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二进狐仙山脉(七千字大章,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魏强俯视下方的江少平,心中已经看到了胜利。

“江少平,你投降吧!你已经很强了。但我是修仙者。不是你能敌的!”

江少平缓缓抬头,看着虚空中的魏强。

“这就是你的后手吗?只是飞到空中而已?”

“哈哈~!”魏强得意的哈哈大笑。不过手中的动作,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样子。

“怎么样?我飞在空中,先天立于不败之地。你还能如何。飞得起来吗?”

也就是这个时候,江少平的手里面出现一柄刀。看起来锈迹斑斑。

“也好!让你见识见识武夫刀法。”

只见江少平缓缓抬手。虚空中的烈阳火焰瞬间向他聚集而来。

刹那间,捆绑着他的火焰长索,瞬间断裂。

只见江少平一手负后,一手缓缓举刀。指向虚空中的太阳。

虚空中的魏强面色一变,他的束腹法器,竟然只是一瞬间,就被江少平破掉!

心中无比吃惊,不过他身在虚空,心中也并不慌乱。

对着他身前的巨大岩石,向江少平一阵指点。

“去!”

刹那间,小屋子般大小的巨岩。瞬间出现在江少平头顶。狠狠的向他压了下来。

“烈阳刀法第四式,大日炎炎。”

也就是这个时候,巨岩下面的江少平,不慌不忙的一刀劈向虚空中的巨岩。施展出烈焰刀法。第四式。大日炎炎。

刹那间,一轮大日在江少平的身后缓缓升起。

普照世间万物。无穷无尽的威严感,从大日中散发出来。

面对缓缓升起的大日。都有一种无力抵抗的感觉。

也是在一瞬间,江少平的身影,好想身高万丈,俯视诸天万界。

“斩~!”

江少平喊出一声斩。刀气随着大日。瞬间斩向虚空中的巨大岩石。

无声无息间,只见巨岩在大日的烈阳刀气中。瞬间破灭。

就连里面的黑气,也被灼烧得吱吱吱的声音。在虚空中消失无影无踪。

魏强看得目瞪口呆。这?完全打破他对于武夫的理解。

突然间,他身前的扇子。从中烧出一个破洞出来。接着呼啦一声。熊熊燃烧起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魏强才反应过来。

其实吃惊的,不只是魏强一人。

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一位武夫?怎么可能弄出如此恐怖的异象?

特别是场边的王通,心中无比兴奋。嘴巴中喃喃说道:“原来我江兄弟如此强大。原来他如此强大...”

就连音如烟,满脸惊诧的看着场中的江少平。心中震惊不以!

虽然他已经高看江少平,不过现在看来,还是看低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的江少平。一刀劈碎巨岩一会。

看着虚空中的魏强。举起刀来缓缓说道;

“烈阳刀法,第三式烈阳普照。”

刹那间,一道刀气瞬间斩向虚空中的魏强。

刀气所过之处,虚空中出现一阵阵扭曲。

魏强目瞪口呆。他所有最强手段都拿出了。根本就接不下这一刀。

刹那间,江城魏家祖地中,一道惊天气势刹那升起。一道光芒瞬间斩向江少平的刀气。

烈阳刀气瞬间熄灭。

“魏家老祖!”

在场的,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魏家老祖竟然出手,救下魏强。

魏强连忙向家族祖地一拜。“多谢老祖。”

刹那间,一位法像金身在城中升起。

就像是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竖立在天地间。江城在他脚下,看起来只有巴掌般大小。

一道犹如法旨天降般的声音响起。

“小友,看你拳意尚可。老夫身边,缺一童子。可愿意随老夫修行?”

全场的人,都无比羡慕的看着江少平。一位合道境的大佬。竟然要收他为徒!

这是天大的机缘啊!

但是江少平,不在意这样的机缘!他已经有先生了。不可能在拜其他人为师!看着虚空中的法相。回到道

“要是我不同意呢?”

周围都是一阵阵叹息!都为他感道惋惜。这是一飞冲天的机会啊!

听见江少平的回答,虚空中的巨人,也看不出喜怒。接着,一个声音同时响起。

“不要执迷不悟,老夫...”

