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家与“家”

陈洁英死后,由于时水未满18,需要交与监护人,唯一在世的监护人,只有他的父亲时段之了。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他不会知道还有父亲的存在。他在作文里看见过很多次父亲的形象,却一直没有见过真正的父亲。陈洁英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他的父亲不要他们了,有了另一个家庭。

每每说到这,陈洁英都是满腔的愤怒。

法院传唤时段之,看到坐在桌边的时水懵了一下,随之脱口的是:“你干什么犯法的事了?你个臭小子!”

法院人员拉开时段之让他冷静,时段之的情绪激动地要上手打他。

“法官,我和他妈已经离婚了,孩子归他妈,你有什么事找他妈,别找我呀!我都有新的家庭了,这事找我不太好!”时段之愁着眉说。

时水站了起来,惘然若失的看着时段之,大笑不止。

法官看到他神情有些不对,立即抱住他,拍拍他的后背说:“孩子没事,叔叔来解决,你稳定一下情绪。”

“我自己生活就行,不需要任何人。”他说。

法官看着他,摇了下他的肩膀:“瞎说什么呢孩子,你未成年自己怎么生活?”

说完目光又转向时段之:“还有你!这不是你亲生骨肉?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是个男人吗?我都嫌你丢人!”

时段之低着头又不服气地说:“法官你把他妈陈洁英找来,我们之前谈好的。”

“我妈死了!”时水对着他吼。

法官拉着时段之往另一个房间走,让时水坐着休息一下。

来到另一个房间,法官让时段之坐下,两个人面对面:“唉,这孩子命苦,陈洁英死于前天的车祸,这孩子还没满十八周岁,刚高考结束,按法律规定和程序,这孩子是要要求父亲这一方抚养的,因为你是他唯一的监护人。你这边如果不抚养他,法院和他是有权力起诉你个人的。”

说完时段之表情更是苦恼了。

他拉着法官的手说:“法官,我真不是不想抚养他,我这是有新的家庭,我老婆和女儿怎么办,我怎么和她们解释啊!”

法官听了这话来气了:“你老婆你女儿是个人,你儿子不是?不是亲生骨肉?你自己决定,后果自负。”说完法官摔门离去。

过了很久。

谈话完的时段之,走到时水旁边,拉起他的胳膊说:“走吧,回家。”

时水看着身前的父亲,这一刻倒是有些课文里的影子了。

到了家门前,时段之特意在进门之前告诉时水:“这些年,我对不住你和你妈,虽然没去看过你们娘俩,我一直都是给你妈寄钱的。如今我也组了新的家庭,有了老婆女儿,她们可能也不太能接受你的突然出现,你待会进去问候一句,姿态放低点。”

时水听完点了点头,听时段之这么说,他的后妈也不是好惹的人。

一进门,一个女孩蹦哒蹦哒的奔着时段之来。时段之张开双臂迎接着她,一把抱起她在空中旋转。

接着一个女人笑着走到他跟前说:“爸爸回来啦?你女儿今天可想死你了!”

时段之亲亲她女儿的脸:“可不是,今天吃什么了呀?我的宝贝儿。”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一字一下的说:“吃了萝呗。”

看着眼前的一切,被忽视的他,她们真的像一家人。

而他是多余的那个人。

那个女人发现了门前呆站着的时水,瞥了一眼时段之问了一句:“她爸?这是谁?”

时段之放下女儿让她去沙发上看电视:“这是我前妻的儿子…法院让接过来抚养的,他妈出车祸死了。”

说完拍了一下时水示意他打招呼。

“阿姨好,我叫时水。”他说。

那个女人惺惺作态地点了点头:“啊…是这样,我叫李曼娅,叫我小娅阿姨就行。欢迎来到我家,在家里就当自己家别客气。”

“好的,小娅阿姨。”

“饿了吧,我去做点饭菜给你吃。”说完直奔厨房去。

时段之看到妻子对时水并无多大想法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拉着时水到沙发边介绍着妹妹:“这是你妹妹,叫时南一。”接着又对着时南一说:“这是哥哥,时水,你有哥哥了哦。”

时南一高兴的蹦了起来嘴里嘀咕着:“喔!我有哥哥啦!我终于有哥哥啦!我有一个时水哥哥啦!”

