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管理 看球通ios下载

第8999章 血莲精

有生以来第一次出远门,长达十个小时的长途旅行让祝松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终于来到了终点站,海珠市。
   有个人说:人生就像一程旅途,不要在意终点,重要的是在旅途中看风景的心情。如果他现在站在祝松面前,祝松一定会点着他的鼻子告诉他:别扯蛋了,去坐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试试,看你丫还酸不酸?
   到达海珠已是晚上8点,在路上颠簸了一天的祝松,连午饭都没敢吃,深怕吐在车上。时间太晚,车站距离李志安的工厂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路上还要转车,人生地不熟的,与李志安联系过后,决定先找个小旅馆住下,明天一大早再赶过去。
   车站附近只要抬头一望,遍地都是小旅馆,一打听,住一晚得花半张红妹子。祝松心疼啊!你妹的,这么贵?没的选择,只好找了间干净的住下。
   小心眼的祝松足足在洗浴间里又揉又搓的呆了半小时才出来,算是狠狠的报复了一下。
   不出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真让人吓尿,一份只能吃个半饱的快餐,居然要十几块?这都够祝松在家时的一天伙食费了,他只能深深的怀疑,外面的全是黑店。
   吃过饭后,祝松顺着大马路随意溜达,消消食。看着这个灯红酒绿的都市,祝松感觉被宰了两刀的郁闷心情好多了,恶意的想着,以后赚多多的钱,买一大条街,全是自己开的黑店,嘎嘎嘎。
   当第二天来到李志安介绍的工厂,李志安早已等候多时,到人事部填表,然后到医院体检,银行开账户,领工衣,分宿舍。一系列手续办下来,终于可以松口气,就等着明天上班赚钱了。
   李志安拉着祝松到一家饭馆里,点了个酸菜鱼火锅、红烧肉、甜酸排骨,算是给祝松接风洗尘。两兄弟喝得五老爷不认识六老爷,踉踉跄跄的回到宿舍,一睡不起。
   天色大亮,祝松在李志安的催促下,急忙洗刷干净,换上工衣,正式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
   打工是辛苦的,也是无聊枯燥的,每天长达十二小时的工作时间,一个月只有两天休息。这样的生活方式是祝松难以接受的。身怀宝贝黑色长针的祝松怎么会甘心,他利用休息时间外出寻找赚钱的机会,还别说,老天不负苦心人。
   海珠市是个沿海城市,祝松所在工厂就离海边不过500米,从未到过海边的祝松自然不会放过。在沙滩看风景时,无意间听到有个渔农因为收成不好,准备关闭养殖场,处理一些渔具。祝松灵光一闪,打鱼?
   这是个不错的赚钱途径,打听了价格。他开始细细盘算,两个月时间挣了近6000,除去花费以及出门时所带的钱,总共还剩5300。一条7成新的小渔船开价是3000,一副潜水用具不用买全,潜水镜、潜水衣,外加一个氧气设备,1500。租房一月200,押金200,再加上生活用品,5300剩下不足一百。
   思前想后,干了。打到的鱼当天就可以卖给鱼贩子,根本不存在积压一说,至于收获,哼哼,有超级给力的黑色长针,海洋里什么鱼能逃出他的手心。至于危险,只要在沿岸近海,应该不至于有,何况还有潜水设备,游都可以游回来。
   辞工,租房,买渔具。祝松行动起来雷厉风行,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海洋的危险他仅限于道听途说,他早已被美好的钱景迷晕了。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公公刚露出个红彤彤的小脸,祝松已经从负责保管船只渔具的人那里领出渔具,划着小渔船出海了。
   祝松在家里也划过小渔船,但小河沟里跟眼前的汪洋大海相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好在他头脑挺灵,费了半天劲,总算勉强掌握了基本要领。
   今天的天气晴朗,海面上风平浪静,是个好天气。将潜水用具穿戴整齐,祝松深吸口气,走上船头,‘噗通’跳下了海里。手里拿着一个装鱼的渔具,祝松缓缓的在海中潜行。对于什么鱼类值钱,他在市场上打听过,但他毕竟不是正宗的渔民,除去有限几种鱼类,其他的他连名字都不清楚。
