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相见

“如果你能让锦瑟同意了,那你可以出去。如果,锦瑟不同意,那你就好好在家给我学习女红吧”宋母看着自信满满的宋华年,有点担心一会她又要哭鼻子了。

“好的,母亲,我现在就去找陆锦瑟。”宋华年赶忙从床上爬下来。“等等,囡囡就算你想去见陆锦瑟你也要收拾一下才行啊!”宋母看着女儿乱哄哄的样子,把她叫住。

宋华年这才想起自己才刚刚醒来,还有没有来得及收拾。这样就出去,恐怕会被别人笑话的。于是,宋华年坐在梳妆台面前。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细致乌黑的长发,略显柔美,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好像会说话,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最为合适。

宋华年简简单单的收拾一下自己。本来,想去找宋父和哥哥的。可是,他们现在都出远门经商不在家中。所以,宋华年告别了宋母,便独自一人去找陆锦瑟。

陆锦瑟,是一届读书生,家中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陆锦瑟是家中的老小,陆锦瑟的双亲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宋华年的父母在湖西村是的有名的大财主,就连新社镇都知道他的名号。当地的父母官见了也要让三分。陆锦瑟之所以能够认识到宋华年,那是因为有一年夏天宋华年比较淘气。跟着郑楠楠跑到湖西村的小河边去游玩,掉入河里。被刚从山上打猎回来的陆锦瑟所救。因为,宋华年被陆锦瑟所救,而且宋华年已经16,16岁结婚生子的有很多。因为,宋父宋母疼自己闺女,不想让她出嫁这么早,再说家里也养的起。所以,一直没有让宋华年嫁人。不过,这次陆锦瑟救了宋华年,有了肌肤之亲。宋父宋母只好让宋华年和陆锦瑟订婚。为了不让宋华年受到一点委屈,宋父宋母决定让女儿再晚两三个月。到时候,陆锦瑟说不定已经考个功名。如果,陆锦瑟没有考取功名,到时候宋父会带着他去经商。只是为了让宋华年以后有个好日子过。

宋华年想不明白为什么陆锦瑟前世会她那么好。明明他们两个人在前世除了那一次的陆锦瑟救了自己,在于任何联系。宋华年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

“华年,你是不是来找锦瑟的。”宋华年刚走到湖西村村口,就遇见了了湖西村的村民。

“王大娘,我想请问一下陆锦瑟他在家吗?”宋华年想了想,还是问问吧!

“在家,我刚刚看见锦瑟从山上下来,好像打了不少的野味。”

“谢谢大娘了,我先去找陆锦瑟。”宋华年赶忙给王大娘道谢,然后转身就去往了陆锦瑟家的方向走去。

“王婶,你在和谁说话呢!”宋华年刚刚走,就看见一个长的秀秀气气的姑娘走过来。这个人是陆琪琪也就是湖西村村长的侄女。湖西村村长叫陆续航,陆续航兄弟两个,有个弟弟叫陆续生。陆续生就是陆琪琪的父亲。但是,这个陆续生不如他哥哥陆续航会做人。陆续生一天到晚不做好事,不是欺负东家就是欺负西家的。要不是陆续航一再保证不会再让陆续生这么胡作非为下去。陆续生早就被赶出湖西村。别看陆续生这个样子,长的歪瓜裂枣的。但是,他的一对儿女确生的秀秀气气的。陆琪琪在湖西村也算是一支村花。陆琪琪心气高认为村里的哪些下地干活的泥腿子配不上自己。这些没有人知道。陆琪琪在村里面平时的形象就是楚楚可怜。

王大娘一看这不是陆琪琪那个丫头吗?“琪琪,你怎么来了。”

“婶,我就是出来叫我爹回去吃饭的。婶,刚刚走过去的是谁呀!我怎么没有见过,是咱们村的吗?”