兴奋过头后的时南一对着时水问:“可是哥哥,你是从哪里来的呀?为什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呀?你的妈妈呢?”

时水弯下腰对她说:“因为以前我躲起来了,现在被你找到了。”

时段之对时南一说:“以后不可以问哥哥这种问题,你的妈妈就是哥哥的妈妈,你和哥哥要好好相处。”

时南一眨了眨眼睛:“嗯!我会的!”

说完时段之带着时水去房间歇下,一开房门才知道是一个杂货间。

时段之进去随手抹了下纸箱的灰:“家里没有多余的房间了,只好委屈一下你了,收拾干净还是像个样子的房间。”

时水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帮着时段之一起收拾。

晚上七点钟,两个人终于收拾好房间,原本堆满杂物的空间倒是变成了像个样子的房间。

做好饭的李曼娅喊一声:“吃饭了!”听到呼声的父子俩向着饭桌跑去。

饭桌上,李曼娅看着时水说:“小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点,你多吃点。”随后夹了一块排骨放到时水碗里。

“谢谢。”时水回道。

时段之夹了只鸡腿给时南一,又夹了几根青菜放进她碗里说:“小孩子要多吃点饭才有营养,才能长得大。”

说完又对时水说:“时水啊,你要吃就自己夹,别客气当自己家一样。”

时水戳了戳米饭说:“嗯,好的。”

饭后大家都在沙发上看电视,时水如往常一样在厨房洗碗。

他转头看到她们三个人开怀大笑,觉得有丝落寞。

原来大家的家都是这样的温馨。

好想陈洁英啊。

即使陈洁英只会打他骂他,吃的也很随便,但亲人的感觉,只有她在才感觉到。

陈洁英在天上会不会也想他?有没有真的爱过她的孩子?

晚上九点钟左右,他们哄完时南一睡觉也上了床睡去。时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的灯,若有所思。

搬离胡同是他做梦都想的事,只身来到这个陌生的家,竟也会想念以前。

突然隔壁房间传来争吵,是时段之和李曼娅的声音。

“你为什么突然把他接到家里?!你为什么不提前和我商量?!你把我当人了吗!”

“你以为我想接他来家里?法院传唤我去,不接回来有权起诉我!你别跟我闹成不成!”

“为了这个家我当牛做马,你时段之把我当什么了!这日子还过不过了!你赶紧把他送走!”

“大晚上你别跟我闹了!往哪里送!别把女儿吵醒了行不行!”

“我不管!你明天去找房子也好,我不要和他住一起,你自己解决!”

………………

越说越大的声音,无限延伸。

时水笑了笑,眼泪瞬间决堤。

他安慰自己,没关系,会变好的。

时水一夜未睡,在黑暗中挣扎又坦然接受。

清晨起来的时水简单的做了早饭,煎了几个荷包蛋,热了几片面包,锅里还有热气蒸腾的白粥。

算是对他们的补偿了。

做完早饭很快出了门去。在公安局,肇事者坐在时水对面,一直和时水道歉。

时水沉默着,一言不发。

肇事者赔偿了十五万元赔偿金,以及对时水以后的学费也一同赔偿,直至大学毕业。

谈完这些后事,时水拿着卡和合同回到了家。

“你去哪了?”时段之走到时水面前。

“找个同学。”他看着时段之说。

“你手机号多少?以后方便打电话找,也省得我和你妈担心。”时段之不放心的问。

听到时段之的话,冷笑了一声,觉得可笑。

“没有电话。”他说。

“你怎么会没有电话?那你这怎么联系别人的?”时段之觉得惊讶。

“座机。”

“走,和我出去一下。”时段之拉着他出了门。

来到手机营业厅,时段之帮他办了张电话卡,交了100块话费。

顺便给他买了一部诺基亚N97手机。

在公交车上,时段之告诉时水:“你阿姨…对你可能有些情绪,你多体谅一下她,你来这个家,她可能一时还接受不了,慢慢适应吧孩子。”

时水嗯了一句没再多说。

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啊…

回到家,天已经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时水问好李曼娅,李曼娅应付了一声,并不想多理他。

房间里,时水拨通了记了好久的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响起一声:“喂?你是?”