刹那间,江城中一道身影瞬间升起。只见一位强壮的汉子登天而起。

在巨大的法相下,就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

刹那间,只见汉子一拳登天而上。一拳击打在巨大法相的身影上。法相剧烈摇晃。

“你~!人间小武神?”

天地间的巨人,大吃一惊。

碰~!

汉子不言不语,又是一拳。法相看起来就要破裂!

“欺人太甚~!”

法相十分恼怒。双手一连结法印。突然,一只撑天巨手向下方的汉子击了过来。

汉子还是不言不语。看着巨手,也不惧怕。接着就是一拳。从巨掌中一穿而过。

接下了再一拳。法相金身瞬间破碎。

在虚空中出现一位白发老者。看着极远处虚空中的武夫。他大惊失色。连忙向远处奔逃而去。

在场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魏家的老祖。城中踏天而起的武夫?

他们不知道,刚刚出现的武夫会不会是江少平的护道人?

或者是魏家老祖的仇敌,就隐藏的江城中。寻找机会,斩杀魏家老祖。

看江少平的模样,看来是后者的可能性多疑些。

江少平也是目瞪口呆。他虽然体验过人间小武神的感觉。这次看见,心中还是羡慕不以。

同时,他感觉,那位武夫的背影。看起来有些熟悉。

好像是小山城中,那位有名的老实汉子。小丫头刘小羽的父亲。刘老六。

过去好一会,在场的人,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江少平看着远处的魏强。刀锋一指。

“如何?还要在战吗?”

魏强,已经被刚刚的两刀,已经吓破肝胆。要不是他老祖出手相救。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哪里还有和江少平战斗的心气。还害得他家老祖出关,被仇敌盯上!

他看向江少平的目光,无比复杂!艰难的说道。

“我输了。”

江少平道缓缓收下自己的刀,放进木剑中。既然认输了,那么押彩的一千下品元石,就是他的了!

“还要多谢你的元石,刚刚好有急用。”

魏强面色一阵难看。和他师兄一起,急匆匆的离开。

他想要回家族去看看,追杀老祖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看热闹的人群,也跟着散开。他们都在讨论,那位登天而起的魏家仇敌。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江少平和魏强的战斗,算惊艳了!但在两位大佬人物的战斗下,要暗淡许多。

也就是这个时候,音如烟款款走来。身边还跟着她的一位婢女!

“恭喜江公子!”

江少平笑了笑拿到一千下品元石,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刚好解除他的燃眉之急。

“还是要多谢如烟姑娘借的极品灵玉。”

音如烟一愣。面色看起来还有些不高兴:“江公子,那个几块灵玉,既然是感谢公子救命之恩。怎么可能有收回来的道理。”

“要是公子执意不收,就是有些看不起小女子了!”

江少平一阵无奈,看来不收都不行了!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说着,江少平接下音如烟拿出来的东西。

正是魏强押的十块中品元石,和三块极品灵玉。

“江公子,那位武夫?应该和你有些关系吧?”

音如烟记得,是魏家老祖好像要收江少平作为身边童子,才出手的!

江少平道“不认得,估计是巧合吧!”

音如烟看着江少平,目光复杂。她心中感叹!:“真的是巧合吗?”

“如烟姑娘,我们有缘再见,在下好像不易在江城中多呆了!”

音如烟一愣!:“江公子就怎么不想着那位魏家老祖的身边童子?对其他人来说,是天大机缘啊!”

江少平点点头“在下自有师脉传承,不可能在拜别人为师了!告辞!”

说着,江少平急匆匆的离开,他想要吧东西买齐全,赶紧离开这个江城。

要是魏家老祖回来,还要收他为身边童子。怕又要出现什么变故!

看着匆匆离开的江少平,音如烟面色复杂!就连她身边的婢女,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小姐,追你的公子少爷。就连那些大派中人,也不在少数。为什么对这武夫如此上心?难道他真的很惊艳吗?”

音如烟看了身边的婢女一眼。笑了笑道:

“我还希望他别怎么惊艳。你没有体验过,在你绝望的时候,有一个身影站在你前面。给你一种十分安全的高大背影。所以,你不知道什么叫着爱!”

