是时间
  • 爱上流浪的总裁爱上流浪的总裁吉燕|现言“权密,我们离婚吧,我不喜欢你”。
  • 把温柔都给你把温柔都给你ZXXZXX|现言婚后,唐斓冰为情敌操碎了心。 影后:“你配不上!” 唐斓冰:“封杀。” 豪门小姐:“我才配得上!” 唐斓冰:“灭门。” 国外财阀小姐:“我才是配得上的人!” 唐斓冰:“收购股票。” 救命恩人:“救命之恩。” 唐斓冰:“毁容。” E国公主:“你敌得过我吗?” 唐斓冰:“灭国。” ** 叶寒瑾上演实力护妻。 影后:“叶总……” 叶寒瑾:“驱逐。” 豪门小姐:“寒哥哥……” 叶寒瑾:“毁容。” 国外财阀小姐:“寒瑾……” 叶寒瑾:“灭门。” 救命恩人:寒哥哥……” 叶寒瑾:“灭口。” E国公主:“寒……” 叶寒瑾:“老婆,需要帮忙灭国吗?” ** 【甜宠,不虐,女强男更强】
  • 第一娇妻:总裁你真霸道第一娇妻:总裁你真霸道花花QWQ|现言嫁给他三年,她从来不知道他的心里还藏着另外一个女人。当小三光明正大拥着她的老公出现在公众场合里,为了家族的利益,她只能默默忍受!三个月后,一场意外,让她怀孕,他却辗转在别的女人身边,她心如死灰!“离婚吧,我只要孩子。”她笑的大方迷人,逼他离婚。
  • 一遇傅少误终身一遇傅少误终身戚戚戚戚|现言苏子瑜甩掉渣男后,捕获一枚优质男神。世人都说一遇傅少误终身,可那傅少却对苏子瑜说:“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苏子瑜则是回答:“我也一样,遇到你也是我最大的幸运。”两人历经挫折,凭着双方的极深感情,最终走在一起。
  • 霸道总裁冷娇蜜霸道总裁冷娇蜜天使爱石榴|现言许多多这样一个来自北方小城的普通女孩,在帝都这样的城市一路浮沉,披荆斩棘,不娇柔,不做作,收获美好爱情的同时,也用智慧打造出自己的美丽人生。
  • 民国旧影之一生一世民国旧影之一生一世嵇梦窗|现言尘封了十年的一段往事,它就如同一道伤疤,经年的抚慰,早已在每个当事人心中结痂。十年后,当往事被无情揭开,伤疤再次破裂,血流不止。当爱?当恨?“我对你爱过、恨过,唯独没有忘记过。”“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可是你未曾给过我机会,就将我推入地狱。”当真相明了,是无奈割舍,还是携手共看夕阳?一生一世的爱恋,一生一世的纠葛,一生一世一双人。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少帅,活着就靠演技少帅,活着就靠演技绿水成荫|现言自边陲小镇来到繁华都市,极品渣渣一大堆,还有个高冷禁欲的未婚夫。 从此,舒千允画风突变,过上了花式打脸的日子! 嫌我土胖?减肥式美容亮瞎你的狗眼! 嫌我馋懒?那是你没见过躺赢的人生! 嫌我能作?姐就是极品中的极品!不服憋着! 只是,在她忙着虐渣渣、斗极品,发家致富两手抓起的时候…… “这位爷,能不能尊重一下您狂拽酷炫的少帅身份?” 某少帅目光灼灼,铁血硬汉化为绕指柔:“身份是什么?有我媳妇儿好吃吗?”
  • 快让我住进你心里快让我住进你心里纸上仙鹤|现言什么,堕胎你不去?” “什么,三从四德做不到?” “如此智商,新娘换人!” 重活一生,把一切重新翻盘,渣男,我不屑;害我,你不配;繁华都市中获得真爱,一句“我爱你”,幸福拥有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