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感 新二网登录网址

第5378章 课堂冲突(8)

看热闹是一回事,看自己的热闹是另外一回事。自己看别人的热闹,那叫瞅个乐。若是别人看自己的热闹,那可就是跟她过不去了。昨儿美人还拭目以待的等着看甄琅孛的热闹,可是今儿一早,裴秋梨前来拜访,一下子她倒是成了热闹。
  看着大厅之上“嘤嘤呀呀”的上演着母子认亲记,美人还真觉得有些好笑,昨儿裴秋梨还一脸坦然的教给绿稠抱孩子,今儿这孩子倒是成了她的了。甄卜寥那没心肝的娃娃,以前抱着她一口一个娘,看看现在,偎到裴秋梨的怀里,小脸那叫一个可怜兮兮,好似谁给了委屈似的。
  甄景脸色铁青的吓人,严氏和秦氏整个慌了阵脚,甄琅孛和甄琅罔也好不到哪里去,若是说镇定的,大概只有美人了。品着清茶,还一个劲的吃着果子。不过这也就面上的,其实她心里早就把甄家外加裴家的上八辈下八辈都骂了边。
  她倒是料准了青梅竹马不是有勾搭就是有暧昧。不过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裴秋梨那颗小青梅勾搭的却是睡在自己身边的那根竹马,话说人家二人还不是暗通曲款、暗送秋波,曾一度,人俩可是合法的。
  原甄裴两家本是世交,裴秋梨十二岁那一年,甄琅忻十六岁,站在一起那叫一个般配,整个一个金童玉女。两家一见,忙是给二人下了定。可是谁知,过了三年眼看着就要成婚之时,裴秋梨却是死活都不愿意,非要退婚。甄琅忻也不是非她不娶,就是被人退婚面上也是过不去,只道:“退婚可以,总是要有个理由吧!”按理说,这裴家也确实要给点理由的,但这裴秋梨却是死活不说,反正就是退婚。裴家老爷晚年得这一女,本就宝贝,可关系两家关系,不觉就说了重话,谁知,这大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声不响的包裹卷卷偷偷的爬上了出海的商船,远行去了,那商船是一去三年,正是前些日子她才刚刚归国。
  美人听着绿稠打听到的消息,心里不禁诧异,这故事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敢情这裴秋梨倒是跟自己还是一类人,话说这会不会太巧了一点啊!刚刚在大厅,哭过了,闹过了,甄景气的差一点没厥过去,后来还是美人起身道,“爹,如今裴小姐说这么多也都是一家之言,倒不如先遣人把夫君叫回来,到时候一对峙,不就一清二楚了。”甄景见她冷静,便顺意派人出去。其实大家心里都是明白,摆明了拖延时间,若是说当初甄家认定美人是孩子娘大概也就是美人在并州住了三年,再加上与甄琅忻在牡丹亭有那么一点误会,才会坚定。到了后来乌龙一场,甄琅忻也曾反思,只道是,“缘分”二字,让事情太巧了。可这事巧上一次已经是万难,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再加上裴家也算是大户,裴秋梨也没有说谎的道理,可见十之八九是真的。
  美人坐在窗前,端着酸梅碗,一颗接着一颗的吃着,好似无事一般。一边的绿稠倒是急的火燎房了一样,“小姐,你倒是怎么想的,跟我说说呗。你看那裴家小姐都找上来了,难道你真等着姑爷回来迎她进门啊?要不,咱们把老爷和少爷喊来。”
  美人没有接话,一边的嬷嬷倒是急的开口,“哪能那么容易,当初退婚的也是她,如今要进门的也是她,还都成她裴家说的算了。二少奶奶,你不用太担心,老爷定会做主的,而且就算是二爷回来也未必敢。就算是敢,至多是个小妾,二少奶奶也不用放在眼里。”
  美人赞许的点点头,似乎嬷嬷的话很是称心,很有意味的道:“绿稠,你说你跟我这么多年,怎就还没这跟了我几个月的嬷嬷有见识呢!你啊!平日里少想些我那没担当的小哥,多跟这嬷嬷学着点。”
  绿稠小脸一僵,美人已经起身伸伸懒腰,“绿稠,给我铺床睡觉吧!”