婢女看着江少平的身影,是挺高大的。但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安全感啊!

江少平,自然不知道这些,他急匆匆的走进城中。

他想着快些买道东西,然后走人!回自己的小山城中去!

回到那个小店铺中,江少平看了一眼。还是那位店小二。笑呵呵的,和一位客人讲述着一件中品法器。

看见江少平走进店铺。满脸笑容。

“呦!客官,你回来了。”

江少平点点头道:“五行灵玉,都来四十九块。上品五行灵玉。每样来一块。”

店小二动作麻利。连忙回答道:“好的客官,稍等。不过这上品灵玉。还需要在周边店铺中周转一下。一会就好。”

江少平一听。他可等不急了啊!谁知道那个魏家老祖什么时候回来。

“来不及了!你先把有的灵玉帮忙收起,其他的我自会想办法。”

店小二一愣。没想到江少平怎么急。突然。他想起什么:连忙说道。

“客官,刚刚这位公子,刚刚出售一块木属性的极品灵玉。你需要吗?”

江少平一听,极品木灵玉?心中一阵惊喜。这样一来,只差一块金属性的极品灵玉。就收集完五行炼体阵的压阵之物!

“要!你看还能找得出金属性的灵玉吗?”

店小二一阵为难,在种东西,真是可遇不可求!

不过,他身边的那位客人,好像有些异动!转头对江少平说道。

“这位兄台,你还需要金属性的极品灵玉?”

江少平心中一欢,难道这人还有极品灵玉?“需要,我可以稍高价格回收。”

那人连连摇头。“兄台别误会,我身上已经没有极品灵玉了,不过!在下知道一处地方,有着一块极品灵玉。刚好是金属性的。”

江少平一听,有怎么好的事情?

“如果阁下说的消息是真的话。我愿意出十块下品元石收购这个消息。”

那人点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办事。就是省心。

“十块元石就不必了,五块元石就行。在说,那个地方很危险。”

“在下是赵都城的元家,元斌。这是家族微章。”

江少平一愣,赵都城元家?他没有听说过啊!

一边的店小二,连忙打圆场。“客官,元家在赵都,是十大家族之一。要是元家子弟的话,这个消息应该假不了!”

元斌点点头,他们元家大家族,怎么可能为了几块下品元石,就欺骗别人?

不过他还是提醒道:“兄台!极品灵玉的地方,就是在狐仙山脉深处。在下也是刚刚从里面历练出来。”

“不过!那个地方很是危险,阁下要是单独前往,很是危险。”

江少平想着,要是不危险,眼前的元斌还不把东西拿走了。

只见元斌继续说道:

“哪里有一群一二级疯牛妖兽。成群结队。要是三境的修仙者,或者是飞行法宝。也是可以拿到的。”

江少平想着,就是一二级的疯牛妖兽的话,他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不就是五块下品元石吗?

江少平从刚刚买五行灵玉,剩余的下品元石中。拿出五块下品元石,交给元斌!

“那就麻烦元兄把地图画一下。”

对方也不客气,接过元石。在小店中要来笔纸。

在上面寥寥几笔,就描绘出一个小形地形图来。

江少平拿走地形图。离开了小店。

这样算下来,就差一块极品金灵玉!就可以布置五行炼体阵了!

只是从阵法上描述的,上品灵玉,变成了极品灵玉。

别小看只是一品之差,炼体的效果,肯定是成倍增加。

江少平飞奔在回家的路上。

“这样一来,是要进入狐仙山脉一次了。”

“不过现在,我实力已经突飞猛进。就算是遇见一般的二级妖兽,也有一战之力。”

“只要小心一些,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江少平这样打算着。

进入狐仙山脉,还有一个好处,里面还有一些天材地宝。灵草灵药。

“以后修炼,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问题。肯定是需要花元石的!”

江少平这样想着!也只有这样的办法。

他现在,不管是拳意刀法,都远非以前可比的!斩杀一些低级妖兽,应该不在话下。

虽然有些冒险,不过为了快些提升实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回到小院子中,江少平仔细的想了一晚上。

第二天又向狐仙山脉中进发!