   可祝松跟所有的渔民不同,他最大的依仗是黑色长针。因此,除了较小的鱼类,凡是他遇到的,基本逃不出他的毒手。不到十分钟,祝松已经带着满脸的笑容浮出了水面,把手里三条每条有七、八斤的鱼放到船上买来的塑料大桶中。
   打鱼的收获不小,只是这不重要。令他欣喜若狂的是黑色长针带给他的暖气流,三条鱼的气流量相当于两条狗。此时坐在船上休息的祝松丝毫不感疲累,也没有长时间潜水的寒冷的感觉,并且觉得浑身精力十足。吸了支烟,祝松再次跳入海中。
   来来回回,直到氧气耗尽,祝松方才停手,看着满载的小渔船,祝松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返航。回程十分迅速,除了对小渔船的熟悉以外,更是因为黑色长针所带来的暖气流,让他的力气大增,全身肌肉更结实,装满鱼的塑料大桶起码有100多斤,他毫不费力就轻松端起。
   这种情形持续下去,会变成什么样?祝松感到无比期待。祝松的小渔船虽然收获不小,然而比他的渔船大的更多,他的四百多斤鱼都是普通货色,便宜,可是很容易脱手,将手里的3300多数了数遍,祝松笑歪了嘴。
   氧气瓶和潜水用具放到保管处,大方的交了一个月保管费用,祝松拎起留着给自己准备的十来斤的大鱼,到市场买齐配料,回家开始做大餐。
   随着身体的强壮,祝松的饭量猛增,一条大鱼被他一顿饭扫个精光。要是被人知道,恐怕吓个够呛。
   吃饱喝足的祝松心思活跃,过几天再赚几笔,然后给大伯大婶汇一笔钱,想到终于凭借自己的双手可以回报他们,祝松的心情实在不足以用笔墨形容。
   时间刚过中午,祝松想着应该买台电脑,不光可以消磨时间,娱乐一下,也可以查询一些海洋及鱼类的资料。以后的时间大部分都会与海洋打交道,这可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不由他不上心。
   到小镇以最低的价钱买回来一台电脑,拉好宽带,祝松的口袋又瘪了。钱的事已不再是重点,反正他现在颇有视钱财如粪土的意思,现如今他最看重的是黑色长针带来的机遇,隐隐约约的他知道自己以后恐怕会走上一条陌生的路。
   在网上查询了半天,一无所获,祝松无聊的关上电脑。想想也是,谁碰上这样的事不是藏着掖着,怎么可能没事出来炫耀?不怕被抓去切片?
   这倒提醒了祝松,既然有人能将这黑色长针制造出来,那么,世界上难保不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若是被别人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宝贝,是个人都会惦记,如此宝物,杀人夺宝有何稀奇。
   如此一来,祝松更是低调,只要不是刮风下雨,每天雷打不动的出海两个小时。收获也愈来愈多,半个月下来,祝松每天可以打上千斤鱼。
   这天,祝松将鱼卖完,回家吃过饭,拿起新买的衣物,到洗浴间清洗。脱下衣物,祝松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身材。在每天大量的暖气流洗刷下,他的身体如今已是愈发强壮,虽然不是肌肉男,但一身精壮而不死板的古铜色肌肉,每一寸都散发出无比的活力。
   只有祝松自己知道这具身体的强大,他昨天在夜间偷偷的测试了一下,结果一块千斤以上的大石块被他抱起,而且还犹有余力。
   180的身高又长高了一寸,原本消瘦的脸型也变宽了少许。浓眉,细眼,高鼻,薄唇,整个人看起来古朴高卓,极具气势。最最令他满意的是下面,尺寸大了不少。
   近乎自恋的磨蹭半天,祝松心满意足的走出洗浴间。手机响起,祝松一看,是李志安:“喂,小安子。”
   “滚你妹,再敢乱叫,废你小弟弟。废话少说,今天晚上6点过来汇合,吃大餐。混球,你今天有福了,还有几个粉嫩嫩的妹子一起,兄弟给你介绍一个,成不成就看你的造化。”
   祝松微微一笑:“行,够兄弟,有人订蛋糕了没?没有我就订了。”
   “信不信你今晚连妹子背影都看不见?劳资生日,你居然想一个蛋糕就打发了。”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送礼贵在心意,看你的啦!”
   结束了通话,祝松摸摸下巴,琢磨着送什么礼物。思量半天,祝松直奔市中心,买了双阿迪最新款的运动鞋,3500大洋。倒不是他崇洋媚外,而是李志安喜欢这牌子,再加上以前听他说过这鞋怎么怎么好,所以就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