听到程霜的声音时水心里一下子就暖起来了。

“是我。好久不见。”

那头声音变得逐渐清晰,略有兴奋:“时水!你去哪了?这么多天你家门都是关的,你也没回来过。”

“我在时段之家,陈洁英死了。”

程霜听到陈洁英死了,不知道是替他哭还是笑。

“你…节哀…”程霜说。

“会好的,你说的。我过的还好,你呢?过的好吗?”

“我很好,只是好想你啊。”她叹了口气说。

“我,也是。”时水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嗯?你说什么?”

“我很想你。”时水坚定的说。

电话那头的人,害羞的不成样子,努力的憋笑着。

时水见她没了声音挂断了电话,起身拿上钥匙出门。

来到熟悉不过的胡同,驻足了好久的时水,还是踏了进去。

打开几天不回的房门,时水进去把立在柜子上的相框放倒,看了看,又关上了门。

时水拨通了程霜的电话。

“小乖乖怎么啦?”程霜说。

“你打开窗看下面。”

程霜前往窗边看到一个人影:“有个人,是你吗?!”话语中有些激动。

“是我。”

程霜打开门,直扑到时水身上。

“你怎么会来啊!我的天啊!”程霜说。

“顺路来的,顺便看下你。”

“给你。”时水放下程霜,掏出牛奶给她。

“好久不喝你送的牛奶,甚是想念。”

“你见到我都会有的,有了手机,以后更方便一点。”时水拍了下她的头发说。

“你来真的很好,高考完了,我还得上英语班准备雅思。爸妈希望我大学也能跟上节奏出国留学。被学习弄的乱七八糟,头好疼。”

他突然认真的叫了她的名字:“程霜。”

她老老实实地应他:“怎么啦?”

他拉起她的手,紧紧地捏着说:“你不需要那么累,我会陪着你。”

“程霜。”

“你可能会觉得我只是喜欢你漂亮好看,聪明有趣。其实不是,我想存在你的生活中,知道你的辛苦努力和平凡,还是想把生活里的甜和肩膀都塞给你。”

“你只许做你自己,我会在你身后。如果可以我们直接把恋爱谈到结婚。”他说。

“你确定你对我是爱吗?”

“就算闭上了嘴巴说不了,耳朵也聋了听不见,眼睛也会看出来这是爱。”

“你看起来真的好傻。”

“我可以保护你吗?”他说。

两人愣在原地沉默好久,程霜终于开口说话。

“可以。”她说。

时水顿时欢呼起来,抱起程霜转圈。

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这是他的转折点,有了她,会变的更好吧。

各自回到家中,两人高兴好久才缓冲过来。

程霜打开日记本,边写边笑着,那种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她在日记本上写下“今天是2010年7月20日。和时水在一起的第一天,希望我们能开开心心的。”

写完她在床上来回翻滚起来,每个动作都在诠释自己内心的欢喜。

而时水把通讯录里的电话号码备注改成了“我的”。

睡觉前给手机那头的女孩发送了一条短信:“晚安,我很开心。”

那头的她看到短信手舞足蹈,不知所措的偷笑着,随后回过去:“晚安!小乖乖!”

两人在一起后的每天都靠着手机联络感情,程霜和他分享每一天的乐趣与枯燥,时水也耐心的聆听。

高考成绩出炉,可以查成绩了,程霜和家人坐在一团,激动的拿着电话拨动按键。一通作为后,一家人紧张的心平静下来,程霜的分数为650分,总分750分,这个分数算是可以了。

程霜叹了口气,显然是没达到自己期望的结果。

程朝仲对着程霜说:“没事!闺女,650分可以上清华了,是稳的。”

林婉晴打断了他:“哦哟,什么没事的!今年还不知道分数多少嘞!你这孩子平常考的都挺好的呀!要是分数再好一点就好了的呀!”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孩子本来心里就不好受,你还这么嘀咕她,你怎么当妈的!”程朝仲声音大了起来。

“我怎么当妈的?我平常不是一手带着她的呀?!高中这三年我可是操碎了心的呀!你有时间陪陪你宝贝女儿没?都是我一个人操心的呀!你说的是什么话的呀?!”林婉晴说。

被夹在中间的程霜烦躁到了极点,从未对父母发过脾气的人被激起了很多情绪。

她起身大吼:“求求你们别在说了!麻烦麻烦你们为了我考虑一下吧,这么多年我一直做一个你们心中的乖乖女,对你们言听计从,你们想让我成为什么,我就成为什么。小时候我明明不喜欢钢琴,为什么非要我学,为什么不能让我自己决定我的人生!”