虽然有过一次经验,江少平还是小心翼翼。

在外围,他就遇见几只猛兽。

实力都在之前的巨熊之上,不过现在的江少平,已经今非昔比了!

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几拳下去。强大的拳意,就能把这些猛兽的内脏震碎!

当然,这样的好东西,他不会丢弃的,也算是一份收入!

好在他的木剑空间巨大,放起来很方便!

江少平来到一起的小水潭边!这里风景依旧,只是没有那位翩翩起舞的少女!

江少平弯腰。在水潭中喝了几口甘甜的深潭水,突然他发现。深潭的周围,都有一些漂亮的小石头。

捡起来几块。照着阳光一看。晶莹剔透。很像地球上的玉。

只是这样的品质,不知道要多高的价钱!

江少平顺便挑选了几块品质好的,放进木剑中。

想着那个可爱的小丫头,给她一个雕刻一个饰品?

“是手链?还是吊坠?”江少平笑了笑。感觉都还行!

这只是一些小插曲,要去元斌地图上标注的地点,必须要深入狐仙山脉才行。

他这里,只是狐仙山脉的外围地带。

江少平继续向里面走着,翻过一座座大山。已经临近下午了。他还是没有遇见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过!现在他好像转运了。

前面的山崖上,有一株亭蒿!长得郁郁葱葱的。看起来有不少的年份了!

亭蒿这种药草。对于武夫或者是修仙者,都有大用。

它的效果,是扩宽经脉。可以把里面的杂质提炼出来。所以对于武夫和修仙者都有大用!

虽然算不上灵药,但也很值钱的东西了!在市场上,这样的规模,可能要十多块下品元石。

意外之喜!意外之喜啊。

江少平走了过去,突然,从亭蒿里面,窜出一个身影。

速度极快!瞬间向江少平袭击而来。

江少平早有准备,手中的刀已经横在他面前。

铛的一声!

一点点水流从刀上滑落!还带着阵阵寒气。

这,竟然是一到冰箭!

“妖兽!”

江少平心中一愣,这亭蒿里面。隐藏着妖兽!

突然从亭蒿中,伸出一个小脑袋出来。

悉悉索索一阵响动。

江少平心中有些发毛!

他最讨厌蛇这一类的动物!

突然,又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

“你大爷的!两条蛇。”

不过,很快江少平发现不对劲了。这并不是两条蛇。

而是一条蛇,有三个脑袋。

三个脑袋同时扬了起来。直挺挺的盯住江少平。三条长须,吞吞吐吐。威胁着江少平。

突然,只见中间的蛇头上,光芒一闪,聚集出一道冰箭出来。

在三头蛇面前,摇摇晃晃!

刹那间飞射而来。

江少平现在早有准备,步伐一动,身体瞬间让开!

冰箭从他身边窜了出去!

噗!的一声。他后面的石头上,竟然被击打,落下一块碎石来。

接下来,更加让他吃惊。只见后面的石头上,瞬间覆盖一层冰霜!

咔咔咔~~!

只是一瞬间,石头竟然被冻破碎开来。

江少平目瞪口呆。这?真是妖怪了!同时看向自己的刀!

上面接了一次冰箭!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既然见识到这个三头蛇的威力。江少平也不在观看!

一个健步夺了过去,一刀直接劈向三头蛇。

铛的一声!

江少平在一次意外!这个妖物的防御力。竟然如此恐怖?

虽然没有使用烈阳刀法,但他的一身巨力,是何其恐怖?

江少平仔细观看,好像是右边的一个脑袋,接下他这一刀的!

现在那个脑袋已经垂在哪里!看起来奄奄一息!

剩余的两个脑袋,疯狂的摇摆。向附近的灌木丛中逃了过去。速度极快,

江少平哪里肯放过它们。身体一动。脚下好像有火焰升腾!

一脚下去,脚下的枯叶,被烧焦一片。出现一个烧焦的脚印!

烈阳刀法,第二式,烈阳步。

江少平好像是瞬间移动,出现在三头蛇前面。这次一刀劈了下去。

三头蛇直接被刀光斩成两节!另外的一个蛇头里面,流淌出漆黑的液体。

一种难闻的腐蚀的气息,在空气中流传!

