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不用谢

“皇上明鉴!我沈家一家对皇帝忠心耿耿,绝无什么达成协议之说!”沈向之虽然是跪着的,但是他的语气和他的表情却在真真切切表明,没有就是没有!

皇帝也不傻,他自然知道沈家不会这么做,也知道沈向之不是这种人。

但是,沈家的兵权还是太重了啊······

皇帝哈哈一笑,笑容显得亲切又和气。

但是谁又会真的以为天家和气呢?

伴君如伴虎,喜怒无常才是天家的常态啊。

“众卿觉得呢?”

皇帝此话一出,大厅中皆是寂静一瞬,谁也不说话,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这时候,叶老丞相站了出来,他跪下,年老的身板这时跪的异常板直。

“皇上,老臣敢拿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他们,绝对不可能这么做!”

皇上沉思了一刻,又是哈哈一笑。

“丞相这是什么话,朕也没有说什么。倒是叫老丞相着急了,来人,把丞相扶起来。”

叶老丞相一起头,有些官员便开始求情,甚至太子和二皇子也开始求情。

“父皇,沈将军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做的。”太子说道。

“哦,那要怎么做呢?”皇帝的话貌似在蛊惑人心。

“要怎么做,才能证明呢?”

沈叶笙听见这话,心中一冷。

皇帝也太心急了些。

沈叶笙一顿,暗道一声糟糕。

皇帝这样,这是在明逼着沈家交出兵权啊!未免吃相太难看了些!

魏子行听着皇上明里暗里的话,也感受到了底下人大气不敢出的状态,他只要稍稍一想,就知道皇帝在今日想要干什么了。

他想要沈家的兵权。

魏子行思及此,在流清耳边低语了几句,流清点头。

走向在他们后方站着的小宫女处,说道:“三皇子想要你手中的酒。”

然而飞快地低声说道:“告诉思柔,计划提前执行。”

宫女行了一礼,把酒递给了流清,随后趁着自己去拿酒的空挡,去通知了花思柔。

“父皇,儿臣有一提议。”魏子行微微一笑,淡声说道。

这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魏子行。

皇帝看向魏子行:“哦?你有什么提议?”

魏子行微微一笑:“父皇不妨先想一想,沈将军一家,这么多年来为我们大璃打的胜仗,便可知道,沈将军一家,有没有别的想法了。”

嘶~

三皇子也真敢说。

皇帝看着魏子行,脸色稍微有些不虞。

老三这时候来坏什么事?

难不成以为自己现在就是沈家的女婿了吗?

太后看着这大厅里的情形,不由得想起之前的种种,她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懊悔,太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魏子行,随后目光又转向了皇帝。

“皇帝,今日是哀家寿诞。”

······

太后的意思不言而喻,让皇帝收敛一点。

皇帝身子一震,他仿佛也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于是不再说话。

魏子行嘴角勾起,挂着些许疏离的弧度,蒙着的眼睛中带着浓浓的讽刺,这是想起来了吧?

想起他的母妃,想起对他忠心耿耿的凌家了吗?

不得不说,魏子行拖延的时间刚刚好,就在这时,风公公听着底下来传报的小太监几句耳语,不由得面露笑容。

他向皇上行了一礼:“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皇上听见,看着风公公:“喜在何处?”

风公公跪下磕了个头,笑着说道:“柔嫔有喜了。”

······

皇帝一拍手,高声道了声:“好!”

太后听后也是脸色好转,果然好消息能让人开心。

“好好好。”太后连道了三声好字。

皇帝也暂时地不再谈论沈家的事情,开始把注意力停留在花思柔怀孕这件事情上。

皇帝觉得,反正沈家已经和老三结亲了,老三他,是不可能继承皇位的,因为他的眼睛,所以沈家现在,对于夺嫡之争,还没有多大的威胁。

暂时,就先放过沈家吧。

皇帝想着。

皇帝对沈家不可能一朝一夕就扭转性子,就如同当初皇帝对凌家一样,只要皇帝一确定自己的想法,就不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皇帝吩咐下人去花思柔那里添置东西,当真是母凭子贵了。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嫔,能当即被皇帝封成妃子,也是花思柔赶上了好时候,正好赶到了太后的大寿。

双喜临门,也怪不得皇帝高兴。

沈叶笙还有些疑惑,怎的怀孕来得这样巧。

偏偏是皇帝要刁难沈家的时候,这个妃嫔怀孕了。

是谁在帮助沈家?