“你说刚刚那个呀!她是宋华年,就是陆锦瑟他未过门的媳妇。”

“锦瑟哥,什么时候订的婚!!!”陆琪琪大吼到

“你这丫头干什么,这么大声做什么,吓死老娘我了!”王大娘登了陆琪琪一眼。

“婶,你别生气呀!我就是听见这个消息太激动了。”

“你这丫头也真是的,一惊一咋的。”

“婶,我先去找我爹了。”

“去吧去吧!”

“锦瑟怎么能娶宋华年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一个财主家的女儿什么也不会,她才配不上锦瑟哥哥。只有我才能配得上锦瑟哥哥,锦瑟哥哥也只能去我。”陆琪琪想到这里,就决定了不能要破坏陆锦瑟和宋华年。

这边,宋华年也到了陆锦瑟的家里。

“有人在家吗?”宋华年到了陆锦瑟的家门口。

“谁呀!”陆母听见有人在自家门口要喝,便从厨房里出来了。

“婶,是我。宋华年”

“华年,你怎么来了,都没有告诉我们一声。”陆母一看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一边走到门口去开门,一边对着厨房里的小孙子陆军喊到“军子,去把你叔喊过来。”

“婶,那个我来找陆锦瑟,他在家吗?”陆母看见宋华年低着头,小声的问自己。就知道宋华年这是害羞了。陆母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