  额?!这还没到黄昏呢,怎就睡下了啊?绿稠虽是不解,却只当快些铺床,不稍片刻,美人还真的睡着了。莫非是今日刺激太大,累着了。想至此,绿稠暗自揣度,小姐不过是面上逞强罢了,看来心里也是不好受的。轻叹一声,便悄悄退去,只留了一盏小灯给美人。
  人走静,美人翻了翻身,将旁边的枕头摆到身边,伸手抱住,方才又安心睡去。不晓得睡了多久,昏天黑地之中似乎手上的枕头变了一人,时不时伸手轻轻地抚摸过她的脸颊,声音透着一股子腻腻的甜味,“美人,你什么时候推倒为夫啊?”不高不低不急不缓却有飘渺无踪之势。
  待美人睡饱睁眼之时,日头早已经高挂,绿稠正踮着脚尖小心翼翼的拉床帏遮光。
  “别遮了,这就起身。”
  绿稠被突然的声音唬了一跳,转眼见是美人醒了,赶紧端了茶杯水盆,伺候她起身。“小姐,这一觉睡得可够久了,早晨夫人来了两次,你都没醒。”
  “是吗?”看来这觉睡的还真是值得,说实在,她还真是懒得应酬她,不用见都能猜到她要说什么,无非便是那些“放宽心”“女人要大度”之类的。其实说白了,这人都是贱皮子,若是无人说是非,人人都是会大度些,可就怕这些人来劝,劝着劝着,该大度的也变成小肚鸡肠了。
  另一说,美人天生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就是再劝,她那肚子也是那么大,恐怕是容不下裴秋梨的。若是起始,美人倒是大可拍拍屁股,带着自己的嫁妆,带着丫头,顺便再捞些好处的甩手就走,可是如今,只怕是没那么容易。不过,不管事态发展如何,甄琅忻,你就等着回来受死吧!
  “绿稠,布膳吧!”
  “小姐不先去练剑吗?”绿稠一愣,小姐每日都是先练了剑才会吃早膳的啊!
  美人翻翻白眼,指指窗外,见绿稠还是一副懵懂样子,忽的叹气。都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丫头跟着自己这么多年,怎生的就不开窍呢!无奈之下,只得开口,“我若是辰时起身,自是要练剑,可如今都快午时了,你也不怕这日头把我给度晒了?”
  绿稠恍然,都道是昨儿刺激太大,自己一时犯糊涂,忙布了膳食。
  美人一边吃,绿稠的嘴倒是不闲着。什么裴家的地在贝州就占了一小半,真真是个大地主,今儿一早那裴家送来了两个嬷嬷,说是伺候裴秋梨的,不过就是没见裴家的大人,恐怕是也觉得丢眼了,不好意思上来。还有,裴秋梨一早去给甄景和严氏请安,只可惜都被挡了回来,连带的甄卜寥都没见着爷爷和奶奶的面。
  美人一声未语,饭菜倒是吃得直“吧唧”,急的绿稠频频皱眉,敢情她打听了一早上的情报都给小姐下饭了,还真是应了“皇上不急太监急”这一说。
  甄家人似乎都达成了默契一般,都是守在自己的院子里,谁人都不出门。甄景和严氏第二天便让丫头们告诉各个院子,说他二老中了暑气,谁都不用问安了。秦氏则寻了理由训了甄琅罔一顿,接着这母子俩闭门读书。马场需要甄琅孛照顾,白天断是寻不到他的影子。好好的一家子,只因一个裴秋梨到都成了缩头乌龟。
  美人自是不愿跟着他们做乌龟,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逛的逛。虽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可是从古自今,也没有妻子躲着妾室的道理,更何况,还是个有待商榷的“妾身未名”之辈。说来也巧,就是美人这般逛,也是没能碰见那裴秋梨,倒是让那些等着看热闹的嬷嬷和丫鬟们有些失望。
  不过美人却也是琢磨出些道,看来这裴秋梨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甄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要来个偶遇还是极其容易,可偏偏就是一次都没碰到才让人觉得奇怪,唯一的解释便是,她在把人家的脉探个虚实,人家同时也在把她的脉。
  看来,这一次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
  美人这厢正琢磨着,绿稠竟是有些慌张的小跑进了屋,“小姐,那裴小姐来了,说要拜见你。”
  ••••••••••••••★☆★我是番外的分割线★☆★••••••••••••••••••••••••
  •••••••••••••••••••••••••••••••••••••••••••••••••••••••••••••••••
  ••••••••••••••★☆★番外恶搞篇:取名★☆★••••••••••••••••••••••••
  事件:甄琅忻极是苦恼自己的儿女被人喊“小耗子”,故一日推倒过后,想用“美男计”让美人给孩子改名。
  过程:
  ★ 甄琅忻★“美人,咱们是不是应该给小耗子们改个名字了?也不能总是小耗子、小耗子的喊啊,再说,也没有兄妹二人都叫一个名儿的你说是不是?”
  ★贾美人★“改名好说,儿子叫小浩,浩然之气当于胸。女儿叫小紫,姹紫嫣红总是春。”
  ★甄琅忻★“嗯,不错不错!”
  ★贾美人★“当然不错了,这名不仅好听,还好叫,叫女儿就喊‘小紫’,叫儿子就喊‘小浩’,喊他俩直接喊‘小耗子’,我起的名不错吧!”
