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子家教 火狐真人客户端

第4838章 阴差阳错的错过(4)

颜魂这话,意思还是让风流二人上舫,但他这话说的可好听多了,风逐明听后也是脸色大变,嘴里嘟嘟哝哝不知在咒骂些什么。
  未等风流回话,一旁的詹铭道仙却拍了拍风流的肩膀,低声道:“去吧!”
  “前辈,这怎么可以!”风流乍一见颜魂等人,起初也确实想与他们好好聊聊,以便了解封禅大战之事。只是眼下急着去救曼舞,风流哪里肯离开詹铭道仙二人。
  詹铭道仙笑了笑,道:“傻小子,你刚才不是还想见识见识蜃蟠画舫吗?詹铭现在又不想了!”
  “可是曼舞危在旦夕……”风流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答道,可话说到一般,身子突然一震,转而愕然道:“蜃蟠画舫?前辈是说眼前这画舫是蜃蟠画舫?”
  詹铭道仙笑着点了点头,道:“落星墩位于彭蠡湖心,此去若得蜃蟠画舫相助,把握自然大增!赶紧去吧,央你这些朋友一同前去彭蠡湖!”
  风流明白这点,再不犹豫,拉着轻歌直直跳上画舫。而詹铭道仙则转头对和尚说道:“启程吧!”
  和尚乍见风流和轻歌跃上画舫,脸色不知为何竟然大变,此刻又听到詹铭道仙说启程,他更是大惊,也顾不得许多,喝问道:“老詹……”
  只是,和尚才喊了一声,詹铭道仙却突然在他手心一掐,束音成线地对和尚说道:“不要打草惊蛇!”
  和尚闻言稍微冷静下来,也束音成线回应道:“可是那两个娃娃……”
  詹铭道仙高深莫测地笑了笑,竟然扯开嗓门大声说道:“和尚,若不赶紧赶到彭蠡湖,曼舞若真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和幽宗主交代!”
  他这话说的格外响亮,而且措辞古怪,分明便是说给画舫上的人听的。
  果然,舫上人一听詹铭道仙这话,脸色立马变了,拉住风流问道:“曼舞怎么了?”
  风流正要说这事,颜魂等人既然先开口,他也再不废话,直接道:“曼舞被天狼妖抓去,生死悬于一线,风流在此恳求各位援手!”
  说话时,风流便要下跪行礼,颜魂急忙拉住他,诧道:“天狼妖?”
  一旁的风逐明一直就认定风流乃是狼妖,此刻听到风流说曼舞被天狼妖抓走,他更是冷哼一声。
  风流也不理会风逐明,简要将曼舞遇难之事说了一遍。只是,此番经历可谓扑朔迷离,便是风流自己都没弄明白天狼妖为何出现、又为何要抓走曼舞。颜魂等人听后自然免不了一阵疑惑。
  若非轻歌在旁肯定风流的话,颜魂等人恐怕绝对不会相信风流!
  “颜师兄,事情大致如此,眼下曼舞危难,还请颜师兄援手!”末了,风流恳切地说道!
  听完这些,颜魂背过身子踱了几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而风逐明则不理会风流,只是问轻歌,道:“轻歌,那天狼妖怎么会突然出现?你确定狼妖将曼舞抓去潇湘了吗?有没有可能那狼妖抓走曼舞后躲了起来,而狼妖则四处散播流言迷惑我们!”
  风逐明这话明里是问轻歌,可旁人一听便知道他是在暗指风流!轻歌听后,脸色有些涨红,似是恼怒,没有理会风逐明!
  颜魂听了这话后,似乎也有些不悦,道:“风流绝非狼妖,不然在封禅大殿时,他也不会冒死与妖邪周旋!
  风流听了这话,很是感激地望了颜魂一眼,而颜魂却不知为何,竟然故意低下头,避开了风流的眼神,问道:“风流,你刚才说曼舞是在至圣神公的遗冢内天狼笔所伤?那伤曼舞的人又是谁?”
  柳青岚几次算计自己,而且还险些杀了曼舞,风流对其可谓恨之入骨。只是,风流隐隐觉得柳青岚沦落至此与自己有关,心中不免既恨又内疚,因此刚才故意没有提及柳青岚沦为青鬼的事!
  此刻,颜魂这么一问,风流也不知该不该照实说,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暂时先瞒着大家,等日后自己查明真相后再说。想通这点,风流应道:“至圣神冢底下封印着一个绝世凶巫,曼舞便是被其所伤!”
  颜魂听了风流的话后,身子微不可查地颤了颤,但很快掩饰过去,道:“风流,你放心,曼舞遇难,我等怎会袖手旁观!我现在就去央求我娘亲前往彭蠡湖救人!”
  说话间,颜魂带着众人入座舫舱内,而他自己则急匆匆跑上第二层舫舱。
  却说乌篷螭船上,詹铭道仙与和尚依旧坐在船舱中,只是此刻船舱中的气氛有些怪异。
  “老詹,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和尚耐不住好奇心,问道。
  詹铭道仙笑了笑,道:“星月五芒的卦象,风流看不懂,难道你还看不懂?”