“在,在家。我刚刚让陆军去叫了,来丫头。进屋做”陆母带着宋华年进了堂屋。

“丫头,这不是不知道你来吗?家里什么也没有收拾,可别嫌弃。”陆母有点担心宋华年会嫌弃他们家穷,从而看不上他儿子陆锦瑟。

别看陆母现在这样,要是谁说他家一点不好。她能和那人拼命。超护短的。

“婶,没有,这样就好了。我就是来找陆锦瑟说点事的。你不用那么麻烦的。婶,你也快做下吧!”宋华年刚刚说完话,就听见有人来了。

“奶奶,我把三叔叫回来了。我去找狗蛋玩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高山流水之汉末风云高山流水之汉末风云南山0218|古言高山流水遇知音 刀光剑影论英雄 金戈铁马共比肩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锦鲤废柴妃:妖孽邪帝至尊宠锦鲤废柴妃:妖孽邪帝至尊宠弃语|古言当穿越成父母双亡的废柴,莫洛溪以为自己是不受宠的,可没想到她这个白捡来的叔叔对她还不错。当她独自出门捡回来一个帅气的男人,叔叔不淡定了,前未婚夫也冲了出来...她不以为然,带着男人跑路,结果却发现这个男人不好惹!“大哥,您放了我成吗。”欲哭无泪。宫铭邪魅一笑,大手一挥将莫洛溪揽了过来。“皇帝赐婚,乃敢不从。”看着座上的小皇帝,莫洛溪第一次有了骂人的冲动......“阁主,夫人砸了皇帝的寝宫。”某人不以为意,甩甩手。“夫人想砸,随她便是。”“主子,夫人要跟一个男人私奔。”当手下人再次传来消息,某男不淡定了,直将某女拉回房间,从此开始了幸福--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爆笑穿越:方家有女闲的慌爆笑穿越:方家有女闲的慌千百季|古言新婚之夜:“咳咳、爱妃、时候、咳咳不早了、咳咳、还是早点歇息吧、咳咳、一个面容无时无刻不显示着我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红衣男子对着端坐在床边的新娘说话。“王爷、人都走了、你就不用再装这么厉害了吧。”“咳咳、你看本王像是在装病?”“就算是真的病人也不会像你这样明显的吧?”新娘抬头看着自己嫁的男人。她不否认、这个男人还真是好看、可惜就是一个病秧子、她都怀疑那个所谓的国师是不是喝醉了酒乱说话了才让倒霉的她嫁给这么个不长命的他……
  • 深宫弃妃之皇上独宠深宫弃妃之皇上独宠顾北风|古言凌香自打十五岁入宫,就一直安安分分的做着答应。可自从她娘和爹惨遭杀害过后,就决心要报复杀害她爹娘的人。一日在荷花池边,偶遇皇上,天降宠爱猛然袭来,她却不能忘记爹娘的死因,误会丽贵妃,霸道皇上插手查清此事。皇后设计陷害她,绝情皇上直接打入冷宫。从此,小答应一步一步升上天……
  • 穿越之搞笑傻王妃穿越之搞笑傻王妃少女时代城|古言“白家大小姐,逛青楼,逗帅哥,没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简历一“小姐,我刚刚听到老爷说你有娃娃亲。”若飞连忙跑进来。“什么??娃娃亲??我怎么没听说过,是谁,我看谁敢娶我,姐让他做太监。”“爱妃这是怎么了,那么大的火。”一个美得国色倾城的男人走了进来。“你是谁。”“我是你未来的夫君啊。”白小兔看着这个男人心想。“姐一定要逃离这里。”简历二“王爷,王妃又出去逗帅哥去了。”地上跪着的四人向安静音说道。”“有我好看吗?”安静音慢慢的喝着茶问。“王爷,这次不一样,王妃逗的人是颜绮罗。”其中一人满脸是汉,全身发逗的低下头解释。“不早说。。。。滚。”话还没完,那还见什么人影。
  • 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墨涵元宝|古言沈昕娘本是当朝尚书嫡女,却生来不全,成为沈家一大败笔。她被送归老家,从一场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的大火中死里逃生,命运轨迹从此改变——只顾利益的家人将她接回,嫁给指腹为婚的人家。夫君倒是位名誉京城的武美男,又岂会看上败絮的她?这边,冯家大宅,排挤捉弄算计不断,就是想把她踢出府。那头,她手掌生出的阴阳太极图,能肉白骨活死人,握天下兴衰,可她一介女流要这有何用?小试牛刀,把她当傻子欺负的人,让她练练手!正当她乐此不彼时,却发现当红摄政王不忙政务忙咸淡,站在她身后淡定护航!摄政王手摇折扇笑得高深莫测道:我帮你,只因你像一个故人,也怪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沈昕娘咬着银想:难道她的秘密被他发现?
  • 魔尊盛宠:异世狂后魔尊盛宠:异世狂后迭迭一夏|古言她21世纪金牌特工,一次任务意外穿越。因祸得福,意外喜得神格,萌宠在旁。望枯山,成就她与他的初见;亦忘不了曼珠沙华中白衣少年回萌一笑。“你,这里只能想我,爱我,宠我,听我的”。陌念兮指着男人的胸膛霸道的说。男子捉住胸膛乱动的小手宠溺道“一起天荒地老,可好!”
  • 邪皇独宠:爱妃是朵黑心莲邪皇独宠:爱妃是朵黑心莲许瑾之|古言古墓惊现神秘古尸,她竟意外穿越回乱世,狗血戏码频频上演,先是被迫和亲,后是婆媳大战、那个无良昏君还要逼她玩宫斗!在这里她曲膝奉迎,步步为营。斗得了毒妇,杀得了白莲花,欺得了伪圣母,却还是逃不过他精心为她编织的那张“情网”。她沦陷、她痛苦、她挣扎却只能换来更疯狂的索取。她和他彼此纠缠,至死方休。她说:若是不爱何必强求,从此以后你君临天下我避世游历,你我再也互不相欠,可好?他说:那我便杀尽天下人,用这万里红妆当做再次迎娶你的聘礼,如何?
  • 在还来得及之前在还来得及之前淼淼君|古言卿本佳人奈何莽夫,从小培养秘密间谍,前去敌国刺探情报,阴差阳错任命,啼笑皆非上任。这是谍战?不全是。这是爱情?不全是。这是战争?不全是。这是玄幻?不全是。这是极品遍地?不全是。这里面到底有啥?都有都有,点进来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