江少平连忙拿出一个小瓶子出来!把这些毒液收集起来。这样的毒液,也是能换元石的。

每一瓶,就能换两块元石。

江少平不一会,就收集了三瓶。就是六块下品元石。不算少了!

至于三头蛇尸,也是能换元石的。

江少平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的东西放在他木剑里面。要是那种巨蟒,心中没有这样的顾忌。

但是这样的小蛇?只得丢弃在这里了!

好在还有怎么多亭蒿!江少平仔细挖掘起来,他尽量保持根系的完整。

这样一来,不但好出售,别人也好认证!

江少平看着亭蒿:

“这就是十七八块下品元石啊!在加上刚刚的,二十多块元石了!”

看着手里面锈迹斑斑的刀,是刀抵御那道冰箭。要不然,他可能会被瞬间冰冻。之后是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

江少平回忆着地图上的地方,离这里还有好多天的距离。只得继续前进。

几天之后。江少平已经斩杀了六头一级妖兽。挖了四煮灵药。

他的财富,又多了上百块下品元石!

远处的树林中,隐隐传来打斗的声音!

江少平好奇,难道是两只妖兽打起来了!自己是不是可以捡便宜啊!

这样想着,江少平悄悄走了过去。

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向传出战斗声音的地方看了过去。

只见五六个年轻男女,围绕着一只独角怪物。在那边围攻!

独角怪物身体上,被一个环形的法器捆绑起来。在哪边奋力挣扎!

附近的男女,御使自己的法器。对着独角怪物一阵乱搓。

但独角怪物的防御,看起来很强大,并没有真正的受到什么伤害。

“你们快点,我要坚持不住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个女子声音。

江少平一愣,这人的声音,有些像是白瑶啊!不过她的方位,被一块巨石挡住了。

附近的围攻独家怪兽的几人,都是一愣。

同时,独角怪兽一阵挣扎,它身上的圆环,一阵闪缩!看起来要被挣脱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少年收了自己的法器,盘地而坐。

拿出一块细小印章。只见他蓄积灵力,想要使用身前的法器。

过去好一会,只听玄奇大叫一声。

“看我法器!翻天印。出!”

刹那间,一个光芒闪烁的巨印,出现在独角怪兽上面。

法宝威压,独角怪兽好像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

挣扎得更加疯狂了!但是,为时已晚!

巨大的印章狠狠的向下一砸!

轰隆一声巨响。

下面的独角怪兽被拍得稀巴烂!死的不能在死了!

“还是玄奇大哥最厉害了,法宝一出,妖兽瞬间击杀。”

“那是,毕竟玄奇大哥已经练气还神后期境界!”

周围的同伴,对于青年,都是夸奖有佳!

...

然后,几位青年就开始瓜分妖兽材料,最值钱的独角。被哪位叫玄奇的少年拿走了。

江少平看了一会,他感觉,出力最多的,还是那位使用禁锢法器的人才对!

要是没有那位姑娘禁锢住这两级妖兽。有在大威力的法器,有什么用?

也就是这个时候,从一块岩石后面,转出一位白衣女子。

不是白瑶,还是谁?

江少平一愣,还真是白瑶!

她这个狐仙山脉中,呆了在这么久?都一个多月过去了!

看来周围的这些人,都是他白家的子弟!只见白瑶面容有些冰冷。看着地上的妖物!

“我也出力了的,为什么不分我一份!”

几位弟子相互看了一眼,还是那位叫玄奇的,最先说话。

“白瑶,你有老祖赐下的那么多宝物。怎么点妖兽血肉就没有必要和我们争了吧!”

周围的青年都是一阵附和!

“老祖给我的,那是老祖的心意。这些是的拼命赚来的,为什么不分我?”

“前几次也就算了,这次那个独角,是炼制极品法器的好东西。你想一个人独吞?我最起码也能分一半吧!”

叫玄奇的面色一阵难看。

“白瑶,你都那么有钱了,怎么就看不得我们也赚点。”

白瑶面色有些难看。“白玄奇,这是一回事吗?我在怎么有钱,那是我事情。该分给我的,也应该给我吧!”