  结果:甄琅忻无语倒下,改了半天还是“小耗子”。
  ••••••••••••••★☆★我是番外的分割线★☆★••••••••••••••••••••••••
  •••••••••••••••••••••••••••••••••••••••••••••••••••••••••••••••••
  ••••••••••••••★☆★番外恶搞篇:姓氏★☆★••••••••••••••••••••••••
  事件:某日,程鹤年,贾美人,甄琅忻就“小耗子”姓什么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过程:
  程鹤年:“我还是坚持己见,孩子一定要姓‘程’。”
  甄琅忻:“外公,不是我不让孩子姓‘程’,而是孩子姓‘程’会被笑的,你看,儿子名浩,女儿名紫,连在一起就是‘耗子’,若是姓‘程’岂不是成了‘成耗子’吗?多难听啊!”
  贾美人:“是有点难听!”
  程鹤年:“那也不能姓‘甄’,姓‘甄’更是被笑。‘真耗子’还不如‘程耗子’好呢!”
  贾美人:“的确!”
  ……
  贾三瓣:“要不姓‘贾’吧!假耗子总不会被人笑了吧!”
  ……
  结果:程鹤年与甄琅忻同时飞出一个茶杯,直接丢到贾三瓣脸上,姓氏之争,没完没了……
  ••••••••••••••★☆★我是番外的分割线★☆★••••••••••••••••••••••••
  •••••••••••••••••••••••••••••••••••••••••••••••••••••••••••••••••
  ••••••••••••••★☆★番外恶搞篇:耗子★☆★••••••••••••••••••••••••
  事件:某日,贾美人与甄琅忻又一次引发战争,甄琅忻气急大叫‘美人,我告诉你耗子急了也会咬人的。’贾美人冷哼道,‘咬啊,你不咬就不是耗子’。
  过程:
  小浩:“姐姐,为什么爹说‘耗子急了也会咬人’啊?咱们从来不咬人啊?”
  小紫:“笨蛋,爹爹那是没文化,太老爷告诉我,那句话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哎,小浩,你可要好好读书,读不好书,骂人都是要被笑话的。”
  小浩:“哦,原来这样啊!姐姐,没文化真可怕啊!”
  小紫:“可不是吗,咱们要做有文化的‘耗子’,不能像爹那样,耗子都做不成,知道吗?”
  小浩:“知道了!”
  结局:美人跟琅忻一辈子一直在说‘耗子急了也会咬人’。
  ••••••••••••••★☆★我是番外的分割线★☆★••••••••••••••••••••••••
  ••••••••••••••••••••••••••••••••••••••••••••••••••••••••••••••••••
  ••••••••••••••★☆★番外恶搞篇:壁脚★☆★••••••••••••••••••••••••
  事件:小浩迷上听壁脚的游戏,当然听完壁脚都是要找小紫姐姐讨论一下的。
  小浩:“姐姐,为什么娘每天都问爹爹‘是你自己倒还是让我推啊?’”
  小紫:“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他们喜欢玩摔跤吧!”
  小浩:“那为什么每次舅妈说‘离我远点’的时候,舅舅都还一个劲的往舅妈身上贴啊?”
  小紫:“这个我知道,爹说过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小浩:“那为什么小舅舅昨天跟绿稠阿姨说最喜欢她了脱了她的衣服,今天又在后花园跟苏晓阿姨身边的拂儿姐姐说最喜欢她啊?小舅舅到底最喜欢谁啊?”
  小紫:“笨,小舅舅想要脱谁的衣服就最喜欢谁呗。弟弟,等你长大了一定要记住,脱别人衣服的时候一定要说最喜欢她才不会被打。”
  小浩用力的点点头,心里琢磨,学堂里新请的夫子穿的白色儒衫很漂亮,明天他就去说最喜欢夫子,然后把夫子的衣服脱下来好好看看。
  结果:小浩被美人从学堂拎了回来,严刑逼供谁教他脱夫子衣服的,小浩诚实的告诉美人,是跟小舅舅学的。
  ••••••••••••••★☆★我是番外的分割线★☆★••••••••••••••••••••••••
  ••••••••••••••••••••••••••••••••••••••••••••••••••••••••••••••••••
  ••••••••••••••★☆★番外恶搞篇:缘分★☆★••••••••••••••••••••••••
  小浩:“娘,你跟爹第一次见面在哪里啊?”
  美人:“牡丹亭。”
  小紫:“苏晓阿姨,那你跟狄叔叔是在哪里重逢的啊?”
  苏晓:“牡丹亭。”
  小浩:“那牡丹亭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美人:“是个有好多漂亮的姐姐的地方。”
  小浩用力的点点头,“娘,等我们长大了就去牡丹亭找娘子好不好?”
  结果:美人抓起小浩一顿胖揍,理由是“小小孩子就不学好”。小浩冤枉极了,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去牡丹亭找娘子。
  ••••••••••••••★☆★我是end的分割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