  和尚一听“星月五芒”,眼神立马一亮,讶道:“难道蜃蟠画舫上会有……”
  未等和尚说完,詹铭道仙已挥手打断他,低声道:“蜃蟠画舫被巫族夺去,此事你也知道。当初巫祖得到天破星,千年后天破星转世成为巫族之人,也大有可能!按照卦象所说,天破星或许就在舫内吧!”
  和尚细细想了想,也觉有理,可马上他的脸色又变了,强压着嗓门道:“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何还要让那两娃娃……”
  这时候,船舱外传来一声呼唤,道:“詹爷爷,颜师兄他们答应去救妹妹了,请爷爷赶紧启程!”
  詹铭道仙提高嗓门,道:“好的,你们跟上!”说完这话,他朝和尚使了个颜色。和尚无奈,只得吩咐艄公行船!
  一时间,乌篷螭船荡桨破浪、驶出港坞,而蜃蟠画舫则紧跟其后,乘风破浪时激起层层浪涛,荡起阵阵水花。一番景象,可谓是船舫拨得烟霞乱、万里行程波浪宽!
  蜃蟠画舫上,风流等人正围坐在舱中的一张红木桌旁。
  “颜魂,当日的封禅大战情况如何?你们怎么会到这里?”风流对封禅之事很是担心,一见颜魂回来便问道!
  颜魂有些犹豫,沉吟了片刻才说道:“云系、轻歌,当日山水宗的叛徒临阵倒戈,我身为华岳画宗的弟子,深为之痛!当日若非他们暗中捣鬼,你们也不会落入黑龙潭,在这里,我代宗门向你们赔罪了!”
  颜魂话没说完,竟然就这么跪倒在地,作势要磕头赔罪,风流急忙将他拉起,道:“颜师兄,当日之事错不在你,画宗也深受此累,你无需为此内疚!”
  “可是……”颜魂本要再说,风流却打断他,道:“颜师兄,赔罪的事你休再提!
  轻歌也插话道:“是啊,颜师兄,你还是说说我们落入黑龙潭后的事吧!”
  颜魂点了点头,坐回椅上,道:“当日你们失足跌入黑龙后,我们本想下去寻,可那时妖邪攻势凌厉,修罗巴蛇虽然被火凤牵制住,可不知为何,千年前镇压在泰岳下的……竟然破开封印,冲杀出来!”
  “……!”风流对……不是很清楚,但既然它会被镇压在泰岳下,想来定是个厉害非常的恶鬼!念及此,风流急忙问道:“那然后呢?”
  “然后……”颜魂突然笑了笑,道:“正当……时,上千名修士不知从何处飞来救援,他们个个修为高强,而且布下了一个威力超绝的阵法,一举将……牵制住。”
  “上千名修士?”风流想了想,突然醒悟过来,定然是文圣仙公派去救援的弟子!
  轻歌刚到文圣仙府便遭到镇府兽魂的攻击,因此不知道此事,一听到有上千名修士前去救援,轻歌立马问道:“颜师兄,是何人来援?”
  风逐明答道:“我们也不知道!”
  “恩?”风流和轻歌都大觉疑惑。
  风逐明急忙接道:“他们救援前……攻势凌厉,无奈下王宗主不惜透支灵力施出绝技,掩护一众年轻弟子撤退。混乱之下,我、思旖和颜师兄一起杀出重围。到了沧海边,颜师兄的母亲前来救援、杀退妖邪,我们也就乘着这艘画舫从沧海来到这里了!”
  轻歌急声问道:“那王宗主怎么样了?”
  风逐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转头看了看安静地坐在旁边的思旖。此时的她再不复过去的开朗,而是低着头、沉着脸,不言不语,似乎大家谈论的事与她无关一般!
  风流见思旖这样,本想安慰她两句,但想到她一直误会自己杀了癫师叔,此恨尤在,风流再上前安慰只会是火山浇油。想到这里,风流朝轻歌使了个眼色,示意让她去陪陪思旖。
  轻歌会意,走到思旖面前,正想安慰她几句,谁知思旖突然推开轻歌,话也不说,低着头奔到舫尾。轻歌呆呆地看着思旖的背影,心疼不已!
  一时间,舱内一片死寂,似乎连众人的心跳声都能听到。
  沉默片刻,颜魂惨笑一声,道:“好了,别想这些了,现在救曼舞要紧!”
  风流也不想再提封禅大典的事,转而说道:“颜师兄,听说令亲在舫上,我等作为晚辈,理当去向令亲请安!”
  风流提到颜魂的母亲,颜魂脸色微变,道:“娘亲苦修画诀,已数十年不见外人了。云师弟的好意,我带娘亲心领了!”
  颜魂似乎很不想谈她母亲,马上转移话题,道:“云师弟,你还是仔细说说曼舞的情况吧,我一直不懂天狼妖为何要抓曼舞!”
  “是这样的……”风流正想说话,蜃蟠画舫突然顿了顿,竟是停了下来。众人正不解时,船尾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是思旖妹妹……”轻歌惊呼道。