白玄奇面色阴冷,看着站在他一边的几位家族子弟。

“我就是不分给你又如何?真是小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任务流修仙任务流修仙夜里灯笼|仙侠处女座的卫丰,发誓一定要把任务栏全部清理干净,同时,也要把所有成就点亮,称号?你跑不了的!别人在装逼打怪升级迎娶白富美的时候,他还在默默的刷任务。卫丰淡然的述说自己的一生:“别管我,我要再刷一个任务!”
  • 我成了山神爷我成了山神爷老象|仙侠一个只想过安宁悠闲逍遥生活的宅男成为十万大山之主的传说。某大门大派:在这方世界应以我门派独尊某宅男:什么?居然这么嚣张,那我自当携十万大山和你来一个山门撞山门!
  • 鸳鸯有情剑无情鸳鸯有情剑无情一叶如兰|仙侠萧锦城之后人与韩明初之后人原本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然而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使他们相遇、相杀又相爱,最后他们能否突破重重的误解与世俗的束缚?在这纷纷扰扰的江湖,他们的命运将走向何处?
  • 三世只要你三世只要你猫妖熙熙|仙侠女主苏星月意外获得一个系统,从此开始了她的【逆袭人生。】***此乃女主的白日梦,请忽略。 可是打开方式怎么有点不对, 不是说好的以胖为美吗? 不是说好的剧情靠谱吗? 不是说好的金牌不卡系统吗? ——————*这锅我不背,我家厂名叫今排布咔,你听错了* 【采访过后,系统被揍的六亲不认,苏星月咬牙切齿“谁给你的胆子来拆我的台的”】 *强行入戏* 不是说好的~~~ 啊啊啊 好帅(?▽?)呀呀呀咦咦咦看看看看 “你好,我叫白迟墨,请问S班怎么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呀!他跟我说话了,好帅* 【原来你也会结巴,你的节操味狗吃了吗?不过话说你有妈吗?】
  • 天罡之苍狼天罡之苍狼风流大少02|仙侠这是一片属于武者的世界,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有对错,有的只是仇恨,杀戮!吾以苍狼之名,杀伐天下,以杀戮入世。不求功名千秋,只愿手足同乐。若天不愿,那便灭天又若何!
  • 小女未曾听闻小女未曾听闻夜澜霄|仙侠一个乃万鬼阁阁主,操控人,死人与活人 一个乃雨穹国皇帝,杀父嗜兄,杀人如麻 在容溪澈答应虞予浅条件并履行他的诺言期间,容溪澈对虞予浅生了情愫,而虞予浅也在他每次都拼命护她的时候也对他略有好感,但由于两个人身世不同,各自的使命也是不同,由于一件陈年往事,两个人的猜忌越来越深,他们最后究竟能否走到一起?
  • 仙道弑天仙道弑天奉吾|仙侠身高万丈的种族,竟然只是一道未结束的仙人法术召唤而出!继承了仙界传承的林霄,为找寻仙界使命,为父母血海深仇,踏上征战九霄的道路,尽请期待《仙道弑天》
  • 都市修仙狂婿都市修仙狂婿阡陌之间|仙侠仙界万域之主九天仙尊一醒来,居然成了一名上门女婿。前世遭受各种的欺凌羞辱,受尽冷眼冷语,重生归来,习得医道圣手,成为医术界的超级神医,拥有仙法透视神瞳,成为了古武界的无上宗师,纵横都市,横扫无敌!
  • 诸生之道诸生之道有谁管|仙侠无数年前因果埋下,无数年后铺陈开来,在这张天地大网中,总有人会逆命崛起,宿华途倒天纲,最后让那神魔妖众都蜕羽成凡龙佛鬼道都烟消云散让这诸世苍生,举世皆仙.........
  • 灵气复苏之荒古之战灵气复苏之荒古之战糖醋火龙果|仙侠星球复苏,灵气回归,历史的秘密终将揭露。 上古的修仙士为何全部消失,灵气枯竭的秘密,是弥天大谎还是迫不得已。 满天神佛的微笑,凶兽异兽的凶残屠杀,当代人族的自救,血与泪交织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