说完摔门走进房间反锁,无助的哭了起来。

喘息之间拨通了时水的号码,对于第一次与父母吵架,她只能依赖他来得到唯一的慰籍。

电话通了,时水听到她抽噎的声音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慌忙地问她:“你怎么哭了?发生什么事了?霜霜?”

程霜拍了拍胸口,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一字一喘的说:“和爸妈吵架了,今天查成绩,发挥失常了,我妈很生气。”

听到她说话,紧张得到舒缓。

“霜霜,不可以哭哦,你是天上的仙女,哭的话眼泪会变成珍珠,珍珠那么值钱,哭多了会变成猪的哦。”时水装出一副可爱腔调逗她开心。

听到时水的话程霜瞬时忍不住笑了起来,鼻涕眼泪混在一起差点呛到喉咙。

“有你这么一说,心情好了一点。”

“霜霜。我们都不是优秀的人,做不到最棒的事情,难免会难过会沮丧,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

时水说完,程霜再次崩不住哭的稀里哗啦。

她边哭边说:“我真是哪来的好福气啊…是不是有了你后我这辈子的好福气都没了哇……”

时水笑了一下:“拥有你也是用尽了最好的自己。”

“你以后要把我供起来,当祖宗。”

“为什么?”程霜不解。

“因为不供起来你的好运就消失了。”

“那我现在把你供起来,不要消失好不好~”

“那你应该叫我什么?我才考虑一下要不要消失。”时水拖着下巴思考着说。

“乖乖。讨厌!”说完程霜害羞了起来。

“好的,现在开始只要程霜在,时水就不会消失。”他说。

挂完电话后,程霜心情舒畅很多,那时的忧郁和无奈也抛去脑后,她心里想两个人的快乐总比一个人的快乐更快乐。

林婉晴端了一盘水果敲了敲程霜的门道:“霜霜呀!你爸买的水果要不要吃点呀!妈妈给你削好的,你最爱吃的都有呀!”

程霜打开门接过她的果盘说了句:“谢谢妈妈。”

这一句妈妈,让林婉晴如释负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也许这就是父母和儿女之间的道歉,没有直接的表达,一句“出来吃饭了”就足以和好如初,这也是亲情的含义。

时水查了分数线,整整比程霜多了44分。他有些烦躁的在沙发上躺着,他以为拼尽了全力就能离她近一点,造化弄人,上天都在戏弄他。

到了填志愿的这天,在电话那头说好一起上北大的两人,兴致勃勃地来到学校。

这天许久不见的同学又聚集在一起,老师也为孩子们高兴,这一次是真的再见,分离才是人生常态。

于老师看到时水,朝他一笑,接着说道:“你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考的很好,你不用考试都能进清华,你还偏偏要去高考,我还害怕你考的不好,是我多想了,是匹黑马。”

“怎么样?要选什么学校啊?程霜这次考的中规中矩,北大还是能上的。”

时水顿时羞红:“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程霜啊…我就是想报北大的。”

“老师还不知道你?比赛那会还倔得不行呢,非要给程霜让清华保送资格,当了这么多年老师,没见过你这孩子拿前途赌的。”

刚说完最后一句,程霜拿着表格走来,笑着向于老师打招呼:“于老师好!”

于老师点点头说:“你也报北大是吧?北大好啊,和清华不差。”

程霜疯狂点头示意:“对呀,老师,北大有我喜欢的音乐学院。”

“好了,老师不打扰你们了,去给别的同学指导指导。”

走前拍了拍时水的肩膀说:“好在,你赌赢了。”

说完,转身朝后挥了挥手。

程霜懵圈的问时水:“于老师说的啥啊?”

时水一脸宠溺地看着她,身高的角度刚好:“没啥,男人的秘密。”

话音刚落,唇落于唇上,他浅浅的亲了下去。

程霜大惊打了下他的屁股:“干什么呢!这么多人…还是同学的面!”

“怕什么,我倒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有且仅有的。”

“有且仅有,这个词第一次听说还可以这样表达。”

“那你觉得如何?”