沈叶笙扫过全场的人,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漠然的表情,沈叶笙不得不承认,人生来是冷漠的。

但是她的目光扫向魏子行时顿了顿,因为魏子行对她说了三个字,沈叶笙轻易地就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用谢。”

不用谢······

沈叶笙觉得魏子行真是不敢小觑,他的心思有时深沉,有时简单,沈叶笙却觉得,他是一个温暖的人。

皇帝把沈家当成对手,终有一日,会自食恶果。

这次太后的大寿,对于沈家来说,一定意义非凡。

沈向之知道,皇帝对他起了杀心。

甚至想斩草除根。

一如当初的凌家。

沈向之想起,自己在皇上宫门口跪了七天七夜,无论自己怎样求情,也没能换回凌家一家的性命,他有愧啊······

如今,这是轮到他了吗?

沈向之苦笑。

对于沈叶笙来说,皇帝就如一颗定时炸弹,只有快些和魏子行合作,才能找到炸弹那根关键的线,她要从源头彻底掐灭。

若不能改变,那便毁了吧。

沈叶笙冷笑一声。

萧方辰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被太傅死死拽住。

周玥宁见事实已经无法改变,不由得瞪了沈叶笙一眼。

都怪她那该死的运气。

周玥宁不知道的是,沈叶笙做事从来不相信运气,她只会估量自己有几分把握,这件事能不能成功。

沈映芳心里高兴极了,因为沈叶笙就要嫁给一个瞎子了。

刘宛洁虽然也高兴,但是看到沈映芳也是一副高兴地样子,她顿时又不高兴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炮灰守则炮灰守则玉凝白|古言人生何处不狗血,相恋十年的男友泡上“白富美”,“土肥圆”惨遭抛弃。白莲手段逆天,绿茶眼泪柔情,圣母玛丽光环缠绕,黑女配唯有逃之夭夭。呵……管你是萌妹子还是御姐范,她的出现,将是她们的噩梦!报告,前方又一大波平凡苏,完美苏,高能苏来袭……嘘!炮灰需谨慎,自强且不息,怎滴!不服来战!感谢《驭颜》作者慕羽葵做的封面,谢谢,很喜欢O(∩_∩)O
  • 腹黑王爷的逆袭王妃腹黑王爷的逆袭王妃帆星|古言这个大陆,叫幻云大陆,幻云大陆里有四个国家。分别是:第一:风云国,第二:祥云国,第三:彩云国,第四:白云国。夏惋夕,传闻她刁蛮任性、嚣张跋扈。在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会是怎样的性格呢?皇甫零若,传闻他英俊邪魅,有天下第一美男之称。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 萌宝来袭:杀手娘亲腹黑爹萌宝来袭:杀手娘亲腹黑爹长青|古言穿越前,她是丞相府不受宠的废物嫡女,身怀六甲受尽他人羞辱!穿越后,她是来自现代的金牌杀手,龙有逆鳞触之必诛——狠毒老婆子要杀她?灭了!恶毒庶妹想毁她容?先毁了你丫的收点利息!五年后,她带着腹黑萌宝卷土重来,一路开启逆袭复仇模式虐渣男贱妹狠爹,岂料,途中不小心惹到了一只霸道无双的西楚大帝!儿子耳后的胎记让这只霸道大帝从此对她死缠烂打,萌娃更是吃里扒外协助他掐死她朵朵桃花——御无双:你是孤的女人,你敢带着我的种嫁别人试试!萌宝:娘亲,只有美人叔叔能当我爹!她:呵呵。最后,他深陷囹圄之时,她傲然而起,带着大军踏平北甸南诏两国:“我连沧月的男人,谁敢动!”【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狂傲嫡小姐绝世狂妃狂傲嫡小姐绝世狂妃等待的树叶|古言她前世是特工,杀人不眨眼,犹如一朵带刺的玫瑰。他是尊贵的八王爷亦是卡斯大陆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尊帝,不近女色,偏偏喜欢缠着她。他薄唇微启道:樱儿,你要对我负责。