“朕觉得甚是欣慰。”程霜鬼脸上头的说。

志愿填报结束后,时水拉着程霜去了学校旁的山上,一到下午日落黄昏,天空都映彩着一抹不拥挤的霞云,橘黄的温柔笼罩着整个城市,小山边的红晕恰似给山间画上了腮。这样好的日子,是不常见的神奇。

程霜撑在围栏上,不解的看着霞暮,道一句:“天空好像醉了,美的太光彩。”

“那是云朵偷喝了我放在屋顶的酒,所以她脸红的变成了晚霞。”时水说。

程霜转头看他,霞光映着时水,金红色射在他脸上。程霜从没觉得,他的帅气是需要这样发现的。

她看着天空,他看着她。她看着他,而他看着天空。两个人,同一个风景,不同的快乐,这就是最美好的生活。

天色渐晚,山上有些冷风吹过,两人匆匆下山。

途中小打小闹,手牵着手,笑差点溢出山间。

眼看快到胡同,时水走到程霜面前:“霜霜,你闭上眼睛。”

程霜照做闭上眼问:“为什么要闭上眼?”

时水牵着她的手缓缓前行,温柔且坚定的往前走。

“你在干嘛呀?要带我去哪里?”程霜好奇地问。

“你知道你前面是个什么吗?快要撞到水泥柱了哦。”

“不会吧,你是不是在唬我呀?”

“没有骗你,真的要撞上了,在走一步两步三步就要撞上了。”时水偷笑着说。

眼看程霜走了一步两步,时水立马靠在柱子上,程霜直接与他撞了个满怀。

程霜惊了一下睁开眼睛:“你没事吧小乖乖,疼不疼啊?”

他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对着她说:“我爱你。”

“你的爱对我来说太珍贵啦,甚至没想到你为什么会这么爱我。”程霜泪洒了满眶,溢出来只需要轻松一挤。

“你什么都不用质疑,你就站在这里,你就是我的光,我内心的光。”

时水拭去她眼脸的眼泪,亲了一口她的眼眸:“你不许再哭,以后也不准再哭。”

“哭了会变小猪。”

“小猪就小猪,小猪也挺好的哇,伙食好还不用担心考试…”边说边啜泣。

“你…霜霜,不许哭。”

此话一出,她立马停止哭泣,眼睛睁得圆润饱满看着时水,作出一副委屈表情。

“好……不哭就不哭嘛。”说完程霜哼了他一嘴。

“我向你道歉,我不该大声说话,霜霜。你一哭,我整个人都会难受,就像我的心在哭。你哭一次我就想多爱你一点,女孩子就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时水瞬时在她脸颊侧旁亲了一口。

“男孩子也应该开开心心的才对!”

程霜眼神坚毅地注视着他说。

没过几秒,两个人都不欢而笑,忍不住的笑起来,彼此的手心湿的像海,越发握的紧了。

好久没回过这个胡同,送程霜回家后,站在曾经的‘家’门前看了好一会,自从陈洁英死后,这个‘家’就丧失了烟火气。胡同里再也不会传出她叫喊的声音,不会再有败家子和烂女人争吵不休地声音。

房子是有灵性的,没有人住的房子,一两天就结满蜘蛛网,灰落的像书本那样厚重。

就像它在说:“你抛弃了我。”

被抛弃的东西,会继续有人捡起,就像空出来的位置,也得需要有人补位。

时水心想,陈洁英到死也没有拍过一张照片,她的柜子抽屉里,有一本书夹着一张复古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主角,头上一顶复古优雅的礼帽,上面别着一束带有蕾丝装饰的蝴蝶结,旁的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珍珠链接帽围。

戴着这样特别的帽子,配上她自信的一抹笑容,这样的气质已经能和港星相作比较。

其实时水一看,就能知道,那是陈洁英年轻时候的模样。

他对她的原谅,也许是从看见照片的那一刻开始,亦是她死后不得不承认的依赖。

时水知道为了养他让陈洁英辛苦了很多,可他也无法抹去陈洁英放在他身上的恨与痛苦。这样从小到大的日子,让他也过的很辛苦。

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的事情,让时水心情愉悦了许多。

程霜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束白月光,有她的时候才让时水觉得生活总算对他好了一些。