  • 邪王御宠:纨绔六小姐邪王御宠:纨绔六小姐墨家小发|古言他是高冷莫测的二皇子,权高位重,然,下体有疾。她是苏家弃婴棺材之子,软弱无能,然,已经穿越。“二皇子,夫人又在勾搭府中的下人了。”君无恒波澜不惊道:“随她。”“二皇子,夫人说那个下人比你帅。”君无恒笑笑道:“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二皇子,夫人说,他要嫁给那个下人。”君无恒缓缓起身,随手拿起桌上的长剑,眯眼笑道:“带路。”
  • 倾颜决:梦遗千年缘倾颜决:梦遗千年缘茉语殇|古言千年缘,梦中系,古老尘封的诺言,是谁在守候?转瞬亘古,又有谁在等待?是谁错过了谁?又是谁遗忘了谁?三生石上,你我的痕迹早已淡逝,但那份铭记于心的眷恋却始终不灭。她,来自现代,本不想与古人有纠葛,却在不经意间喜欢上了那个风华绝貌的男子。阴谋,缘分,竟然使她遇上了那在现代让她心中所不能割舍的人。究竟,她该如何选择?红线究竟直往何方?她又情归何处?冰蓝的双瞳与黑色深瞳在眼前浮现,自己,究竟该如何选择??
  • 樱霏尘恋樱霏尘恋樱离YL|古言轮回旋转,多少尘缘;世间凡事,用不言断……(别人家的前世小说都是三生三世,我偏偏喜欢四生四世……三生三世虐情奉上,一生一世暖情永存!)
  • 做梦都想踹了渣皇帝做梦都想踹了渣皇帝暖阳刺骨凉|古言“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么个极品古人,这货怎么能是和我厮守的”,穿越而来的袭歌在内心呐喊 “难难难,就问怎一个难字了得,有这一个善妒的妇人,简直,。。。大逆不道,我太难了”, 狗皇帝时时对着星星抱怨
  • 有女如玉有女如玉巧心柔|古言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女设计师,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一个架空的时代。遇到几个性格迥异的男子,会发生什么事呢?她是夏府的七小姐,夏天凌最疼爱的女儿,三番两次的到处惹麻烦,令他头痛不已。她身边总是有神秘的人出现,那些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总有人想杀害她,却总有人救她于危难之中。她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吗?娘亲和爹爹究竟瞒着她什么事?她身世到底是什么?(敬请期待,作品持续更新中。。)
  • 邪王强宠:王妃带娃嫁邪王强宠:王妃带娃嫁慕久儿|古言墨染,是墨龙山庄嫡系继承人,身份尊贵,却是个三无的废物女,无才无德无貌,未婚夫更是蜀夜国太子蜀澈,新婚第二日被证实已非完璧,还怀有野种,一纸休书,墨染急火攻心,当场吐血。再次睁眼,眼中再也没有了当初那份懦弱,多的是王者之态。啥子?肚子里有了种子?两个?还已经发芽了?他奶奶的!谁这么没道德!结婚前夕给吃干抹净了跑了!看她如何颠覆众生,创建自己的势力,成为三国闻名的大神。属于她的她要一样不落的拿回来,你们通通给我收拾包袱滚蛋!她的孩子,你若是敢伤他一根汗毛,我就一根一根扒光你身上的毛!看她玩得风生水起,什么?孩他爹寻来了?哼!孩子是我自己的!谁还敢来抢,老娘放狗咬他!就算是孩他爹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