另一间卧室里,时段之在哄着时南一睡觉,时段之小心翼翼地读着童话故事情节,极怕吵醒了熟睡后的公主。

他其实是个好父亲,称职的爸爸。时水说。

只是他没有那么幸运当童话世界里的王子,从小丢失的父爱,长大了又怎会拥有。

时水心想,没有他,一家三口的平静也不会被打破。

他们的‘家’真的很温馨。

时水知道自己的来临让别人麻烦很多,所以他每天出门前都要比他们更早,回家时也尽量避免相撞,也许不在家里互相都不会那么拘束。

在家时积极包揽家务,为了不让阿姨心烦,做好每一件不起眼的小事。

这样的习惯经历了一整个暑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贵族学院:夜少独宠贵族学院:夜少独宠雪黎柒|青春【双宠1V1】他说:我给你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因为你是我的唯一。她说:我本来不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但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他是掌握经济命脉的夜氏唯一继承人,在遇见她之前,看惯了世间人心的淡漠,冷血无情。当她以平民学生的身份进入到他的世界之后,他的身边多了一份温暖,少了一份冰冷;多了一份笑容,少了一份悲伤;多了一份情义,少了一份孤独。Ta说:我爱你,不管前方的路有多遥远,我也会与你并肩前行。
  • 星辰不过你星辰不过你最好的人是你|青春他只是一个人,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没有任何突出的地方,却要他背负那么重的责任,仇家追杀,逼不得已而为之,成就了令人闻之丧胆的暗夜杀手——代号魅妖,他从S市回到帝都,就是为了手刃仇人,报仇雪恨,遇见了不为人知的他,他的身份,他的喜好,他的一切都是假的。 你到底是谁?
  • 风吹不散的回忆风吹不散的回忆小小时差|青春他是所有人心目中的完美少年,有着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家世,可是他却不稀罕,他不想每天以虚伪的面具示人。他一直在豪门的明争暗斗下长大,世人的变现让他厌恶,直到遇到那么一个女孩……
  • 恰好你一直都在恰好你一直都在甜木南瓜汤|青春她不敢相信有人把伤害说的那么义正言辞 “你凭什么这么对他?” “凭我是他老子” “那么很不巧13岁以前是他妈在养他,13岁以后被你赶出家门,你只养过他一年,你觉得你配吗?” 感谢你一直都在,幸好我们从没有错过
  • 年少有你tfboys年少有你tfboys俊辰欧尼|青春俊辰笔下的三只或许和生活中的三只不一样。毕竟俊辰无法融入他们的生活,所以写的不好的地方,读者们不要介意就好。
  • TFBOYS之樱花爱恋TFBOYS之樱花爱恋七秒记忆璎珞|青春时间真好,验证了人心,见证了人性,懂得了真的,明白了假的,没有解不开的难题,只有解不开的心绪。没有过不去的经历,只有走不出的自己,一开始总是担心会失去谁,可又却忘了问,又有谁会害怕失去你?————陌初夏·王俊凯·李夏菡·王源·夏紫安·易烊千玺
  • 野蛮校花,霸道校草逆天爱野蛮校花,霸道校草逆天爱慧声惠色|青春“啊,君夜辰,我为什么会认识你!”倪梦筱呐喊。现在虽是这样说可是,一年后......“君夜辰,我能遇见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君夜辰挑眉说道:“哦?一年前你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额......”本文是作者的处女作哦,不好看也勿喷哦。
  • 微风吹过树梢微风吹过树梢心绾|青春话剧社社长林木因为几次和吉他社的社团合作,而喜欢上了吉他社社长林风,但却始终没有勇气向林风表明自己的心意。小说以林木的视觉围绕着林木以及林木身边的年轻男女的感情线展开,讲述了一群大学生的青春故事
  • 欢喜冤家闹课堂欢喜冤家闹课堂醉离玖|青春竹马是个腹黑的霸道男是怎样的感受?在被人欺负的时候却又会跳出来帮助,也是醉了有木有!轻松爆笑的青春文,让你看看女主角是怎么被男主角虐的,哇哈哈!
  • 我喜欢你,与你有关我喜欢你,与你有关疯帽子的玩偶|青春所以,不管我做什么都会被排斥吗?那么,就死吧。十四岁的夏天,欢迎你来参加我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